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之主--魔界同盟》

第四章 采蘑菇的捷径

作者:外国科幻

早晨,弗罗多一觉醒来,觉得精神爽朗。他睡的地方是由一棵活树构成的卧室,这树的树枝编织在一起,直垂到地面,他的床是由蕨叶和青草做的,又松又软,还有一股奇异的清香。阳光透过摇摆的树叶照进来,树上的叶子还是一片青翠。他跳起来走出去。

萨姆坐在靠近树林边缘的草地上。皮平站在那里研究着天空和气候。没有小精灵的踪迹。

“他们留下了水果和饮料,还有面包给我们,”皮平说:“来吃早餐吧。这面包的滋味几乎跟昨晚一样好。我一点都不想留给你,不过萨姆一定要留给你。”

弗罗多坐在萨姆身旁吃起来。“今天的计划如何?”皮平问。

“要尽快走到巴克尔贝里。”弗罗多答道,一心注意着他的食物。

“你看我们还会遇到那些黑骑士吗?”皮平轻松地问。在这早晨的阳光下,即使想到要遇儿一大队的黑骑士,对他来说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是的,可能会遇到,”弗罗多答道。他不喜欢提起这事。“但是我希望不要被他们看见我们过河。”

“你向吉尔多打听到关于他们的情况了吗?”

“打听到的不过是些暗示和谜语。”弗罗多躲躲闪闪地说。

“你有没有问过他们用鼻子嗅什么?”

“我们没有谈这个。”弗罗多嘴里塞得满满地说。

“你应该问问这一点,我肯定这非常重要。”

“在当时的情况下我想吉尔多一定不肯解释这一点的。”弗罗多尖锐地说:“现在让我静一静!我吃东西的时候不想回答一长串的问题。

我想思考一下。“

“天哪!”皮平说:“吃早餐的时候思考?”他走开,去到草地的边缘。

在弗罗多的思想上,这晴朗的早晨晴朗得可疑,他认为并没有消除他被追踪的恐惧,他仔细想着吉尔多的话。皮平愉快的声音向他传来,他正在碧绿的草坪上跑着、唱着歌。

“不!我办不到!”他想:“带着朋友们一起走过夏尔国的国土,那是一回事,我们走饿了、走累了,可以有甘美的食物和舒适的睡床。带着他们去流亡,那可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很可能会饥不得食、倦不得息,就算他们乐意跟我去的话。这继承的事情其实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我想我甚至连萨姆都不应该带的。”

他看了萨姆。甘吉,发现萨姆也正在观察他。

“喂,萨姆!”他说:“你看怎么样?我要尽快离开夏尔国,事实上我现在已经决定,就连在克里克洼地的那一天也不等了,如果这样有好处的话。”

“很好,老爷!”

“你还是想跟我走吗?”

“我想。”

“这可是很危险的事情呀,萨姆。现在已经很危险了。很可能我们俩都回不来呢。”

“如果你不回来,老爷,那我当然也不回来,那是肯定的嘛,”萨姆说:“‘你不离开他吗?’他们问我。‘离开他?’我说:“我永远也不想离开他。我要跟他一起走,哪怕他要到月亮上去,我也跟他一起;如果那些黑骑土想阻挡他,他们也得看我萨姆。甘吉乐不乐意。‘我说。他们都笑了。“

“‘他们’是谁?你在讲什么?”

“是小精灵,老爷,昨天晚上我们谈了好一阵子,他们看来知道你是出走的,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否认这一点。非常好的人,小精灵真是!老爷!非常好!”

“是的。”弗罗多说:“你现在仔细看过他们了,还是喜欢他们吗?”

“他们好像有点超越于我的爱憎之上。这么说吧,”萨姆迟迟回答道:“我觉得他们看来如何并没有什么关系。他们跟我预料中的大不一样,这么老又这么年轻,这么快乐又这么忧伤,可以这么说。”

弗罗多相当惊异地望着萨姆,好像有点想从他的外表上看出点迹象,弄清楚这人身上的奇异变化。他这番话一点都不像是弗罗多熟悉的那个旧的萨姆。甘吉的声音。可是坐在那儿的那个萨姆。甘吉看上去倒还是那个旧的萨姆。甘吉的模样,只不过脸上有一种与往常不同的若有所思的表情。

