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岛战记》

暗黑之霸者

作者:外国科幻

有一个名为罗德斯的岛。

这是座位于亚列拉斯特大陆南方的岛屿。大陆那边的居民中也有人称这里是座被诅咒的岛。因为这儿到处都存在着无人敢接近的魔境,也不断发生激烈的战争。

而在罗德斯岛的东南部,有个名为马莫的小岛。这个被称为暗黑之岛的马莫,是被邪恶所支配的禁忌之处。

传说中破坏之女神卡蒂丝在这里被打倒,而这儿的大地便是被她的诅咒所腐化的。事实上,这儿的树身都有点扭曲,花草也都皱成了一团,沿岸的鱼群中含有致命毒素的也不在少数,而森林中更是栖息着许多邪恶的妖魔或是恐怖的魔兽。

人们必须在这个苛酷的环境下生存下去。不过住在这里的人大多是犯了罪而从罗德斯岛逃过来、或是被赶过来的万恶不赦之人,以及住在魔兽与妖魔肆虐的森林中的原住民。

在这座马莫岛上,最大的都市便是暗黑之街佩鲁塞。周围被山丘与河流包围,平地也盖起城墙的这座城塞都市是马莫岛上最繁荣的地方。北边的港湾都市萨鲁巴德则是第二大的都市。除此之外,还有人居住的地方就只有散布在这两座都市周围的几个村庄,村庄里居住的也是一些在贫瘠土地上耕种的奴隶。

这座岛上并没有正统的领主,暗黑之街是由街上的有力人士组成的评议会统治的,而他们的支配范围也包括了影之街萨鲁巴德。不过居住在黑暗之森的蛮族或是妖魔们则完全不听从他们的命令。

评议会组成的武装商船、支配奴隶的大地主、暗黑神法拉利斯及其所属众神的教团、盗贼公会四者之间也并不是那么团结,都为了一己的私利而明争暗斗着。这座岛上没有法律、没有秩序,只有黑暗以及自由。在这种自由之下,弱者也只能被当作是奴隶般被使唤。

不过在这几年中,一股波涛却逼使这邪恶但安定的马莫岛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是由一位英雄,以及一位无名的年轻人所卷起的。

         ※             ※             ※

暗黑之街的东门,是并排着像是废墟般建物的无人地带。

一个男的正走在砂尘飞舞的道路上。

是个怎么看都像个盗贼的男子。走路的时候不发出半点脚步声,弓着的身体不时摇晃,不停玩弄着的双手总是抱在胸前,以便随时都可以射出涂了毒的短剑。这个人就这么小心翼翼地看着周遭的建物向前走着。

他的脚边突然发出了声响,也微微卷起了一股尘埃。

有人丢了像是小石头什么的东西过来。

受到冲击的他心脏几乎都要停了,他根本没感觉到什么动静。

“干嘛这么惊讶,你不是要来找我的吗?”

一旁出现了像是嘲笑他般的笑声。

一个年轻人出现在他左手边废墟的屋檐上。这个人还没满二十岁,不过身高倒是比普通成人高了许多,并且拥有漆黑的头发以及洁白得令人惊讶的肌肤。光是看他这个样子,根本无法想像他已经夺走了几百条人命,其中还有好几十个人是隶属于盗贼公会的暗杀者。

“你就是亚修拉姆吗?”

盗贼压低了声音问着。

“没错,琥珀之眼的密斯托拉。还是要我叫你迪特比较好啊?”

“你、你为什么连这个都……”

被称作“琥珀之眼”的这个人,如今感觉像是有一把短剑抵在他的胸前。迪特这个名字,是连他的盗贼伙伴都不知道的自己的本名。

“调查的方法有很多种。如果没有这点能耐的话,哪有资格跟你们打啊?”

“你说那叫打?那根本就是战斗啊!”

琥珀之眼的脸色变了。

属于盗贼公会主力战斗员的暗杀者们,已经因为这个人以及他的手下们搞到几乎毁灭了。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对这个人来说竟然只算是打了场架。

由于跟亚修拉姆这一派的人持续的抗争,使得以前任公会长为首,许多有力的干部们通通丧生了。不过也正因如此,原本只是个低阶干部的他才能够一跃成为数一数二的有力份子。

琥珀之眼的心中同时涌起了愤怒与恐怖,他只以为这个年轻人根本已经疯狂了。他的血真的是红色的吗?他的心脏真的有在跳动吗?

