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岛战记》

第四章 盗贼公会

作者:外国科幻

远方传来了波涛声。

沙沙的声音很有规律地重复着,偶尔也会出现波浪打在岩石上的激烈声响。

从海面吹来了带着潮味的风,这股潮风轻轻拂过了被盛夏阳照得火热的身子,也闻得到顺风飘来的海水味。

真是令人讨厌的味道。希莉丝将手压在她还留有一些雀斑的鼻子上这么想着。从刚刚她就因为鼻子有点痒而打了好几个喷嚏了。

搞不好身上这件值钱的锁链甲还会掉,这也是她在意的一件事情。

这个都市也好不到哪里去吧,张望着街道四周的希莉丝心中加了一句。

希莉丝回过头来注意后面冒险者打扮的五个人,确认他们有跟了上来。

跟在她后面穿着板金铠的年轻战士,是很久以前就是兵伙伴的欧鲁森。光看他面无表情默默向前的样子,还真不知道他是被愤怒之精灵附身的狂战士,不过一旦他被愤怒所支配的话,便会不分敌我的发动攻击,这是现在可以肯定的事实。

再来有两个身穿贤者之袍的魔术师,穿深蓝色长袍的高瘦男人叫史列因,而穿着白色长袍,拥有像是女性般金色长发的叫做赛希鲁。

最后剩下的两位是女性,都是侍奉神的神官。侍奉大地母神玛法的蕾莉亚是史列因的妻子,也是著名的六英雄中玛法最高司祭妮斯的女儿,而战神麦里的侍祭夏莉,则在弗雷姆王都布雷德新加入的同伴。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获得能够给予拥有者无上权力的古代王国之宝“支配之权杖”,而这个宝物一定是由栖息在青龙之岛的水龙艾勃拉,以及在火龙山的魔龙晨曦之星其中一个所守护的。

不打倒龙的话无法得到这个宝物,而且有一点不能忘的,拥有一样目的的马莫帝国黑骑士亚修拉姆已经比自己还要早几天出发了。

如果被亚修拉姆先获得支配之权杖的话,罗德斯岛就会被他,以及他所率领的黑暗之岛居民所统治了。

晨曦之星那边已经有弗雷姆的精锐部队以及帕恩、蒂德莉特两人出发了,而希莉丝等人的目标则是住在青龙之岛的水龙艾勃拉。

从布雷德出发之后,不眠不休积极赶路的六人,终于在半个月之后抵达了莱丁。

自由都市莱丁是罗德斯岛上最大的港都,也是众人皆知贸易繁荣的都市。这儿没有国王,而是由六位大商人组织的评议会来统治。就像是在证明这儿的繁荣似地,主要街道的两边并排着像是堡垒般的大商馆,而且都是石造的漂亮建。

不过这些建的前面却有许多看来肮脏的人三五成群的在乞讨,不然就是缠着路上的行人,跟他们兜售怎么看都像是废物的东西。

这个情景果然是跟传闻一样。他们是罗德斯岛各地为了和平流浪过来的难民,但是很讽刺的是,莱丁也因为这些难民而失去了原有的和平。

如今的莱丁早就已无治安可言,强盗杀人老早就是家常便饭了。

预定过几天之后,弗雷姆的兵队长夏达姆所带领的兵队就会前来整治莱丁的治安,不过希莉丝的内心总是怀疑,兵那有什么维持秩序的力量可言。

兵本来就是跟秩序这个词无缘的存在,希莉丝本身也是兵因此最了解这一点,一个不小心的话,强盗杀人的事情搞不好还会增加呢。

就像是也察觉了这一点似地,莱丁这个都市整体飘着一股怪异的紧张感,这种感觉甚至穿过了希莉丝所穿的锁链甲,直接传到了她的肌肤上。

希莉丝等人也有对着路边痴痴笑着,像是难民一样的人打招呼,不过他们却没空施舍他们或是买些有的没的。虽然有从卡修国王那儿得到一些银两,不过考虑到以后的话,还是不要乱用比较好。

欧鲁森有问史列因要不要施舍他们什么,不过这位被称为北之贤者的高瘦魔法师,只是不发一语地摇了摇头。

欧鲁森一定是还记得在布雷德的时候史列因对难民所作的事情才这么问的。这并不是在讽刺他,欧鲁森不能会嘲笑他的,因为这个战士根本没有感情,没有感情的人是说不出什么嘲讽的话的。

