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岛战记》

第二章 瓦利斯之神官王

作者:外国科幻

被称为神圣王国的瓦利斯是位于罗德斯岛中南部的一个王国。国民对至高神瓦利斯的信仰相当虔诚,他们以严格的法利斯法规作为自己生活上的规范,每天早晚的祷告跟每周在神殿举行的礼拜也是从不缺席。另外为了至高神所举办的严肃而盛大的圣祭,更是全国国民务必参加的重大庆典。

因此才拥有神圣王国的别名。

而瓦利斯的首都洛依德,则是罗德斯岛上仅次于亚拉尼亚首都亚兰、以及自由都市莱丁的第三大都市。在“圣河”法格河口发展的洛依德不仅是水路及陆路的要冲,这个都市的历史也古老到可以回朔至古代王国灭亡的时代。从此处经由陆路可以抵达亚拉尼亚、卡诺、弗雷姆、摩斯,而从海路前往要前往莱丁也不过几天的航程。分布在街道周围大片的肥沃平原,更使得此处成为罗德斯岛第一大的谷仓地带。

但也因为此处拥有如此优渥的条件,使得洛依德在每次的战争中都成为被侵略的目标。如果要支配整个罗德斯岛,那么占领这几乎算是罗德斯心脏地带的洛依德,可说是绝对必要的条件之一。而洛依德就这样不知被战火摧残了多少次,每次战后也经由众人以不屈不挠的意志重新将这儿整建起来。

在侵略以及被侵略的历史之下,使得当年在这儿诞生了一个强大的王国。这个名为艾鲁贝克的王国拥有强大的骑士团,甚至将今日的摩斯及卡诺都收为自己的领土。而讽刺的是他们所拥有的这股抵抗外侮的力量,却成为了他们侵略他国的最佳武器。

掌握强大权力的艾鲁贝克国王不断对国民施以暴政。属于王族以及贵族阶级的少数人极其享受,相反的国民却比奴隶都不如。对于这种违反正义的支配行为,至高神法利斯神殿的势力终于燃起了怒火,对艾鲁贝克王家发起了革命的活动。

这股势力的中心人物便是瓦利斯伟大的建国之王亚斯那姆。他虽然是艾鲁贝克王国中的有力贵族之一,但在年轻的时候被法利斯所感召,因而成为了法利斯的虔诚信徒。

经过了五年的战乱,艾鲁贝克王国终于被推翻,这是距今约一百多年前的事情。推翻王国的英雄亚斯那姆,以法利斯的教诲为国家的最高法典成立了新王国,并就位成为第一任国王。然而他不希望以世袭的制度传承王位,并宣布将继任国王的选择权交给了法利斯神殿。之后瓦利斯便忠实地遵守着这位建国之王的宣言,在神圣骑士团中选出为了法利斯之正义而表现最为杰出的人物,将瓦利斯的王位赋予给他,而这也成为了瓦利斯的一项惯例。

之前的英雄王法恩,即是因为活跃于魔神战争而即位的。

但现任国王埃特确打破了长年以来的惯例,并不是从神圣骑士团选出,而是法利斯神殿的司祭出身的。

他即位至今已经三年多了,神圣王国也从英雄战争之后的荒废模样逐渐复兴了起来。

洛依德的建物大多不高,因此走在路上时最为明显的地标,就是位于名为“太阳之丘”的小山丘上法利斯神殿的圆形屋顶,以及建于一旁“正义之丘”的圣王宫尖塔两个地方。

看到了这两座壮丽的建,帕恩才感受到自己来到了洛依德。对帕恩来说,这儿是他出生的故乡,而父亲铁西欧斯则是此地神圣骑士团的骑士队长。

对小时候的帕恩来说,身上流着神圣骑士团的血是一种荣耀,而他也曾经梦想哪天穿上刻有银十字纹章的铠甲,成为神圣骑士团的一员。然而命运真的很不可思议,虽然他曾经实现了这个梦想,但帕恩却又以自己的意志脱下了这件铠甲。

如今穿在帕恩身上的是在“风之塔”发现的魔法之铠。这不是父亲的遗物,也不是瓦利斯国王所授与的,而是自己所得到、所选择的一套铠甲。如今这套像是刚磨亮的魔法之铠,正反射着秋阳散发出银色的光辉。

经过那场跟炎之巨人的壮烈战斗之后,希莉丝便跟雷德立克一起留在海兰,使得队伍的人数剩下五人了。没有了希莉丝的声音,大家总觉得有些寂寞,不过帕恩仍是衷心希望她能过得幸福。

