《黑暗的另一半》

第十五章 斯达克之谜

作者:外国科幻

               第二部  胁  迫

“任何手快的傻瓜都能抓住一只老虎的睾丸,”马辛告诉杰克.哈尔斯蒂 德,“你知道吗?”

杰克开始笑起来,马辛看了他一眼,他连忙停下来。

“别傻笑,注意听我说,”马辛说,“我在向你发布命令,你在注意听吗?”

“是,马辛先生。”

“那么听着,永远别忘记,任何手快的傻瓜都能抓住一只老虎的睾丸,但 只有英雄才敢继续用手捏挤。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只有英雄和懦夫才会轻易 获胜,杰克,其他人都不会,我不是懦夫。”

----乔治.斯达克:《马辛的方式》

当阿兰.庞波向他们讲述纽约凌晨发生的事情的时候,泰德和丽兹感到异 常震惊。麦克.唐纳森在他公寓的走廊被砍打而死,菲丽丝.迈尔斯和两个警察 在西区她的公寓被枪杀,迈尔斯大楼的看门人被重物所击,脑盖骨破裂,医生 认为他不死也差不多了,唐纳森大楼的看门人死了。整个凶杀都以黑社会的方 式进行,即凶手直接找到被害人,然后动手。

庞波说的时候,他不停地称凶手为斯达克。

他想都没想就叫了他的名字,泰德沉思道。然后他摇摇头,对自己有点不 耐烦。你总得叫他什么,他想,而斯达克可能比“罪犯”或“x先生”稍好点 儿,庞波用这个名字只是为了方便,现在就认为他这么做是出于其它原因则是 个错误。

“考利怎么样?”庞波说完,泰德终于能开口问了。

“考利先生还活着,正处于警察的保护之下。”这是早晨十点十五,离杀 死里克和他的一个保护者的爆炸还有差不多两小时。

“菲丽丝.迈尔斯也曾在警察保护之下。”丽兹说。在大围栏中,温蒂在 熟睡,威廉在打盹,他闭着眼睛,头慢慢垂到胸口......然后他的头又猛地抬 起来,庞波觉得威廉看上去很滑稽,像个努力别睡着的值勤哨兵,但是抬头动 作一次比一次弱。庞波把笔记本合拢放在膝上,看着双胞胎,他发现了一件有 趣的事:每次威廉猛地把他的头拉起时,睡着的温蒂也会抽动一下。

他们的父母注意到这了吗?他惊讶地想,然后又想,他们当然注意到了。

“说得对,丽兹。他袭击了他们,你知道,警察和其他人一样容易受到袭 击,他们只是应该应付得好些。在菲丽丝.迈尔斯住的那层,开枪后走廊有几 个人开门向外看,从他们的描述和警察在现场的发现,我们知道究竟发生了什 么。斯达克装成了一个盲人,杀完米丽艾姆和麦克.唐纳森后,他没有换衣服, 衣服非常肮脏。他从电梯走出来,戴着墨镜,可能是在时代广场或一个流动小 贩那儿买的,他还挥动着一根粘满血的白色手杖,天知道他从哪儿搞到手杖的, 但纽约警察认为他还用这手杖打了看门人。”

“他肯定是从一个真盲人那儿偷来的,”泰德冷静地说,“这家伙可不是 高贵的骑士,庞波。”

“你说得对。他可能在喊叫说他被人袭击了,或他在他的公寓被小偷攻击 了,不管他喊什么,他向警察走来时非常快,他们没有时间做出反应,他们毕 竟是两个巡逻的警察,临时从汽车上拉下来派到那女人的门前,事先没有得到 足够的警告。”

“但他们应该也知道唐纳森被杀了,”丽兹抗议说,“如果那种事没有使 他们警觉起来,意识到那人是危险的——”

“他们还知道保护唐纳森的警察是在他被杀之后赶到的,”泰德说,“他 们过于自信了。”

“也许你说的对,”庞波承认,“我不知道,但是和考利在一起的警察知 道这个人大胆、狡猾和血腥,他们是很警觉的。不,泰德——你的经纪人是安 全的,你可以放心。”

“你说有许多目击者?”

