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岛战记》

第七章 火龙山之战

作者:外国科幻

海魔之角已经抵达了做为临时据点的藏身洞窟附近,再过不久就会上岸了。

距离从青龙之岛出海还不到半天。因为海面平稳以及潮流方向的关系,使得回来的时间缩短了不少,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亚修拉姆他们急着回来。

因此好几个划桨手都筋疲力尽而死了。

死掉的划桨手总算是可以打开绑在脚上的锁链成为自由之身,然后就被扔到海里,为自己不幸的生涯打上了休止符。

由于之前被敌人袭击,使得不少突击队的士兵以及船员丧生,因此回航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忙里忙外,工作量也增加为平常的两倍多。

忙的不只是船员们,即使是亚修拉姆等人也是如此。

亚修拉姆必须集合了所有人拟定最后一战的计画。不只是要讨论如何与进入活动期的古龙晨曦之星作战,也必须考虑要走哪一条路线。

讨论似乎还没有结果,因为古洛达强硬的表示光靠六个人要跟晨曦之星作战实在是太少了。

“我打算用刚刚从艾勃拉那儿拿下来的牙齿召唤龙牙兵,不过即使如此我也不能肯定足以对抗晨曦之星……千万别忘了,跟那斯作战的时候曾经出现数十位牺牲者。”

“这我知道。我听说晨曦之星在五只龙中实力最强,性格也是最为凶暴的,但是如果怕它的话就无法得到想要的宝物了。”

“在跟艾勃拉作战的时候有水作为我的助力,但是听说魔龙住在火龙山的火口,召唤伊夫利特用火焰攻击根本没有意义,所以大概会成为一场苦战了。”亚斯塔尔说出了他的感想。

“只好召唤大地之魔兽出来作战了。”古洛达如此回答着。“火山也是山,除了火焰之力以外,大地之力应该也是很强的。”

“如果要充场面的话我可以召唤些小鬼,不过对龙应该是没用的吧?”加贝拉表明自己只能使用魔法做援护而已。

“那霍普呢?”

“我的魔法虽然不能完全挡下它的火焰,不过至少可以减弱一些。再来我能做的就只有让魔龙咆哮的魔力无效化了,必要的时候要我在前线作战也没关系。”霍普如此回答着亚修拉姆。

“跟龙正面作战是我的工作,你只要专心援护我们就行了啦。”舒梅蒂说完高声地笑着。

“这样你还是觉得赢不了吗?”亚修拉姆问着古洛达。

“我不知道。不过难道就没有不用跟它作战就可以解决的方法吗?例如在它出外觅食的时候偷偷潜入……”

“如果它肯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到时候我会很乐意当个小偷的。不过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回程的时候。既然卡修已经察觉到了,大概海陆两线都会严加防守吧。”

在这时,忽然有人慌张地敲着门。

“什么事!”

“是的,亚修拉姆大人,事实上有一名俘虏逃走了……”

“逃走了?”亚修拉姆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报告不由得站了起来,并且迅速地走到门口打开门。“现在还在海上啊,为什么逃得掉?”

“这是因为……”

这个船员吞吞吐吐地开始说着。

“看到陆地罗~”听到这个声音的玛鲁,就知道实行自己计画的时机来临了。

他就是一直在等待着这个逃走的机会。

他所穿的皮制上衣藏着各式各样的机关。例如胸前看来是个装饰品的钮扣,拆下来的话有小剑那么长,是个一缠上敌人脖子就可以瞬间绞杀敌人的暗杀用武器,而肩膀部份的缝线也藏了一根细铁丝,他有自信用这个就可以打开大部分的锁。

另外玛鲁还有一个武器,一个他身为吟游诗人所拥有的武器。并没有很多人知道,吟游诗人中有人会咏唱一种叫做“咒歌”的魔法之歌,不过他们非常少用,而这对玛鲁来说也真的是最后一张王牌了。

在这时,天花板传来了“吃饭了”的声音。

抬头朝天窗看去,有一个船员探出了头,还有另一个在他后面,不过只看得到他的脚。

露出脸的那个人,手上拿着装了胡乱盛了饭菜的器皿。

沿着天花板的这个窗户设置了移动式的楼梯供人上下,而这也是唯一的出入口。

这个人从这道楼梯爬了下来。

“死了好几个划桨的,也就是说要换你们出场罗,我们正这么打算。”船员如此说着并发出了难听的笑声。“等到航程结束之后,你们这些娘儿们也要觉悟啦!”