离开摩斯之后过了两天就抵达乌兹村,休养了一阵子他们来到了洛依德,其间大概过了十天左右。

帕恩等人正朝着瓦利斯的王都前进。虽然洛依德的道路像是迷宫般复杂,加上已经五年没来了,不过毕竟当年在这儿走过了无数次,因此帕恩等人一下子便抵达了城门前。

圣王宫正门的守卫在这五年间并没有换,他一看到帕恩就认了出来,并发出了高兴的声音出来欢迎。而在帕恩表示要谒见国王时,也是毫不犹豫地就让他们通过了。

帕恩等人由一位卫兵带领,穿过宽广的石廊来到了谒见大厅。

此时帕恩的心中早已被要跟埃特再会的念头给占满了。

埃特是他小时候在萨克森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而他如今成为了瓦利斯的国王,仔细一想,还真是蛮难让人接受的事实。不过帕恩可说是最了解埃特为人的人,他拥有的坚强意志以及温柔的心正是担任一国之主的必备条件。

“都已经五年了,埃特应该也变了不少吧?”

蒂德莉特兴奋地跟帕恩说着。看来她也快要压抑不了自己的情绪了。

如今蒂德莉特似乎也很习惯人间的生活了。对高等妖精族的她来说,五年绝对不能算是很长的时间,像她的美跟在亚兰第一次跟大家见面比起来,就未曾有过任何的改变。

而帕恩自己也不觉得自己变了多少,大概只是强壮了一点,然后少了一分稚气而已。他也曾经想留过胡子,不过因为留起来不够浓密所以放弃了,至于发型也是跟以前差不多。要说变化最大的,应该只有身上的这套装备而已吧?也因此帕恩十分期待,能够跟没有改变多少的埃特快乐地再会。

如今帕恩他们已经站在谒见大厅的大门前面了。

厅内传令的声音响遍整个大厅,而手持礼仪用枪的卫兵也顺着声音打开了门。

大门发出尖锐的声音打了开来,随即整个谒见大厅的全貌便映入眼。红色的地毯从门口笔直向前延伸,末端是三段阶梯,而阶梯上设置了两个王位。穿着质素但壮丽服饰的国王坐在右边的王座上,而另一个王座则是穿着洁净服装的王妃所坐的。

瓦利斯王国中的高位文武官整齐站立在两侧,令人感觉到一股沈重的魄力。

国王头戴略式的王冠直视着帕恩。从远处看不出来他是不是埃特,因此使得帕恩有点怀疑起来,他成为国王的传闻是真的吗?

帕恩等人行了个礼,慢慢地朝王位的方向前进。在这段期间帕恩的眼神从未离开过国王。向前走近国王之后,帕恩就确定坐在王位上的人肯定就是埃特了。

在这同时一股无法压抑下来的兴奋感笼罩了帕恩的全身。他几乎涌起一种冲动,想要一个箭步冲上去拥抱自己的老朋友。

然而帕恩马上就把这种感觉压抑了下来。

他并不是因为想到自己的立场或是现在的状况而自制的,而是他发现埃特脸上的表情,似乎跟以前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同之处。

那有点圆的脸并没有多大改变。虽然两颊有点消瘦,感觉起来也比较成熟了,不过仍然跟当年的面影相距不远。

不同的是,他的脸上没有浮现出笑容。

埃特即使是面临什么样的处境,都不会忘记露出自己的笑脸,他的脸上总是浮现着一丝温柔的微笑。

然而那温柔的笑脸已不复见了。他坐在装饰华丽的王座上严肃地看着帕恩,眼神甚至让人感到有些冷漠。

如今帕恩感觉像是被泼了桶冷水似的。

帕恩走到距离王位七步左右的距离之后便再度行了个礼跪了下来,其他四人也是相同的动作。

“你们就是弗雷姆王国派遣来的使者吧……”

谒见大厅响起了埃特的声音。虽然声音听起来澄静且非常顺耳,然而却感觉不到一点温柔。帕恩不禁有点感到惊讶,因为光是这点不同,他就以为以前的老朋友变成一个跟自己漠不相关的人了。

“是的,陛下。”