“啊,对,许多目击者,在考利前妻住的地方,在唐纳森处,在迈尔斯处, 他好像他妈的一点儿也不在乎。”他看看丽兹说,“原谅我说粗话。”

她微微一笑:“我以前也听过,庞波。”

他点点头,冲她笑笑,然后转向泰德。

“我向你描述的准确吗?”

“非常准确,”阿兰说,“他个子很高,金发,晒得非常黑,所以请你告 诉我他是谁,泰德,告诉我他的名字,现在我要为豪默.加马齐之外的事操心。 该死的纽约警察局长对我非常重视,我的调度员认为我会变成一个媒介明星, 但我最关心的还是豪默。和两个为保护迈尔斯而死的警察相比,我更关心豪默, 所以,告诉我他的名字。”

“你已经知道了。”泰德说。

接着很长的一段沉默——也许十秒钟。然后庞波轻声说:“什么?”

“他的名字是乔治.斯达克。”泰德吃惊地发现自己的声音非常冷静,甚 至更吃惊地发现他感到很冷静......除非震惊和冷静感觉上是一样的,但是实 际说出那话所带来的如释重负的感觉是难以表达的。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在沉默许久之后,庞波说。

“当然你不明白,庞波”丽兹说。泰德看着她,她爽利直接的声调让他吃 了一惊。“我丈夫所说的是,他的笔名不知怎么活起来了。照片中的墓碑...... 那墓碑上的墓志铭——‘不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家伙’,你还记得吗?”

“但是丽兹——”他无助而惊讶地看着他们俩,好像第一次意识到他在和 两个疯子谈话。

“留着你的‘但是’,”她以同样爽利的语气说,“你以后会有大量时间 说‘但是’,你,还有别的所有人。现在,听我说,当泰德说乔治.斯达克不 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家伙时,他并不是在开玩笑,他可能认为他在开玩笑,但实 际上不是。我知道这一点,即使他不知道。乔治.斯达克不仅不是一个非常可 爱的家伙,他实际上还是一个可怕的家伙。他所写的每本书越来越让我不安, 当泰德最终决定杀死他时,我上楼到我们的卧室,高兴地哭了。”她看看泰德, 他正凝视着她,她打量着他,然后点点头。“是的,我哭了,我真的哭了。华 盛顿的克劳森先生是个令人厌恶的小爬虫,但他为我们做了件好事,也许是我 们结婚以来最好的一件事,我为此对他的死感到遗憾。”

“丽兹,我想你不会真的认为——”

“别跟我说什么是我的本意!”

庞波眨眨眼。她的声音仍很节制,没有高到吵醒温蒂或打扰威廉在躺下睡 觉前最后一次抬起他的头。庞波有一种感觉,如果不是为了孩子,他会听到更 响的声音,也许是放到最大音量的声音。

“现在泰德有事要告诉你,你必须认真仔细的听他说,庞波,你必须努力 相信他,因为如果你不相信他,我担心这个人——或不管他是什么——就会继 续杀人,直到杀掉他准备杀的所有人。基于某些个人原因,我不想让这事发生。 你看,我认为泰德和我还有我们的孩子可能都在被杀之列。”

“好吧。”他的声音很平和,但他的大脑在飞快地运转。他尽量推开挫折、 愤怒甚至惊奇,认真考虑这个伤失理智的主张。问题不是它是真还是假,而是 他们为什么要先讲这么一个故事,编造它是为了隐藏与谋杀的联系吗?一个真 的谋杀?他们自己相信这个故事吗?这样一对受过良好教育、思维健全的人似 乎不可能相信这个故事,但是,正像他那天以谋杀豪默罪来逮捕泰德一样,他 们一点儿也没有撒谎的样子,更确切地说,没有故意撒谎的样子。“好吧,泰 德。”

“好吧。”泰德说。神经质地清清嗓子,站了起来。他的手伸向胸前口袋, 然后有点儿痛苦地意识到他在干什么:去拿他已经好多年没有抽的香烟。他把 手伸进口袋,看着阿兰.庞波,就像看一个遇到麻烦的学生一样。

“这里发生了非常古怪的事情。不——不止是古怪,而是可怕和不可理解 的,但它正在发生。我认为,在我只有一岁时,它就开始了。”

