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之主--魔界同盟》

第十八章 洛思洛连

作者:外国科幻

“唉!我觉得我们不能在此久留,”阿拉贡道。他望着群山举起剑。

“永别了,甘达尔夫!”他大声说:“我没告诉过你:过摩里亚门时要小心吗?唉,我竟然预言成真!没有你在,我们还有什么希望?”

他转身对着小分队。“没有希望我们也要做到,”他说:“至少我们应得以雪耻。大家振作起来。别再哭泣!来吧!我们要走的路还长着呢,还有许多事在等着我们。”

他们站起身环顾一下四周。问北,山谷走向一面大山脊之间一处暗影下的幽谷。谷上三座银色的山峰在闪耀:塞勒勃迪尔、法奴德赫尔和卡拉德赫拉斯山——摩里亚山脉。幽谷顶一湍流为无数小瀑布镶上了白边,山脚下腾起雾般的白泡沫悬挂在空中。

“那边就是朦胧谷台阶,”阿拉贡指着瀑布说:“湍流旁凿刻出的路便是我们要走的方向,希望天空对我们友好些。”

“或者说卡拉德赫拉斯别那么残忍,”吉姆利说:“看它正对着太阳哭呢!”他向这白雪皑皑的峰顶挥了挥拳头,然后转过身去。

向东边的一座山脊突然中断,远处的宽广模糊的大地依稀可见。

南面云雾山绵延远去至极目处。离他们不到一里远,地势低一点的地方坐落着一块池塘,他们已站在山谷西边较高的地方,池塘长长的,呈椭圆形,形状恰似一矛头刺向北边幽谷。南边远离山阴,阳光明媚。

但水却是黑色的,像是在点灯的屋内看到的黄昏深蓝。清爽的蓝天。

池水平静,水波不兴。四周是一块平坦的绿草地,四边渐次倾斜到躶露未断开的边缘。

“那就是镜地,深深的科勒德扎拉姆湖!”吉姆利不胜悲哀地说:“我记得他说过:希望你欣赏这景色!但我们不能在那儿逗留。现在我还要走很长的路才能有什么开心事了。只是我要急着赶路,他却可以留下来。”

一行人现在沿着山路离开大门。路崎岖不平,破烂不堪,引向乱石丛中一条弯曲的、杂生着石南与荆棘的小路。尽管如此,还可以看出昔日康庄大道的痕迹,自山下的侏儒王国一路绕向山巅。路上时时可见路旁有石头工作品的废墟,长满青草的山冈上面长有细细的白律,或在风中喧闹的杉树林。路向东一转,将他们艰难地引向镜池旁的绿草地,路旁不远处矗立着一根顶部已破裂的石柱。

“这就是都林之石!”吉姆利叫道:“我一定要驻足片刻欣赏一下山谷的奇观!”

“那就快点!”阿拉贡道,回头望了一眼大门方向。“太阳落得这么早。妖怪也许在天黑之前不会出来,而且到时我们已走得很远了。月已下弦,今晚会是一个漆黑的夜晚。”

“跟我来,弗罗多!”侏儒大嚷着,从路上跳出。“不看卡拉德一扎洛姆我不会让你们走的。”他跑下一长长的绿草斜坡。弗罗多慢慢地在后面跟着,尽管伤痛和疲劳,依然受这平静深蓝色湖水所吸引,萨姆跟在他后面。

吉姆利停下来站在石柱前仰望。石柱已断裂,几经风吹雨打,侧边的古文字已辨认不清。这根石柱记载了都林第一次看到锐地的情景,吉姆利道:“让我们也走上前去看一看。”

他们俯下身来看着黑色的湖水。起初他们什么也看不见,慢慢地他们看到了环绕的群山倒映在深邃的蓝水中,山峰则像头上的白色羽毛。远处是广阔的天空。尽管天空太阳高挂,湖中却仿佛珍珠落水,星光福把。但却不见他们自己俯身的倒影。

“啊,卡拉德一扎洛姆如此娇好美丽!”吉姆利道:“都林醒来之前他的王冠便静卧水中。再见了!”他鞠了躬,转过身来,快速跑回绿草地,加入行列。

“你看到了什么?”皮平问萨姆,萨姆陷入了沉思,没有作答。

路转然后即刻下行,走出环绕山谷的两山脊。湖下面的一个地方有一深井,井水清澈明净。井水落下石沿,一股清泉亮晶晶、沽治地流下陡陡的石槽。

“这就是希尔弗罗德起源的山泉,”吉姆利说:“别喝它,水很冰。”

