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岛战记》

第二章 亚拉尼亚的黑影

作者:外国科幻

林的一角是一座山丘,杂草遍布在山丘的斜面上,草的高度几乎到达了膝盖。

一个灰色的影子高举起双手,奇妙的咒文随着风流动着。

之后,一颗星划开了夜空,留下了一道鲜红的残像。它的轨迹越来越明显,最后那颗星变成了巨大的火球降落在另一个山丘上,降落在山丘上的一座城。

只看见一道亮光之后,便是连续不断的爆炸声。城壁变成了碎片,周围也卷起了火焰,映着卡诺国的王都“阳光之丘”。

马莫的皇帝贝鲁特以正在进行神圣仪式般的眼神凝视着。他跨在黑色的军马上,披着血色的铠甲及黑色的斗篷,非常适合“皇帝”这个称号的威严。

贝鲁特已经超过六十岁了,本应该已是坐在王位上安享天年的年纪,但是他的肉体与精神仍是处在壮年时期。当他用镜子看着自己时,总觉得镜中映着魔物的影像,那是因为腰上所佩那把大剑的魔力使然。这把以前由魔神之王所持的大剑,如今被打倒魔神的他挂在腰间,散发着邪恶的光芒。这把剑至今已不知斩断了多少生命,粉碎了多少灵魂。如今它就像是乐于发现新的牺牲者般兴奋地颤抖着。

贝鲁特后面跟随的百余位骑士看着正在焚烧的城,发出了确信已胜利的欢呼,然而贝鲁特自己的表情却未曾改变。

山丘上的城开始燃烧,贝鲁特一直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待着这一瞬间,不过问题是现在才开始。即使现在城壁被毁,火焰也带动起混乱的气氛,但是敌军数量仍是贝鲁特带领来的数十倍。

贝鲁特驾马走出森林,回头看着等待着讯号的精锐们,右手渐渐抬起,然后闪电般地挥下。

地面响起了轰声,穿着黑色铠甲的骑士们由森林中冲出来,向着城堡奔上山丘。充满精力的怒号,和地面的震动声形成了死的合音。贝鲁特也已准备出动,从腰间拔出了剑。像是要吸收所有光亮般的黑暗之剑,完全凌驾于夜空的黑暗。刀刃喷出来的邪恶灵气漂浮在四周,重叠在空气之中。

“陛下要亲自出阵?”

身边发出了声音。贝鲁特操纵着马朝向声音的源头,那儿站着一位穿着灰色长袍的女性。年龄看起来约二十岁左右,漆黑的长发束起来垂在身后。额头上套着的那奇妙形状的头冠,是用细致的金属所编,中央部份镶着绿色的宝石。宝石如同生物般不断发着光亮,光的颜色随着角度而变化,传出一种幻想的气氛。

这个女的叫做卡拉,贝鲁特所知道的也只有如此。不过她是个拥有恐怖力量的魔女,并且协助着自己,只要这样就够了。宫廷魔术师巴古纳德曾不只一次地劝他多留心这个魔女,这并不是因为卡拉的存在动摇了巴古纳德的地位,也不是因为害怕这个魔女,只是视她那不知从何而来的魔力为一种莫大的危险。如今“阳光之丘”坚硬的城壁像是羊皮纸般地被撕裂,就是她的魔法造成的。

贝鲁特将大剑指向卡拉,浮现了一丝笑容。他只需单手便可轻易地拿着这把剑。

“剑渴望着血,人类的血可说是它的最爱。”

“似乎是如此。不过您也是跟它一样的。剑本身只是如镜子般反射着拥有者的性格喔。”

“说得没错。”贝鲁特大声地笑着。笑声散布在空中,掩过了远方的打斗声。

“然而魔法也是如此。那股火焰不就是你破坏的冲动吗?”

“大概是如此吧”卡拉悠闲地说着。“我的工作就到此了。加诺王国已没什么我要帮忙的了。我想现在就到瓦利斯去。现在箭既然已经射出去了,一些未来的路总是要铺好的。”

“真是忙碌啊,一路上当心点。亚拉尼亚进行的还顺利吧。”

“当然。已经做了很多层准备了。一定会使您成为罗德斯岛的霸主的。”

“我会期待的。”

