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另一半》

第二十章 最后期限

作者:外国科幻

最后期限那一天像七月底而不像六月中旬。那天,泰德开车到十八里以外 的缅因大学,天空像镀了一层铬,他的汽车空调开到最大限度,不管它怎么费 气。在他后面有一辆深棕色的普利茅斯汽车,总保持两卡车长的距离,从不落 到五卡车长的距离外。它很少允许别的车插到它和泰德的汽车之间,如果恰巧 有辆车插进来,棕色的普利茅斯车会迅速超过它......但如果这做不到,车里 的一位警察就会扯开盖在仪表盘蓝灯上的布,那灯闪几下就行了。

泰德主要用右手驾驶,只有万不得已时才用左手。左手现在好些了,但如果 他弯得太厉害的话,就疼得要命,他不由自主地盼着再吞一粒止痛片。

丽兹今天不想让他去大学,保护他的州警察也不想让他去。州警察的理由 很简单:他们不想分散保护力量。丽兹的理由则稍微复杂一些。她口头上说这 是因为他的手受伤了,他开车会使伤口破裂,但她的眼睛却不同,她的眼睛表 明她担心乔治.斯达克。

你今天究竟为什么要去大学呢?她想知道——对这个问题他必须准备好答 案,因为学期已经结束了,他又没有教任何暑假班。他最后找到的借口是有关 选修课的。

六十个学生申请上高级写作课,这是去年申请者的两倍,但去年没有人知 道乏味的泰德.波蒙特又正好是写恐怖小说的乔治.斯达克。

于是他告诉丽兹他要看这些申请者的档案,从六十个申请者中选出十五个 学生——他最多只能教这么多人。

当然,她问他为什么不推迟呢,至少可以推到七月份再说,她还提醒他, 去年他就一直推迟到八月中旬。他解释说这些申请者太多,又很尽职地补充说, 他不想让去年的懒惰成为习惯。

最后她不再说什么了——他认为不是自己说服了她,而是她看出无论如何 他一定要去。另外,她和他都知道,他们迟早总要出去的——躲在家里直到谁 杀了或抓住乔治.斯达克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她的眼睛里仍然充满了疑 虑和恐惧。

泰德吻吻她和双胞胎,然后迅速离开。她看上去要哭了,如果他在家时她 哭了,那他就只好留在家里了。

当然,不是为了选修课的事。

今天是最后期限。

今天早晨他醒来时也充满了恐惧,就像腹部绞痛一样不舒服。乔治.斯达 克六月十日晚上打来电话,给他一周的时间开始写那本有关装甲车的小说—— 泰德根本就没开始写,虽然他越来越清楚地看出书应该怎么写,他甚至梦见了 它两次。他过去总是梦见在他自己空无一人的房间漫游,一碰什么东西就爆炸, 现在摆脱了那个梦,很不错。但今天早晨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最后期限,我 已越过最后期限。

这意味着又到跟乔治.斯达克谈话的时间了,他根本不想和他谈话。有到 了发现乔治多么生气的时间了,啊......他猜他完全知道回答是什么。如果乔 治非常生气,生气得失去控制,如果泰德惹得他完全失去控制,那么狡猾的乔 治可能犯个错误,泄露一些秘密。

“失去凝聚力。”

泰德有一种感觉,但乔治允许泰德在他日记本上写这些字的时候,他已经 泄露了一些秘密。如果他能弄清楚它们到底是什么意思,那就好了。他有一个 主意......但他还不能确信,在这紧要关头,一招不慎,全盘皆输。

于是他前往大学,前往英语——数学大楼中他的办公室。他不是去看申请 者的档案——虽然他要看的——而是因为那里有个电话,一个没装窃听装置的 电话,因为必须做点儿事。他已经过了最后期限。

他瞥了一眼放在方向盘上的左手,他不止一次地想到,电话不是惟一与乔 治接触的途径,他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但代价太高了。这代价不仅是一支 削光的铅笔扎进手背所带来的难以忍受的折磨,或看到他的身体在斯达克的指 挥下伤害自己所带来的恐惧。他在心里付出了真正的代价,真正的代价是麻雀 的飞来,他惊恐地意识到在这里起作用的力量比乔治.斯达克本人更强大、更 不可思议。

他越来越确信,麻雀意味着死亡,但指谁的死亡呢?

