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之主--魔界同盟》

第八章 古墓迷雾

作者:外国科幻

这一晚他们没再听到吵声。可是不管是在睡梦里还是醒着(这两者他也分不清楚),弗罗多总听见有一个温柔甜美的歌声在脑海里回响。

一首歌像灰的雨幕后一片朦胧的光,逐渐亮起来,把整个雨的纱帐变成晶亮的玻璃和银子,最后,雨帘收卷起来,在霎时升起的太阳下,他面前展开一片青翠的郊野。

这景色消失,人也就醒了,只听见汤姆在吹着口哨,声音好像满树的鸟儿在叫。太阳已经从山上斜射下来,照进敞开的窗户。外面万物呈现一派青绿,闪着朦胧的金光。

早餐仍旧是他们几个自己在一起吃。早餐以后,就准备好告别了。

这天早晨天气凉爽,明亮清新,秋天的晴空碧蓝如洗;而他们的心情之沉重,几乎是这样好天气中不可能有的。新鲜空气从西北方向吹来,他们那些性格沉静的小马也几乎撒起欢来,喷着鼻子,不停地动来动去。汤姆走出屋子,挥动帽子,在门前台阶上跳起舞来,伴着霍比特们起立、出发、以很快的速度离开。

他们沿着从屋后延伸出来的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径出发,斜行上攀,登上屋后山梁的北端。正当他们刚刚上马,要牵着马儿爬上最后一面陡坡时,弗罗多忽然停住了。

“金莓娘子!”他喊道:“‘那个浑身穿着绿色衣服、闪着银光的美女!

我们完全没有向她告别,而且从那天晚上起就没有见过她!“他不顾一切地要往回走,但就在这时候,一声清晰的呼唤像流水潺潺般传下来。

她就站在山梁上,背对着他们。她的秀发在风中飘散,遇到阳光时就发出闪闪亮光。她跳起舞来时,脚下也发出一种光,就像沾湿着露珠的青草发出的晶莹水光。

他们急急攀上最后一道斜坡,上气不接下气地站在她身旁。他们向她鞠躬,但她挥着双臂叫大伙向周围看,他们从山顶上俯瞰那晨光下的原野。目前,他们曾站在林中的小山包上,看到原野都在云遮雾罩之中,而今天天朗气清,视界旷远,那林中的小山包现在也依稀可辨,呈淡绿色,突出在西边一片黑鸦鸦的森林中。在那个方向上,地势随着树木密布的山而上升,在阳光下呈现绿、黄、赤褐各种色彩,在那背后隐藏着的是白兰地河的河谷。朝南看,视线越过柳条河的河道,远远可见一片像朦胧的镜面似的光亮,白兰地河在那里的低地上绕了一个大的圈子,然后流逝到一个霍比特人完全不知道的地方。北面是一片渐低渐小的小山的,山的后是一片片平地和土包,呈灰色、绿色或淡淡的土色,最后伸展到远处,消失在一片模糊和黯淡之中。东面,古坟的原从那里升起,可以看到一道又一道主脊向着晨光伸展过去,直到超出视力范围,引起一种猜想。无非是天边那混和在一起的蓝色和遥远的白色的猜想,但根据记忆和古老故事所讲的,这猜想的答案便是那遥远的、高高的群山。

他们深深吸了一口气,觉得似乎只要一个跳跃、大踏步快走几步,便能到达他们想去的地方。看来慢慢沿着那的原折皱的裙裾绕行到大路上去是个怯懦的做法,他们现在应该跳跃,像汤姆那样精神抖擞地一跳就跳过这些像台阶似的的陵,直接跳到大山那儿去。

这时金莓娘子对他们说话,使他们的视线和思想都被唤回来。“现在赶紧走吧,各位贵客!”她说:“坚持你们的目标!朝北走,风从左边吹来,祝你们一路平安!趁着阳光明亮,赶快走吧!”对弗罗多,她说:“再见吧,小精灵之友,很高兴见到你!”

