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另一半》

第二十五章 合 作

作者:外国科幻

波蒙特的别墅在5号公路边,湖畔路上方一英里处,但泰德在不到十分之 一英里处停下,睁大眼睛,觉得难以置信。

到处都是麻雀。

每棵树枝上,每块岩石上,每片空地上都站满了麻雀。他眼前的世界古怪 而虚幻:似乎缅因州的这块土地长出了羽毛。前面的路消失了,完全消失了, 原来的路现在全是挤来挤去的麻雀。

什么地方的一棵树枝折断了。除此之外,惟一的声音就是罗立的汽车声。 消音器从刚开始向西行驶时就不行了,现在似乎一点儿也不起作用了。发动机 轰轰作响,偶尔会有爆炸声,这种声音应该把麻雀惊飞了,但它们却并不动。

麻雀就在泰德汽车前方不到十二英尺处,界限非常清楚,就像是用尺子划 出来的一样。

“ 许多年来,没有人见过这么多的麻雀,他想,自从上世纪末捕杀信鸽 后没见过,真像出自达英妮.杜.莫里亚的小说。”

一只麻雀跳到车盖上,似乎在窥视他,泰德在小鸟黑色的眼睛中感到一种 可怕、冷漠的好奇。

“ 它们一直伸展到哪里?”他想。“一直到屋子?如果那样的话,乔治 已经看到它们了......那就糟了。即使他们没排到那么远,我怎么走呢?它们 不止是停在路上,它们就是路。”

但是,当然他知道答案:如果他要去别墅的话,就不得不从麻雀身上碾过 去。

不,他心中呻吟道。不,你不能这样。他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可怕的景象: 成千上万只小小的身体发出被碾碎的声音,鲜血从车轮下喷出,一团团粘满鲜 血的羽毛随着车轮转动。

“但我必须过去,”他低声说,“我不得不这么干。”他咧嘴一笑,脸变 成一副可怕的*挛样子,那一瞬间看上去像斯达克一样怪。他把变速杆推到一 档,开始低声哼起《约翰.韦斯利.哈丁》。罗立的汽车项了一声,差一点停 了,接着发出三声爆炸声,开始朝前开动了。

车盖上的麻雀飞了下去,泰德屏住呼吸,等着它们同时飞起,就像在他恍 惚状态中看到的那样:一片黑云飞起,发出暴风雨般的响声。

相反,汽车前方的路面开始翻动,一群麻雀向后退,让出两条通道...... 这些通道刚巧可让车轮通过。

“天哪!”泰德低声说。

这时他已在麻雀中。突然,他从熟悉的世界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这些麻 雀是生与死两个世界之间的守卫者。

“ 这就是我现在的处境,”他一边慢慢沿着麻雀让出的通道开着,一边 想。“ 我到了活死人的地方,上帝保佑我。”

道路在他面前不断展开,前方总有十二英尺没有麻雀,当他驶过这段距离, 又有十二英尺在他面前展开。汽车车身从聚集在车辙之间的麻雀头上开过,但 似乎没有压死它们,至少他从后视镜中没有看到一只死麻雀。但也很难说,因 为车一过麻雀就又合拢了,又成了一片羽毛。

他能闻到它们的气味——一种淡淡的气味。他小时侯曾把头伸进装着兔子 屎的口袋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种味很像那种味。它并不脏,但很强烈, 而且很陌生。他开始担心这一大群麻雀会吸尽空气中的氧气,在他到达目的前 就闷死了他。

现在他可以听到头顶的哒哒声,想象着麻雀站在车顶上,跟它们的同伴交 流,指导它们何时让出车道,何时安全的回到原处。

他开上第一个山坡,看到满坑满谷的麻雀—麻雀盖满了每一个物体、每一 棵树,把这里变成了一个恶梦般的鸟世界,不紧使他难以想象,而且使他难以 理解。

泰德觉得自己有点儿晕,使劲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和汽车的轰鸣相比,这 只是很小的一声,但他看到鸟群中一阵波动,像是打了一个冷战。

“ 我不能下去,我不能。”

“ 你必须下去 。你是知情者。你是拥有者。”

而且——他还能去哪儿呢?他想起罗立的话:“小心,泰德。没人能控制 死后的使者,不能长时间的控制。”假如他退回到5号公路?鸟在他前面让出了 一条路......但他认为它们不会在他身后让开一条路的。他相信现在改变主意, 是不可想象的。

泰德开始向下驶去......麻雀在他面前让开了一条路。

他从未准确地记住其余的旅程,这旅程一结束,他在心中立刻把它蒙了起 来。他只记得一次次地想,“ 它们不过是麻雀,天哪......它们不是老虎或 鳄鱼或比拉鱼......它们只不过是麻雀!”

