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岛战记》

第一章 冒险者们

作者:外国科幻

玛法神殿的白色大理石壁,终于因为春天阳光的来访发出了光辉。留着残雪的褐色地面上,黄绿色的嫩草探出了头,神殿通往村庄中心的街道两侧,也开着黄色的花。

塔伯村是罗德斯岛上最北边的村庄。白龙山脉的高峰间围成的平地上,居住着一百多人。此地是冰之精灵聚集的寒冷之地,春的来临比起其他地方要晚得多。

这个小村庄的周围,除了称为“石之王国”的矮人族集落,及罗德斯岛上最大的大地母神神殿之外,便是遍及山腰的针叶林。村人的生活所需几乎都来自此森林,此外,便是和矮人族的交易、精品物的买卖。另外来访神殿的巡礼者留下的金钱,对他们来说也是重要的收入来源。

春天来临后,封闭街道的雪也已融化,罗德斯岛各地的年轻男女,为了得到身兼结婚守护者的大地女神之祝福,而来到了此地。

对身为神殿最高司祭的妮丝来说,可说是忙碌的季节。

“要出外旅行了是吗?”

坐在小圆桌前,她那看着客人的脸上,露出了忧伤的表情。

“没错,是要去旅行。”这位客人简短地回答着。约常人一半高的健壮体格,和身体极不搭配的大脸上,留着密密麻麻的灰色胡子。胡子的前端垂到了绿色衣服的胸前,随着说话而摆动着。

客人是矮人族的。世上也没有第二个有如此体格的种族。

“为什么?”妮丝站了起来,跪在这个矮人族精品师的身边。

“还要有别的理由吗?我想出去旅行,如此而已。”爱理不理的语气,恰好反映了矮人族的顽固。而他们之所以有着精品师的才华,或许也是由于这样的顽固性。他们能将粗糙的原石变成鲜艳的宝石,再做成精致的细工物。

妮丝非常了解矮人族的性格,那说到做到的顽固。

“若你是担心蕾莉亚的话,那大可不必操这个心。我对她的事情,几乎已完全放弃了。”

即使这么说,妮丝的脸上仍旧能看出悲伤的表情。若是说她那老当益壮的身体中会露出疲态,大概只有提到她的女儿蕾莉亚的时候而已。

蕾莉亚这位女孩是在七年前行踪不明的。大约在那年春天,她和侵入神殿的某人战斗,之后好像因战败而被掳走的样子。当时,妮丝为了治疗因矿山事故身受重伤的吉姆,因而没有在神殿之内。

妮丝的心受了伤。但是,这位矮人受到了更重的打击。之后,吉姆便常常待在神殿,希望能帮妮丝做些事情。

吉姆无言地接受妮丝的询问。矮人族是不会说谎的,因此只能以沈默取代一切。

“吉姆,因为意外而受伤并不是你的错啊。只不过那时恰好有人袭击神殿罢了,为什么你要负责呢?这是连女神玛法都不知道的命运啊!”

吉姆并没有打破沈默。

“我不知已向女神玛法问了多少次,我的女儿究竟是死是活,以及她身在何处。”妮丝这么说着,又想起了女神千篇一律的答案。

“玛法她是怎么说的?”吉姆静静的问着。

“那是个奇妙的谜题:‘仍然活着,但却不存在。’这就是女神的回答。”吉姆悲伤地看着妮丝。他从她小时候,便知道她是个温柔又坚强的女性。从蕾莉亚失踪之后,她的脸上便常常堆着悲伤。吉姆也知道原因不在自己,但是吉姆觉得他必须把蕾莉亚找回来。既然已了解了妮丝心中的痛楚,他是不可能就这样在石洞中安然地渡过一生的。

“我没有办法解开谜题,毕竟我对这玩意儿不得意。不过比力气我倒有自信,只是藉此做个锻练,顺便把你家那顽皮鬼拉回来罢了。”

满口爱理不理的语气。不过矮人族是善良的种族,比任何人都热爱正义,并贯穿自己的信念。

妮丝沈默了一会儿,看来想要说些什么。后来闭上眼睛点了几下头,终于开口了。

“谢谢你,吉姆,就拜托你了。把那孩子,蕾莉亚找回来。”

“交给我吧,一定会把她带回来的。到了那时候,女神所给的谜题也会解开的。”

妮丝纤细的双手,轻轻地抱住了吉姆。

“那么,几时要离开这里?”

