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岛战记》

第二章 希鲁特之战

作者:外国科幻

雷姆军大概可以分为三种。

其一便是属于核心的沙漠之鹰骑士团。他们统一穿着象牙色的硬皮铠,并在铠甲右肩上刻上鹰之纹章,而武器则是宽刃的长剑以及方形的盾牌。虽然也有人是握着骑兵用的长枪,不过一眼看去仍是井然有序,数量大约是五百之数。

在他们的前方的佣兵王武装与他们相同,而头盔则是以白布卷在头上代替。他握着马缰,正与几个拥有亲卫队印记的人热烈地讨论着事情。而他这样的作风,也使得敌人及我方都能够清楚地看见他。

对士兵而言,只要能确认国王的行踪,在士气上就有很大的差异,何况卡修自己也知道,在部队里他甚至被称为军神。平常被这么说的话他会觉得是多余的,但是如果这样可以使己方安心的话他倒乐意接受。

在骑士团侧面提高声势的是风之部族的战士们。被称为平民军的他们现在虽是正规军,但是在平常都是在家里忙着自己的工作。

也因此他们并没有统一的武器及装备。虽然大都是使用偃月刀或新月刀等曲刀,但也有人是拿着形状奇特的刀剑,拿盾牌与不拿的则大约一半一半。这次的战争中,他们出动了大约一千人左右。

他们也跟卡修国王一样,在头上卷了一条白色的头巾。

另外,一旁三百多个各自武装了的佣兵,在夏达姆声嘶力竭的叫喊下,才慢吞吞地整理着队列。然而他们个个都是惯于实战的猛者,在战场上是最值得依赖的战士。他们如今集结在民兵的另一边,刚好把骑士团包了起来。

沙漠之民总是以轻装作战,这是因为酷暑及太阳逼使他们这么做的。

因此所有的兵士几乎都不穿铠甲,就算有也只是皮制的,几乎没人是穿锁链甲或是板金铠的。要说例外,大概就是有少数佣兵不愿意脱下他爱用的铠甲,因而仍然穿着金属制的防具。

帕恩虽以佣兵的身分参战,但他和其他佣兵不同的是他曾经接受过正式的骑士勋章,因此他获得了自由行动的许可,可以不受夏达姆指挥系统的控制。

因为有这个特权,帕恩现在还在蒂德莉特休息的客房里,坐在她床边的一张木制椅子上。

并且从位于王城二楼的客房窗口,眺望着中庭正在整列的弗雷姆军。

当然的,他早已做好了作战准备。他和这儿的骑士一样穿着硬皮制的铠甲,不过铠甲的颜色有点泛白。这与自己爱用的圣骑士之铠比起来,虽然防御力方面不大可靠,不过轻便灵敏这一点可是远远凌驾其上的。

他了解到配合民情而有不同的作战方式,因此帕恩穿上了这套军装。

手持的是卡修国王借给自己的魔法大剑,携带用的食物也通通收到了背包内。

虽然帕恩并不习惯大剑的长度及重量,但两手持剑的战法帕恩却很拿手。为了习惯,他照着基本型挥动了好一段时间,后来剑法总算是达到了普通水准。

不愧是魔法之剑,只要一挥就会留下白色的残像。没过多久,帕恩就喜欢上了这把大剑。

而这些准备都结束之后,距离天亮还有好一段时间,因此他才会来看看蒂德莉特的状况。

骑马到希鲁特大约是三天路程。那么如果战争在一天中结束并且马上回来的话,下次再看到蒂德莉特就是一个礼拜之后的事情了。虽然自己不动声色地前往战场可能会惹她生气,不过帕恩从来都不愿意将蒂德莉特带往可能跟卡拉有关的战争中。

蒂德莉特已经完成她的任务了,帕恩甚至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不过伊夫利特一定已经被某人所操纵了。支配了上位精灵的那个人,对于其他下位精灵大概都能随心所慾地使唤了。

连古代王国的魔法师都要退避三舍的伊夫利特。帕恩放在膝上的手握得紧紧的。

之后他的注意力又回到了蒂德莉特身上。她安静地沈睡着。据葯师所说她并没有任何异常,不过那也必须是在妖精跟人类构造相同的状况下。

从帕恩自己看来,蒂德莉特应该是因为长时间的召唤仪式以及与伊夫利特的接触,造成了精神上的疲劳。

在这时,蒂德莉特微微翻了个身。帕恩悄悄看了看她的睡脸,并没有痛苦的样子。

帕恩本来以为打扰到了她的睡眠,而想就这么离开房间,不过想到这样不告而别的话将来一定不好过,因此决定等她醒来再说。

过了一会儿,蒂德莉特又翻了一次身子,这次帕恩肯定她醒来了。

“蒂朵……”反正迟早会醒的,帕恩轻轻叫了她一声。

蒂德莉特对声音起了反应,微微睁开了眼睛,并将脸转向了帕恩。外面还十分明亮,因此帕恩能清楚地看见她的脸庞。

“帕恩……”意识似乎还没十分清醒,因此声音很小。

帕恩再度叫了她的名字。

“感觉怎样?”

