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岛战记》

第四章 亚拉尼亚之贤者

作者:外国科幻

对娜蒂亚来说,名为帕恩的俘虏被外部侵入的人给救走,是一件完全在意料之外的事情。

“那些看守到底在干什么?!”

娜蒂亚得到通知后,便叫来了几个贴身亲信询问详情。

“总而言之,由于是一下子发生的,并没有人知道详细情形,只知道侵入者有四个,而且其中一个是女的,而这个女的似乎能够使用魔法……”

其中一人语无伦次地回答着。在寒冷的沙漠夜晚,他的额头却冒着豆大的汗珠。他是观察娜蒂亚的反应,挑选适当的话来说的。

“我大概知道了。也就是说,这四个人打倒了我们共八个守卫,然后救出了俘虏?”

“确是如此”这个亲近恭敬地跪贴在地上。

“怎么会……”娜蒂亚就像是在问自己般细语。

听事情经过就知道守卫并没有偷懒,是因为侵入者实在太厉害了。加上还有魔法师跟着,因此并不能把责任推到守卫身上。

娜蒂亚想知道的是,那个俘虏引发了一连串不寻常的事件。

一开始娜蒂亚以为他可能是瓦利斯的圣骑士,因而把他给活捉了起来。

虽然这件事被他本人否定了,但那个男的绝对不会只是个单纯的佣兵。

如果只是个佣兵,当然不需要冒着风险组织小队来救他回去。

娜蒂亚开始重新怀疑起他的身分,或许这个男的真的是瓦利斯的圣骑士,而且他应该还具有相当高的地位。

如果这样子想的话,得出来的结论比较有说服力。

不过她还有个疑问,是关于这个俘虏与亚兹摩的关系。为什么亚兹摩非要用他来当祭品不可呢?

一开始,娜蒂亚认为这是要让她失去地位的陷阱,因此才没有对亚兹摩所说的“神托”提出异议。

她早就察觉到了这个神官的野心,这个男的应该是想要夺取族长的宝座吧。事实上,亚兹摩一直都为了让她失去地位而做了许多姑息的手段,插手那次的一对一决战也是其中之一。

也因此,对于亚兹摩的要求,她都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可是理由真的只是如此吗?随着事情的进展,她越来越怀疑其中的不寻常。

她很想知道亚兹摩的听到这件事的反应,不过这个男的是不会让内心的动摇表现在外的。

娜蒂亚只是尽可能地压抑亚兹摩的野心,并没有想过要去惩罚他。因为无论如何,他毕竟解放了守护神,并且将这个力量贡献给部族,这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没有守护神的力量,不仅攻不下希鲁特,甚至连要打败卡修的军队都近乎不可能。

但是,娜蒂亚却害怕他内心潜藏的那股疯狂。

亚兹摩出生在炎之部族神官家系中,但是由于他不会骑马,剑技也远逊于他人,因此小时候总是被人欺负。

加上亚兹摩自夸自己是神官家系,总是以高姿态面对他人,因此对沙漠之民来说,是合不来的一个类型。

特别是娜蒂亚的父亲,总是以相同的藉口责骂这个神官,甚是还会出拳相向。

“炎之部族需要的是战士,而不是胆小鬼!”他甚至公然宣布在部族中不需要无力的神官,之后他请来暗黑神的司祭也是基于这个原因。

娜蒂亚一开始觉得父亲做得太过火了,因此尽量试着对这个神官好一点,但是亚兹摩却将这股同情解释成了好意。就在某一天晚上,他潜入了娜蒂亚所住的帐篷内,试着想将她占为己有。

身为沙漠女性的娜蒂亚有着相当的洁癖,在那时由于过度的愤怒,她拿起了串着烧红木柴的铁条,狠狠地朝亚兹摩的脸颊打了下去。

他之所以当自己是复仇的对象,一定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亚兹摩一被人责骂,心中就会涌起数倍的复仇心,甚至陶醉在不断被讥笑而膨胀的野心,他就是这样的人。

如今这股野心竟然成真。前往称为炎之神殿的古代遗迹,解放了封印的守护神之后,他终于获得了力量。

从此,亚兹摩便以神托的名义进行一连串的复仇行动,满足了自己的野心。

使守护神复活是炎之部族长年来的愿望,加上亚兹摩是唯一能与守护神交涉的人,因此娜蒂亚对于他的暴行也多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