虽然如此,但一下看到这么多麻雀,看到到处都是麻雀,看到每棵树枝都 挤满了麻雀......这会影响你的心灵,伤害你的心灵。

他拐到湖畔路半英里处的一个急拐弯处,一片草坪出现在左边......但那 不是草坪,而是黑压压的一片麻雀。

伤害你的心灵。

有多少?几百万只?还是几十亿只?

树林中又有一根树枝咯嚓一声折断了,听上去像远处的雷声。他经过威廉 家时,看到上面站满了麻雀,房子快要被压趴了。他没有想到庞波的巡逻车就 停在威廉家的车道上,他只看到一个盖满麻雀的隆起物。

他经过了另外几家。在离他自己家四百码的地方,麻雀没有了。一边是麻 雀的世界,六英寸之外却一只麻雀也没有。这更像是谁在路上划了一条笔直的 线,小鸟扑闪着翅膀跳到一边,露出了光秃坚硬的湖畔路。

泰德把车开进空地,突然停下,打开车门,吐了一地。他呻吟着,用手擦 擦额头的虚汗。前面两边是树林,左边是蓝色的湖水,波光闪闪。

他向后望去,看到一个黑色的、无声的、等待的世界。

“ 灵魂摆渡者,”他想。“ 如果出了问题,如果他控制了那些鸟,那 么上帝保佑我们大家吧。”

他猛地关上门,闭上眼睛。

“ 镇静,泰德。你历尽艰辛,不是为了失败,镇静,忘掉麻雀。”

“ 我忘不了它们!”他内心深处喊道。这喊声近乎疯狂。“ 我忘不了! 我忘不了!”

但他能够,他愿意。

麻雀在等待,他也将等待,他要等到时机成熟。他要等到时机成熟,即使 不为他自己,也要为丽兹和孩子们。

“ 假装这是一篇小说,一篇你正在写的小说,一篇没有麻雀的小说”

“好吧,”他低声说,“我来试试。”

他又开动汽车,同时低声唱着《约翰.韦斯利.哈丁》。

斯达克把汽车熄了火,慢慢钻出小汽车,他伸了个懒腰。乔治.斯达克从 屋里走出来,挟着温蒂,跨上走廊,面对着泰德。

斯达克也伸了个懒腰。

丽兹站在庞波身边,感到一阵尖叫要从她的前额而不是喉咙处喊出来。她 拼命想把眼睛从这两个人身上移开,但却做不到。

看着他们俩,就像一个人对着镜子做体操。

两人长得毫不相像——即使不算斯达克正在腐烂这一点。泰德纤细,有点 儿黑,斯达克则肩膀宽阔,很白,尽管晒得黑了。虽然如此,但他们仍很像。 这种相像很怪,不是恐惧的眼睛能看出来的。它埋得很深,但却又是真实存在 的,因而引人注目:伸懒腰时两腿交叉,手指伸直贴在大腿两侧,微微眯起眼 睛,这些习惯都是一样的。

他们同时放松下来。

“你好,泰德。”斯达克听上去几乎有点儿害羞。

“很好,乔治,”泰德冷冷地说,“家里好吗?”

“很好,谢谢。你想干吗?你准备好了吗?”

“是的。”

在他们后面5号公路处,一根树枝咯嚓一声断了。斯达克的眼睛迅速转向那 个方向。

“那是什么?”

“一根树枝,”泰德说。“四年前那里有过一次龙卷风,乔治。枯死的树 木一直在往下掉。你知道的。”

斯达克点点头:“你怎么样,老伙计?”

“我很好。”

“你看上去有点儿瘦。”斯达克眼睛落到泰德的脸上,泰德能感觉到这双 眼睛试图刺探他脑袋里的想法。

“你自己看上去不太妙。”

斯达克笑起来,但笑声中毫无幽默:“我想不太妙。”

“你会放他们走吗?”泰德问,“如果我照你说的做,你真的会放他们走 吗?”

