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岛战记》

第四章

作者:外国科幻

经过了八天的惬意之旅,一行人来到了瓦利斯的首都洛依德。洛依德不愧是一国之都,其热闹程度完全不比亚兰逊色。由于是建立在三角洲上的都市,因此并没有什么高大的建筑物,只有城堡以及法利斯的神殿显得特别地突出。虽然法利斯的王城并没有亚拉尼亚及卡诺的王城那么的高大,不过它所占的面积则是非常可观,使得街道中心有绝大部份都是城堡的建筑物。

“这儿就是洛依德?比起想像中的还小嘛”蒂德莉特不顾就走在旁边的艾鲁姆,自顾自地说着感想。

帕恩也悄悄地点点头。

“这当然比不上千年王国亚拉尼亚,就如各位所知的,瓦利斯建国至今不过百余年,还算是个新兴的国家,不过这儿的国民对国家的忠诚可是不会输给其他国家的喔!”

艾鲁姆一边自豪地说着,一边忙着对朝自己致意的市民回礼。

洛依德的街道弯弯折折的,第一次来的人想要直接朝城门前进可以说是很困难的。而这也是建于平地的王城的一种防御措施,这样的构造可以避免敌人进入城镇时长驱直入地进入王宫之中。

这儿并没有像是亚兰镇一般的特殊建筑,大多是一些平凡的建筑物,整齐地排列在可通行马车的大道旁。由于是一国之都,商店非常的多样化,并且处处都可以听见叫卖的声音。即使现在是在战乱之中,对这儿的人来说,战争仍然是跟自己无缘似的。

进入街道的范围之后走了好一阵子,一行人总算到达了瓦利斯城的城门,并穿过了吊桥进入了宽广的城内。

一些城里的卫兵似乎是认出了一行人中菲安娜公主的身影,并为她的平安而感到高兴,看来这位调皮的公主是受到所有人所喜爱的。菲安娜虽害羞地笑着,但仍然挥着手向他们致意。

进入中庭之后帕恩等人便下马了,因为从这儿之后便是要徒步前进的区域。一行人慢慢地走进了建筑之中,艾鲁姆等人由于要将菲安娜公主带回自己的房间因而先行告退,帕恩等人虽有点不满,但也无可奈何地经由一位骑士的引导,来到了城中的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像是招待用的客房,摆着许多的装饰品。房中摆着舒服的沙发,以及上了许多层漆的大陆制桐木桌。玻璃柜上摆着许多看来很高级的洋酒,也准备了各种颜色的玻璃酒杯。房中的墙壁挂着许多高价的摆饰,其中一面则画了一幅魔神战争的壁画。这儿不愧是信仰着法利斯的国度,连窗户的玻璃都是使用了教会的七彩玻璃,史列因不禁赞叹着这房间华丽的设计。

“这个大概是喝不起的吧?”帕恩看到了柜子里的酒不禁眼神一亮。妖精理都不理他,一屁股就坐在舒服的沙发上。

帕恩就像是个被没收点心的小孩般看着柜子里的酒瓶流口水,而吉姆似乎是对太高级的酒没什么兴趣,手上把玩着一个刚刚找到的矮人制的细工物,在屋子里头晃来晃去。

“总觉得你有些坐不住似的。”

史列因似乎对房间里的东西提不起兴趣,看来只要他没什么事的话,就会把他包包里的书拿出来看的样子。

“真是的,我真不惯待在这么好的房间,就像是被关在一间豪华的牢房里一样。在这儿我连喝酒的兴致都没了,你们赶快想想办法离开这儿吧?”

伍德坐在沙发上,似乎是有些不习惯般批评着。

在这时传来了敲门声,一位像是服务生的人走了进来。伍德就像是做了亏心事般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大家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国王正恭候大驾,请随我来。”他深深地敬了个礼,不愧是伺候着王家的随从。帕恩也不自主地低下了头,并将挂在腰间的剑摆正。虽然他觉得自己的铠甲脏了点,不过现在也好像来不及掩饰了,只好用手帕擦了擦明显的地方,便把它塞到了背包里。

从房间到谒见之间要花不少时间,帕恩一边感叹着城的宽广,一边张望着四周,将所见仔细地记载脑海里。

途中与穿着不同风格铠甲的骑士团擦肩而过,史列因不可思议般地注视着他们。在经过时他们也低下了头,史列因一边观察着他们一边回了个礼。

“你看到了刚刚的骑士团了吗?”史列因偷偷对埃特说着。

“看是看到了,怎么啦?”