但是最近她也开始有了疑问,这样子下去好吗?她甚至开始厌恶自己,将亚兹摩的功绩与罪恶放在天平上衡量的自己。

想到这儿,她便想起了父亲达雷斯当年的下场。当初父亲为了打倒风之部族,而藉助了马莫暗黑神的司祭以及其下暗黑骑士团的力量。

然而却因此而与神圣王国瓦利斯为敌,也是风之部族征募佣兵的开始。最后由于佣兵之中出现了名为卡修的人物,结果到了最后,父亲的选择对炎之部族一点利益都没有。

何况暗黑神的司祭总是要求以年轻女孩作为祭品,这种暴行实在令人不齿。因此在父亲死后,娜蒂亚便驱逐了他们。

或许亚兹摩和这些暗黑神的司祭是同一类的。真没想到自己那么愚蠢,明明摔过了一次,却又朝着同样的方向前进着。

“娜蒂亚小姐,您有什么打算?要派追兵出去吗?”

其中一人发现娜蒂亚陷入了沈思,因此担心地问着。

娜蒂亚也因此被拉回了现实。

自己是一族之长。既然是族长,便绝对不能被他人看见自己迷惘的一面。因为他们跟随着自己,因此自己必?

如果被别人知道自己陷入了迷惑,将会影响他们的士气。

娜蒂亚如此做了决定。

“不,没有这个必要,只不过对不起选择她作为祭品的神官大人罢了。别管这些,我们要开始进攻布雷德了,赶快作好所有准备!”“是真的吗!”一旁的人高兴地点点头。

终于要进攻布雷德了。

只要打赢了这一场,就能达成部族多年来的愿望了,他们如此高兴是理所当然的。

如果那个俘虏真的是瓦利斯的圣骑士的话,那么瓦利斯本国迟早会有所动作的,也因此娜蒂亚认为要速战速决。

看着接到命令之后意气高昂离开房间的部下们,娜蒂亚想起了胜败只有一线之隔的事实。

从帕恩被蒂德莉特救出到回到布雷德,已经是第三天黄昏的事情了。

帕恩先是跟卡修国王见了面,之后便履行了与马许的约定,如今跟他一起喝着酒。

虽然蒂德莉特有点不满,不过还是被马许说服,坐在一旁为他们倒酒了。

由于晚上限制火种的使用,所有的酒店都关了起来。因此帕恩只能把酒带到自己的房间,像是偷偷摸摸般的对饮着。

修德的肩伤有些恶化,葯师说现在必须静养。迪尼蛮担心他的情形,因此一口回绝了马许的邀请。

迪尼的回答从平常的样子看来根本不能想像,马许也微微吃了一惊。

“真搞不懂他们俩的关系”帕恩伸长脖子希望帕恩同意这点。

“我也认识他们没多久而已啊”帕恩也只能这么回答着。

被蒂德莉特召唤来的光之精灵,在天花板上摇摇晃晃的飘着。一开始他们在这道白光下默默地喝着,帕恩也还因为余悸而不大说话,不过几杯下肚之后,话就越来越多,现在已经恢复成平常的样子了。

“很感谢你们救我出来,不过每个看到我的人都问说我不是死了吗,真的有点令人受不了。”帕恩用奇怪的语调说着。

“这表示有很多人担心你喔”马许哈哈地笑着。事实上他刚刚才说,既然已经请你喝过了,那你现在干脆死了算了。

蒂德莉特也是如此,在她提到修德因此受伤时也差点想要这么骂他。就连卡修,本来只是笑着要他注意自己的有勇无谋,后来似乎越说越气,最后甚至骂他说既然把命看得不是那么一回事的话,那干脆现在去希鲁特把自己的头砍下来算了。

“你们好像是为了要念我才救我出来的”“谁叫你老是这样子”蒂德莉特又是这样的语气,这三天来她一直都是这样子。

不过她还是一天到晚黏在帕恩身边,马许心想他们还真是对欢喜冤家。

“好啦,我已经达成我的诺言了,你现在打算怎么样?看来你并不是个普通的佣兵,应该是有什么目的而旅行的吧?”

“关于这点”帕恩有些正经地面向马许。“本来刚刚就想对卡修陛下说的,不过看那个样子他也听不进去,因此我打算明天再见他一面,我有事情要拜托他。”

“是想要个魔法大剑的代替品吗?”马修笑着将手中的空酒杯伸到蒂德莉特的跟前。蒂德莉特叹了一口气,倒入了新的麦酒。

“别提这件事了。虽然卡修陛下没提到这件事,不过一把古代王国时期的魔剑有多大的价值我当然知道。若是拿不回那把剑,我是绝对不会安心的。”

帕恩沮丧地抱住了头。“如果我是瓦利斯的骑士,早就因此被剥夺骑士资格了。”

“别那么在意嘛,不过是把剑而已啊。反正人一定要靠他人的帮助才能活下去的,而我们也是为了要还这些人情而活的,不是吗?”

