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岛战记》

第六章 最后的解放

作者:外国科幻

沙漠的阳光实在是过于强烈,使得娜蒂亚不由得眯细了眼,站在布雷德附近的沙丘上观察着局势。如今骑马只需几分钟就可以到城门口了。

她身边只有三个亲近,不过神官亚兹摩并不在其中。

距离帕恩他们离开布雷德至今已经两个礼拜了。

在帕恩被某人所救走之后,娜蒂亚便决定尽速进行决战。这是因为帕恩被救出去之后,很可能会导致瓦利斯介入这场战争。

不过其实他们也没有充足的兵力。他们只在希鲁特留下了极少的守备军,对于敌人来说,可说是微不足道的兵力。

希鲁特南边并没有风之部族的居民,但自从卡修国王即位之后,两都市国家马尼与楼兰便发誓对他效忠,这两个部队不知道何时会打破沈默。

这可说是人数居于劣势的炎之部族最不愿提的事情。

正因如此,娜蒂亚才打算尽早攻下布雷德,彻底消灭掉弗雷姆。

而与娜蒂亚对抗的卡修军队则是巩固守备,进入紧急戒备状态,一步也不准离开城外。

加上城中已经公布彻底禁止用火的布告,无法借用炎之精灵的力量造成城内混乱趁势攻入,也无法用计逼他们出战。

因此战斗进入了胶着状态,就这么经过了一个星期。

身为攻击方的炎之部族不知已经挑发了多少次,试着诱他们出城,然而布雷德里的人却毫不为所动。

“这是怎么一回事”娜蒂亚的声音中夹杂着急躁与不安。

在她身边的三名亲信也不知道要回答什么,只是在一旁歪着头。

“我也希望希望他们是在怕我们,但是我想听别的想法。”

“卡修,那个男人也会害怕吗”娜蒂亚想起了每场战争中那位弗雷姆佣兵王的身影。

他总是像闪电般奔驰在战场上,并以压倒性的实力打倒自己的部下。

“真是无法想像”娜蒂亚又说了一次。

“总而言之,我们不能就这么贸然接近,我们不知道那个城府深的男人会设计怎样的陷阱。反正如果成为长期战的话他们迟早会输的。因为封锁街道之后食物迟早会用尽,到那时就不得不出面跟我们作战,而且沙漠之民的耐性也没那么好。虽说我们不能轻举妄动,但是大家一定会坐不住的,因此命令他们一定要忍下去。”

娜蒂亚如此说之后便调过马头走回自己的阵营。

在这时,炎之部族的神官亚兹摩以讶异的表情看着天空。

他很少将表情表现在外,这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他心中的感情起伏以及野心。

然而如今他的脸上,藏不住困惑的表情。

他发现布雷德上空的风之精灵力有些异常。

这种异常是在五天前开始的。这个沙漠中特有的强大风之精灵力最近突然减弱了。

之后就一直都是这种样子。

他本想问炎之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却不想为了这种琐碎的事情跟伊夫利特做接触。他并不是以自己的力量制服伊夫利特,而是依循古代的盟约而支配它的,而且他甚至根本不知道盟约的详细内容。

他所知道的,就只有那个自称卡拉的女人告诉他的那些似真似假的情报。

那个女的叫自己去炎之神殿解放被封印在壶里的伊夫利特,并以盟约为名告诉它自己的愿望,如此一来伊夫利特便会服从自己的命令。

不过这股力量并不是万能的。卡拉告诉亚兹摩,只能命令它打倒敌人,如果许了其他的命令将会失去这份权力。

一开始觉得只是开玩笑的,然而听到了长老所说炎之部族流传下来跟盟约有关的传说之后,亚兹摩开始想对她说的话下一场赌注。

因此他才前往炎之神殿并解放了伊夫利特。由于部族中没有其他人懂精灵语,除了亚兹摩以外没人能与守护神交信,因此他一跃成为部族中必要的存在,并大大受到所有人的欢迎。

虽说如此,他并没有忘记以前其他人对他所作的一切。获得守护神神官这个无法动摇之地位的亚兹摩,开始对当年骂他、轻视他的人进行复仇计画。

藉由炎之守护神之名,他所命令的事情全部付诸实行,因此他的复仇心获得了充分的满足。不过这并不是完全的满足,他现在新的野心,便是逼娜蒂亚退位,自己成为部族之长君临这个地方。

这是最适合身为炎之王神官的自己的名号。

为此他迟早必须除去娜蒂亚。不过娜蒂亚很受大家的爱戴,因此亚兹摩认为在战争结束之前,她的存在是必需的。

不过这也不会太久了,卡修如今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反击的手段了。

他的野心以及复仇计画达成的时机确实地来临了。

只要想到这一点,他便沈浸在残忍的高扬感及满足感中。

(可是……)亚兹摩继续想着。(为什么风之精灵力变得这么弱?这样跟草原森林比起来有什么两样?)

