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岛战记》

第二章 佣兵王

作者:外国科幻

微暗的房间中,有两个男子面对面坐着。

他们都坐在椅子上,不发一语的看着对方的脸。

就像是在拿捏对方的斤两似地。

其中一个男的穿着淡茶色的神官服,长长的袖子几乎垂到了脚边。

左胸有个战槌的纹章,这是战神麦里的纹章。

在这个沙漠之国穿这套衣服可说是难耐至极,然而这位像是麦里司祭的男子却毫不在意。

何况另一个人的穿着根本不输给这个司祭。

他穿着金属制的漆黑铠甲,披着一件鲜红的披风。跟铠甲相同颜色的头发与眼睛,使人联想起了黑妖精。

然而他却没有黑妖精给人那股狡猾的印象,反而感到某一种高贵的气质。

肌肤相反地特别的白,不过跟病人的苍白又不一样。

两人所在的房间非常素。

除了墙壁上挂着那幅壁画之外没有别的装饰品。这幅壁画是一位右手拿着龙头的勇者,应该是以某位“屠龙者”为题材所画的。

连两个人所坐的椅子,都连个靠垫都没有。

这里是建立在弗雷姆的王都布雷德郊外的战神麦里神殿。

由高大围墙所围的建地中,有大小两个建物。

比较大的那一栋是一般信者的礼拜堂,而另一栋则是司祭与神官们的起居室。

两个男人就在这栋起居室中最里面的房间,这个房间是设计来迎接客人的。

司祭名叫霍普,不仅是这个神殿的主人,也拥有“勇者之辅佐”的称号。

三年前以布雷德为舞台,弗雷姆与沙漠之蛮族“炎之部族”的最后之战中,霍普以兵的身分参加而获得了许多功勋。

基于这些功绩,他获得了卡修国王的援助,在这里建立了他侍奉的麦里神的神殿。

由于符合了勇猛的沙漠之民的个性,最近信者的人数明显增加,现在几乎成为了罗德斯岛上最大的战神之神殿。

对这儿的信者与神官来说,霍普已经拥有了高司祭的资格,听说将来也即将继承位于摩斯王都“龙之息”中麦里主神殿最高司祭的地位。

不过他对这种事情似乎并不关心,每天总是默默地作着例行的工作。

而在今天早上,他迎接了一名客人。

客人应该是位骑士,带了五个像是他部下的人。

他自称为亚修拉姆,然后简单的对霍普说出了来这儿的要求。

希望他能成为自己的部下。

之后就持续着沈默。

自称为亚修拉姆的这个骑士看来大约三十来岁。正值壮年的年纪,是一个男人体力与知力达到巅峰的年纪。

比起超过四十岁的霍普年轻许多。霍普虽然常常锻自己的身体,对体力也不是没有自信,然而岁月已在他脸上留下了皱纹,腹部似乎也已经开始出现了赘肉。

直视着霍普的亚修拉姆的视线不只冷静,更散发着一股理智的气息。

“我再重复一次,我需要你的力量。听说战神的教义中,第一条是要在勇者赴往战场时协助他,成为他的力量,并让勇者发挥完全的力量。基于这个教义,我想要藉助你的力量。我相信我拥有足够的条件,所以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同伴,一起为更大的目标奋战好吗?”

在之前与布拉姆德作战时,亚修拉姆失去了三个同伴。

在这时他才知道,龙的叫声蕴含了某种魔力,听到它咆哮声的人会体验到心脏冻结般的恐怖。

其实如果听见了几乎就等于已经死了,为此自己也必须以魔法来对抗,其中又以侍奉麦里神的司祭使用的咒文“战之歌”最为有效。

战之歌这个咒文不仅可以提高士气,更能够抵御所有精神支配的咒文。

由于听说布雷德的麦里司祭相当德高望重,因此亚修拉姆才来到了这个神殿。

需要他的理由不只是这个。有战神的司祭伴随在身边就是身为勇者的证明,而且如果让卡修手下的麦里司祭成为自己的同伴的话,无疑是对卡修下了一封挑战书。

而在与这个名为霍普的男子对话的过程中,原本纯粹只希望这个人成为自己同伴的亚修拉姆,如今心中却出现了什么都想得到的慾望。

“这个国家的国王卡修陛下有恩于我,你要我舍弃这些跟随你?难道你可以说你是胜于卡修陛下的勇者吗?”

霍普以淡淡的语气回答着亚修拉姆。

“这只能由你来判断,不过我的确是这么想,并且我就是为了证明这个而出外旅行的。”

“喔,那么你想怎么证明呢?”