“呵,你还蛮有学问的嘛”帕恩打从心底佩服着。

“这只是以前听一个贤者说的。不过人情也可以视而不见喔,这个世界上就是坏人才捞得到油水。”

“这么说来,你大概也捞了不少了吧?”

蒂德莉特话中带着刺,大概是因为刚刚一直被要求帮他倒酒,才等待这种反击机会的。

“一点也没错”看出了蒂德莉特的意图,马许哈哈地开怀大笑,然后毫不在意地又将杯子伸到了蒂德莉特的跟前。

蒂德莉特叹了一口气继续倒酒,他已经喝了三大瓶了。

“打断了你的话真抱歉,你就继续说吧。”

“我发现这次的战争,除了是沙漠部族之间的内战之外,绝对还隐藏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在被炎之部族逮捕,见过了他们的族长跟自称是神官的人之后,我就确认了这一点。为了证实我的猜测,我打算暂时离开一阵子。”

“要跑的话我跟你跑,反正目前是这边不利。”

“我可没说过要跑啊,何况跟着我才叫危险呢,因为我打算穿过沙漠去亚拉尼亚。”

“你要过沙漠去亚拉尼亚?!这可不只是危险而已喔。除了要很有经验之外,还不知道会不会遇上炎之部族的巡逻兵。我是不怕危险啦,可是我可不要赌命啊!”

“我就是想要赌命。”帕恩不高兴地回答着。“不然弗雷姆一定会因为伊夫利特而战败的,所以就算打不倒它,至少我也要找到能够与之抗衡的方法!”

“喔?也就是说,去亚拉尼亚就能知道这个方法吗?”

马修像是在嘲笑他般摇着酒杯。帕恩喝酒之后情绪会比较温和,因此看到这个举动并不会生气。

“没错,一定能找到的。”

“是指史列因吗?”蒂德莉特小声问着。

“或许也是可以……不过还有一个更好的人选。”

“更好的人选?”

蒂德莉特睁大了眼睛,他的脑中完全没有印象。

“没错”帕恩自信满满地面对蒂德莉特说着。“你忘了吗?有位曾经叫做卡拉的女性,本名叫做蕾莉亚的玛法司祭啊!她现在一定已经回到塔伯村了。”

第二天,帕恩一醒来就根蒂德莉特一起要求晋见卡修陛下。

卡修昨天发作一次之后,今天的心情好了许多。

而帕恩就这么将昨天提到的事情报告给卡修国王。

“想去亚拉尼亚?怎么又这么突然,是有什么理由吗?”

卡修很了解帕恩的性格,他压根儿没想过逃走这回事。其实因为他不是用钱雇来的,所以就算要逃走,卡修也没有理由拦住他。

“是的。之前由于我一时大意而被敌人俘虏,后来是有卡修陛下的协助才逃出来的。而在我被囚禁的这段时间,我遇见了他们的族长娜蒂亚,以及一位自称神官,叫做亚兹摩的人物,而使唤伊夫利特的似乎就是这个男的。”

“我完全没听过这个叫亚兹摩的,那你见到他时又察觉到了什么?”

“这就是重点。我一开始想说这场战争或许跟卡拉有关而来到这儿,知道整个战况时还以为跟她无关而放弃,不过这个判断似乎下得太早了。”

“什么?难道你在他们那儿遇见卡拉了?!”

“不,这并没有。请再回想一次到现在发生的事情。大约两年前炎之部族第一次开始进攻时,卡修陛下为了与贝鲁特决战而前往瓦利斯,而在摩斯与亚拉尼亚加入对抗马莫的战线时,罗德斯岛就开始了异变。”

“没错,那时亚拉尼亚与摩斯起了内乱,而炎之部族也开始正式进攻我们弗雷姆。”卡修似乎想知道这跟刚刚说的有什么关系。

“是的。我们一直觉得这种巧合是卡拉的策略,看来这应该是正确的了。”

帕恩换了个姿势继续说着。

“而最近炎之部族解放了伊夫利特并且支配之,使我也开始猜测这或许也是卡拉的杰作。炎之部族进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亚拉尼亚之贤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德岛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