“既然你想看小精灵的愿望已经实现了,你现在还觉得有必要离开夏尔国吗?”他问。

“是的,有必要,老爷。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不过经过昨晚之后我觉得跟以前不同了,我似乎在某种程度上能预见未来。我知道我们要走很远的路,到黑暗中去,但我知道我不能走回头路。现在我想的不是去看小精灵了,也不是去看巨龙、看大山,我还不是很确切地知道我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我在结局之前有些事要做,那是在前方,而不是在夏尔国。我要始终参与其事,老爷,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的话。”

“我不完全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我明白甘达尔夫给我选了一个好伙伴,我很满意,我们就一起走吧。”

弗罗多静静地吃完早餐。然后他站起来,眺望东方的原野,向皮平发出喊声。“准备好要出发了吗?”皮平跑到跟前时他说:“我们必须立即出发。我们大晚起床了,有许多路要走呢!”

“你是说你大晚起床了吧?”皮平说:“我可是早就起来了,我们只不过在等你吃完东西、想完心事罢了。”

“俄现在吃完又想完了。我现在打算尽快赶到巴克尔贝里渡口,我不打算偏离我们的路线,还是回到我们昨晚走的那条路吧。我要从这儿抄近路直插过去,穿越这片原野。“

“那你得会飞才行,”皮平说:“你想用双脚走路直穿这片原野,那是不可能的。”

“不管怎么说,我们总可以不用像走大路那样兜得那么远吧?”弗罗多回答道:“渡口在伍德霍尔树林的东南方,但大路却向左弯过去,你可以看到在北边远远的那儿有一个拐弯。它绕过马里什沼泽的北端,接上从斯托克上游的大桥通过来的堤道,但那样就偏离了我们的路线许多里路。如果我们从现在站的地方取一条直线直到渡口,就可以少走四分之一的路。”

“慾速则不达,”皮平争论道:“这一带的原野高低不平,马里什沼泽中有许多陷入的泥潭和各种各样难走的地方,我了解这些地方的情况。如果你是担心黑骑士的话,我觉得在大路上遇到他们跟在树林或旷野里遇到他们没什么两样。”

“在树林或旷野里找人没在大路上那么容易,”弗罗多答道:“而且如果走大路的话,有时还得留心是否走在路上,有没有偏离它。”

“好吧!”皮平说:“泥潭也好水坑也好,哪里我都跟你去就是了。

不过那可很难走!我们本来在日落之前可以走过斯托克那儿那家‘金鲸酒店’的,那儿有东部最好的啤酒,或者说以前有,我很久没喝过了。“

“那就更得抄近路了!”弗罗多说:“如果说抄近路可能会多花时间,那小酒店耽搁的时间就更多了。我们要不惜任何代价阻止你去那个‘金综酒店’。我想在天黑前赶到巴克尔贝里。你说怎么样,萨姆?”

“我跟你一起走,弗罗多先生,”萨姆说(尽管私底下有点担心,而且深深惋惜喝不到东部最好的啤酒)。

“好,如果我们打算从泥沼和荆棘中闯出一条路来,那我们现在就走吧!”皮平说。

天气已经变得几乎跟昨天一样热了,但云开始从西边升起来,好像要下雨的样子。三个霍比特人爬下一道陡峭的绿色斜坡,一头钻进坡下密密的树林里。他们选择了离开伍德霍尔树林之后朝左走的路线,要斜插过去,穿过环抱小山东边的树林,一直走出外边的平地,然后他们可以越过开阔的原野直奔渡口,只不过要经过一些沟坎和围篱。

弗罗多估计他们如果取直线走的话,得走十八里路。

他们很快就发现,树林比表面看上去更密、更缠结得厉害。林中灌木茂密,完全无路可循,他们没办法走得很快。挣扎着下到斜坡脚下,发现有一道水洞从身后的小山流下来,河床深陷,两侧高悬,又陡又滑,长满荆棘。他们跳不过这涧,而且事实上没办法渡过它,要过去就得弄湿衣服、探伤身体,弄得一身泥泞。他们停下来,不知道怎么办。“也不允探探路!”皮平冷笑道。

萨姆。甘吉回头望望。从树林的一个开口,他瞥见他们刚才爬下来的那绿色的斜坡顶端。

“看啊!”他说,抓住弗罗多的手臂。他们一起朝那边望去,在高高的斜坡顶部边缘,天空的背景上,站立着一匹马。马的旁边,一个黑色的人影正屈身向着地面。他们立即打消了一切往回走的念头。弗罗多领头,一行人很快钻进山涧旁密密的灌木丛中。“唁!”他对皮平说:“我们俩都没错!这捷径已经不成直线了,但我们也仅仅来得及找到一个藏身之所。你的眼睛真尖,萨姆你有没有听到什么东西走过来?”