“这简单,只要我打倒卡修统一罗德斯岛就行了,如此一来就会有千万人承认我远胜于他了。”

“这可不能开玩笑,如此一来我就必须以弗雷姆居民的身分阻止你了。”霍普很严肃地说着。

“难道卡修那个男的就有成为勇者的资格吗?!”

亚修拉姆同样严肃地问着他。

“难道你没听说他在之前的英雄战争中是用了什么手段打倒贝鲁特皇帝的吗?!”

“我知道他是在勇敢的一对一决战中打倒了贝鲁特皇帝,这是由于麦里神站在他这一边,神圣的战争都是由麦里的铁来决定胜负的。”

“那场战争那里算得上正义!”

亚修拉姆的声音几乎穿过了墙壁。

亚修拉姆想起了当年洛依德东边平原上,弗雷姆、瓦利斯联合军与马莫的那场最后之战。

首先是两军主帅法恩与贝鲁特的战斗,然后在贝鲁特负伤胜利之后,卡修随即就接了上来。

在亚修拉姆眼中,第二场战斗也是贝鲁特占尽优势。

此时不知是谁射了一支箭。平常的贝鲁特当然可以躲过,然而由于他正与称为“剑匠”的卡修交战,因此无法随心所慾地闪避。

箭深深地刺入了贝鲁特的肩膀。

就在这一瞬间,卡修砍下了贝鲁特的首级。

在这时亚修拉姆很清楚的看到,卡修在挥剑之前犹豫了一下子,之后才用尽力气挥出了剑。很明显的卡修可以收回这一剑,这在其他一对一的例子中显而易见。

如果肩膀没有中箭的话,贝鲁特一定可以挡下这必杀的一击的。

而且亚修拉姆相信陛下的气势迟早能盖过卡修。

因为贝鲁特的剑是把无敌的魔剑。被称为“碎魂剑”的这把大剑,即使只是稍微砍到都能够打碎对手的灵魂,并将对手的灵魂吸进刀刃之中。

虽然这只是个传说,然而它的确可以消耗对手的精神,并打乱他的集中力。不仅贝鲁特如此判断,亚修拉姆亲自使用过之后也有了同样的结论。

要打倒失去集中力的战士简直是轻而易举,即使是被称为剑匠的卡修,失去集中力之后也只是个普通的战士罢了。

换句话说,只要贝鲁特的剑一划过卡修的身体,就等于已经分出了胜负。

如果是法恩所穿的魔法铠甲,或许还有可能抵挡魔剑的力量。然而卡修所穿的普通铠甲,在贝鲁特的魔剑眼中只不过是一张纸而已。

这把魔剑“碎魂剑”如今是由我所继承的,如果有机会跟卡修一对一决斗的话,自己一定会胜利的。

在罗德斯岛上,藉助魔剑的力量而获得胜利绝不会算是件卑鄙的事情。因为无论是怎么样的剑,如果剑的所有者因此而更为高强的话,那也表示这个人拥有值得获得好剑的资质。

“卡修就是这种人”亚修拉姆这句话就像是做出了结论。

霍普听了这些话很明显地感到愕然,如果亚修拉姆说的是真的,那么卡修的胜利绝不是光明正大的。

不以正当手段打倒对手的人,将会招致战神麦里的愤怒,即使将来战死沙场,他的灵魂也将永远失去进入麦里所居住之勇者宫殿的资格。

何况如果卡修如此卑鄙,服侍他的自己也是一丘之貉。

“另外请你比较看看贝鲁特陛下与卡修两人的份量。卡修虽然已经成为了弗雷姆之王,但他却因此而满足,沈浸于本国的繁荣中,却无视于其他国家的惨状,这是身为一个王者,一个勇者所作的行为吗?”

“可是导致现在这种惨状的祸首不就是贝鲁特吗?!”听到这话的霍普不由得大声反驳。

“没有人会忘记贝鲁特皇帝卷起的破坏有多么严重。虽然战争很残酷,但我原来认为只有战士会死在战场上。然而在那场战争中不只是战士,连小孩、妇女以及老人都牺牲了!”

“这我无法辩解,但是对生活在马莫的人来说,他们知道战争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也知道贝鲁特皇帝那伟大的梦想。请问你有去过马莫吗?”