“他们好像是弗雷姆的骑士团,右肩刻着一个鹰的纹章。”

“是弗雷姆的骑士团吗?说不定弗雷姆也加入了对抗马莫的阵营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是个大好消息了。”史列因这么说着。弗雷姆的骑士团,尤其是佣兵王卡修的剑技,在罗德斯岛可说是无人能出其右。就如史列因所说,要是弗雷姆也加入了对抗马莫的阵营,可说是个强力的帮手。

和客房中近乎累赘的装饰比起来,谒见之间可说是朴素得多,正反应了国王本人的性格。石地板的中央铺着红色的地毯,两旁则站着白色铠甲的骑士,以及一些贵妇人、穿着正式的大臣等等。帕恩本来差点就被这股气势所压倒,不过他很快地便想起了他身为战士的荣耀,镇静地走在地毯之上。

这条地毯就这么沿着阶段接到了玉座,里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巨大的国王肖像,一旁并排列着瓦利斯的银十字纹章及法利斯的印记。

而传说之王就坐在那个玉座之上。

披着一层薄薄的纱,并留着连矮人族也自叹不如的胡须,而刻在脸上的年轮可说是他所留下丰功伟业的纪念碑。虽然已经超过六十岁了,然而他那不知衰老般锐利,却又如大海般温柔的视线,此时正注视着六位冒险家。帕恩光是与这对眼神直视着便感受到了令人窒息般的压迫感,就像是崩溃了般当场跪了下来,而另外五人也是如此。

法恩王的两旁,是换穿了白色长袍的宫廷魔术师艾鲁姆,以及一位穿着绣有法利斯纹章衣服的老人。他应该就是法利斯神殿的最高司祭杰纳特了。埃特第一眼看到了他便恭敬地低下了头。

另外还有一个男的戴着王冠,坐在一旁临时建的玉座上。

史列因一下子就看见了这个男的衣服上绣有鹰的纹章。原来如此,他就是传说中的佣兵王卡修,那么弗雷姆果然是参加对抗马莫的战争了。

“你们就是拯救了我女儿的恩人吧,我由衷地感谢你们。小女现在因为要为自己所犯的过错赎罪,为了在法利斯神殿补偿自己未完成的祈祷,因此请容许她无法出席。”

平稳而充满威严的声音传到了谒见之间的各个角落。

“不过即使她再怎么不知世事,我毕竟是她的父亲,我感谢你们救出她的心意是不会变的。虽然有些俗气,不过这是我由衷的谢礼,请各位收下吧。”

随着国王的话,一位大臣抱着一个似乎蛮重的布袋走到了帕恩面前。他跪下来说了声请收下之后,便将袋子伸到帕恩面前。”

“多谢陛下,那我们就收下了。”拒绝的话是无礼的行为,因此帕恩便行了个礼收下了。一股沈重感传到了手中,也告诉了他这谢礼是笔莫大的金额。

(伍德大概会高兴得要死吧)帕恩将袋子交给了后面的盗贼之后,便再度跪了下来。

“你们不用那么拘束。我现在的身分虽然是一国之主,但也是个欢迎拯救爱女恩人的父亲,本来应该是我要跪下来的。不过请各位注意,我现在不以父亲的身分,而要以国王的身分处罚菲安娜公主。由于她无故离开城内,菲安娜公主在两个月的期间不得出现在公众场合,必须在自己的房间内反省罪过。

另外关于掳走小女的女人的身分,艾鲁姆已经对我做了简单的报告了。与小女所说的综合来看,似乎是马莫那边的魔术师,不过我还是要听听你们的意见,毕竟你们是唯一与那个女魔法师对战之后还存活下来的人。”

帕恩向后看了看史列因,史列因点点头站了起来,看着众人,深深地敬了一个礼。

“有关这方面请容我作详细的说明吧。我的名字叫作史列因,与艾鲁姆先生一样是在贤者学院求学,接受伟大的拉尔卡斯老师的教导。由于在下才疏学浅,如果有措词不当的地方请见谅。

对于我来说,那个魔法师的魔力是难以想像地强大。不只是古代语魔术,她还拥有玛法的神圣力量。以她使用的魔法威力来看,全世界几乎没有几人能有这种能耐,即使是亡师拉尔卡斯也不见得有这样的能力。或许以她的能力,说她可以一击打倒艾鲁姆先生加上六位神圣骑士也不为过。”

“我的确是没有这样的能力。虽然火焰魔法非常强力,但光凭一击应该是打不倒我们的。”

“可是那个魔女却可以。”史列因用力的说着。

大厅的人开始动摇,出现了许多的声音。

“肃静”法恩举起了右手制止了吵杂声。

“换句话说,那个魔女的能力超越了我所信赖的艾鲁姆吗?”