他们一动也不动地站着,几乎屏住呼吸在倾听,但没有听到追来的声音。“我想他们不会牵着那马走下这斜坡吧,”萨姆说:“但我猜他知道我们是往这下面走的,我们最好赶快离开。”

往前走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们都背着背包,灌木和荆棘都像存心阻挠,不让他们通过似的。背后的山梁挡住了风。空气静止而窒闷。当他们最后硬闯出一条路走到比较开阔的地方时,觉得又热又累,满身都是划伤,而且也弄不清楚原来所走的方向。山涧流到平地上时,两岸就降低了,涧水变得宽而浅,缓缓流向马里什沼泽和安杜因河。

“唔,这就是斯托克溪!”皮平说:“如果我们打算走回我们原来的路线上,就得马上到对岸去,而且要靠右走。”

他们涉过溪涧,急急走过对岸一片开阔的空地,空地上没有树木,只长着灯心草。走过空地后,又进入另一条林带,大部分是高大的橡树,偶然杂有一株榆树或杆树。地面相当平坦,林中灌木也不多,但树长得很密,前面稍远的地方就看不见了。一阵突如其来的风把树叶向上扬起,雨点开始从乌云密布的天空酒下来。随后风停了,大雨倾盆而降。他们步履艰难地走着,尽快往前赶,走过一片片草地,走过被风雨堆得高高的一堆堆落叶,雨一直在他们周围滴滴嗒嗒下个不停。他们不讲话,但不断地向后面和两旁投去目光。

过了半个钟头,皮平说:“我希望我们没有向南边偏离得大多,不是沿着这林带在纵向行走吧!这林带并不很宽,应该说最宽不超过一里,我们现在早该走出树林了。”

“我们要是走起弯路来就糟了,”弗罗多说:“那就得白费许多力气了。我们还是保持现在的方向走吧!我还不确定我们现在是否应该走出树林到露天的地方去。”

他们又继续走了大约两、三里路。阳光从破碎的云层中照射出来,雨渐渐小了。天已过午,他们觉得早该吃午餐了。于是大家停下来,在一棵榆树下面,这样的叶子虽然在很快变黄,但还是很浓密,树脚下的地面挺干爽,又相当隐蔽。他们动手吃饭时,发现小精灵们给他们瓶子里装了一种清澈的饮料,呈淡淡的金黄色,气味芬芳,像用多种花儿酿成的蜂蜜,非常提神。很快的,他们就开怀大笑,在雨中折弄手指发出霹啪声,也向黑骑士作同样的动作,觉得剩下的路程好像很快就会被他们抛在身后似的。

弗罗多背靠着树干,合著双眼。萨姆和皮平坐在近旁,开始哼起歌来,接着就轻轻唱起来:哈!哈!哈!让我喝上一瓶吧浇一下我的忧愁,医一下心头伤疤风儿你只管吹,雨儿只管下长路遥遥何时才到家我躺在这高高的大树下看身边飘过悠悠云霞哈!哈!哈!他们更加大声地笑起来。突然,笑声咽住了。弗罗多一跃而起,一声拖得长长的哀哭声随风飘来,像是魔鬼或孤寂的生灵那种哀哭声。声音起起伏伏,最后是一阵尖锐的高音。正当他们坐着或站着,好像被凝固了似的,又有另外一个声音起来与这声音应和,距离远的,声音就弱一些,但同样凄凉得能令人血脉凝固。过后便是一片沉寂,只听见风吹树叶的声音。

“你说那是什么东西?”皮平终于发问,竭力压低声音,有点颤抖。

“如果说是鸟的话,那可是一种我在夏尔国从来没有见过的鸟。”

“那不是鸟兽的声音,”弗罗多说:“那是一种呼唤,或者是信号,那叫声中是有话语的,虽然我没听明白,但绝不是霍比特人的声音。”

大家不再提这件事。他们都在想着那些黑骑士,但谁也没说出来。

他们现在既不想说话,也不想走路;但是他们迟早要穿过开阔的旷野往渡口走,而且最好是趁着白天赶快走。不一会,他们就又背上背包出发了。

没多久,树林就突然到了尽头,眼前展开一片宽阔的草地。他们这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采蘑菇的捷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界之主--魔界同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