这那算什么觉悟,希莉丝心想,她可不会轻易被这些肮脏的船员玷污身体,她满心期待在那个时候寻找逃脱的机会。

夏莉似乎也是在想同一件事,与她视线相会时她点了点头。

趁现在!玛鲁一个深呼吸,将自己的精神集中。如果不集中自己的精神的话,就不能期待咒歌发挥什么效果,因为必须要以歌的魔力压制敌人。

之后玛鲁便以他有点口音的声音咏唱魔法之歌。

引人入睡的小人。睡眠之精灵在眼前撒满砂尘,带领前往梦的世界沈默与黑暗、临时的死亡mime、lime、alleame与食梦之魔兽、梦魔之接吻rela、medeala、lu……

看到玛鲁忽然就唱起了歌来,在场的人通通吓了一跳。一种未曾听过的语言,随着不可思议的旋律被咏唱着。

其中最惊讶的是赛希鲁。

“这不是下位古代语吗?”他如此说着。

“你说古代语?!”佛斯听了吓了一跳。

“难道是咒歌?!”

在准备回头朝玛鲁那儿看的时候,佛斯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一股猛烈的睡意袭向了他,跟之前被黑妖精催眠的时候一模一样。

“你这小子,到底要干什么……”佛斯边跟睡魔搏斗边看着玛鲁。

玛鲁没有回答,只是不断地唱着。

使人忘却的时候、使人安详的时候mime、lime、alleame沈默与黑暗、培育出新的生命rela、medeala、lu……

佛斯走到了玛鲁身边就倒了下来。

其他人比他还轻易地受到了魔法的影响。送食物来的船员、以及在天窗那儿监视的船员,都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进入了梦乡。

运来的食物也打翻在地上。

“就不要怪我罗”玛鲁说着爬上阶梯来到了上面一层。这儿是储藏粮食的地方,许多麻袋跟木制的桶子堆积在周围,并用绳子牢牢固定着。

门在朝船头那边的方向,玛鲁打开了门观察外面的情形。

外面是划桨手的房间。正中间是通路,两边则并排着长椅,每张长椅子上都用锁链绑着四个划桨手,随着队长的号令摇着手中的桨。

桨上手把的部位,早已被他们磨破手流出来的血染成赤黑色了。

几个船员拿着鞭子来来往往监视着他们,如果有人没力了便毫不留情地鞭打他们,不过其中也有纯粹好玩而打他们的。

好几个位子是空的,也有划桨手就这么倒在桨上,不管再怎么鞭打也仍是一动也不动。

因为他们已经死了。

看到这景象的玛鲁心想,真应该感谢幸运之神恰萨以及吟游诗人之神伟纳,感谢自己没变成这个样子。

玛鲁开始找楼梯,而楼梯就在自己所在位置的附近。划桨手们都是面向前面,而且船员看来也都很忙的样子。

玛鲁抓准了空档从门后跳了出来,就像只松鼠般毫不犹豫地冲向阶梯。

看来成功了,没有任何人发现他。

再往上一层是船员们作息的地方。路从正中间穿过去,两边都并排着房门。阶级低的船员住在大通铺,而地位比较高的则拥有个人的房间。

四周都没有人影,看来大家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忙碌地工作着。

穿过通路的话眼前又是一个阶梯,阳光从上面撒了进来,看来走上阶梯的话就是甲板了。

玛鲁迅速地走过通路,并且完全没有任何脚步声。

然而在他走到楼梯前面时,却传来了别人的脚步声,玛鲁连忙看了看周围。

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他不禁感到了一股寒意,要躲的话除非……

玛鲁满心期望地打开了身边那道门,门并没有上锁。

“请您保佑里面没有人”他对盗贼之神祈祷着。

他的祈祷似乎传到神的耳朵了。过了一会儿,传来了有人从楼梯下来的脚步声。

“顺便请您保佑他们不要进来啊”他将耳朵贴在门上注意动静。嘈杂的脚步声慢慢接近,然后就这么离开这里了。

玛鲁转身贴着房门安心地喘了一口气。等到情绪稳定了之后,他开始观察这个房间。

似乎是单人房。床只有一层,也只有一张桌子,但这张桌子上面放了一个奇妙的东西。

“那是?”盗贼的坏习惯诱使玛鲁反射性地走向了那张桌子。

桌上铺了红色的布,安置着一颗大大的水晶球。

他感到这颗水晶球充满了似乎在鼓动着的巨大魔力,大概就算是把它放在箱子里也感觉得到的。

“这该不会就是欧鲁森说的那颗魂之水晶球吧?”

