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另一半》

第二十一章 绑 架

作者:外国科幻

虽然他从没来过鲁德娄,但却知道做什么和怎么做。

斯达克梦中常来这里。

他开着一辆偷来的破本田车驶离大道,在距波蒙特家一英里半的地方停下 来。泰德去学校了,这很好。有时他搞不懂泰德在做什么或想什么,虽然他努 力的话总能知道泰德的情绪状态。

如果他发现和泰德联系很困难的时候,他就摆弄一枝贝洛尔铅笔,那是他 在休斯顿街文具店买的。

这很有用。

今天很容易,这是因为不管泰德对警察说了什么,他去大学只有一个理由: 因为他已经超过最后期限了,他相信斯达克会跟他联系的。斯达克的确想跟他 联系,的确很想。

只是他并不准备像泰德预期的那么做。

当然更不是从泰德预期的地方跟他联系。

快中午了。在他停车的地方有些野餐的人,但他们或是围在草地的桌子边, 或是聚集在河边石头的烤肉架旁。当斯达克从车上下来走开时,谁也没有看他 一眼。那很好,因为如果他们看见他,他们一定会记住他。

对,记住他。

但无法描述他。

他迈步走过柏油马路,然后沿路向北面的波蒙特家走去,这时斯达克很像 h.g.威尔斯笔下的隐形人。一条宽宽的绷带裹住了他的前额,另一条绷带裹住 了他的下半边脸,头上扣着一顶棒球帽,戴着一副墨镜,穿着一件马夹,手上 戴着黑手套。

一种黄黄的脓状液体像树脂一样不停地流出来,浸透了棉纱,弄脏了绷带。 更多的黄色液体从墨镜后点点滴滴地流出来,他时不时地用他那副薄薄的仿羊 皮手套把它们从面颊上抹去。由于这些液体在慢慢变干,手套的掌部和手指部 都变得粘乎乎的。绷带下面的很多皮肤都已脱落,剩下的也不像是人的肌肉, 而是黑色的、海面一样的东西,不停地渗着液体,这种液体看上去像脓水,黑 乎乎的很难闻——像浓咖啡和墨水的混合物。

他走路时头稍稍向前低着。迎面开来得几辆车上的乘客看到的只是一个男 人,这个男人戴着棒球帽,低头避开刺眼的阳光,两手插在口袋里,帽舌下的 阴影几乎遮住了一切,如果他们更仔细地看,也只能看到绷带而已。从他身后 开来向北去的汽车上的乘客当然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了。

离班戈尔和布鲁尔这两个姐妹城市越近,就越难走。离城市越近住宅发展 得越快。波蒙特家所在的鲁得娄仍处在郊区外围可称作边远社区的地方——但 它又不算偏僻地区,可也肯定不属于城市。每座房屋占地面积都很大,它们之 间不是用灌木树篱隔开的,而是被狭长的树林带和石墙分开的。碟形卫星接收 器在地平线上时隐时现,看上去像入侵的外星人的先头部队。

斯达克沿着路边一直走到克拉克家。泰德家就在隔壁。他从克拉克家前院 拐角抄近路穿过,院子里干草比青草还多。他向房子瞥了一眼,窗帘拉下来挡 着阳光,车库门紧关着,克拉克家房子有一种孤零零的感觉,好像已经很久没 人住了。虽然纱门内放有一堆报纸证明这一点,但斯达克相信克拉克一家出去 度假了,这很好。

他走进分开两家的树林,跨过一堵倒塌的石墙,然后单腿跪下。生平第一 次,他亲眼看到他倔强的孪生兄弟的房子。车道上停着一辆警察巡逻车,两个 警察正站在旁边的树阴下,一边抽烟一边聊天。很好。

他已经得到他所需要的了,剩下的就很容易了。不过,他还是多停留了一 会儿。他不认为自己是个想象力丰富的人——除了在那几本主要由他创作的小 说中——也不是一个感情冲动的人,所以当他发现自己胸中燃烧着愤怒与憎恨 之火时,有点儿吃惊。

那个狗杂种有什么权利拒绝他?有他妈的什么权利?因为他先成为一个真 人?因为斯达克不知道怎么、为什么或什么时候他自己变成了一个真人?那是 瞎扯。乔治.斯达克觉得年龄大小毫无关系。他没有义务一言不发的死去,泰 德似乎认为他就应该那样做。他要对自己负责——那就是活下来。不仅如此。

他还要考虑到他忠实的崇拜者,不是吗?