“不,当然没有”“那当然,如果无力的人想活在那儿,对他们来说马莫几乎就是地狱之岛。何况人类根本不是个强大的种族,不但没有食人鬼般的力气,也没有黑妖精般的魔法力,而且你知道像赤肌鬼它们群集起来会有多可怕吗?无力的人类如果要活在那座岛上,无论是剑或是魔力,总之都必须靠力量活下来。

我的父亲原本是亚拉尼亚的贵族,却因为政敌的阴谋而被套上了反叛者的污名流放到马莫。当时母亲跟我也被一起带走,但母亲几乎一上岸就因病去世了,父亲也随后被把人当作猎物的黑妖精们抓走。你知道吗,黑妖精为了饲养食人鬼而给它们活人的肉,人类在马莫的价值,只不过是食人鬼的饲料罢了。

从那之后我就不得不以自己的力量活下去,为此我在所不惜。虽然父亲曾经传授我剑技,不过也只是一些基本型,光靠这些根本打不到敌人。为了惯于实战,我一看到合适的对手就攻击他们。

等到我对自己的剑有了自信之后,我便集合一些相同遭遇的人干起盗贼的勾当。大约在我十五岁时,我就已经不是食人鬼的食物了,我以及我的同伴在那时成为了马莫最可怕的集团之一。只要有了力量,马莫就便成了乐园,我们每天就这么过着烧杀掠夺的生活。

我希望你不要误解,我有不是要自夸我的当年勇,我要强调的是,我的遭遇以及跟我的父母同样的不幸,在马莫是天天都发生的事情。”

亚修拉姆一口气说了这些之后,就像是要镇静下来般暂时停了下来。

“……请你继续说下去。”霍普以冷静的声音催促着他。

“就这样某一天,一个战士出现在马莫,他就是贝鲁特陛下。没有人知道陛下为什么会来到这儿。是为了要征服罗德斯岛而想获得马莫的暗黑之力吗?这是事实,但是我不相信会有人能够统一马莫,并带领这个军团发起征服战争。要统一马莫比征服其他任何国家都难,这不是很显而易见的吗?像卡修从一个兵到成为国王是花了不少工夫。听说有个炎之部族是与弗雷姆对立的,不过风之部族非常团结,只要得到他们的信赖,要当国王并不是那么困难。可是卡修有能力让黑妖精的族长们接受统治吗?住在马莫的人连要遵守法跟道德都不知道,那有什么办法可以统治这些居民?

可是贝鲁特陛下却成功了,而且只花了三年。我一开始跟贝鲁特陛下是敌对的,因为我认为在马莫打着统一的旗帜起兵根本就是荒唐。我对自己的能力有自信,并在贝鲁特自立为王时带着同伴与他的部队作战,但是我输了,而且败在贝鲁特陛下一个人的手下。

既然战败了,我也有被杀的觉悟,但是贝鲁特陛下却邀我成为他的部下。当时我暗自决定,表面先假装服从他,总有一天我会砍下这家伙的脑袋。然而即使只是表面上服从他,也渐渐会被陛下的人格所打动,并衷心发誓想要服侍他,这点对其他马莫的恶党或是邪恶的妖魔也是相同的。贝鲁特陛下将最难以统治的马莫及这儿的居民连成一心了。

除了贝鲁特陛下以外又有谁做得到?法恩跟卡修做得到吗?我完全不这么认为。”

“我也听说贝鲁特皇帝是为伟大的人物,不过这跟你是不是个英雄没有关系。”

“我觉得人的素质不应该是由自己说的,所以我才会讲关于贝鲁特陛下的事情。也就是说要判断我的资质必须先知道我的目的,而我的目的就是继承贝鲁特陛下的遗志。贝鲁特陛下希望有一天能建立一个连马莫的居民都能平等生活的国家,而不是为了一部份贵族或是骑士,更不是为了大地主或大商人,是连恶党或妖魔都能成为市民的帝国。到目前为止有拥有如此自由之心的人吗,这或许很夸张,不过有人有这么伟大的梦想吗?

为了实现这个帝国的梦想,一定要以马莫为出发点。即使以其他国家为地盘统一罗德斯岛,也一定会导致马莫的居民怒目以视的,就像法利斯那些疯狂的信徒所说的,会将他们本身的存在当成是一种邪恶。

马莫的居民绝不邪恶,邪恶的是这个岛本身。为此住在这里的人不得不邪恶,因为不邪恶的话就活不下去啊!”

说完了长篇大论,亚修拉姆用披风的边擦去头上的汗。

“如果失败了,我会被称为邪恶的男人,可是如果成功的话,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佣兵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德岛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