“感觉?嗯……虽然还不是很好……没关系,我已经起得来了。话说回来,还好你也没发生什么事……”

边这么说,她也起身坐在床上。

“幸亏运气好,或许对手并没有杀我们的意思。”帕恩将头微微靠过去,像是直接跟她长长的耳朵细语似地说着,并且将手放在她的肩上。

“……你要去作战了是吗”看来蒂德莉特总算是恢复了意识。她看着帕恩的军装,用力将这句话挤了出来。

“嗯,我想要好好地看看对方的真面目。”

蒂德莉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同时脑海里也浮出了许多反对这个行动的理由。

不过对这个男的个性来说,就算怎么劝大概也是不会听的。蒂德莉特摇摇头,将双手环绕住帕恩的头,双chún轻轻地吻在他的脸颊上。

“谢谢你救了我。”

一阵柔软的感触之后,便感到了她温热的气息。

帕恩将手放在她头上,并试着想要拥抱她。蒂德莉特纤细的身子像是失去力气般倒在他身上,她的头也刚好卧在帕恩的胸膛上。

她的脸向上看着帕恩,眼中浮出了豆大的泪珠,肩膀也微微颤抖着。

帕恩正想要说些安慰的话时,蒂德莉特却先开口了。

“真是的,进行了那么久的召唤仪式,本来以为终于与沙罗曼蛇接触了,没想到竟然是伊夫利特。学着黑妖精跟炎之力作接触,结果不仅没有帮到忙,还害你与卡修国王遭到危险,更残忍的是,还牺牲了保护我自己的温蒂妮……”

“不要把错揽在自己身上,对蒂朵提出这个无理要求的是我。这次的失败原因不在你身上啊”“可是,如果我那时召唤来的是沙罗曼蛇的话,如果我拥有制御伊夫利特的力量的话……”

“蒂朵不是这么说过吗,外人就算是跟已被支配的精灵做接触也是不会成功的,那么这里的火之精灵大概已经在某人的支配之下了。或许是卡拉,也可能是其他的精灵使。”

蒂德莉特再度坐正了身子,正面直视着帕恩的脸。

“这你就错了。我那时的确与那个伊夫利特有所接触了,既然还能够交谈,就表示伊夫利特并不属于任何支配者。”

“那就是说,伊夫利特是以自己的意志协助炎之部族了吗?蒂朵不是说过,精灵无法以自己的意志在这个世界使用魔力的吗?”

“没错,所以这应该是解开谜题的关键……”蒂德莉特陷入了沈思,眼神集中在自己的指尖上。之后似乎决定了什么似的毅然地看着帕恩。

“必须要确认这件事。帮我把铠甲及细身剑拿来,我也要跟你一块儿去。”

“绝对不行!”帕恩这次说的可快了。“蒂朵现在的身子绝对不是可以战斗的状况,而且这次事件又不一定跟卡拉有关系。我是因为有恩于卡修陛下,而且……”

“而且?”

帕恩不自觉的越说越小声。他害羞似地转过头,小声的继续说着。“我也开始讨厌炎之精灵了。”

蒂德莉特清楚地听见了这些话。顿时一股奇妙的感情涌上了她的心头。

“……知道了啦。反正我早知道你一定是说不听的。不过你一定要小心,而且千万不要跟伊夫利特正面冲突。”

帕恩看着窗外,确认天色已经微亮了。要是迟了出发就不好了。

“马上就是出发时间了。蒂朵你不要勉强,在这儿好好休息。我觉得这场仗应该不会很久,大概十天左右就会回来的。”