“确是如此。”史列因回答之后,便再度跪了下来。

“嗯,比被拉尔卡斯称为最优秀弟子的艾鲁姆还厉害的魔法师,这个魔女可说只能以恐怖两个字来形容了。

艾鲁姆,你查到什么线索了吗?记得那个魔女的名字好像是卡拉吧?”

“我一开始也是完全不相信,而在脑海里一直想着有关卡拉这个名字的线索,而我现在回想起了一个传说。”

“喔,真是了不起,传说是怎么描述的?”

“这个传说是有关很久以前,古代王国的力量还存在于这个世上时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当时的魔法拥有远胜于今的力量,我们现在使用的古代语也不过是他们的只字片语而已。在这个王国灭亡时,许多的魔法师都表明要与这个王国共存亡,但在这个局势之下,只有一个人成功的逃难。一个女魔法师靠自己的力量活了下来,她的名字就是卡拉。据说她后来仍时常与蛮族交战,她强大的魔力也使蛮族们吃了不少苦头。”

法恩边听着艾鲁姆的叙述,头也微微地向旁边转了过去。带着戒指的左手抬了起来,像是指着艾鲁姆般朝着他。

“所以你认为那个传说中的魔法师,与掳走我女儿的魔女是同一人是吗?对魔法师来说,他们是不会在乎外表的衰老的,可是这样的话就是说这个卡拉,现在早就是五百多岁的老人了?”

“这我就不能判别它的真假了,毕竟我远不及那大贤者渥特。”

听到了渥特这个名字,法恩不禁笑了出来。

“哈哈,那个男的的确是个异类。他的确拥有足以称为贤者的知识,我也一度对能使他留在宫中的先王表示敬意。”

“因此我认为,只有渥特会知道那个魔女的真实身分。”

“或许吧。不,一定是如此的。可是谁愿意为了寻找渥特,跑到摩斯公国的深山中呢?从今以后与马莫的战争会越来越激烈,我不希望在这种时候浪费一兵一卒。”

“可是我很介意那叫做卡拉的魔女。如果她真的是古代王国的遗孤,那我们就必须与古代王国的魔力对抗了。卡诺的王城之所以被攻陷,是由于空中降落的巨大陨石。这我敢断言,即使是那个妖术师巴古纳德也没有这种能耐。。

“我知道了,也就是说我们一定要知道那个魔女的真面目了。”就像是被艾鲁姆的气势压过了似的,法恩苦笑着点点头。“嗯,这件大事是不能随便派个人去的。那个扭的人很讨厌与其他人相处,因此是绝对不出摩斯深山的塔半步的。何况通往那座塔的唯一道路,必须穿越被称为魔之洞窟的南矮人族废墟,听说那个洞窟沈眠着龙,也有食人鬼居住在那儿。雷欧尼斯,这是件重大的任务,你就在骑士队中挑出适当的人选吧。”

法恩对着一旁抱着华丽头盔,像是骑士队长的人命令着。

“我希望能接受这个任务。”

帕恩本来一直犹豫着是否要提出这个要求,不过现在既然已经说了,心情反而变得平静,也觉得这个任务非自己莫属。

“我是个流浪的战士,除了以佣兵的身分参战以外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如果要在圣骑士队挑选人的话,无论谁离开都会大大地影响战力。因此如果由瓦利斯战力以外的我来执行的话,对瓦利斯是绝对有利的。”

法恩看着跪在眼前年轻人认真的眼神,不知不觉回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那个男的就是自称是铁西欧斯的儿子的人吗”法恩小声地问着艾鲁姆,而艾鲁姆也点了点头。

法恩心想原来如此,难怪帕恩的声音及眼神有着铁西欧斯的影子,连行动都这么的相像。比起光荣的战斗,帕恩选择了无人问津的探索之旅。

法恩一直以为这个年轻人会藉此要求成为瓦利斯的骑士,他也从艾鲁姆那儿知道帕恩有很大的意愿。他很欣赏这个年轻人的人格,可说很适合成为一名骑士,虽然艾鲁姆也补充说他仍须学习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德岛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