“不久山泉便形成一湍急的河流,汇集众多的山泉,”阿拉贡说:‘俄们的路几里开外都是顺着河边来。我要带你们走甘达尔夫选定的路,首先我希望先到达希尔弗罗德河汇入大河之处——很远的那边。“大家朝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前方可看到山溪跃入谷槽,然后流入低地,直到消失到金色的迷雾中。

“那就是洛思洛连森林!”莱戈拉斯说:“那是我族人居住的地方中最优美的地方。世上没有什么地方的树长得比那里的好看。那里的秋叶不落,却变成金色,直到春天来临长出新绿时它们才落下,然后树枝挂满黄色的花环,大地一片金色,树顶戴着金冠,里面灰色的树干却呈银色,在黑森林我们的歌声中就是这样赞美它的。假如我能到其树下,特别是在春天的季节里,那我的心将是不胜喜悦了!”

“即使在冬季我的心也会充满喜悦的,”阿拉贡说:“但它还在几里之外。我们加油吧!”

弗罗多与萨姆努力跟着大伙儿一起前进了一段时间。但阿拉贡带领他们快速赶路,于是渐渐地他们开始落在后面。从清晨到现在他们什么东西也没吃过。萨姆的口像火烧一样在灼痛,眼前直冒金星,尽管阳光普照,经历过摩里亚黑暗却暖和的环境后,外面的风似乎带有更多的凉意。他打了一个冷颤。弗罗多也感到迈开的每一步都很痛苦,只得大口地喘气。

后来莱戈拉斯转过身来看到他们落在后面,他告诉了阿拉贡。其他人停了下来,阿拉贡跑了过来,还叫了博罗米尔。

“对不起,弗罗多!”他关心地说道:“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情,我们又如此急行军,我都忘了你受了伤。萨姆也受伤。尽管摩里亚怪在追赶着我们,我们也不应该一点也没给你们治疗一下。来吧!再走前一点,有一个地方我们可以歇一会儿,我会尽我们所能的。来,博罗米尔!我们来背他们走。”

过了一会儿,他们遇到了西边山坡流下的另一条小溪,欢腾的溪水加入了匆匆的希尔弗罗德河。汇集在一起的河水冲下一绿石瀑布,溅起水花奔下山谷,周围长着许多杉树,矮矮的弯曲着,四周环生着荷叶蔗和沃脱果灌木丛,底下有一块平地,溪水欢快地流过亮晶晶的卵石。他们在这里休息了一下。现在已是午后三点钟了,他们却只离开了大门几英里远。太阳已开始西斜了。

吉姆利和另外两个年轻些的霍比特人用灌木丛和杉木点起了一团火并打些水,阿拉贡则开始为弗罗多与萨姆护理伤口。萨姆的伤口并不深,但看起来很难看,阿拉贡神情严肃地检查着伤势,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脸上显现欣慰的表情。

“你运气不错,萨姆!”他说:“杀了头妖的人很少有人能像你如此轻伤而退的。伤口又没浸毒,妖怪的刀刃上一般都带毒的。我处理过后的伤口应该会很快痊愈的。吉姆利烧好水后你先洗洗伤口。”

他打开皮袋,掏出一些枯叶。“它们已经干了,有些葯性已丧失了,”他说:“但我这里还有一点在气象顶采集的阿瑟拉斯树叶,把一片叶子在水中操碎,用些葯水洗净伤品后,我来给你包扎一下。该你了,弗罗多!”

“我没事的。”弗罗多说,他不想要别人触摸他的衣服。“我只需要吃一点食物再休息一会儿。”

“不行!”阿拉贡说:“我们一定要检查一下看着铁锤和铁石伤害你到什么程度,我们真惊叹你竟然还活着。”他轻轻地除了弗罗多的旧外套和旧短上衣,随着发出一声惊呼,然后他笑了起来。像微波起伏的海面上的一道光,银色的盔甲在他的眼前发出熠熠闪光,他小心翼翼地脱下它举起来,上面的光辉像亮晶晶的星星,银环响起一如雨落水塘的叮当声响。

“朋友们,看!”他叫道:“这里有一件霍比特小王子着的美丽皮衣!

假如霍比特人有这样的皮衣的话,中原的猎手会蜂拥而至夏尔国了。“

“而世界上所有的弓箭将都会是徒劳。”吉姆利说道,望着神奇盔甲。“这是一件秘事儿银衣。秘事儿!我还从来没见过或听人讲过如此美丽的秘事儿盔甲。这就是甘达尔夫说过的那件吗?那么他低估了它的价值。但这件盔甲给的真及时呀!”

“我一直在琢磨你和比尔博在他那小屋里的那段亲密时间在做些什么,”梅里说:“保佑那老霍比特人!我比任何时候都更爱他。我希望我们有机会告诉他这些事!”