在布雷德的王城中,卡修也是十分地焦躁,在数刻钟之前便在谒见之间踱来踱去。

这位弗雷姆国王总是穿着铠甲,将武器插在腰间,保持着随时能出击的态势。

那最得意的那把长剑,是当初他身为冒险者时在古代王国的遗迹中发现的魔法物品。不管是多么坚硬的铠甲,只要有这把魔剑,都能够像羊皮纸般轻易地切开。

他的脸上浮现出焦躁的表情。包含着怒气,晒黑的脸上也有些泛红。

比起这种守城战,卡修自然是对主攻战较为得意。虽然这是自己订立的计画,不过最坐不住的似乎也是他。

“看您还真像是关在笼中的老虎啊,被其他士兵看到的话不知道会怎么说喔。”夏达姆对卡修这么说着。

“我也正想对你这么说喔”卡修停止了动作,以严肃的眼神看着身为心腹的佣兵队长。

“部队的士气已经降到最低点了。虽说是作战,但是炎之部族再这么挑发下去的话也会忍不住的。南边与西边的主要出口都被他们封锁住了,市民们根本无法避难,加上现在粮食只剩下一个月的份,而且因为不能用火使得我们不得不在晚上警戒他们偷袭。现在已经有传言说我根本只是缩头乌龟,再这样下去整个弗雷姆会自我崩溃的。”

“等到这场战争结束之后,就让那两个都市的太守卸任吧。即使他们原本是独立都市的统治者,但是当他们对我国誓忠之后,我们就有义务必须保护他们,我们不能步上当年瓦利斯的后尘。”

夏达姆很难得表达了不满。

“那也得是在战争之后,我们的项上人头还在才行。”

“士兵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了。如果再过五天帕恩他们还没回来的话,我们就进行最后的决战。虽说我相信他们,但是他们也未必会得到定性的情报。”

“我有同感。胜负的决定是看战神麦里的剑指向那一方,而战神绝对会相信我们的勇气以及知略的。”

“换句话说就是要看我们的自己战略是吗。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信神的。比起不确实的助力,还不如自己的剑比较可靠。”

卡修握着腰间的剑鞘伸给夏达姆看。

在这时,一个士兵冲进了谒见之间。

卡修察觉到有人接近而转过了身,夏达姆则是因为这个人没有问好而大声地斥责他。

制止夏达姆之后,卡修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陛下,实在是很对不起。其实是有报告指出,平民军抓到了一个奇怪的集团。他们全身都是海水,似乎是沿着海侵入这儿的。虽说他们没有抵抗,但是我们不管问什么,他们除了说要见卡修陛下一面之外其他什么都不说,只有看来像是队长的那个人一直重复说,跟国王您说他叫帕恩就行了。虽说这可能是敌人编出来的,不过为防万一还是先通知陛下您……”

卡修很疑惑地看着夏达姆。

“并不是每个人都认识帕恩吧?何况在这种状况下,每个士兵都杀气腾腾的。”

夏达姆若无其事地说着,但心想早知道就先把帕恩他们的画像张贴在各地了。

只不过卡修早就没在听他说话了。

他拍了拍士兵的肩膀要他带路,之后便急忙地走出去了。

哎呀,脾气不要这么大嘛”卡修笑着安慰表达着不满的妖精女孩跟巨汉佣兵。

当卡修来到警卫室时,帕恩他们每个人除了武器都被没收之外,还被紧紧地绑了起来,连叫骂声都发不出来。

卡修先是很高兴他们安全无事地回来,之后便因为他们的这副德行而放声大笑。

“难道身为王者的您,不认为嘲笑人民的痛苦是一种罪过吗?”

