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之主--魔界同盟》

第九章 跃马酒店

作者:外国科幻

布理河谷是布理国境内的主要河谷,是个小小的居民区,处在周围无人居住的荒野里就像一个孤岛。除了布理村之外,小山的另一面还有斯塔德水村,东边稍远处一个深谷里有康比村,切特伍德森林边上还有一个阿切特村。在布理山和各村庄周围,是一片只有几里宽的土地,包括农田和经过开发的林地。

布理国的普通人类长着棕色头发,身材粗短,性格开朗而富于独立精神。他们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他们自己。但是跟别的大种人比起来,他们对霍比特人、侏儒、小精灵和世界上的别种居民都更加友好和亲切。据他们自己的故事说,他们是这里最早的居民,而且是最早漫游到达中部世界西方的人类的后裔。在往昔时代的大动乱中幸存下来的人很少,但是当请王渡海回归时,他们发现布理人依然存在,而现在,当古老国王们的记忆早已被荒草湮没的时候,布里人也仍然存在。

在那个时代,没有别的普通人类在这么远的西方建造居住点,这里离夏尔国还不到一百里格的路程。但是从布理国再过去的荒野地里,倒是有各种神秘的漫游者。布理国的居民管他们叫“巡林人”,但是并不知道他们最初的来历。他们的个子比布理人高些,肤色黑些,据说在视力和听力方面有奇异的能力,而且懂得鸟兽的语言。他们常常信步而行,漫游到南边和东边,甚至远及云雾山脉。但是这种人现在已经很少见到了。每当他们出现的时候,总会带来远方的消息,讲一些人们很喜欢听的奇异的、早已被遗忘的故事。但是布理人并没有跟他们交上什么朋友。

布理国境内也居住着许多霍比特人家,他们也宣称他们这里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霍比特人定居地,这个定居地在霍比特人渡过白兰地河把夏尔国变成殖民地之前就已存在了。霍比特大部分居住在斯塔德尔村,但也有一些就住在布理镇,特别是在较高的山坡上,在普通人类的房屋上面。“大种人”和“小种人”(他们这样相互称呼)相处得友好和睦,各自按自己的方式做自己的事情,但双方都正确地对待自己,把自己看成是布理国居民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世界上再没有别的地方可以找这样奇异的(但却是极好的)安排了。

布理人,无论是大种还是小种,他们自己是很少出外旅行的,这四个村庄的事务是他们主要关心的东西。布理国的霍比特人偶尔会去到像巴克兰或夏尔国的东部这么远的地方,但尽管他们小小的国土只不过是在白兰地河大桥东边不到一天的骑程,夏尔国的霍比特人现在也很少到那里去。偶然会有那么个巴克兰人或者图克家族的人来到小客栈裹住上一、两夜,但即使这种情况也已变得越来越少有了。夏尔国霍比特人在提到布理国霍比特,或者任何居住在国界之外的人时,把他们都称为“境外人”,对他们一点都不感兴趣,认为他们愚钝笨拙。

在那个时代,散居在世界西方各地的境外霍比特人肯定要比夏尔国的人们想象的多得多。无疑地,有些比流浪汉好不了多少,随便在斜坡上挖个洞穴,适合住就住上一阵子。但在布理国,不管怎么说,霍比特人世代居住,而且繁荣兴旺,而且也并不比他们大多数在夏尔国内的远亲们更土气。人们还没有忘记,曾经有过一个时期,夏尔国和布理国之间有过密切的来往,众所周知布兰迪巴克家族就有着布理国的血统。

市理村里有大约一百家大种人的石头房子,大部分在大路上侧,鸟巢似的坐落在山坡上,窗子都朝着西边开。在山的那一边,一道深深的潦沟绕了大半个圈圈,从山脚绕出去又转回来,沟的这边岸旁是一道浓密的树篱。大路从一条堤道上越过壕沟,但穿过树篱之处有一座巨大的大门阻隔,在南边角上大路通出村外的地方也有一座大门。

两座大门天色一黑立即关闭,紧靠门内的地方有间小屋,是专为看门人而设的。

在路边正值大路向右拐绕过山脚之处,有一个很大的客栈。这是很久以前当大路上的交通远比现在繁忙的时代建造的。布理国的位置正当古代交通的要冲,古代另一条大路就在壕沟的外侧、村镇的西头与东方大路相交。在过去的年代,人类和其他各种族的旅客在这条路上络绎不绝。“像布理国的奇闻”这句话至今仍是夏尔国东部的一句俗语,就是从那个时代流传下来的。当时在这个客栈里能听到东、南、北各方面传来的新闻,当时夏尔国的霍比特人也频频来访,以便听取新闻。但是北方的土地荒废已久,因而北方大路现在已很少使用,它现在长满了草,市理人因而称之为“青草路”。

然而布理镇上的那间客栈依然存在,客栈主人是位重要人物。他的家是个聚会地,四个村子里那些游手好闲的、健谈的、好奇心强的居民常在那里见面,巡林人和别的漫游者也常在那里落脚,还有仍然来往于大山脉的旅客(大部分是侏儒)也在这里投宿。

