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之主--魔界同盟》

第十三章 众多会议

作者:外国科幻

弗罗多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开始他以为自己睡晚了,一个又长又讨厌的梦仍缠绕在他的脑子里。或许他一直在生病?但是低平的天花板看起来有点怪怪的;黑色的梁上雕满了浓艳的图案。他躺了一会儿看着映在墙上的块块光影,听着瀑布的声音。

“我在哪里?现在几点了?”他大声地对着天花板喊道。

“是在埃尔伦家里,现在是上午十点钟。”一个声音说道:“如果你真的很想知道的话,我告诉你现在是十月二十四日的上午。”

“甘达尔夫!”弗罗多大声叫着,坐了起来。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巫师,此时正坐在窗子旁的一张椅子上。窗户开着。

“是的,”他说,“我在这儿。自从你离开家做了很多荒唐的事以后,还能够待在这里应该是很幸运的了。”

弗罗多又躺下了。他感到此时又舒服又安静而不想争吵,而且他知道无论在何种情况下,他都不会争出个结果来。现在他完全醒过来,又想起了他的旅行,穿过老森林时的那次灾难性的“捷径”,在跃马酒店的那次“事故”,在气象顶下的一个小山谷里他戴上魔戒时的疯狂。

当他一直想着这些事情,而且徒劳地试图回想自己怎样来到利文德尔的时候,思绪被甘达尔夫轻轻的吸烟声所打断,甘达尔夫把白色的烟圈吹向窗外。

“萨姆在哪里?”弗罗多终于问道:“其他人都好吗?”

“他们都很好,”甘达尔夫答道:“萨姆一直在这里,直到大约半小时前我催他去休息,他才离开。”

“在渡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弗罗多问道:“总觉得有些模糊,现在还是。”

“是的,都会这样的。你当时已经在开始销亡,”甘达尔夫答道:“伤痛最后战胜了你。再过几个小时我们就帮不了你了,但你有一种内在的力量,我亲爱的霍比特人!就如同你在古坟里表现的那样——真是一触即发,那也许是最危险的时刻。在气象顶的时候你能坚持下去就好了。”

“你好像已经知道了很多事情,”弗罗多问道:“我并没有跟其他人讲起有关古坟的事情,开始时它太恐怖了,后来又考虑到其他的事情。

你是怎么知道的?“

“弗罗多,你睡觉时说了很多梦话,”甘达尔夫温和地答道:“对我来讲,读懂你的思维和记忆并不难。不要急!即使我刚才说‘荒唐’,但其实我并不真的那样认为。我非常了解你和其他人。经过这么多艰难困苦,到现在仍执掌着这个魔戒,真是难能可贵呀。”

“若没有健步侠的话,我们肯定没办法,”弗罗多回答说:“但是我们需要你,我若没有你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被人耽搁了,”甘达尔夫说:“这几乎毁灭了我们,但是我不能肯定,也许这样还好些。”

“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切都很好!根据埃尔伦的旨意,你今天不应该讲话,也不用担心任何事情。”

“但是不说话会使我胡思乱想,那令我筋疲力尽,”弗罗多说道:“我现在很清醒,也想起了很多想听听解释的事情,你为什么延误?至少你应该告诉我这一点。”

“你将会听到你想要知道的一切,”甘达尔夫说:“当你完全恢复以后我们将召开一个大会。而此刻我只能说我被俘虏了。”

“你吗?”弗罗多喊道。

“是的,我,灰众人甘达尔夫,”巫师一本正经地说:“在整个世界上有很多力量,有好有坏。有一些甚至超过我,有一些力量我还没有较量过。但是机会就要来了,摩古尔王和他的黑骑士已到来,一场战斗已准备就绪!”

“那么你已经知道黑骑上了——在我遇到他们之前?”

“是的,我知道他们。实际上我跟你提过他们一次,因为黑骑士是魔戒阴魂,魔戒之主的九大仆人。但是,我并不知道他们又来了,否则我应该与你立即逃走。只是六月份我离开你以后才听说他们的消息,但那经过我们以后再谈吧。我们现在暂时被阿拉贡从灾难中救出来了。”

“是的。”弗罗多说:“确实是,健步侠救了我们。但最初我还有点怕他。我想在我们遇见格罗芬德尔之前,萨姆一直都不相信他!”

