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之主--魔界同盟》

第二十章 告别洛连

作者:外国科幻

当晚小分队再次被召到塞莱博恩宫室,国王与夫人热情地问候了他们。最后塞莱博恩说起他们出发一事。

“现在是时候了,”他说:“想继续完成你们使命的人必须横下心来告别这片土地。不愿再前行的人可以留下来住一阵子,无论留还是走,谁也不能保证一帆风顺。因为我们最后的时刻即将来临。愿意的可以与我们一起等待这一时刻直至这里的世界以某种方式重新对外界公开,或者我们会呼唤他们为洛连而战,然后他们可以再回到自己的家乡;或者回到遥远的在战争中失陷了的家园。”

随后一片寂静。“他们都决心继续前行。”加拉德里尔看过他们的眼神后道。

“至于我,”博罗米尔说:“我回故乡之路是在前方而非后撤。”

“没错,”塞莱博恩道:“但小分队成员跟你一起去米纳斯蒂里思吗?”

“我们尚未决定我们的路线,”阿拉贡说:“过了洛思洛连,我也不清楚甘达尔夫计划怎样走。事实上我觉得他也没什么确切的目标。”

“也许没有,”塞莱博恩说:“但当你们离开这里,你们不会忘记大河。正像大家所熟知的,从洛连到贡多背着行李的旅行者是无法穿过的,除非划船。奥斯吉利亚大桥不是已倒坍,所有登陆点不是都被敌军占领了吗?”

“你们从哪边行进?去米纳斯蒂里思在西部这边,但你们的行动最直接的通路是在河东部,在那更黑暗的河岸。你们要走哪一边?”

“如果要听我的建议, 那便是走河岸, 通往米纳斯蒂里思,”博罗米尔说:“但我不是头儿。”其他人默不作声,阿拉贡看起来颇为疑惑和忧虑。

“看来你们还不知道要怎样做,”塞莱博恩说:“不该是我来为你们选路。但我会尽力帮你们的。你们当中有一些比较熟悉船的:莱戈拉斯,你们那里的人了解湍急的森林河;博罗米尔熟悉贡多;阿拉贡又是一个游侠。”

“还有一霍比特人!”梅里叫道:“不是所有的霍比特人都把船当做野马看待的。我的家乡是在白兰地河沿岸。”

“好极了,“塞莱博恩说:“那我会给你们一行人配备船只。他们一定要小而轻,因为如果你们行很久的水路,有些地方会需要你扛着船走的。你们会路经撒恩。盖比尔的急流,也许会最终到达芬罗斯大瀑布。

在那里,大河从亲恩情索尔以雷霆万钧之势直落千尺,还有其他急流险滩。划船会令你们有一段时间内没那么劳累。但它们给不了你们办法,最终你们必须离开船和河水,然后向西一或向东。“

阿拉贡向塞莱博恩致谢多次。赠船令他感到很大的安慰,倒也不是因为有几天他们不用决定走哪条路线的原因。其他人也看起来充满希望。无论前方有多少艰难险阻,沿着宽阔的安杜因河顺流直下去迎接它们总比弯腰苦行军好。只是萨姆满面愁容:至少他们将船看成野马一样难驯服,或者更坏,而他以前死里逃生的经历也没使他对其增加什么好感。

“明天午后在河口万事俱备。”塞莱博恩说:“明早我派人去帮助你们做好出征准备。现在祝你们晚安,睡一个安稳的觉。”

“晚安,我的朋友们!”塞莱博恩说:“睡个好觉!今晚别让路上的事烦扰你们太多。也许你们每一个人要走的路在脚下早已被安排好了,只是你们看不见罢了。晚安!”

一行人告别之后回到帐篷里。莱戈拉斯与他们一起回去,因为这是他们在治思洛连的最后一晚,尽管加拉德里尔说了一番话,他们还是希望一起商量一下。

他们对到底如何行动,才能完成销毁魔戒的使命争论了很久,但是讨论毫无结果。非常明显的,大多数的人想先去米纳斯蒂里思,至少暂时可以避开敌人的恐怖。他们非常愿意跟随一个领导人物渡过大河进入摩尔多阴影区,但弗罗多没说一句话,而阿拉贡脑中还是两种意见相左。

当甘达尔夫还在时,他自己原先的计划是与博罗米尔一起,藉助他宝剑的威力去解救贡多。因为他坚信梦中的信息是一种召唤,时辰已到该是埃伦迪尔的后裔挺身而出与索伦相斗争夺霸主地位了。但是在摩里亚,甘达尔夫的责任落到了他的肩上,他知道他不能现在抛弃这次魔戒行动,如果弗罗多最终拒绝与博罗米尔走的话。可是除了与弗罗多共同盲目地走入黑暗之外,他或其他人又能给予弗罗多什么帮助呢?