在这时希莉丝察觉到,好像有一个乞丐察觉到了他们而走了过来。

“真是看不下去”希莉丝小声说着。

“看什么看不下去?”听到这话的欧鲁森问着。

“这里的全部啊”希莉丝如此回答着这个长年相处的伙伴,并且看了看四周。

“一个个都是愁眉苦脸。只能雇兵不能自己拿剑的有钱人、只能到处流窜的难民,不管那方面我都看不下去……”

“可不要这么说喔,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跟你一样坚强的。大部分的人都怕死,也没有任何战斗能力,所以没有人有资格责备他们的。”

回答的不是欧鲁森而是史列因。他就走在欧鲁森的后面,大概是听见了刚才的对话了。希莉丝只哼了一下并不理他,她总觉得史列因所说的只是无聊的一般观点,希莉丝最讨厌那种引用大家的话说话的人。

之后她朝以走到身边的乞丐投以锐利的眼神,这个难民打扮的人随即像是被吓到了般回到了街角。

史列因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看来大家都累了,虽然还没到吃饭时间,不过我们还是先找个落脚的地方休息吧。”史列因如此提案着。

“就这样子吧”欧鲁森想起了自己的身分,赞成了史列因的意见。

他是这些人的队长,这个决定本来应该是要由身为队长的他提出来的。

从布雷德出发的时候,他被选为这次旅行的队长,理由是要让他逃离愤怒之精灵的束缚。虽然他本人是反对的,不过到最后还是被大家说服,接下了这从没做过的工作。

很幸运的在这半个月之间并没有遭遇什么事情平稳地抵达了莱丁,只不过体内已经累积了许多长途旅行的疲劳了,加上最后三天几乎都在爬山,这是最让人吃不消的。

“我们就去那里吧”在街道上张望的欧鲁森找到了一间旅馆,入口正上方是个写着“海龙亭”的看板。这里似乎也兼营酒店,里面传出了热闹的嘈杂声。

“热闹得像是换了个地方一样。”希莉丝边说着感想,走在大家前面推开了旅馆入口的大门。

铰链有些生的大门咿呀地打了开来,疯也似的喧闹声随即震动着鼓膜,一股异臭也扑鼻而来。潮水的臭味、汗臭味、酒臭味、油烟的臭味、还有鱼干的腥臭味。不过他们进来时那股震耳慾聋的声音却马上小声了下来。

虽然从店里的天井射进来的光线已经足够了,不过跟外面比起来还是暗了些。花了一段时间让眼睛适应之后,希莉丝他们才知道为什么嘈杂声变小的理由。

店里的客人都将视线集中在开门走进来的他们身上,有就像是在衡量他们有几两重的、也有用可疑眼神看他们的、也有用稀奇眼光看他们的。

希莉丝毫不在意这些视线,在店里寻找还空着的位子。虽然客人比想像中还多,不过这个酒店还蛮大的,所以里头一张坐得下八个人的桌子还是空的。

希莉丝就这么默默地穿梭在各桌之间走向那张桌子,另外五个人也跟了上去。

等到大家都坐定了,店里再度恢复了原来的嘈杂。

有在比谁跟比较多女人有交情的、也有丢金币赌正反面的,不过最靠近门口的那张桌子则是有一个吟游诗人的少年开朗的唱歌跳舞,在获得喝采的同时也获得了一些奖励。

眼中所见的都是肤色微黑的人,因为这里大部分的人都是船员。

大部分的船员都是赤躶着上身,并且只穿一条及膝的短裤。很多人都在头上绑块白布,不过仍露出了一些被太阳晒红了的头发。

“请问只要喝饮料吗?还是要来点吃的?”

一个像是在店里工作的年轻女孩来到了希莉丝他们这一桌,以开朗的声音帮他们点东西。

“我们想要用这里的二楼”欧鲁森以他那总是无表情的脸回答着。

“是要住宿吗?”女孩回问着。

欧鲁森点点头,订了一间容得下十个人的大客房,同时也点了一些吃的喝的,并将几枚金币扔到了桌上。

女孩毫不在意地开朗的回了一声便走回了柜台。

“咦?”在这时,史列因的视线越过了希莉丝的肩膀看着门口附近的一桌人,并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怎么了?”发问的是蕾莉亚。

“嗯,你看有人在那张桌子上跳舞不是吗?那应该是草原妖精吧?”