蕾莉亚本来一直都很安静,不过在这个时候也板起脸来了。

对与世俗的权力无缘的司祭来说,这种反应是可想而知的。

史列因连忙安慰自己的妻子,并且对她说明卡修国王的作风。

卡修也很讶异史列因竟然也和他们同行。

“本来看你应该是不喜欢战争的,真没想到这一次你也来了!”

卡修紧紧握着史列因的手。

“对现在的罗德斯岛来说,战争根本是无法逃避的。既然如此,无论自己是喜欢还是讨厌,还是应该以尽快结束战争为前提,所以我才决定跟帕恩一起来,毕竟在上一次的战争中卡修陛下也帮了在下不少。”

卡修再度握紧了史列因的手。

“我可不记得你欠过我什么喔,不过我衷心地感谢你能来。他们能够使唤精灵,而这里除了我以外只有两三个佣兵有魔法的武器,因此我正想无论如何都要藉助你的魔法力量说。”

卡修带着大家来到城内,并说明最近的战况。

看到了他的市民,都连忙问着战争会有什么结果。

卡修对他们每个人都露出了笑容,并且自信满满地说时机已经成熟,就算是明天出阵也能打倒炎之部族给他们看。

看到了他的样子,即使是在一旁的人有会得到一股安心感,继续回到自己的生活岗位上。

明天进行决战的消息传遍了全城,使得士兵们的士气大大地提升。

卡修判断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因此对全军发出了正式的通知,明天将进行最后的决战。

已经再也不能回头了,明天将决定弗雷姆王国的命运。

到达谒见之间时卡修的话也说完了,话题一转便成了关于帕恩旅行中发生的事情。为了慰劳他们的辛劳,卡修不仅准备了新鲜的蒸馏水,也命令侍从准备一些能够果腹的东西。

“也就是说,这次战争的开端,责任是在于我们被古代王国魔法师所蒙骗的祖先是吗?”

听到了帕恩所说的,夏达姆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说着。

帕恩带回来的情报对夏达姆等风之部族的人来说,就等于是在侮辱自己的祖先,不过这也是无法更改的事实。

不过我知道原因绝对不只是历史所留下来的遗憾,两部族之争其实就等于是生存土地之争。不过蒂德莉特已经解放了盟约,这个沙漠的大地与水之力正在慢慢地恢复,如果加上卡修陛下的努力,相信弗雷姆一定会变得比以前更加丰饶的。”

“解放两者,并使两者苏醒是吗……”卡修不经意地念了出来,这是关于盟约者传说中的一节。

总有一天,盟约者将会出现,解放两者,并使两者苏醒。

“我果然不是什么盟约者啊。虽说我为了解放风之王而打破封印之壶,但也只不过是使风之王再度遵循古老的盟约罢了。”

卡修对夏达姆说着。

“如果传说中被解放的是指风与炎之精灵的话,那么苏醒的应该就是水与大地的精灵,原来这个谜就这么简单。”

“已经被解开了的谜当然简单啊”“真没想到保护我们的守护神,竟然就是这儿化为沙漠的元凶啊……”卡修叹了一口气说着。

“说得一点都没错。当初听过了长老那儿流传下来的故事时,我还以为使守护神复活,以及打倒炎之部族是我们五百多年来未完成的愿望。如今竟然说这是错的,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他们说呢”夏达姆也露出了泄气的表情。

“不过这些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帕恩斩钉截铁地说着。

“这说起来虽然简单,不过光是一句历史是错的可是无法停止战争的。以前我也曾经对娜蒂亚提出休战的建议,并且保证他们炎之部族的人民也会受到平等的待遇,但是仍然被坚决地回绝了。其实从现实上来说,如果将炎之部族的重镇以弗雷姆贵族的身分来对待他们的话,弗雷姆的民众也会有所不满的。人是个有感情的生物,因此光用道理是行不通的。”

“我们就是了解这一点,因此希望陛下能听我们的一个请求。我们知道明天的战争是不能避免的,也知道我们不能输,一定要全力以赴。可是等到战胜之后,我们不应该要他们服从,而应该是希望他们协助我们。我觉得要打赢这场战争,才能够得到他们的信任。”

“这太难了。即使传说是错的,但是我们与炎之部族交战的五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最后的解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德岛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