“如果是有目的的话,你要说是战斗我也不反对。不过我可不这么想,我只是看你们不顺眼罢了,所以我才会兴风作浪,就是这么简单。”

亚修拉姆表情丝毫不变地说着。

“你只是为了要说这些而来的吗?”

端正的脸上浮现了残忍的表情,他很明显的露出了杀意。

“我来是有事情要告诉你”琥珀之眼的表情非常痛苦,并从怀里拿出了一封信。

“黑暗之街的评议会写了一封信给你。”

“就放在那儿,我知道里面写什么。是要杀了那个人吧?那个被称为六英雄之一的赤发之佣兵。”

琥珀之眼点了点头。

虽然已经不惊讶了,不过他应该是已经完全掌握了评议会那儿的情报。

或许有姦细,也或许他们派了密探,这点他们也是一样,他们也掌握了亚修拉姆他们内部的大略情形,只不过是无法活用这些情报罢了。

“真是令我瞧不起啊。评议会竟然比我还怕那个家伙?怕那个拥有魔神王之剑的人,还有黑暗之森的蛮族们?”

被称为赤发之佣兵的贝鲁特,在大约二十年以前爆发的魔神战争时成为了百位勇者之一,潜入了被称为魔神之圣地的地下迷宫,并成为了最后存活下来的六人之一,而其他的勇者们则全部都在死之迷宫里牺牲了。

凯旋归来的六人被尊称为六英雄,这段传说将永远留名于罗德斯岛的历史中,而这段传说至今都还持续着。

成为神圣王国法利斯国之王的英雄王法恩,跟罗德斯的各个王国结成了同盟,将战乱之云驱离了罗德斯岛本土的上空。

获得大贤者称号的魔术师渥特,在地下迷宫的入口处盖了一座塔并成为了那儿的守护者。为了封闭因魔神而成为废墟的矮人族王国,为了不再让相同的错误再度发生,他将永远的守护那儿。

侍奉大地母神玛法的圣女妮斯,则是成为了位于塔伯的玛法大神殿中教团的最高司祭,被众人唤为女神之转世而崇拜着。虽然位于极为偏僻的地方,但各地的巡礼者仍是从罗德斯岛各处涌向玛法的神殿中。

没有人知道失去王国的南方矮人族铁之王弗雷贝的下落。或许他至今仍四处讨伐着幸存的魔神,也有人说他孤单地住在他那已被毁灭的王国,不过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人看过他。

还有一位“无名的魔法战士”则是个没有人知道真面目的神人物。他拥有无人能敌的魔力与剑技,但却像是怕被别人看到般不曾露面。由于他的这种神性,使得魔法战士的存在藉由吟游诗人咏唱的诗歌而变得更为传说化了。

而最后一位便是这个赤发之佣兵贝鲁特。

他最爱的女性被魔神王夺走了生命,而他本人也是给予魔神王最后一击的人,因此可说是在六英雄中最有名的一人。

这样的一个英雄突然出现在马莫,并为了统一这座岛引发了战争。据情报指出黑暗之森的蛮族们、还有以黑妖精族为首的妖魔们都投靠到了他那一边,因此黑暗之街的支配者们才开始着急。毕竟获得妖魔们的协助之后,他就多了好几千,甚至是好几万的兵力。如今即使住在黑暗之街的人们全部拿起武器作战也没有胜算的,何况他们不可能都会为了守护这儿而挺身作战。大部分的居民的生活都非常不安定,他们每天都是在恐怖与贫困的极限状态下过日子的。

在他们的眼里看来,英雄贝鲁特及他所率领的军队就像是解放军。虽然因为害怕被告密而不敢多说话,不过在黑暗之街可以感觉得到,奴隶及贫民们似乎都期待着贝鲁特他们攻过来。

“评议会准备聘你为评议员,毕竟你们也是黑暗之街的居民不是吗?”

琥珀之眼露出卑屈的笑,说出了评议会所提出的条件。

“难道你对这个腐烂的地方还会有留恋吗?”