“草原妖精?……”蕾莉亚回答着,并将视线转向同一个方向。

那张桌子上的确有个蹦蹦跳跳的人影,由于长得不高,因此大概一般的人都会认为他只是个小孩子。

不过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耳朵的前端跟妖精一样尖尖的。虽然看起来很像是妖精与人类混血的半妖精族,不过他却长得有点圆滚滚的,如果是妖精族的人的话应该会长得比较瘦小。

他们草原妖精族的人的身高即使是成人也只有小孩般大,因此现在在跳舞的吟游诗人应该不是小孩子,而是个货真价实的成年人了。

“罗德斯岛上并没有草原妖精居住,会是从大陆那边过来的吗?”

“所以我才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们草原妖精本来就没有定居的习惯,应该就如你所说的,是从北边大陆旅行来到这个罗德斯岛的吧。”

史列因这么回答蕾莉亚,自己也比较能理解了,并且拿起了刚送来的饮料,将视线从草原妖精那儿移了开来。

“跳得好快乐喔。”

如此小声说着的是夏莉,她站了起来欣赏第一次看到的草原妖精的舞蹈。

“有这么令人感动吗?”希莉丝也被吸引着回过了头。

桌子上的草原妖精一边随着节奏踩着舞步,一边唱着海的那一边流传的各种不可思议的传说,而且他也唱得很好。

“原来如此,真的很不错耶,要叫他过来吗?”

在希莉丝先入为主的观念中,总觉得侍奉神的司祭都是那种观念很顽固的人。不过在旅行中这位叫做夏莉的女性却非常的平易近人,因此对她抱有相当的好感。

她给人的印象就是不会压抑自己,总是采顺其自然的态度。像有时候希莉丝开一些粗俗的玩笑时,她不会跟蕾莉亚一样皱起眉头,只要好笑的话就会笑出来。虽然不常对他们说教,不过有时候也会表现出激烈的一面,真的生起气来的会可是不会原谅别人的。换句话说,这位女司祭跟自己其实有很多相同的地方。

仔细想想,她是战神的司祭,而自己是个女战士,因此看法或个性上有所相同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那边那个吟游诗人!”

夏莉似乎对希莉丝的意见有点不知所措,不过希莉丝却已经自己举起右手,大声叫那个草原妖精过来了。

被希莉丝叫到的那个圆滚滚的妖精回过了头来,一只眼睛朝他们眨了一下,告诉他们他已经听到了。

过了一会儿,这个妖精来到了希莉丝他们的位子旁边。在这个时候他们点的东西已经送过来了,大家都是或吃或喝的好不热闹。

“你们……叫我吗?”这个妖精踱步到了希莉丝身边歪着头说着。

“希莉丝,那位吟游诗人来了喔!”夏莉对着正忙着吃东西,根本没发觉妖精过来的希莉丝。

“叫你之后要赶快过来嘛!”希莉丝回过头来对他念着。

“一首曲子没结束怎么可以离席呢?这可是做生意的原则啊!”草原妖精睁大了他栗色的眼睛抗议着。

“这个丫头本来就很任性喔。”赛希鲁似乎心情很好,就像在教小孩子一样对他说着。

“说得也是,大姊姊。”这个妖精也应和了一声。

“太失礼了,我是个男的!”

赛希鲁变了脸色大声对这个小小的吟游诗人说着,而希莉丝就像是理所当然般笑得不怀好意。

那是因为你的头发使你不容易分辨啦,希莉丝如此对心情不好的赛希鲁说着。

这个年轻的魔法师毕竟找不到能够顶嘴的理由,只好很后悔似地嘟哝着转向了另一边。

“嘿,是这样子的啊?难怪我觉得他声音好粗。”

妖精对赛希鲁如此说着,一点也没有陪礼的意思,之后便朝着希莉丝问他要唱歌还是跳舞。

“来首歌吧!如果是那种听了就高兴的歌最好!”希莉丝如此回答,并丢了一枚金币给这个小小的吟游诗人。

“谢啦大姊!”妖精漂亮地接住了这枚金币,之后便以他有点腔调但受过训练的歌喉,唱着一首开朗的歌。

这是一首以笨拙骑士打倒怪兽为题材,一般平民之间耳熟能详的歌。

这位吟游诗人的歌声,就像是以酒店的喧闹声为伴奏似地,使这些因长途跋涉而疲累不已的一行人,心中感到十分的舒畅。

这个草原妖精族的吟游诗人自称是玛鲁。

就如同史列因所猜测的,他是坐着商船,从北边的亚列拉斯特大陆来到这个罗德斯岛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盗贼公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德岛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