甘达尔夫笑笑说:“萨姆的事我都听说了,他现在已经不怀疑了。”

“我非常高兴,”弗罗多说:“因为我已经变得很喜欢健步侠了。当然了,用‘喜欢’这个词可能不很恰当,我的意思是他对我很亲切。尽管他有时也怪怪的,很可怕。可是实际上他时常让我想起你。我以前没有认识像他那样的大种人,不过我以为他们只是高大,但却很愚蠢,如同巴特伯一样的善良和愚蠢;或像比尔。芬尼一样愚蠢和恶毒。但也许除了布理人之外,我不太认识存夏尔国的人类。”

“如果你认为老巴利曼愚蠢的话,那你对这里的人不太了解,”甘达尔夫说道:“他在他自己的区域内是很聪明的。他说得多,想得少;说得快,想得慢。但他可以及时看穿砖墙(如同他们在布理说的那样)。

可是在中原,几乎没有剩下像阿拉松的儿子——阿拉贡那样的人。来自大海上的君王族几乎都快消失了。也许这次的魔戒战争将是他们的最后一搏吧!“

“你真的认为健步侠是古代诸王的族人吗?”弗罗多疑惑不解地道:“我以为他们很久以前就已经消失了呢,还以为他只是一名巡林人。”

“只是巡林人?”甘达尔夫大声叫道:“我亲爱的弗罗多,巡林人就正是那种人:以前在北方的最后幸存者曾帮助过我,在伟大的人民——西部的人类——的时代我将需要他们的帮助。他们一定要来,因为我们已经到了利文德尔,但魔戒还没有得到安息。”

“我看是没有,”弗罗多说道:“但到现在为止,我惟一想到的事情只是到这里来;我希望我不用再往前走了,能休息一下真是好。我曾经有一个月被流放的经历。我觉得受够了。”

他停下来合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他又说道:“我一直在算日期,我把时间加起来,怎么也算不到十月二十四日,应该是二十一日,我们肯定是在二十号前到达渡口的。”

“你讲得太多算得太多了,这对你的身体没好处。”甘达尔夫说道:“现在两胁和肩膀感觉怎样了?”

“我不知道,”弗罗多答道:“没什么感觉。这已经算是在好转了,但——”他动一动。“我可以稍微动一下我的手臂,是的,它恢复感觉了,已经不惊了。”他说着,用右手碰着左手。

“好!”甘达尔夫说道:“恢复得挺快的。你很快就会痊愈的。埃尔伦已经开始给你治疗,自从你被带到这里来,他已经照顾你好几天了。”

“好几天?”弗罗多问道。

“是啊,准确地说是三天四夜,小精灵们是在二十日夜里把你从渡口带到这里来的,你漏算了的时间就在这里。我们一直非常着急,萨姆无论白天或晚上一直不离你半步,除了去送信。埃尔伦是治疗大师,但我们敌人的武器也是致命的。跟你说实话吧,我当时已不抱什么希望了。因为我认为还有一些碎片留在愈合了的伤口中,可是直到昨天晚上才发现,埃尔伦已取走了碎片,它被理得太深,而且伤口向里面陷。”

弗罗多耸耸肩,想起了在健步侠手中消失了的那把带有凹口的。

令人痛苦的刀。“别想了!”甘达尔夫说道:“现在已经过去了,它已熔化了,霍比特人似乎很不容易销亡。我认识大个子的强壮勇士,他们很快就被碎片所压倒,而你却承受了十七天。”

“他们对我做过什么?”弗罗多疲乏地问:“黑骑士们做了些什么?”

“他们试图用摩古尔刀刺穿你的心脏,现在摩古尔刀仍留在你的伤口里。如果他们得逞的话,你就会变成像他们一样,只不过有些虚弱,但还是要受他们的摆布,然后你就会变成黑暗之君控制之下的一个鬼魂。抢回戒指,物归原主还不足以一解他因你把戒指占为己有而生的心头之恨,如果能想出更好的办法,他一定会让你加倍受到惩罚。”

“感谢上帝!我竟然没意识到事情这么严重!”弗罗多轻声地说道:“当然我真是害怕极了,但如果我知道多一些的话,我就动都不敢动。

我能逃脱真是个奇迹!“

“当然了,运气和命运帮了你,”甘达尔夫说:“更不用说勇气了。

他们没刺穿你的心脏,只刺到了你的肩膀,那是因为你抵抗到最后。

不过也应该说那很可怕,当时你戴着魔戒时,你已处在极危险之中,因为你的一只脚已踏进鬼魂世界,他们就要抓住你了。你能看见他们,他们也能看见你。“

“我知道,”弗罗多说道:“他们看起来可怕极了!可是为什么我们能看见他们的马呢?”