亚修拉姆高声笑着,拿起了一小颗瓦砾迅速地丢了出去。

瓦砾笔直的飞了出去,打中了一旁废墟屋檐上整理羽毛的乌鸦,这只可怜的鸟就这么惨叫着摔落了地面。他若无其事的样子,就像是认为在这里的人都会这么做似的,就像是小孩把昆虫的脚扯掉一样。

琥珀之眼感到了一股寒意。

就某些方面而言,盗贼公会的残忍程度是可以计算的,而这种残忍正是公会抵御外敌的最好防备,是使组织能够维持住的方式,也是获得金钱的手段,没有智慧或技术的小喽罗根本进不了盗贼公会。

但是这个年轻人以及他的手下们,却比盗贼公会还要来得残忍许多。不仅任意惨杀路上的乞丐,还用短剑掏挖妓女的私处使她们无法继续藉此维生。

跟盗贼公会有关的建物也都被他们纵火,其中还有许多房子是无辜的。

盗贼公会当然是跟他们对上了,属于亚修拉姆这个组织的人相继被杀,体还公然放在街道上给予警告。这对于那些会感到恐怖的人,以及拥有要保护的东西的人来说是最有效的方法。

然而他们却都不属于这两种人。

他们没有兄弟亲人、没有钱与食物,更没有过去跟未来,也没有信仰任何神。能够信任的只有同伴,在他们集结、掠夺及破坏的时候,才感觉得到自己还活着的存在感。

这种羁绊盗贼公会根本比不上。他们就像是失去控制的野生马匹,像是群永不满足的饥饿野兽。

在这群年轻人中,亚修拉姆就像是他们的英雄一样。他就是唯一的法律,绝对必须遵守的信条,因此他们争相集结在他的身边,并开始正式跟支配这个城市的评议会产生冲突。

虽然评议会也不会默不作声,但是他们根本拿不出任何方法。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组成评议会的势力之一的法拉利斯教团,承认了代表秩序破坏者的亚修拉姆一派,而破坏女神卡蒂丝的信徒们,更是将亚修拉姆当成引导是就走向毁灭的人而全力支持。

而且这时候又出现了另一个威胁。

这是源自于赤发之佣兵与他所率领的黑暗之森的蛮族开始蜂起。没人知道赤发之佣兵为什么要统一这里,罗德斯岛的居民甚至以为贝鲁特要肃清这座暗黑之岛上的所有邪恶。

然而他的主旨却是要建立马莫帝国,甚至还自称是暗黑皇帝,他的举动使人感觉他标榜的是没有界限的霸权主义。

他也曾经要求黑暗之街的评议会服从他们,不过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如果他们让出了支配的地位的话,就再也无法汲取利益了。

评议会所下的决定,是让亚修拉姆他们站在自己这边跟贝鲁特的军队作战。只要让这些年轻人隶属于评议会,并给他们一点好处的话,他们应该就会乖乖听话的。无论如何,再不对这些人施以怀柔政策的话,暗黑之街的评议会是没有未来的,何况他们还将是评议会下一代的成员,只要先花点时间解决掉亚修拉姆这个人就行了。

然而赤发之佣兵贝鲁特及那些蛮族,严格说起来应该是外敌。如果他们跟暗黑之森的妖魔联手的话,那就算是人类这个种族的公敌了。支配妖魔们的黑妖精一族,是把人当作是赤肌鬼或狗头鬼一样使唤的。

他们根本想不到打倒魔神王,并且毁灭魔神军团的六英雄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也有人说他已经被魔神附身了。

“你觉得贝鲁特会把你们当作是伙伴吗?如果你们要活下来的话,就必须跟我们联手,一起打倒那个赤发的佣兵!”

“我们跟你们不一样,我们是不怕死的。”

亚修拉姆从怀里拿出一把短剑,并切了一块指甲下来。

他用舌头舔着流出来的血,嘴chún也被染得血红。如今他看来就像是女性般妖,如果是男同志的话一定会流出口水来的,不过琥珀之眼倒是没有这种嗜好。

交涉失败了,琥珀之眼开始心寒。

评议会必须要让亚修拉姆与贝鲁特彼此决斗。虽然这有点绝望,但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两个人不要携手合作。

反正亚修拉姆这样的破坏者,不可能会跟贝鲁特和得来的。

“这就是你的回答吗?”

琥珀之眼打算结束谈判而如此问着。

“我的答案是好。看到你们这个样子,害我对被称为英雄的这种人更为作恶。我会干掉这个叫贝鲁特的,就跟我干掉盗贼公会前任头目一样。”

琥珀之眼睁大了他绰号由来的淡茶色眼睛。

他根本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会答应,从刚刚的对话来推测的话根本无法令人相信。难道是他也想在评议会中占有一席之地吗?

不过他说他知道评议会在打什么算盘。虽然没有明讲,不过一定从密探那儿得到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暗黑之霸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德岛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