“嗯,大概再回家一次,之后就马上出发。”

“现在旅行是很危险的。虽然比不上我那时候,不过仍然要小心,我会为你向玛法祈祷平安的。”

妮丝在年轻时也曾旅行过,但那绝不是游山玩水,而是战斗之旅。罗德斯岛西南部山区内“最深奥迷宫”之底,从古代就被封印的魔神得到了解放,使得罗德斯岛经历了死与破坏的黑暗时代。为了和魔神战斗,她不得不拿起武器而战。经过了激烈的战斗之后,由于封住魔神的功绩,她被歌颂为救国的六英雄之一。只不过,这种称谓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价值。

“谢谢你,玛法的司祭。愿我能带回你的女儿,愿你能在祈祷时找出谜题的答案,毕竟祈祷不是我的工作。”

“你打算去那儿?”

“总之先去萨克森。反正也没有别的路可走,而且我在那儿有个叫做史列因的老朋友。在那之后我还没有打算,反正路自然会开拓的。”

矮人族的精品师吉姆朝着南方出发,是在数小时之后。他所朝的南方,垂着奇妙的暗灰色的云.有一个名为罗德斯的岛。

它是位在亚列拉斯特大陆南方的一个大岛屿。由大陆要来到这儿,即使坐船也得花上二十多天。由于距离遥远,大陆和岛之间很少往来,唯一的交流,便只有罗德斯岛西北部的自由都市莱丁的商人们,以帆船进行的小额贸易而已。

有些大陆上的居民,称此处为“被诅咒之岛”。在此处的确有不少地方使人不得不认为这里曾被诅咒过:“不归之森林”、“风与炎之沙漠”、以及“黑暗之岛”马莫。另外在各地也有封着讨厌怪物的地下迷宫,它们坚定地遵从着暗黑神法拉利斯的教诲。约在三十年前曾发生了一件事,拥有强大力量的魔神们被解除了封印,从“最深奥迷宫”之底出现,将当时的罗德斯岛打落至恐怖的深渊。

和魔神的战争持续了三年多,最后由人类及妖精族、矮人族等亚人类的手再度封印了魔神。如今,那场战争造成的伤已经痊愈,也恢复了以往和平的生活。但是这个消息传到了大陆之后,“被诅咒之岛”的名称不胫而走。自己所住的地方被如此称呼只是个小问题,岛上的居民为了自己的生活终日忙碌,并不会想到那么深刻的问题。

在这个罗德斯岛上,建立着几个王国。

其中最大的是西南部的山国摩斯。这是被尊称为“龙之领主”的先王迈先所建立的新兴王国,至今仍有十二位龙骑士守护着。另外受迈先驾驭的金龙亦仍健在,成为了国家守护神的象征。

岛的中央部是神圣王国瓦利斯。是由将魔神封闭在地下迷宫的六英雄之一——法恩统治的和平国家。在此地信仰至高神法利斯的信徒极多,故神殿的势力相当庞大,连国王都是由法利斯神殿选出的,并将神的教义视为最高的法典。

在瓦利斯以北的沙漠国家弗雷姆,是最近各族互相争战后建立的新国家。在强大骑士团,以及被称为“佣兵王”的国王卡修的领导下,散发着新兴国家特有的活力。

以岛的东南部为主的卡诺王国,是由学者为王而实施着仁政。

另外加上大自然的恩惠,而被大家评判为岛上最丰裕的国家。

在其南方的马莫,亦有“黑暗之岛”的别名。许多邪恶的魔物居住在此,被罗德斯岛通缉的罪犯也几乎逃至此地,故这儿可说是和秩序无缘的场所。然而约在二十年前,自称为皇帝的一位战士贝鲁特,将这个邪恶之岛收为统治,建立了一个帝国。

当然,在这以后仍有不少居民点起反抗之火,然而却会由贝鲁特亲自率军,毫不留情地将这些势力击溃。最近马莫的争战是稳定了些,即使那只是表面上的。

此外,位于罗德斯岛东北部的亚拉尼亚王国,是各王国中最古老,也最富文化气息的国家。完全由石头所砌的整洁街道,以及由矮人族所建的大理石之城,是市民们最引以为傲的。在亚拉尼亚国内有个名为萨克森的村庄,位在首都亚兰以北,约在半岛正中央的小村。距离首都约有十天的路程,相比较之下算是一个纯朴的村庄。

现在在村中,正发生一个重大的问题。

“所以我才说应该去打倒它们!”