“真的。”

“我要你发誓。”

“可以,”斯达克说,“我可以发誓。南方人说话算话。”他那种假装的 南方口音完全消失了,以一种简朴而又庄严的口气说。两人在夕阳中相对而视, 金色的阳光使这一切显得像梦幻一样。

“好吧,”泰德等了一会儿说,同时心想:“ 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麻雀的事,那秘密只有我知道。”“好吧,我们干吧。”

当两人站在门边时,丽兹意识到她错过了一个好机会,她本来可以把垫子 下面藏有刀子的事告诉庞波的。

现在还行吗?

她转向庞波,正在这时,泰德喊道:“丽兹?”

他的声音很尖,是一种少有的命令口吻,好像他知道她想干什么......不 许她那么干。当然,这是不可能。是吗?他不知道,他什么也不知道了。

她看着泰德,看到斯达克把温蒂交给他。泰德紧紧地抱住温蒂,温蒂亲昵 地搂着爸爸的脖子,就像刚才搂着斯达克一样。

现在!丽兹内心狂喊道。现在就对他说!让他快跑!趁孩子在我们手中!

但是,斯达克有枪,她想谁也跑不过子弹。另外,她太了解泰德了,虽然 她决不会说出口,但却突然意识到,他非常可能自己把自己绊倒。

现在泰德离她很近了,她不能欺骗自己,假装不懂他眼中的信息。

别乱来,丽兹,看我的。他的眼睛这么说。

然后泰德用空着的那只手搂住丽兹,全家人站在一起,笨拙但热烈地拥抱 在一起。

“丽兹,”他吻吻她冰凉的嘴chún说,“丽兹,丽兹,我很抱歉。我没想到 这种事会发生,我没想到。我以为它......是无害的,是一个玩笑。”

她紧紧抱住他,吻他,让他的嘴chún温暖她的。

“没关系,”她说,“会好的,是吗,泰德?”

“对,”他说,向后退了一步,这样他可以看到她的眼睛。“会好的。”

他又吻了她一下,然后看着庞波。

“你好,庞波,”他微微一笑说,“你改变看法了吗?”

“改变了。今天我跟你的一位老相识谈了话。”他看看斯达克,“也是你 的老相识。”

斯达克扬起剩下的那些眉毛:“我认为泰德和我没有共同的朋友,庞波警 长。”

“啊,你和这家伙关系曾经很密切,”庞波说,“实际上,他曾杀死过你。”

“你在说什么?”泰德尖锐地说。

“我跟布里查德谈了,他很清楚地记得你们两人。那是一次非同寻常的手 术,他从你脑袋里取出的就是他。”他冲斯达克点点头。

“你在说什么?”丽兹问,说到最后一个字时,声音变得沙哑起来。

于是,庞波把布里查德医生告诉他的告诉了他们俩......但他最后删去了 麻雀进攻医院的那一段。他这么做是因为泰德完全不提麻雀......泰德开车一 定经过威廉家。这有两种可能:要么泰德到达时麻雀已飞走了,要么泰德不想 让斯达克知道那里有麻雀。

庞波仔细打量泰德,发现他在思考,但愿是些好念头。

庞波说完后,丽兹惊呆了。泰德在点头。斯达克似乎无动于衷,庞波本来 以为他的反应会最强烈,那张腐烂的脸上惟一的表情就是高兴。

“这说明了很多问题。”泰德说,“谢谢你,庞波。”

“这对我说明不了任何问题!”丽兹尖叫道,双胞胎被吓得哭起来。

泰德看着乔治.斯达克。“你是一个幽灵,”他说,“一种古怪的幽灵。 我们都站在这儿面对一个幽灵。这不是很惊人吗?这不仅是一件心灵感应事件, 简直是空前绝后的!”

“我认为这无关紧要。”斯达克轻松地说,“告诉他们威廉.伯拉斯的故 事,泰德。我记得很清楚。当然,我那时还在里面......但我在倾听。”

丽兹和庞波疑惑地看着泰德。

“你知道他在说什么吗?”丽兹问道。

“当然我知道。”泰德说,“作为双胞胎,我们想得都一样。”

斯达克仰面大笑起来。双胞胎停止哭泣,跟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合 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的另一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