但弗罗多想不出话来回答她。他深深鞠了一躬,纵身上马,在朋友们的跟随下慢慢走下山梁后面的斜坡。汤姆。邦巴迪尔的房子、河谷大森林都从视野里消失了。在两面绿墙似的山坡与山坡之间,空气越来越热,呼吸时觉得草香越来越浓烈而芬芳。当他们到达绿色的谷底时,回顾来处,还可以看见金莓娘子,现在显得又细又小,像一朵阳光照耀下的花衬托在天幕上。她一动也不动地在那儿注视着他们,她的双手向着他们伸出来。他们回顾时,她发出一声清晰的呼喊,举起一只手,便转身消失在山那边了。

他们的路蜿蜒地经过山间低地的底部,绕过一座陡峭小山的山脚,进入另一个更深也更宽阔的谷地,然后翻过许多小山的肩部,从它们长长的四肢上来,再从它们平缓的身侧登上去,走上新的山顶,再下到新的山谷。见不到一棵树木,也没有露出地面的水。这是一个草的国度,到处是青草和低矮而言于弹性的草皮,一片寂静,只有气流拂过一条条地脊时发出微微的声响,偶有陌生的鸟儿在高空发出孤独的鸣声。走着走着,太阳就升高起来,阳光变得热起来了。他们每翻越地脊,微风好像就变得更弱一点。当他们隐约望见西边的地域时,那远处的森林看上去都像蒙上了一层烟,好像那降下的雨水全都从树叶。

树根和土墩上重新蒸发出来了。在视野所及的边缘处,现在笼罩着一个阴影,是一团阴沉沉的雾气,在它上面是更高的天空,像一顶蓝色的帽子,又热又沉重。

大约中午时分,他们来到一座小山,山顶宽阔平坦,像一只浅碟子,有一条凸起的绿边。在这碟子里,空气跟外界没有对流,天好像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他们骑着马走过那道凸边,一面向北方眺望。

这时他们的情绪高涨起来了,因为很明显地他们已经超出了预期的路程,走得更远了。当然呷,路程和距离现在已经变成模糊而不可靠了,但毫无疑问的是,这古坟的原已经走到了尽头。他们面前是一道长长的山谷,蜿蜒北去,直通到一个山口,山口的两侧是陡峭的山肩。再往前去,就完全看不见有山的了。他们向正北望去,隐隐可见一道长长的黑线。“那是一行树木,”梅里说:“应该是大路的标记。从大桥向东,沿路都有树木生长,据说那是古时人们种下的。”

“太好了!”弗罗多说:“如果今天下午我们也像早上一样一路顺利的话,不到日落,我们就能离开这的原,继续前进去找宿营地了。”不过就在说这话时,他还是把视线转向东边,他看见那一边的山的更高了,而且在向他们俯视下来,而那边所有的山的上都挤满了一个个绿色的土墩,有些土墩上还立着墓石,像一口豁牙突出在绿色的牙龈上,指向苍天。

这景观有点令人心神不宁,于是他们转头不看它,向下走进入那圆圈中的洼地。圆圈的中间处矗立着一块石头,高高耸起在太阳之下,在这日中时分没有影子。这石头并没有做成某种形状,然而却有它的含义。像一块界碑,或者像一只警戒的手指,或者像是一个警告。但是他们现在肚子饿了,太阳又高悬中天,令人觉得没有什么好怕的,于是他们把背靠在石头的东面。石头是凉浸浸的,好像阳光没有足够的力量把它晒热,不过在这时候,这倒似乎挺教人喜欢。他们在那里又吃又喝,在露天下用了~顿人人都觉得再好不过的午餐,食物是从“山下”带来的。汤姆给他们提供了这天足够畅快地吃的食物。他们的马匹卸下了物品散放在草地上。

骑马翻越山岗,吃得饱饱的,温暖的阳光和草皮的清香,稍稍躺得久了一点,伸伸腿,看看近在臭尖的天空,这些东西大概已经足以说明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吧。然而,那也可能是——他们很不舒服地从一阵他们根本不想睡的睡眠中醒来,那矗立的大石头冷冰冰的,投下一条长长的、黯淡的影子,越过他们向东边伸延。太阳发着淡淡的、无力的黄光,透过雾气,从他们躺着的这块洼地的西边墙上照射过来,北边、南边,还有东边,在那一圈墙外是一片浓雾,冷冷的、白色的雾。空气中一片寂静,沉重而寒冷。他们的马匹都挤在一块站着,垂着脑袋。

霍比特人一个个惊跳起来,朝西面的凸边跑去。他们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被大雾围困的孤岛上。甚至就在他们恐怖地看着落日时,连这太阳也沉没到一片白色的海洋中去了,而他们身后的东边,一个冷冷的灰色阴影正在喷涌着升起。浓雾滚滚涌到墙边,升起来超过了墙的高度,越积越高,越向内倾,盖过他们的头顶形成一个屋顶。他们被关在一个由雾做成的大厅里,大厅中央的柱子便是那矗立的巨石。

