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岛战记》

来自妖精界之旅人

作者:外国科幻

一位旅人板着脸走在刻在大地的一条丑陋伤痕上。

人类称这种大地的伤痕叫做道路。这不知已经被多少人踩过的大地早已经失去了草木之精灵的滋润,连大地精灵的活动都低落得令人惊讶。

这位旅人身披青叶色的披风,并且跟大部分的吟游诗人一样,戴了顶插有羽毛的帽子。而这顶羽毛帽子的两侧,则是一双更像是羽毛的尖细耳朵。

他是妖精族。近乎白银色的金色头发就像是绣在披风上的花纹般,一被风吹动便构成了各种不同的样子。

这位妖精从刚刚就察觉到了。一种令人不悦的味道顺着初秋的微风飘了过来。而他那拥有极佳视力的水色瞳孔,也正注视着前方袅袅升起的黑烟。

“又是战争……”

妖精喃喃自语的声音蕴含了无比的嫌恶与侮蔑。

“真是的,人类这种生物……”

本想说完的妖精微微绷紧了嘴角。因为在他的视野里,眼前摇晃的黑烟中走出了几个他刚刚想要侮辱的生物。

总共出现了五人。

每个人的外表都一样。他们穿着皮裤跟金属制的胸铠,手上拿着剑跟盾牌,而盾牌跟胸铠上都刻有像是蜘蛛模样的恶心纹章。

妖精知道这是代表一个叫做亚拉尼亚国的纹章。这五个人大概是亚拉尼亚的正规士兵了。

这些人用一种命令的语气对妖精叫喊,好像是要叫自己停下来还是问自己是谁什么的。他们的语言是罗德斯岛上所有人类使用的共通语,妖精族的人听得懂也写得出来。只不过这些怒骂着他的人发音不大清楚,因此几乎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结果就在这个妖精还没理解这些人在说什么的时候,就被他们给团团围住了。

“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面对这些像是要把他给吃了般包围住他的士兵,这个妖精根本不为所动,只是以眼神扫过了他们五人。

“你这小子是妖精族的吧?”

其中像是队长的那个人问了个不用问也知道的问题。

“你们看不出来吗?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们能回答我的问题。”

“你这来路不明的小子还真嚣张啊?!”

听他的答案,就知道他们不会回答妖精的问题的。

“听说萨克森的反叛者里面有妖精族的精灵使不是吗?”

一个士兵这么说着。

“妖精族的精灵使?”

另一个士兵如此回答着。

听到精灵使,五个士兵之间开始有了动摇。这也使得妖精想起来一件事,人类是非常害怕魔法使的。

不过听到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其他的精灵使,这个妖精内心也有点动摇。

“这么说来抓到他的话就是大功一件了,公爵大人一定会赐给我们很多奖赏的!”

大概是慾望战胜了恐怖,一个士兵看着这个妖精,像是猫一般舔着嘴chún并拔出了剑。

妖精轻盈地走近了那个人三步。

“你刚刚说有妖精族的精灵使?”

一瞬间两人就拉近了距离,使得那个士兵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

“请回答我的问题。你刚刚说有妖精族的精灵使?”

“回答?”士兵涨红了脸,声音也变得有点粗鲁,不过语气有点颤抖。

“咱们可是拉斯塔三世陛下直属的士兵,你又算是哪根葱了?要我们把你关进大牢,还是直接在这儿把你给宰了啊!”

人类就是这样,总是藉助他人的权力或地位来摆出高姿态。这个妖精不禁哼了一声。

“说话真是低俗。不过从你们嘴里说出来的东西本来就没什么品就是了。而且看这个样子,人类似乎也不是个会回答别人问题的生物,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回答我的问题。除了我以外,这儿还有其他妖精族的精灵使吗?”

这个妖精的语气十分平静,不过也因此听起来更像在讽刺他们。

“除了你以外,怎么可能还会有别人!”