“假如需要,我要独自去米纳斯蒂里思,因为这是我的责任。”博罗米尔说,随后他一言不发,坐在那里两眼凝视着弗罗多,好像试图读出这位小矮人的思想。后来,他再次开口,很轻声,像是在与自己争辩。“假如你只是想销毁戒指,”他说:“那么战争和武器都派不上多少用场。米纳斯蒂里思的人也帮不了你。但假如你想销毁黑暗之君的武力,那么没集体武力进人他的地盘便是愚蠢,而且将魔戒丢弃也很愚蠢的,”他结束道:“这是一个抉择——是保卫一个强大国家,还是公开走入死亡的怀抱。至少,我是这样看待的。”

弗罗多在博罗米尔的一瞥中抓住了一些新的、奇怪的东西。显而易见的,博罗米尔的想法与他最终的结语不是同一回事。丢弃魔戒很愚蠢:什么?魔戒之力?他在埃尔伦会议已提出类似观点,但当时他接受了埃尔伦的纠正。弗罗多看了看阿拉贡,但他似乎陷在思索当中,对博罗米尔的话没做什么反应。于是争论结束。梅里与皮平早已熟睡,萨姆在打瞌睡。夜越来越深了。

早晨,他们正在打点他们的轻装,会讲他们语言的小精灵们来了,带来许多途中需要的食物与农物。食品大多是薄饼干,外面烤成淡黄色,里面是奶油色。吉姆利拿起一块,怀疑地打量着。

他拿了一块咬了一口低语道。他表情随即一变,他满足地把余下的全吃了。

“别再吃了,别再吃了!”小精灵们大笑着说:“你刚才吃的足够你一天的行军了。”

“我还以为这只是一种‘可廉’,戴尔山谷的人拿来用于荒野行路用的。”侏儒说。

“这也是一样的,”他们答道:“但是我们称之为伦耙斯或者叫路上面包,这比普通人制造的任何食品都更增加体力,而它肯定又比可廉更美味。”

“如确如此,”吉姆利说:“呵,这比博恩家人做的蜂蜜饼干还要好哩,这可是很高的评价,因为博恩家人是我所知最佳的烘培师,但在那时他们从来不送给旅行者他们做的饼干。你们真是好客的主人。”

“我们还送来一些备用食物。”他们说:“一次吃一点,只有在需要时才吃。这些食物是其他食品断绝后才吃的。这种饼干过许多许多天仍会保持甜味,但必须不破碎并且保持树叶包装,像我们带来时一样。

吃一块便足以令旅行者工作一天还有劲,即使身材如米纳斯蒂里思人一样高的人来吃也足够。“

接着小精灵们打开包里送给一行人每人一些他们带来的衣物。他们为每一个人提供了一件头巾和一件斗篷,全部按照每人的尺码并用卡拉德瑞姆制造的、柔软丝绸般的衣料做成。很难说出它是什么颜色,灰色中带一些树下的暮色一般色彩,但一走动,在另外的光线下,它们又会变成暗色的树叶般的绿色,夜晚时又像休耕地般的淡褐色,在月光下却如水般的浅银色。每一件斗篷在脖子间由一镶银绿叶图案的胸针系上。

“这些是百变斗篷吗?”皮平惊奇地看着问道。

“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小精灵头目答道:“它们是精致的衣服,质料很好,因为是本地制造的。当然它们是小精灵的衣服,不知道你是不是问这个。绿叶和树枝,水与石,这都是我们喜爱的黄昏中洛连万物的美丽色调,因为我们将全部的爱都注入到我们所创造的一切去。

但它们只是衣服,不是盔甲,所以它们不是刀枪不入。不过它的用途很多:穿起来很轻,需要时可暖可凉。而且穿上它可以避开许多充满敌意的目光注视,无论是在丛林中或者岩石间行进。夫人的确喜欢你们!她与她的侍女们一起织布做成的。我们以前也从未把我们自己的衣服给陌生人穿过。“

吃过早餐,一行人告别喷水池旁的草坪,心情很沉重。这是如此美好,记不清在此度过多少日夜,却有一种家的感觉。他们正看着阳光下白色的水花,海尔迪尔穿过林间通道的绿草走了过来。弗罗多高兴地向他问候。