贝鲁特转过马身后,两脚一踢马腹,便全速地朝着仍在燃烧的城,如闪电般飞驰而去。

在飞奔的路上,贝鲁特早已确信了自己的胜利。

兰镇约在萨克森村以南步行十天的距离。在亚拉尼亚国首都座落的这个镇上,建有王城“岩石之浪”,城中住着当代国王多摩斯七世以及皇族们。

虽然是建国已四百年的皇都,然而亚兰仍然是罗德斯岛上一个文化繁荣的地区。镇上所有的建??物皆为岩石所砌,路面也铺着平坦的石板,因此砂尘不会随便飞舞。

这里是矮人族所设计的,经过了数百年也不需要什么改建,整个城镇几乎总是保持着一样的面貌。

由萨克森村出发的帕恩等人,原来打算经过西方的诺比斯进入瓦利斯境内,但是听说西方的沙漠目前有风暴无法通行,才紧急更改行程而来到了亚兰镇上。

目前这里正举行着祭典,这是为了庆祝两天前诞生的第一位王子所办的。原本宁静的街道上,摆着许许多多的小摊子。难以想像的喧哗声加上初夏太阳的直射,使得每个角落都充满了热气。走在石板路上,帕恩一行愉快地逛着。

“来到这儿真是不错。”吉姆的嘴里塞着鸡腿肉,边吃边说着。

“的确如此。”帕恩也同意吉姆的说法。

“王子诞生实在是件可喜可贺的事,如此一来,王家也会更加安泰的。”埃特愉快地眺望着这充满活力的城镇。

“热闹虽然不错,可是长期旅行下来我的脚也累了。可以的话,能不能决定了安身之所后再来享受这个祭典呢?”

史列因总是在队列的最后面慢吞吞地走着。它并不是讨厌祭典,只是从早上开始就马不停蹄地走,他已经快喘不过气来了。对史列因来说,和年轻的帕恩及埃特,以及根本不知道累的吉姆一起跋山涉水,实在是很累人的。

“那是因为你老是在看书啊,空闲的时候也该锻??一下身体才是。”吉姆回过头来看着史列因,一板一眼地说着。

史列因无力地应了一声,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不过这么说来我肚子也饿了,这可就不能开玩笑了。再不赶快找间店填饱肚子的话,就不是累死而是饿死了。”

吉姆这么说着,又咬了一口鸡肉。

这的确不是随便说说的。埃特可说是早已臣服在矮人族的胃之下了。吉姆不过是帕恩的一半高,却吃得比他三倍还多。传闻中矮人族那突出来的肚子都是用来装食物的,这看来大概是不假的了。

基于史列因的提议,一行人早早就决定了当天的落脚处。命名为“水晶之森”的宿屋,座落在镇上小街中一个不太起眼的场所。虽然内部不如名称般豪华,但由于大一点的宿屋早已客满,一行人也不得不满足了。

“好,走吧!”帕恩在宿屋内解决了一餐后,就像是已经坐不住了似的。埃特笑着站起身来,吉姆也离开了座位。

“史列因,那你呢?”吉姆问着唯一未离席的魔术师。

“不用担心我的事,你们就开心的玩吧。我还有不得不去的地方,到了晚上会回来的。”

“我可没啥心情去管一个魔术师的闲事。你应该是要去那个学院吧。”

史列因点点头。

“那我们就去逛逛了。你最好也放松一下心情,老是紧张对身体不好的。”

史列因从十二岁起就在亚兰的贤者之学院求学。这是由于下级贵族出身的母亲,为了爱读书的史列因的将来,而将他带进来的。

从那之后史列因便一个人住在这儿。经过了失去友人的那个事件后,担心盗贼公会暗中压迫的他离开了亚兰。如今虽过了两年,永远之都亚兰似乎是一点都没变,史列因怀念地看着这个城镇。贤者之学院位于亚兰的一角,一个面对着港口的小山丘上,是座用纯黑的大理石所建的庄严建筑,约有小城堡那么大。在亚兰镇的各个地方,都能看见这座黑色的贤者学院以及“岩石之浪”的白色塔顶。

不过现在在史列因眼前的这洞黑色建筑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同。外墙积了一层灰,似乎没有特别打扫过。本来应该是会用魔法召唤一些使从,将各个角落弄得干干净净才对。

走到大门也好像是变了。大门深锁,也没看到如往常一样看守门口的龙牙兵。

史列因的心中开始騒动。究竟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撒玛尔亘!”由于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安,史列因的声音有些颤抖。顺着他的声音,其中一个门打开了,学院的中庭映在眼中,而且一看就知道荒废了很久。