他害怕为了再次与乔治.斯达克接触,他不得不拿麻雀冒险。

他可以看到它们飞来,他可以看到它们到达联结他们两人的神秘的中间地 点,在那里他最终将于乔治.斯达克搏斗,以控制他们公享的那一个灵魂。

他不知道在那个地方搏斗谁会赢。

阿兰.庞波坐在罗克堡警长办公室,它在镇办公大楼的西侧。这是漫长压 抑的一周......但这没什么新鲜的。一旦夏天一到,就变得这样。从阵亡将士 纪念日到劳动节,警察局总是忙得不可开交。

五天前,在117号公路发生了一起撞车事故,是由酒醉引起的,死了两个人。 两天后,诺顿.布里格用一个煎锅打他老婆,把她打倒在厨房地板上。诺顿结 婚二十年来多次揍他老婆,但这次他显然相信他杀了她。他写了一张便条,充 满悔恨和语法错误,然后用一支手枪自杀了。他的妻子醒来,发现她的折磨者 的尸体就躺在她身边,于是她打开煤气炉,把头放进去。从牛津来的空降急救 队救了她的命,他差一点儿就死了。

两个从纽约来的孩子离开他父亲在罗克堡湖边的木屋,在森林中迷了路。 八小时后找到了他们,他们吓坏了,但没什么事,庞波的二号副手约翰.拉波 特情况不佳,在搜索中他沾染上栎叶毒漆树,神志不清。两个来度假的人为最 后一份《纽约时报》打了起来;停车场也发生了一次打斗;一个周末来钓鱼的 人在往湖里扔鱼钩时扯破了右耳朵;有三起商店偷窃事件;在撞球厅和电子游 戏室内有一起因吸毒而发生的打斗事件。

这是六月里小镇典型的一周,像是庆祝夏季的到来。庞波忙得连喝杯咖啡 的时间也没有,但他仍发现自己一次次地想起泰德和丽兹.波蒙特......想到 他们,以及追杀他们的那个人,那个人还杀了豪默.加马齐。庞波好几次给纽 约警察局打电话——某个叫李顿的警官现在一定很烦他了——但他们没什么新 情况。

庞波今天下午以外地空闲。舍拉没报告什么,诺里斯.里杰威克正在他的 办公室打盹,两腿放在桌上。庞波应该叫醒他——如果镇长丹佛斯.凯顿进来 看到诺里斯这么睡觉,一定会发脾气的——但他不忍心这么做。诺里斯这一周 也很忙,117号公路事故后,诺里斯负责清理道路,干得非常好。

庞波现在坐在桌子后,往墙上做动物影子......他的思绪再次转向泰德. 波蒙特。胡默医生在得到泰德的准许后,打电话告诉庞波泰德片子结果出来了, 没事儿。庞波现在又想到胡夫.布里查德医生,他在泰德十一岁时给他开过刀, 那时泰德离出名还远着哪。

一只兔子从墙上那片阳光中跳出来,后面紧跟着一只猫,一条狗追逐着那 只猫。

“别管它。它是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

它的确是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而且,他的确可以不管它。很快就会又有 一件突发事件需要他去处理,这是显而易见的,夏天总是这样。你忙得团团转, 连思考的时间也没有,有时,不去想到是件好事。

狗后面跟着一只象,它摇着身躯,那实际上是庞波左手的食指。

“啊,去他妈的。”他说,拉过电话。同时,他的另一只手从口袋掏出皮 夹。他按了一个键,它自动拨通了牛津州警察局,他问接线员刑侦科的警官亨 利.白顿在不在。很巧,他刚好在。庞波想,看来州警察局今天也不忙,刚想 到这儿,亨利说话了。

“庞波!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

“我想问一下,”庞波说,“你能不能为我向黄石自然公园的森林警察打 个电话,我可以给你电话号码。”他有点吃惊地看着电话号码,一周前,他从 查询台得到这个电话号码,把它写在一张名片背面,他敏捷的手似乎自动地把 它从皮夹中掏出来。

“黄石!”亨利听上去觉得可笑,“是不是瑜珈熊聚集的地方?”