亚拉尼亚士兵的声音大到几乎可以撼动一棵大树,脸也变得像是秋天的枫叶般通红。

他高高举起了剑,就像是要把妖精劈成两半似地用力握着。

妖精在心里头叹了口气,随即放低了身子并警戒其他士兵的动作。其他四个人就像是在看好戏般,只露出了微笑站在一旁。

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妖精便把视线集中在眼前这个人的动作上。

这个人发出了像是野兽反扑的声音挥下剑来,而妖精在身体被砍到的瞬间看穿了动作,向旁边跨了一步轻松躲过了。

那个人用力过猛往前一跌,剑尖也打到了地上发出了尖锐的金属声响。

妖精朝他几乎没有防备的后头部给了他一个回旋踢。下一瞬间从脚上传来了坚硬的触感,而亚拉尼亚士兵的脸就这么硬生生被掼到了地上。

这个人不由得发出了惨叫声掩着自己的脸,指缝中流出了红色的液体,看来鼻子已经折断了。妖精心想,自然的大地本来是很柔软的,谁叫他们会愚蠢到把大地弄得如此坚硬。

“你要跟亚拉尼亚王国做对是吗?!”

“你果然就是传闻中的那个精灵使!”

“很抱歉我并不是,刚刚我只是为了自保罢了。”

他根本不认为这些人类会听自己所说的。不过他这次可听得一清二楚,这儿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别的妖精在。

拿着剑与盾牌的四个士兵同时杀了过来,看样子这次已经没时间手下留情了。

“如果认真起来,你们就会没命的!”

妖精一边发出了警告,一边集中精神准备召唤风之王。

可是这些人根本只把他的话当作耳边风。

所以他们通通失去了生命。

看着被风之上位精灵珍撕成碎片的五个亚拉尼亚士兵,妖精对这些逼他使用破坏魔法的人类们感到愤怒,甚至感到自己跟他们被列为同类的厌恶感。

他越来越希望赶快完成自己的目的,然后回到自己的森林里。而如今他终于得到相关的线索了。

“蒂德莉特,我终于找到你了。”

这个妖精喃喃自语着,并就像是要避开大地之伤痕般走在路旁的杂草原。

有一个名为罗德斯的岛。

这是位于亚列拉斯特大陆南方的一个边境岛屿。由于到处都留有浑沌的魔之领域,因此拥有“被诅咒之岛”的别名。

三十多年前的魔神战争,以及之前的英雄战争,使得罗德斯岛的确不辜负被诅咒之岛的这个别名。而之前战争留下来的残存火苗,使得战争即使已经过了五年,岛上各处仍然都还冒着不稳的黑烟。

拥有四百多年历史的亚拉尼亚也不例外。先王卡德摩斯七世被暗杀之后,接下来的王位继承战争荒废了整个国家,使得当年拥有千年王国之名的荣华景象早已不复见,如今这儿只是个来自暗黑之岛的妖兽与魔兽嚣张跋扈的人间魔境。

很多人对这样的情形感到忧心,但为此挺身而出的人却不多。不过位于亚拉尼亚王国北部,一个被白龙山脉所封闭的村庄里,却集结了许多矢志救国的人们。

这个村庄名为萨克森。住在村里被称为“北之贤者”的魔法师带领村人,对只顾内乱而不顾人民的贵族表明了不服从的立场,并表示将不履行纳税的义务并进行自治。这个反抗运动蔓延到了附近的村庄,终于成为一股要从亚拉尼亚独立出来的潮流。在位于塔伯对王国权力保持否定态度的玛法教团,以及大地之妖精矮人族的协助之下,独立运动获得了相当大的成功。

然而他们所提的要求马上停止内乱,并公开审判暗杀先王的主谋拉斯塔公爵等条件,当然是无法被这些贵族所接受的。自称国王的拉斯塔公爵不断派遣部队以及兵试着镇压萨克森的反抗活动,而且跟公爵交战的诺比斯伯爵本人,似乎也是默默支持着拉斯塔的镇压行为。

只被视为是被支配对象的民众们中竟然有人如此反抗,这对拥有数年历史的亚拉尼亚贵族来说,这些人只是他们恐怖与憎恶的对象。因此北之贤者以及他同伴们的人头,都是以莫大的赏金悬赏着。

北之贤者——

他的名字是史列因.史塔西卡。

“史列因老师!不得了了!”

大门发出了好大的声响打了开来,一个留着金色长发的年轻人冲进了屋内。

被称为北之贤者的史列因,在四壁都被书柜占据的卧房里就听见他的声音了。他的房里摆着以各种语言所撰写的书卷。

“怎么啦赛希鲁,不得了这句话我早就听你说到腻罗。”

史列因从卧房里走了出来,手上还抱着一本很厚的魔法书。

“这次真的是不得了了!”