“我刚从北部边境回来,”海尔迪尔说:“我再次被派遣做你们的向导。朦胧峡谷充满了水蒸汽和烟云,山里话多烦恼。地底下经常有噪音传来。假如你们当中有人以前想过北上回乡的话,你们肯定穿不过去。来吧!你们的路朝南。”

他们一路穿过卡拉斯加拉东,看到绿野已空旷起来,但头上的树有许多声音在低语和歌唱。他们却只是默默前行。后来海尔迪尔带他们走下山南坡,他们又来到了挂灯的大门和白桥,于是他们穿门出城离开了小精灵之城。然后他们离开大路走进一条长满茂笼树的小路,穿过去,沿着曲曲弯弯的洒满银色影子的林间小路,一直走下去,向东或南的方向,直奔河边。

他们走了十多里路,快到中午时分,来到一面高高的绿色墙前。

由一通道穿过去,树木却突然不见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块长长的绿草坪,点缀着金色的伊莱纳花,在阳光下闪烁。草坪一直通往两边闪亮的一窄处地岬,右方即西边流淌着银光闪闪的希尔弗罗德河;左方东边大河卷起宽宽的浪,河水又深又黑。远处的河岸仍有森林向南延伸直到极目处,但岸边荒凉光秃。洛连之地处不再有茂宠树枝伸出。

在希尔弗罗德河岸,离溪水汇合处不远,有一座白石和白水的栈桥。旁边停泊着许多小船和驳船。有些涂上了明亮的颜色,发出银色、金色和绿色的光芒,但大多数为白色或灰色。三艘灰色的小船是为他们准备的,在船里小精灵们准备好了食物。此外,他们还另放了几捆绳子,每艘船三捆。绳子看起来很细,但颇结实,摸起来有丝绸般的手感,颜色如小精灵斗篷的灰色。

“这些是什么?”萨姆问道,抚弄着一根放在绿草地的绳子问。

“当然是绳子了!”一位小精灵在船上答道:“远行永远别忘带绳子!

要又长、又结实、又轻的那种。这些就是。它们会大派用场的。“

“你不必告诉我这些!”萨姆说:“我出来时没带,而我一直在担心。

我只是在想这些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我想了解一点编绳子的方法,你们会说是家庭编制的。“

“它们是由黑思兰草编成的。”这位小精灵答道:“不过现在没时间告诉你编绳子的方法。早知道你对此有兴趣,我们早就教你了。但是现在,唉!除非你什么时候再回到这里,不然的话,你只好满足于我们送你的礼物吧。希望能对你们有用!”

“来吧,”海尔迪尔说:“一切准备就绪。上船吧!开始时小心些!”

“记住这句话!”其他小精灵道:“这些船很轻,它们非常灵巧,与其他船不同的。装满船也不会沉的,但掌不好舵会倾斜。你们最好趁这有岸的地方,先练习上下船,然后再出发。”

一行人如下安排:阿拉贡、弗罗多和萨姆在一条船上;博罗米尔和梅里和皮平在另一条船上:第三条船坐着莱戈拉斯和吉姆利,他们两人已成为莫逆之交。最后一条船上还装载了部分的行李和物品。船由短桨掌舵,划行,船桨带宽叶形浆刀。众人上船后,阿拉贡带领大家一起划上希尔弗罗德河,河流非常湍急,于是他们缓缓前行。萨姆坐在船头,大家紧紧抓住两舷,若有所思地回首望着岸边。水面泛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小船经过地呷外边的绿野时,树叶垂向河边。到处可见金叶在涟漪水面上摇曳浮动。空气宁静明亮,万籁俱寂,只有遥远处传来鸟雀高昂的歌声。

转过河中一个转弯处,正在他们兴奋地顺流直下时,前方突然出现一只巨大的石鹅。它那弯弯的脖子,胸前的水花向两边溅去。尖尖的嘴闪着夺目的金光,双眼如乌玉镶嵌在黄石中,硕大的翅膀半张开着。越来越近,河面上传来音乐声,忽然他们发现那原来是一只船,是小精灵们创造并雕刻成一只大鸟状的。两名白衣小精灵划着两只黑桨。

船中间坐着塞莱博恩,再后面是加拉德里尔,高挑而白皙,一小团金花插在头发上,弹着竖琴在唱歌。她的歌声飘在凉爽、清澈的空气中听来无比凄美:我歌唱树叶,金色的树叶,那里生长的金色树叶,我歌唱风,那里的风在树枝间流动。

太阳那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告别洛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界之主--魔界同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