“不,”庞波微笑着说,“你说的是竭石,而且这事和熊毫无关系,至少 就我所知是这样。我需要和一个在那儿野营度假的人谈谈,亨利。哎......我 不知道我是不是真需要跟他说,但那会使我安心下来,总觉得事没干完。”

“它和豪默.加马齐有关吗?”

庞波把电话放到另一个耳朵边,心不在焉地用指关节弄着地址的名片。

“对,”他说,“但如果你要我解释,我听上去会像个傻瓜。”

“只是一种预感?”

“对。”他吃惊地发现他的确有一种预感——只是不能确定是什么。“我 要谈的人是一位退休的医生,名叫胡夫.布里查德,他和妻子在一起。森林警 察也许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我想进去的人肯定要登记的——野营地可能有 电话,他可能会告诉他们的。”

“换句话说,你认为森林警察负责人会认真对待一位州警察官员,而不理 睬一个狗屁警长。”

“你真善于外交辞令,亨利。”

亨利.白顿高兴地笑起来:“我的确很善于辞令,对吗?好吧,我要告诉 你,庞波——我很乐意帮你的忙,只要你别把我拉下水,只要——”

“不会的,”庞波感激地说,“这就是我的全部要求。”

“等一等,我还没说完呢,只要你理解我不能用我们这儿的电话打。局长 很注意那些电话帐单,我的朋友,他看得非常仔细。如果他看到这个电话,我 想他会问我为什么用纳税人的钱谋私,你明白我的话吗?”

庞波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你可以用我个人的信用卡号码,”他说,“ 你可以告诉森林警察让布里查德打对方付款电话,我会注销那个电话,用自己 的钱付费。”

电话那一头停了一下,亨利再开口后时,他更严肃了:“你真的认为这事 很重要,是吗,庞波?”

“对。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它的确很重要。”

第二次停顿。庞波可以感觉到亨利.白顿正强忍着不进一步打听,最后, 亨利决定不问了。“好吧,”他说,“我会打这个电话,告诉森林警察你要跟 这个胡夫.布里查德谈一件谋杀案,他妻子叫什么?”

“赫尔佳。”

“他们从哪儿来?”

“福特.拉马里,怀俄明州。”

“好吧,警长,现在到了关键部分:你的电话信用卡号码是什么?”庞波 叹口气,告诉了他号码。

一分钟后,他又开始在墙上玩动物影子游戏。 [

那家伙可能永远不会回电话,他想,如果他真的回了,他不可能告诉我任 何有用的东西——他怎么可能呢?  ”

不过,亨利有一句话是对的:他有一种预感,有关某写事的预感,这预感 久久不肯离去。

阿兰.庞波跟亨利.白顿说话的时候,泰德.波蒙特正把车停到英文—— 数学后面的停车场中。他走出汽车,小心翼翼地注意别碰左手,站了片刻,欣 赏校园难得的宁静。

棕色的普利茅斯汽车停到他的车旁,两个高大的男人走了出来,驱散了宁 静的幻觉。

“我只是到楼上办公室去一下,”泰德说,“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留 在这里。”他看到两个姑娘走过,可能是去东配楼选下学期的课。一个姑娘穿 着一件坦胸露背的短上衣和一条蓝色短库,另一个姑娘穿着一条迷你裙,露着 背,屁股高高翘起,让人怦然心动。“享受一下这景象。”

两个警察目不转睛地盯着姑娘,脑袋像装在一个看不见的轴上一样随之转 动。现在其中一人——雷.加里森或罗伊.哈里曼,泰德记不清了——转过头 遗憾地说:“我们很想这样,先生,但最好跟你一起上去。”

“真的不用,就在二楼——”

“我们可以在走廊等。”

“你们这些家伙不知道这让我多么沮丧。”泰德说。

“这是命令。”加里森或哈里曼说。显然,他才不在乎泰德是沮丧还是快 乐呢。

“好吧。”泰德让步了,“既然这是命令,那就服从吧。”

他走向侧门,两个警察跟在后面,保持十二步的距离,泰德觉得他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最后期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的另一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