瞧那座房子,瞧瞧它。一栋宽敞的殖民地时期的房子,除了一个厢房外, 完全可以称之为大。一大块草坪,旋转的喷水器不停地喷水以保持其长绿。 木头栅栏沿着又黑又亮的车道一侧向前延伸,斯达克认为这种栅栏称得上很漂 亮了。在房屋和车库之间有一条加顶的走廊——天哪,加顶的走廊!屋内装饰 得非常典雅,以与外部协调一致。餐厅里有一张长长的橡木餐桌,楼上房间里 放着高大漂亮的衣柜,还有精致悦目的椅子,并不很贵,你可以欣赏但也敢于 坐在上面。墙上没有墙纸,而是漆了以后,再印上花纹和图案。斯达克见过所 有这些,在梦中见过它们。波蒙特作为乔治.斯达克写作时,他甚至不知道斯 达克正在做那些梦。

突然,他想把这迷人的白房子烧成平地。划根火柴点着它——或者就用放 在他马夹口袋里的丙烷喷灯电着它——把它烧成平地。但要等他进去以后,等 他捣毁了所有家具,在客厅地毯上拉上屎尿,再把粪便抹在印着花纹的墙上以 后,等他用斧头把那些贵重的柜子砍成劈柴之后。

波蒙特有什么权利有孩子?有一个漂亮的老婆?泰德究竟有什么权利生活 在阳光之下,过着幸福的生活,而使摆脱贫困、富裕成名的兄弟,他的黑暗中 的兄弟确要在黑暗中死去,像胡同中的一条生病的杂种狗?

他当然没有,根本就没有这种权利。只不过泰德相信他有那些权利,而且 不顾一切地继续相信那些权利,但那种相信毫无根据,乔治.斯达克是真的。

“我要好好教训你一下,老伙计!”斯达克在树林中低声说,摸到了额头 绷带上的夹子,把她们摘下来放到口袋里,以备后用。然后他开始一圈圈地解 绷带,越靠近他那奇怪的肌肉,绷带就变得越湿。“这是你永远忘不了的教训, 我他妈的向你保证。”

这不过是他用白手杖骗纽约警察那一招的翻版,但斯达克认为这妙极了。 他坚信这一点:如果你一招得手,那就一直使用这一招,一直到它不起作用为 止。除非他粗心大意,否则骗这些警察是不成问题。他们值勤已有一个多星期 了,他们越来越相信那疯子说得是实话,他说他要回家,再不杀人了。惟一的 麻烦是丽兹——如果他干掉警察时,她恰好向窗外看,那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但现在还差几分钟到正午,她和双胞胎可能正在午睡或正准备午睡。不管发生 什么,他相信会成功的。

实际上,他确信这一点。

车到山前必有路。

查特顿抬起靴子,在靴底上掐灭烟头——他准备等它一灭就放到巡逻车里 的烟灰缸内,缅因州警察可不随便在纳税人的车道上乱扔废物。当他抬起头时, 脸皮脱落的人就在那里,摇摇摆摆向车道走来,一只手向他和杰克.埃丁斯慢 慢挥动,请求帮助,另一只手在身后耷拉着,像是断了。

查特顿差点儿心脏病发作。

“杰克!”他喊道,埃丁斯转过头,他的嘴巴张开了。

“救救我——”脸皮脱落的人声音沙哑地喊道,查特顿和埃丁斯向他跑去。

如果他们活着,他们会告诉他们的同事,他们以为那个人遭了车祸,或者 被汽油或柴油烧伤了,或是脸朝下摔进一台农用机器里,那种机器经常划破砍 伤使用者。

他们可能告诉他们的同事这些事,但在那一刻,他们实际上什么也没想, 大脑被吓成一片空白。那人的左半边脸好像正在沸腾,仿佛皮被剥掉后,有人 在肉上倒了高强度石炭酸溶液一样。那种粘乎乎的、难以想象的液体从隆起的 肉块上流下来,滚过黑色的裂痕,有时洪水泛滥似的大量涌出。

他们什么也没想,他们只是做出反应。

这就是白手杖招数的妙处。

“救救我——”

斯达克故意两脚一绊,向前倒去。查特顿对他同伴语无论次地喊了句什么, 身手去抓受伤的人,免得他摔倒。斯达克右臂圈住这位警察的脖子,左手从身 后伸了出来。他手中有件令人吃惊的东西,那是一个柄上镶着珍珠的折叠式剃 刀,刀刃在湿润的空气中闪闪发光。斯达克把它向前一捅,查特顿的右眼球被 刺爆了,查特顿叫起来,一只手捂住他的脸。斯达克揪住查特顿的喉咙,从左 耳一直刺到右耳,鲜血从他强壮的脖子中喷了出来。这一切发生在四秒中内。

“怎么啦?”埃丁斯用一种古怪的探询语气低声问,毫无戒备地站在查特 顿和斯达克身后大约两英尺处。“怎么啦?”