史列因无法隐藏住自己受到的冲击。亚拉尼亚的贤者之学院,应该是罗德斯岛上知名的美丽场所,满布着强大的魔法之力,就如同古代卡斯土尔王国的重现一般。

学院在这两百年间,培养了许多的魔法师,令许多失传的古代魔法再度复活,也创造出了新的魔法。

可是这副荒凉又是什么?杂草长得比人还高,几乎遮住了通道,不拨开根本难以前进。空气中飘着动物排泄物的异味,史列因不禁掩住了脸。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在这时,帕恩他们正走在亚兰的大街上。祭典已进入第十天,在亚拉尼亚各地的街头艺人听到消息后都赶了过来,而一旁也看得到用甜美歌声唱着情歌的吟游诗人,祭典现在可说是达到最gāo cháo了。

对事实上仍是土包子的帕恩来说,亚兰镇的美,还不如走在街上穿着各式服装的女性来得吸引人。

吉姆仍是老样子,对一些新奇的料理总要试一试,埃特也开朗地观赏着街上的祭典。

埃特真的是很喜欢这个祭典,不过原因和帕恩或吉姆有些不同。看着祭典中散发出来的的那股明朗及活力,是身为法利斯神官的埃特最感到快乐的。素昧平生的人们,像是老朋友般肩搭着肩,一起唱歌、比酒量。看着这样的气氛,便觉得和平及善良世界的来访决不是不可能的。

“那是在打架吗?”

这时,吉姆忽然叫了起来。

“打架?”帕恩马上有了反应,面向吉姆看着的地方。

那儿有几个男人演着闹剧。包括四个看起来不起眼的男人,以及一个金发穿着草绿衣服的娇小身影。

“那是个女的。”帕恩说着便朝那儿跑去。

“是女的啊”只有吉姆好像不干己事般地继续说着。“那的确是个女的,而且还是个妖精族的女的。”

“哈,像那样的动作,连我的一根小指头都碰不到的。”

蒂德莉特面对这些只会胡乱冲撞的男人,轻松地躲开了攻势。不只是躲开,也顺势勾他们的脚、用手刀敲他们、或用脚踢他们的背。

动作迟钝的人类竟然敢跟妖精族比身手,蒂德莉特心中嘲笑着他们的愚蠢。四个男的再怎么生气,也只是增加以后疗伤的时间而已。

“真是一堆笨蛋。”一个男的低着头冲了过来,蒂德莉特跳到他的上方躲开之后,一下肘击打在他的背上。

在这时,另一边有跑来两个男的。大概是同党吧,恐怖一瞬间闪过她的脑海,不过倔强又使她鼓起了勇气。

对着其中较壮的那个人,蒂德莉特如同要扫腿似地使出一记回旋踢。

这个男的跳起来闪过后,蒂德莉特惊讶地看着他。

“别误会,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帕恩一瞬间想着她为何攻击自己,总之先如同表达自己没有敌意般张开双手,试着说服这个女孩。

“在我这边?”蒂德莉特十分注意地观察这个男的,就像要看穿一切可疑的动作似的。一对纯真的眼神看着她。(应该不是个坏人)蒂德莉特如此判断后,对他眨了一下眼睛作为讯号,但也因此背后出现了空隙。

四人中的一人站了起来,从蒂德莉特的后方不顾一切地撞来。她为了躲开而向旁边踏了一步,只不过晚了一点,虽然不是正面,但还是挨了这么一下。

“四个男的围住一个女的,这是怎么回事?”帕恩抓住他的头发赏了他一拳。

这男的向后弹到了石板路上之后便一动也不动,另外三个看情形不对之后也落荒而逃了。

帕恩看着他们直到确定他们不再回头后,转向那个女孩子。

女孩不停地咳着,可能是被撞到时岔了气。金色的长发由于咳嗽而不断摇晃着。埃特从后面伸出手想帮她,但是她的动作很快,一瞬间抬起上半身飞离了原位。

埃特束手无策般看着帕恩,帕恩笑着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蒂德莉特靠在墙边观察着两人。一个是脾气不错的年轻人。不过这个年轻人轻易地躲过了她的攻击,她那一脚可是没有放水的。与其说是他的天赋,倒不如说他是个累积了相当经验的战士。另一个男的看起来很善良。穿着纯白的衣服,胸前挂着一个东西,大概是法利斯的护符,那么他就是法利斯的神官了,不然也是个热心的信徒。

“别以为我会谢谢你们喔”蒂德莉特将垂到胸前的头发向后一拨,很镇静地说着。

“你并不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亚拉尼亚的黑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德岛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