“因为那是真正的马;就像他们黑色的长袍是真的一样,当他们和生物接触时,他们便穿上它以显出外观的形状。”

“可是为什么这些黑色的马能够忍受如此的骑士?当他们接近时,其他的动物都会感到害怕,甚至格罗芬德尔的小精灵神驹也不例外。

狗和鸭子都朝着他们乱叫。“

“那是因为这些马是在摩尔多饲养,服务于黑暗之君的。并不是所有的佣人及奴隶都是鬼魂。有些是妖怪和侏儒,有些是瓦尔格野狼及狼人。也有很多人类,斗士及国王,这些人在太阳下生活,但也在他的统治之下,不过这些人的数量每天都在增长。”

“利文德尔和小精灵们怎么样?利文德尔安全吗?”

“目前是的,在被占领之前都还安全。小精灵们可能有点害怕黑暗之君,他们会从他面前逃走,但他们绝不会听从他、服侍他。在这利文德尔仍有一些他的主要敌人:小精灵智者、来自遥远海洋的上古之君。

他们并不怕魔戒阴魂,因为这些居住在赐福国度的人,在同一时间生活在两个世界里,他们有强大的威力去攻击那些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人。“

“我想我看见了一个闪耀的白影,但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变得模模糊糊。那是格罗芬德尔吗?”

“当他在另一边时,你看见了早期出世的他。他是帝王家的小精灵王。实际上在利文德尔有一股力量抵挡着摩尔多的势力。另外在其他地方也居住着其他力量。在夏尔国也有另一种力量。但是如果形势如此发展的话,这些地方不久就会变成围困之下的内陆。黑暗之君正在发展他所有的力量。”

“而且,”他说着时,突然站起来,伸出下巴,同时他的胡子如同发怒时一样又硬又直。“我们一定要保持我们的勇气。如果我不和你讨论有关死亡之事的话,你很快就会复元的。你在利文德尔不需要担忧任何事情。”

“我没有任何勇气继续做下去了,”弗罗多说道:“但此时我还不担忧。只要告诉我听有关找朋友的消息,告诉我在渡口的事情的结果。

当我不断地问的时候,我就会对现况很满意。我想之后我会再睡一觉,但是在你讲完故事给我听之前我是不会合上眼睛的。“

甘达尔夫把椅子移向床边,好好看了看弗罗多,他的脸色恢复过来,眼睛清澈明亮,完全清醒过来。他在微笑,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了。

但是在巫师的眼里仍有一点微小的变化,他浑身好像有点透明,特别是放在床罩外面的左手。

“这是可以预料得到的,”甘达尔夫自言自语地说道:“他还没有走过一半,最后他会怎么样,甚至连埃尔伦也不能预言。我想不是邪恶的方面。他可能会变得如同装有清光的一只杯子,可以看得透。”

“你看起来很好,”他大声说道:“我将给你讲一个无需请示埃尔伦的小故事。不过我得提醒你,这是很短的故事。然后你一定要再睡觉。

这就是尽我所能收集到的发生的故事:当你一逃走,骑上马上冲向你。

他们不再需要马来引路,对于他们来说,你变得能够被看到,而且已经踏进了他们世界的门槛。魔戒也接近了他们,你的朋友们跳到一边,离开大路,否则他们将会被撞倒。他们知道如果连白马都不能救你的话,什么也救不了你。黑骑士们骑得太快,谁也赶不上;敌人太多,不能反抗。甚至格罗芬德尔和阿拉贡联合也不能徒步而立刻反击所有的九大仆人。“

“当魔戒阴魂掠过,你的朋友从后面跑过来,临近渡口的地方,在路旁有一个几棵矮树遮住的小洞。他们在那里迅速点着了火。因为格罗芬德尔知道一场洪水将会来临,如果骑士们试图过河的话,他就会对付被留在河这边的敌人。在洪水来临时,他冲了出去,后面紧跟着的是阿拉贡及带有燃烧火焰标志的人。当他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众多会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界之主--魔界同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