“你要小心喔”蒂德莉特再度抱着帕恩小声说着。

当手放开时,帕恩站了起来。以眼神告别之后,便离开了房间。

来到城中庭的帕恩,与正在整列中的佣兵队会合了。佣兵中也有人对帕恩投以奇异的视线。不过佣兵之间总是有不相互干涉的不成文规定,因此当夏达姆下了号令便将眼神移开了。

帕恩虽然以前也曾经在弗雷姆的佣兵队待过,不过还是没有在佣兵中看见认识的人。

东方的天空总算射出了一道曙光,卡修也在这时将手高高举起。

“全军上马!”各队队长的声音在各处响起。弗雷姆的军队都是骑兵,而佣兵虽然也被授与马匹,不过风之部族的战士每人都拥有自己的马。

帕恩跨上芦苇色的马,并将大剑用沾了油的布卷起来,挂在马鞍旁的带子上。

城门也发出了摩擦声打开了。

不知从那儿冒出了叫唤声,应和着的是剑与铠甲的撞击声。弗雷姆的骑士团带头整齐地离开了王城。帕恩将视线移到城的二楼,看见了窗边的露出脸来的蒂德莉特。

“新来的,出发罗。”帕恩旁边握着战斧的壮汉,以粗俗的声音叫着帕恩。

已经轮到他们走了。

帕恩对壮汉露出微笑,并将右手高高举起。

当然,这个手势是给蒂德莉特看的。

希鲁特是弗雷姆第二大城。沙河到希鲁特一带时还有水流,加上河岸种植了许多耐干旱的植物,因此成为了弗雷姆一个重要的粮食生产地。

另外,由于这儿是座被石壁围绕的城塞都市,因此这儿守备的坚固程度比起布雷德还略胜一筹。以前这儿由于炎之部族的入侵,不知已成为了多少次的战场,但由于这儿的坚固守备,使得风之部族能够渡过了大多数的危机。

希鲁特这个城市,如今燃烧了起来。

各处都冒着浓浓的黑烟。

敌人发动了意想不到的攻势。在一瞬间希鲁特的各处都燃起了火苗,城门也是因为这场混乱而被攻陷的。

街道在混乱中被炎之部族的军势所蹂躏。守备队被四处逃窜的市民牵制住,无法重新整理好攻击态势。其实以前的做法都是巩固城门,等待本队援军的出动的。

他们从来都没想过,敌人竟然能一次在城的十几个地方同时点火。

虽说是突然发生的事情,守备军并不是那么容易失去统治力的,然而驻守在希鲁特的近千名弗雷姆军仍受到了重大的损害而败退。炎之部族的军队占领了城中各个重要据点,整个城市已经在他们的支配之下了。原本想逃走的市民,如今也不得不听从他们的命令,帮忙扑灭还在燃烧的火种。第一次尝受到的败北,使得他们的心情特别沈重。一想到他们将来的命运,不禁涌起了一股不安。

“战败的敌军全部逮捕,如果想反抗一律不用手下留情。不过绝对禁止对市民出手,我们是占领这个城市了,但是他们也是沙漠之民,等到我们拿下了卡修的人头,他们迟早也会归顺我们的。”

一股明亮的声音盖过了周遭的吵杂。

是一位骑在白马上的女性所发出的号令。

虽然是女性但身材非常修长。身穿白色的衣裳,头上包着防日晒的白色麻布,并以银制的圆环固定,而它长?さ男惴⒁捕际盏搅死锩妗?

围在她身边的士兵接到了命令,便分散到了各个地方。

“娜蒂亚小姐,比想像中的还简单嘛。”亲卫队的一人豪快地笑着,骑马来到了她的身边。

这位被称为娜蒂亚的女性,熟练地操纵马匹转移方向,并以锐利的视线瞪着这个人。

“现在还不能太疏忽。现在或许是因为混乱的关系所以还很乖,但这儿的市民原来都是沙漠的战士,说不定不知那时候就会反抗。等到火种扑灭之后就禁止他们离开家门一步。在打倒卡修之前,要统治好他们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族长,这我们当然知道。不过只要亚兹摩在,我们就等于赢得了胜利。我们部族的守护神一定会指引我们的。”

(真的这样就好了)娜蒂亚回头向后看了看。那儿有个骑在骆驼上的男子一直注意着她。

这个男的就是刚刚提到的亚兹摩。他的身分是炎之神官,也拥有操纵守护神的力量。

他以他自己的力量前往炎之神殿,并解放了被封印的守护神,使得部族重获火焰的力量。

虽然娜蒂亚承认这个功绩,但并不表示她对这个神官有好感。

他有不为人知的一面,而且对她保持着警戒心。

光是这样子被盯着看,她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希鲁特之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德岛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