弗罗多的身子右侧和胸前有一黑色发青的伤痕。在盔甲下他穿着一件软皮衬衫,一处银环已刺进肌肉中去。弗罗多的身子左侧也有青肿伤痕,那是他被扔到墙上摔到的。其他人准备饭时,阿拉贡用阿瑟拉斯树叶浸泡过的水洗了一下伤口。谷中立时香气袭人,来嗅一下蒸水的人都不觉一振,精力充沛起来。只一会儿,弗罗多便觉得疼痛大为减轻,呼吸也开始均匀起来,尽管后来几天一模还是比较硬而且痛。

阿拉贡在他脚下绑扎了一些布片。

“盔甲轻得惊人,”他说:“如果撑得住的话,再穿上它。发现你有这样一件甲衣,我心里很高兴,即使睡觉时也别脱下它,除非你幸运地到达了安全地方,而你征途未止,这种机会便微乎其微!”

他们吃饭后,准备妥当继续出发,他们熄了火遮掩所有的痕迹。

然后爬出山谷重新上路,没走多久,太阳便落下西峰,黑幕降下山的两侧,暮色为他们的脚戴上了一层纱,雾气则在山洼处腾起,黄昏淡淡的夕阳洒在东边遥远、模糊的平原和树枝上,萨姆与弗罗多现在感觉好多了,精神倍增的他们也能加快步伐加入行列,于是阿拉贡连续三小时行军,中间只做了一些短暂停留。

天已黑下来了,夜已深,星空闪烁,下弦月却迟迟未露面,吉姆利与弗罗多走在后面,蹑手蹑脚地不说一句话,他们在细听后面有什么动静。后来吉姆利打破了寂静。

“除了风什么声音也没有。”他道:“附近没有妖怪,要不就是我的耳朵是木头做的。我们可希望妖怪们已满足于将我们赶出摩里亚,也许他们的用心不过如此,而与我们——与魔戒无任何关系,当然妖怪如果为了一头目被杀也会在平原上追杀几里路。”

弗罗多没有说话,在看着“刺眼”剑,剑锋已钝。可是他过去的确听到了一些声音,或许他认为他听到了,那踏嗟的脚步声,甚至现在他也听到了,他猛地一转身,后面出现两道微光,霎那间他觉得他是看到了他们,但顷刻间他们便一晃闪开了。

“怎么回事?”侏儒问道。

“不知道,”弗罗多答道:“我觉得我听到了脚步声,而且我觉得我看见了光线——像眼睛一样,自从我们一走进摩里亚,我就经常听得到。”

吉姆利停下来趴在地上。“除了植物和石头的低语外,什么我也听不到,”他说:“来!我们快走吧!其他人已走得不见了。”

夜风带着凉意袭上山谷迎接他们,一团灰影出现在他们眼前,身畔传来微风中无数白杨树叶般的沙沙声响。

“洛思洛连!”莱戈拉斯叫道:“洛思络连!我们已到达了黄金树林的边上了。可惜现在是冬季!”

夜色中大树参天,树干横跨山路和溪水之上。朦胧月光下,树根呈灰色,起伏的树叶泛着淡淡的金光。

“洛思洛连!”阿拉贡道:“真高兴又听到林涛阵阵!虽然离关门只有五里格远,但不必再前行了,让我们祈祷小精灵的神灵保佑我们今晚无事远离后面的危险。”

“如果小精灵们还住在黑暗世界就好了。”古姆利说。

“我的族人从这里回到我们离开了很久的家园已经很久了, ” 莱戈拉斯说:“但我们听说络连并未完全被遗弃,因为这里有一股神秘力量能保护这里不受邪力侵犯。所以在这里的族人很少被人见到,或许他们住在密林深处,远离北部边界。”

“他们的确居住在森林深处,”阿拉贡道,并叹了口气,好像心中激起了一些回忆。“今晚我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们再往前走一点,让树枝完全遮住我们,然后我们离开小路找个地方歇一晚。”

他迈步向前,博罗米尔却迟疑地站着没有跟着走。“没有其他路走吗?”他说。

“你还想走什么样更好的路?”阿拉贡道。

“一条普通些的路,即使要从刀剑丛中穿过,”博罗米尔说:“我们一直被带领着走奇特的路,却是恶运当头。当初违反了我的意愿,我们穿过摩里亚阴影,结果损失惨重。现在你说又要挺进黄金森林。而据我们在贡多所闻,那险恶之地进入者极少人能活着出来,而那些逃离者却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洛思洛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界之主--魔界同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