他们感觉到像一个陷阱在他们周围闭合,但他们并不灰心丧气。

他们心中还记住早些时候看到的大路在前的充满希望的景象,他们还知道那条路是在哪一个方向。无论如何,他们现在对这巨石周围这片洼地很反感,他们怎么也不会有想留在这里的念头了,他们用冻僵的手指头尽可能很快地收拾好行李。

很快的,他们就牵勒马匹成一路纵队越过山顶的凸边,沿着长长的山坡向北边走下去,进入到一片雾的海洋。往下走着,就觉得雾变得更冷、更潮,他们的头发都在额前直直垂下来,滴着水。下到谷底的时候,_冷得大厉害,他们都停下来拿出斗篷和头巾,而这些东西上面很快又凝结了一层灰色的露滴。然后上马继续缓缓前行,按地势的升降,摸索着路走。就像他们所猜想的那样,他们是在朝着那个像大门似的山口走去,他们今天早晨看到的,那是在这道山谷的那一头末端。

一旦他们穿过了这个豁口,他们只要大致上按直线朝前走,就一定能走上大路。他们只朦胧地希望在的原外面可能不再有雾,除此之外,他们的思想还没有想到走出山口以后的事。

他们行进得非常缓慢。为防止失散或朝不同方向行走,他们成单列鱼贯而进,由弗罗多在前颌头。萨姆走在他身后,再后面是皮平,然后是梅里。山谷好像长得没有尽头,突然弗罗多看到一个希望的信号,前方的两侧开始有黑影透过雾气隐隐显露出来,他猜想他们终于走近那两山之间的缺口了,那是古坟丘原的北大门。只要能通过那山口,他们就自由了。

“走呀!跟我来!”他回过头来招呼着,急步朝前走。但他的希望很快变成了慌张和惊恐。两块黑色的东西虽然变得更黑,但它们缩小了,突然他看见两块直立的巨石,互相之间微微相向倾斜,像没有门霉的两根门往,阴森森地耸立在他面前。他记得早晨在山顶上眺望时,并没有看到山谷里有这两块大石头的踪影。他几乎还没有明白过来,就已经从这两块石头之间走过去了。看来正当他在那儿穿过的一刻,黑暗就降临到他的四周。他的马儿喷着鼻子,用后脚直立起来,他掉下马来。他向后看时,发现自己是孤身一人,其余的人都没有跟他在一起。

“萨姆!”他喊起来。“皮平!梅里!来呀!你们怎么不跟上来呀?”

没有人回答。他心中充满了恐惧,赶快回头,跑过那两块石头,一边发狂般地呼喊着:“萨姆!萨姆!梅里!梅里!”他的马儿跑进雾里消失了。他觉得他听见一个声音在不远的地方(或者好像是不远的地方)叫喊着:“喂!弗罗多!喂!”这声音正向东方远离而去,当地站在两块巨石之间向黑暗中紧张地注视时,那声音是在他的左边。他隐没到黑暗中,向那喊声传来的方向而去,觉得是在沿着陡峭的斜坡往上走。

他一边挣扎着朝前走,一边再叫喊,越喊越狂暴,但是有好一阵子没听到回答的声音,后来才听到回答,似乎很微弱很遥远,在他前面上方高处。“弗罗多!喂!”那细微的声音从雾气中传出来。接着是一个喊声,听上去像是“救命!救命!”经常重复着,到最后总是一声长长的“救命!”拖长成为长长的悲鸣,然后戛然停止。他跌跌撞撞,竭尽全力快速往前日,跑向那喊声,可是现在光亮完全消失,夜色逼人而来,紧紧环绕在他周围,令人完全没有可能确定方向。他好像一个劲儿在往上爬、往上爬。

只有脚下地面水平高度的改变告诉他,他终于来到一座小山或者一道土梁的顶端。他感到筋疲力尽,一面流汗一面却还感到寒冷。天完全黑下来了。

“你们在哪里?”他伤心地喊起来。

没有回答。他站着倾听。他突然觉得周围正变得非常寒冷,这高处开始起风。冰冷的风。天要变了。雾飘过他身边,现在是像一片片破布败絮。他的呼吸冒着烟,而黑暗已没有那么逼人、那么浓厚了。他抬头仰望,惊奇地看到,在头顶上那匆匆流逝的一股股云雾间,微弱的星光开始出现。风,开始呼呼响着从草地上吹过。

他突然猜想他听到一个被堵住的叫喊声,于是便向这声音走去,就在他向前走时,雾气也翻滚堆积起来向一旁冲出,露出一角没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古墓迷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界之主--魔界同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