玛鲁听过艾勃拉所拥有的宝物并不是支配之权杖,而是魂之水晶球。而他也知道这些人打倒了水龙,获得了那个太守之秘宝。

玛鲁将手伸向水晶球,不过马上就把手抽了回来。

“不行不行,有防护用的魔法是吧?”

玛鲁想起了从史列因那儿偷听到的话而想要就此罢手。然而魂之水晶球是太守秘宝之一,肯定蕴含了极为强大的魔力,换句话说当然也就价值连城了。如今它就在眼前,当然不能够放过这个机会。

“只要不去摸水晶球就行了。”

玛鲁想了一下并下定了决心。他依序拿起垫着水晶球那块布的四个角,把水晶球包起来打了个结,并且把它牢牢绑在自己的腰带上。

水晶球并不是什么巨大的东西,大概只比玛鲁的拳头大一点而已,即使游泳的时候绑在腰上也不会妨碍到的。

而且如果魂之水晶球被偷了的话敌人一定会很懊恼的,这样一来自己被抓到关起来的那股怨气也可以消掉一点了。

玛鲁再度来到门边注意外面的动静,这次外面没有人,再来就是一口气决胜负了。

玛鲁冲出了房间,也不管会不会发出声音,就这么跑过通道冲上楼梯,并跳上了满阳光的甲板。

他看了看四周便全力冲向船尾,甲板上的船员看到他的时候虽然起了騒动,不过已经来不及阻止他了。

甲板到船尾附近时往上方高了一层,船长的房间应该就在下面了。

玛鲁顺势跳上了那个高起来的甲板,之后他连防止有人落海的网子都跳了过去,并且就这么双手紧握着挂在腰上的魂之水晶球,小小的身体画出了一个抛物线落到了海里。

然后一道水柱高高喷起,玛鲁就这么消失在海里了。

听过报告的亚修拉姆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虽然这些船员也蛮笨的,但那个为了让自己逃走,不惜对自己同伴使用魔法的草原妖精也太夸张了。

“真有种啊,不但对同伴见死不救,还想从这里游到陆上?”

不过听报告的船员说其实距离不长的时候,亚修拉姆也不禁唔了一声。

“如果他只是想一个人逃走的话那就算了,反正我本来是打算要放走那个狂战士的。”

亚修拉姆自言自语着,并朝被他的愤怒吓得缩成一团的船员说着。

“不用勉强去追他了,反正只是只小老鼠,就算让他给跑了也不痛不痒的。”

“的确如此。”霍普也同意亚修拉姆的说法。

“话说回来大概也快到我们的根据地了吧?可能会有敌人埋伏在那儿,所以你们还是小心点,一抵达那儿我们就马上下船前往火龙山。虽然应该不用这么急,不过我不想被卡修捷足先登,也不想因为那个逃走的草原妖精跑去找救兵,害我们把时间浪费在没用的地方。”

亚修拉姆几句话解决了这个俘虏事件,并将话题转回到要走那一条路回到马莫。

结果这个讨论持续到连船都抵达根据地了。

等到会议结束,古洛达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他遭遇了一个使自己变得全身无力的冲击。

不见了。

就这么放在桌子上的魂之水晶球不见了。

到底是为什么才跟艾勃拉作战的?古洛达跪到了地上,不断诅咒自己竟如此粗心。

一定是那个跳到海里逃走的草原妖精干的。

愤怒与后悔同时冲上他的心头,但是也已经来不及了。如今无论如何都要把那个草原妖精给找出来,不然绝对不能回到马莫导师的身边的。

由于太害怕了,使得他完全不敢对导师报告这件事情,不过大概不能不对亚修拉姆说的才对。

古洛达脚步蹒跚地走向了应该在准备下船的亚修拉姆的房间。

听到这件事情的亚修拉姆并没有追究古洛达的责任。

“虽然门没上锁是你粗心,不过他终究是个盗贼,就算你以魔法上锁也不见得会没事的。要追究责任的话还不如找那些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火龙山之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德岛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