泰德说出了一切:童年时的头痛,头痛前麻雀的尖叫和模糊的意像,麻雀 的复归。他给庞波看了上面写着“麻雀又飞起”字样的稿子,告诉了他昨天在 办公室的恍惚状态,以及在订单背面所写的字,解释了自己怎样处理订单的, 努力表达出驱使他毁掉它的那种恐惧和迷惑。

庞波面无表情。

“而且,”泰德结束道,“我从心里知道他是斯达克。”他握起拳头轻轻 敲打他自己的胸口。

有那么一会儿,庞波一言不发。他开始转动左手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这 一动作似乎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你结婚后瘦了,”丽兹平静地说,“如果你不把戒指改小一点儿,庞波, 有一天会弄丢它的。”

“我想我会的。”他抬起头看看她。他说话的时候,好像泰德有事离开了 屋子,只剩下他们俩在那儿。“我离开后,你丈夫带你上楼到他的书房给你看 这从幽灵世界传来的第一次信息......是这样吗?”

“我确知的唯一幽灵世界是路头一里处销售酒的商店,”丽兹平静地说, “但你走后他的确给我看了这信息,是这样的。”

“我刚走之后?”

“不——我们把双胞胎放到床上,我们自己也准备上床睡觉了,这时我问 泰德他在隐瞒什么。”

“在我离开和他告诉你鸟声与恍惚状态这段时间内,他走出过你的视野吗? 他有没有时间上楼写下我告诉你们的那句话?”

“我记不准了,”她说,“我认为那段时间我们是在一起的,但我不敢说 绝对是这样。即使我告诉你他从没离开过我眼前,那也无关紧要,是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丽兹?”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假定我也在撒谎,不是吗?”

庞波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是他们俩真正需要的唯一回答。

“泰德没有撒谎。”

庞波点点头:“我欣赏你的诚实——但既然你不能发誓说他没离开过你一 步,我不必指责你撒谎。我对此感到高兴,你承认有那种可能,而且我认为你 承认另一种选择是非常不可信的。”

泰德靠在壁炉上,他的眼睛左右转动,就像一个人在看网球赛。庞波警长 所说的都在泰德预料之中,他很和气地指出了泰德故事中的漏洞,和气的超出 一般,但泰德仍感到失望......几乎是痛心。那种认为庞波会相信的预感是假 的,就像一瓶说自己包治百病的葯是假的一样。

“对,我承认你的话是对的。”丽兹平静地说。

“至于泰德宣称发生在他办公室的事......没有人亲眼看到他失去知觉或 写下那些字。实际上,在考利前妻打电话之前,他没有向你提起此事,对吗?”

“对,他没有。”

“所以......”他耸耸肩。

“我要问你一个问题,庞波。”

“说吧。”

“泰德为什么要撒谎?他要达到什么目的?”

“我不知道,”庞波坦率地看着她,“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他瞥了泰 德一眼,又转回来看着丽兹,“他可能甚至不知道他在撒谎。我要说的非常明 白:没有一个警官会在没有强有力的证据的情况下接受这种事情,而强有力的 证据现在又的确没有。”

“泰德说的是真话。我理解你所说的一切,但我也非常想要你相信他说的 是真话,非常想要你相信。你看,我和乔治.斯达克生活在一起,我了解随着 时间的流逝泰德对他的感觉。我要告诉你一些《大众》杂志没有的事,在倒数 第二本时,泰德已经开始要摆脱斯达克——”

“倒数第三本,”泰德从壁炉边平静地说。他非常渴望抽支烟,只渴望已 经有点儿控制不住了,“在第一本之后我就开始这么说。”

“好吧,倒数第三本。从杂之上的文章看,这好像是最近的事,那不是真 的,那是我故意说的。如果费里德里克.克劳森不来强迫我丈夫的话,我想泰 德还会说要摆脱他,就像一个酒鬼或隐君子告诉他的家人和朋友他明天就戒...... 或后天......或大后天。”

“不对,”泰德说,“不完全是那样。大致上对具体的细节上不准确。”

他停顿了一下,皱着眉全神贯注地想。庞波不得不承认他们并不是在撒谎, 也不是为了某些古怪的原因而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斯达克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的另一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