他一只手正放在手枪枪把边上,但斯达克瞥了他一眼就确信这家伙根本不 知道他的枪就在手边。他两眼突出,不知道在看什么,或谁在流血。“  不,不 是这样。”  斯达克想,“  他认为我在流血,他站在那里看着我割他同伴的喉咙, 但他认为我在流血,因为我的半个脸没了,那并不是真正的原因——我在流血, 必须是我在流血,因为他和他的同伴是警察,他们是这部电影的主角。”  

“喂。”他说,“替我扶一下,好吗?”他把查特顿垂死的身体推向他的 同伴。

埃丁斯尖叫一声,想往旁边躲闪,但太晚了,汤姆.查特顿两百磅重的粗 壮身体把他撞到警车上,热乎乎的鲜血倾泻到他仰着的脸上,就像从一个砸坏 的淋浴喷头喷出的水一样。他尖叫着推开查特顿的身体,查特顿慢慢地转开, 使出最后一点劲毫无目的的向警车抓去,他的左手撞在引擎罩上,流下一个血 手印,右手无力地抓住收音机天线,把它折断。他倒在车道上,在剩下的一只 眼睛前,抓着那节天线,就像一位科学家发现了一个罕见的标本,死也不肯放 弃它。

埃丁斯模模糊糊看到脸皮脱落的人正向他俯冲过来,他想后退,但撞到警 车上。

斯达克向上一划,割破了埃丁斯警裤的裆部,割破了他的阴囊,然后又把 剃刀向上向外一挑,他的两个睾丸突然分开,挂在他的大腿内侧,就像拉窗帘 绳子一端的绳结。鲜血染红了拉练周围的裤子,有那么一瞬,埃丁斯觉得好像 谁把一把冰淇淋塞进他的大腿根......然后难以忍受的疼痛袭来,他尖叫起来。

斯达克把剃刀极为迅速地砍向埃丁斯喉咙,但埃丁斯设法举起了一只手, 这一下砍下去只把他的手掌劈成两半。埃丁斯试着向左边滚去,刚好暴露出他 脖子的右侧。

躶露的刀刃在雾蒙蒙的日光中闪着银光,他又一次猛地砍下去,这次砍中 了。埃丁斯跪倒在地,两手捂在两腿间,鲜血几乎染红了半条裤子。他的脑袋 低垂着,看上去像个异教徒的祭品。

他打开巡逻车的后门,一只手抓住埃丁斯制服衬衫的领子,另一只手抓住 他血乎乎裤子的臀部,把他提起来,像扔一麻袋谷物似地把他扔进去。然后同 样地把查特顿也扔了进去,后者加上武装带和带子上的0.45口径手枪,肯定将 近二百三十磅,但斯达克拎起他就像拎一个塞满羽毛的带子似的。他猛地关上 车门,然后好奇地朝那座房子瞥了一眼。

周围静悄悄的,惟一的声响是车道边上草丛中的蟋蟀声和草坪喷水器发出 的嘶嘶声。除此之外,就是一辆正开过来的汽车声——一辆油罐车。它呼啸着 向北开去,当斯达克看到卡车刹车灯一亮时,他警觉地在巡逻车后面稍稍低了 低身子。然后灯又灭了,那辆油罐车消失在下一个山坡后,又加速行驶了。斯 达克笑了,那个罐车司机看见了停在波蒙特家车道上的巡逻车,降低了车速, 以为那是速度检测车。这是世界上最自然的事。他不需要担心,这个速度检测 车已永远关闭了。

车道上有很多血,但是粘在又黑又亮的柏油路上,很像是水......除非你 凑近看,所以没事儿。即使不行,也只能这样了。

斯达克折起剃刀,把它握在粘乎乎的手中,走到门口。他既没看到门廊边 上的一小堆死麻雀,也没看到活麻雀,这些麻雀站在屋顶和苹果树上,默默地 注视着他。

一、两分钟后,丽兹.波蒙特眼睛朦胧地下楼来开门。

她并没有尖叫,虽然她想尖叫,但她一开门看到的那张剥了皮的脸使她的 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绑 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的另一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