史列因似乎没有因为埃特的态度而被影响,从贤者之袍中取出了用紫布包裹的亲笔信函。而这份慎重保管的信函,如今也因为长途跋涉使得边角有点磨损了。

一个侍从走了过来从史列因手中接过包裹,并拿到了国王的王座前方。

埃特从侍从那儿接过了包裹,以匕首打开外封拿出信,并且很快地看了一遍。

埃特一边看一边频频点头,之后将这封信收回原来的包裹中,并在把信交给侍从时小声对侍从做了一点指示。

“还是必须要先做个回应才行……”

之后埃特便看着帕恩等人。他在看自己所认识的帕恩、史列因以及蒂德莉特的神情,跟看第一次见面的玛鲁与霍普的神情是一样的。

“很感谢卡修国王提出这个提案。正如各位所知道的,瓦利斯与弗雷姆两国一直是同盟国,朕也希望能够继续维持这个关系。然而解放被马莫占领的瓦利斯领土是我国最大的愿望,并且希望能由我国自己来解决,之后才会考虑协助解放卡诺或是打倒马莫帝国。等到时机一成熟,一定会需要卡修国王的助力的。”

听到埃特对卡修国王的回应,帕恩感到有点不可思议。

虽然有微妙的差异,不过埃特所表示的立场跟杰斯塔公爵几乎一模一样。史列因似乎也有同感,他偷偷将视线移向帕恩,并且微微歪了歪头。

之后史列因说了一句话。

“在下知道了,我们一定会将这番话转达给卡修陛下的。”

谒见就这么结束了。

随即帕恩等人就被命令离开谒见大厅。一直到最后,帕恩都还期望埃特会露出微笑,告诉他这些都是开玩笑的。然而埃特的态度却从头到尾没有改变。

“他那是什么态度嘛!”

蒂德莉特说话的音量变得有点大。她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不满,跺着圣王宫的石廊向前走着。

“只不过是变成国王,一个人的价值就会变这么多吗?!”

“这倒是会喔!”玛鲁如此开玩笑地对蒂德莉特说着。

“玛鲁说得对。不过我们可是青梅竹马啊,我根本没想到他会如此彻底的无视于我的存在……”

帕恩的脸上几乎失去了血色。

“帕恩……”

蒂德莉特担心地抚摸着帕恩的脸颊。帕恩静静握住她的手对她一笑,并将她的手放了回去。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本来想在洛依德待一阵子的,不过看到埃特变成这样我也没什么心情了。还是马上沿南边的街道前往卡诺吧!”

蒂德莉特点了点头。

“不过至少今晚好好休息一天吧?”

拖着脚步的史列因露出了苦笑,看来他已经有点对这样长途跋涉的生活露出疲态了。

“看来魔术师先生必须多多锻一下罗!”

霍普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拍了一下史列因的背,史列因不禁被拍得向前了一步。

史列因咳了几声,有点困惑地回头看了霍普一眼。

“其实我一直很尽力的。”

“还是赶快找今天要住的地方吧。”帕恩听着两人的对话小声说着。

“这就不必了。”

突然背后传来了声音,帕恩惊讶地转过了身。

回头一看,一个中年男子正从后面追赶着帕恩等人。

他是谒见大厅里站在埃特旁边的一个侍从,帕恩也曾经看过他,印象中他很受到先王法恩的信任。

“帕恩,好久不见了!”

侍从表情缓和了下来,并伸手要跟帕恩握手。

“好久不见了。”

帕恩怀着敬意回了礼,并且握住了他的手。

“你的礼仪练得不错嘛。现在在为弗雷姆效力吗?”

“不,我只是帮卡修陛下送信而已,目前并不属于任何国家。”

听到帕恩的回答,侍从似乎若有所思地说着什么。

“如此一来埃特陛下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一听到埃特的名字,帕恩的表情又拉了下来,而察觉到他这个样子的侍从却咧嘴笑了出来。

“如果你不想一直挂着这种表情的话就跟我来,如此一来一定能消除你的不满的。”

之后侍从就像是要带领帕恩等人般迈开了脚步。

即使帕恩问他要去哪里,他也只是回答要他们紧跟在后。

帕恩看着蒂德莉特,耸耸肩并摊开了双手。而蒂德莉特则是以眼神告诉他,目前还是先跟着走比较好。

在侍从带领他们的路上,帕恩就已经知道他们要前往哪里了。

他们正走向圣王宫东塔的最上层。那儿被称为“沈默之间”,是常常用来举行密会议的一个场所。

这个圆形的房间连窗户都没有,在里面的所有会话内容决不会外,因此才被称为是沈默之间。不过在这里所举行的会议,当然通常都是需要激烈讨论的。

侍从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瓦利斯之神官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德岛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