被称为赛希鲁的年轻人露出了紧张的神情。

“南边的哈那姆村被拉斯塔的军队袭击了!”

“你说什么?这是真的吗?!”

看来总是不被任何事情所动的史列因也脸色一变。

“这是真的。从哈那姆逃过来的人们刚刚才抵达萨克森的南门。听说亚拉尼亚的士兵们没有任何发出警告就袭击哈那姆,不只有许多人被杀,村庄甚至还被烧掉了!”

“他们竟然这么残忍……”

说出这句话的,是一位站在史列因身后的黑发女性。

她的名字是蕾莉亚。四年前成为史列因的妻子,最近也生了一位女儿。

蕾莉亚以担任玛法神殿最高司祭的母亲妮斯之名,为这个女儿取了个妮丝的同音名,而这个女孩目前正在里头的寝室里安详地沈睡着。

“这次他们袭击哈那姆应该是做给我们看的。我太大意了,没想到拉斯塔公爵会作得这么彻底……”

史列因的视线移向天空,似乎在考量今后的对策。之后他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坐在房里的圆桌旁边。

“身为一个支配者,竟然会对自己的人民下手……”

蕾莉亚紧握着放在胸前的左手,并小声咏唱玛法之名。

“总而言之我去看看有没有受伤的人!”

史列因无言地点点头目送她走,之后便把他的第一位弟子赛希鲁叫进房间,请他说明事情的详细情形。

赛希鲁从前来避难的哈那姆村人那儿集到了蛮详细的情报。

袭击行动似乎是在天一亮的时候开始的。哈那姆村中有数十个人所组成的自卫队,从早到晚都在村中的重要据点看守着。不知道是他们偷懒还是被打倒,总之村中受到了突如其来的袭击。

他们根本就没有抵抗的时间,村人虽然拼了命让妇孺们先逃走,但是根本连这样的时间都没有。亚拉尼亚兵就像是前来掠夺的强盗一样,几乎把所有的男人都杀掉,并且强暴了村里的妇女,甚至还有人对小孩子下手。村长全家也已经被抓,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是生是死。

一瞬间都还十分和平的哈那姆村就这么遭遇了这样的惨剧。

史列因频频点头聆听着,并且在听完之后对赛希鲁说声辛苦了。

“这工作不好做,不过你做得很好。大概跟亚摩森伯爵的战斗陷入了胶着状态,所以拉斯塔公爵才开始打这边的主意的。”

“对方人数大概有一整个部队的正规骑士团那么多。他们目前还驻扎在哈那姆,现在大概在村里吃喝玩乐吧。”

赛希鲁憎恨地说着。这个充满了正义感的年轻人根本看不下去亚拉尼亚士兵的行为,如果就这么不管他的话,他一定会现在就冲到哈那姆去的。

“我了解你现在的心情,不过现在对方一定也是在守株待兔的,毕竟他们这次袭击哈那姆,就是为了要对我们挑。总之我们先加强村内的守备,并告诉自卫队的人千万不要掉以轻心,这才是身为自卫队队长你的工作。”

虽然这位年轻魔术师的脸上露出了不满的神情,不过责任感比其他人强上一倍的他还是点了点头。

然后他耸了耸肩走出了史列因的家中。

在他走出去之后,妻子蕾莉亚也回来了。

史列因以眼神问她现在情形,但蕾莉亚只是静静闭上眼摇了摇头。

“实在太残酷了。总之我先为伤重的人使用治疗魔法,村里的妇女也在帮忙处理其他的伤者。不过关于帕恩他们……”

“帕恩他们怎么了?”

“我刚刚没看到帕恩跟蒂德莉特他们,后来我有点在意所以问了其他人,听说是到哈那姆附近去看看情形了。”

史列因听到这句话之后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么说来,不是还有一个人一定会马上冲出去吗?虽然他个性跟帕恩蛮像的,不过还是要劝他慎重一点喔。”

“我觉得他们俩个应该没关系。帕恩现在已经比较明理了,何况还有蒂德莉特跟着他,所以他们一定只是去看看哈那姆而已的。”

史列因静静点了点头同意蕾莉亚的说法。

五年前英雄战争刚开始的时候,史列因被帕恩带离萨克森,也为自己的隐居生活打上了终止符。那时他只是想要在这趟旅行中好好的指导这位莽撞的年轻人而已。

然而在这短短的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来自妖精界之旅人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