砰一声敲打桌子的声音,在村中唯一的酒场“美好之相会”中响起。桌上的木杯被震倒,里面的液体??了满桌都是。

酒场中聚集了三十几个村人,接近吧台的桌子旁站着一个年轻人,其他人则零散地坐着。那个年轻人穿着坚固的铁甲铠,腰上配着一把长剑。剑的握柄设计得比较长,以便必要时能以双手来使用。另外背上装着厚实的铁盾,如果再戴上合适的头盔,便可说是位威武的骑士了。不过铠甲的胸前并未刻着那一国的纹章,只有一块像是被削过的痕迹。

“可是帕恩啊”对着那瞪着自己的年轻人,萨克森的村长慎重地答道:“就算你一个人尽了力,也无法收拾现在的情形的。

对手可是凶恶的赤肌鬼,而且数量很多。就算你对自己的剑技如何有自信,你们两个人还是少数敌不过多数的。”

叫做帕恩的青年,露出了泄气的表情。(从刚刚就一直这么说,真是顽固的一群人。)“所以我不就来拜托你们帮忙了吗?正如你所说,只靠我及埃特的力量,要打胜那么多的赤肌鬼是很难的。可是就像现在,聚集在这儿能够勇猛作战的人不就很多了吗?连赤肌鬼那样的小角色也怕,村里的面子可都没了。”

帕恩看着这些不敢正视他的人,他希望有人能抬起头来。

村子里担心的是那些赤肌鬼的事。它们大约是在冬雪融化之后,移居到了附近山丘的洞窟内,而在那里定居了下来,数量大约二十只。从它们移居至今,已经有三个月了,还没作出什么危害村内的事。不过,今后这些邪恶的赤肌鬼会作出什么样的坏事,就没有人能够预测了。

也因此帕恩召集了村内能战斗的人们,试着说服他们一起征讨赤肌鬼。村人共有三十多人,远远超过赤肌鬼的数量,但村人的反应却是……

“它们又还没做什么坏事,也可能永远都不会发生问题,那又何必冒这种危险去刺激它们呢?万一失败了,到时候它们不就会袭击我们了吗?”

其中一个村人这么说着,帕恩知道是谁说的之后,随着便非常失望。说话的是猎人扎姆吉,他的弓箭技巧可说是帕恩最期待的。

“扎姆吉,这种说法太危险了。赤肌鬼是多可恶的生物,你应该不是不知道。若等到它们开始危害村庄就太迟了。只要赶快消灭的话,不就一劳永逸了吗?”正如帕恩所说,赤肌鬼可说是邪恶的存在。它们算是妖精族的一支,但由于古时候侍奉着暗黑神,而成了丑陋的妖魔。“可是……”樵夫莱欧特也抬起头提出反对,他是村中最有力气的人。而其他人也跟着悄悄对谈,提出自己的意见,不过却没有一个是支持帕恩的。

帕恩生气地又捶了桌子一下,这次桌子整个弹了起来倒在地上,发出了巨大声响,酒场的主人也马上板起了脸。

“为什么我说的你们就是不懂呢?我的父亲曾经一次和三十个山贼对战,难道你们连他十分之一的勇气都没有吗?”

“这个传闻我听说过,好像是你的老爸放下了骑士的任务逃走,后来才遇到山贼而被杀的。不是吗?”

杂货店老板莫得讽刺地说着,他和酒场的主人杰特老伯并称为村内的万事通。此时帕恩的脸色变青了。

“你、你竟敢侮辱我的父亲!”

“传闻就是这样讲的啊,如果是假的,为什么你铠甲上的圣骑士纹章会被削掉?为什么你和你母亲会跑到这样一个小村庄来呢?”

帕恩手中紧握着剑,他几乎有股把莫得的头砍下来的冲动,不过对村人动剑是不被正义所允许的。

“我知道了”帕恩无力地说着,收回了握住剑的手。“算了,那就由我和埃特两人去解决就行了。”

帕恩大步走着,粗鲁地打开酒场的门,一直到铠甲的声音听不到了为止,剩下的村人都只是低着头坐在原处。

“他不会真的只和埃特一起去吧?”莱欧特悄悄地和旁边的莫得说着。“怎么可能,无论如何这也太有勇无谋了。”莫得说的话中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冒险者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德岛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