天很黑,繁星泛着白光,弗罗多和伙伴们终于来到了大路和“青草路”的交叉处,离布理村不远了。他们走到西大门前面,大门关着,但在大门内的守护人小屋前有一个人坐在那儿。他跳起来去拿了一盏风灯,从大门上面惊讶地望着他们。

“你们干什么?你们是从哪儿来的?”他很不客气地问。

“我们要到这里的客栈投宿,”弗罗多答道:“我们是往东边去的旅客,天黑不能再走了。”

“霍比特人!四个霍比特人,而且是从夏尔国出来的,从他们的口音听起来。”那守门人像自言自语似地轻轻说。他阴沉地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然后慢慢打开大门,让他们通过。

“我们很少看到夏尔国的人晚上在大路上骑马赶路的曰,”当他们在小屋门前短暂停留时,他接着说:“请你们原谅我的诧异,我可以问一下有什么事情使你们要到布理国以东去呢?”

“我们叫什么名字,有什么事要做,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这看来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适合地点。”弗罗多说。他不喜欢那人的眼光和讲话的语调。

“你们自己的事是你们自己的事,这是毫无疑问的。”那人说:“不过,天黑以后要盘问来人那可是我的事呀。”

“我们是巴克兰来的霍比特人,我们爱好旅行,喜欢住在这里的客栈。”梅里插嘴道:“我是布兰迪巴克先生。告诉你这些够了吗?布理人以前对旅客讲话挺客气的,或者说,我听说是如此。”

“好的,好的!”那人说:“我不想冒犯你们。可是你们会发现,除了守大门的老哈里之外,还有很多人会向你们提出问题的。这周围现在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如果你们等一会儿去到跃马酒店,就会发现你们不是惟一的客人。”

他向他们道了晚安,大家没再说什么,但在风灯白光里,弗罗多可以看到那人仍在好奇地看着他们。当他们骑着马往前走时,他很高兴听到大门在他们身后医嘟一声关上了。他觉得奇怪,那人为什么对他们这样怀疑,是不是有人打听过一小队霍比特人的消息?会不会是甘达尔夫呢?当他们滞留在大森森和古坟丘原的时候,他可能已经来了。但那守门人的眼光和话语中总是有某种东西使他感到不自在。

那人在后面盯着霍比特们看了一会儿,然后回到他的小屋里去了。

就在他的背刚转过去时,一个黑色人影很快地爬过大门,消隐在村中街道的阴影中。

霍比特们骑着马走上一道斜坡,走过几间疏疏落落的房屋,在客栈前停下来。那些房屋在他们看来又大又古怪。萨姆抬起头注视着这有三层楼和许多窗户的客栈,觉得情绪低落。他曾经想象在旅途中有时会遇到此大树还高的巨人,还有更可怕的生灵,但此刻他觉得在这累人的一天的黑夜里,第一次见到普通人类以及他们高大的房子却令他感到厌烦,事实上是感到受不了。他似乎看见客栈院子的阴影里站着一匹匹上了鞍的黑马,黑骑士们从楼上窗口窥视着下面。

“我们不打算在这里过夜吧,是吗?”他喊道:“如果这地方有霍比特乡亲的话,我们为什么不找一个愿意接待我们的人家去投宿呢?那会更舒适自在些呢!”

“这客栈有什么不好呢?”弗罗多说:“汤姆。邦巴迪尔推荐的。我想这里面一定是够舒适的。”

即使从外面来说,在一双熟悉的眼睛看起来,这也是一座令人愉快的房屋。它的正面对着大路,两个侧翼伸入到后边低矮山坡中辟出的一块平地上,所以二楼的窗户就正好与地面齐平。一座宽大的拱门通向两侧翼楼之间的庭院,拱门下靠左边有一个很大的门厅,有宽阔的台阶可登。厅门开着,光线从里面透出来。拱门上面有一盏灯,灯下面是挂着一个大招牌,画着一匹肥胖的白马用两条后腿直立起来。门额上用白色写着两行字:“跃马酒店,店主巴利曼。巴特伯”。底层的许多窗户从厚厚的窗帘里透出灯光。

当他们正在门房外踌躇的时候,有人在里面唱起一首快乐的歌,许多欢乐的声音大声应和着。他们倾听着这鼓舞人心的声音,然后下了马。里面一曲终了,响起笑声和掌声。

他们牵着马儿走到拱门下,让马在院子里站定,他们走上台阶。

弗罗多走在前面,几乎跟一个矮矮胖胖的、光头红脸的人撞个满怀。

那人穿着一件白围裙,正匆忙地从一个门口走出来,要走进另一个门口去,手里捧着一个托盘,托盘里盛满大杯子。

“我们可以——”弗罗多开口说。

“请等半分钟,如果你愿意的话!”那人回头喊着,一边消失在一片嘈杂的人声和腾腾烟雾中。不一会儿他就出来了,在围裙上擦着双手。

“晚安,小少爷们!”他鞠着躬说:“各位有什么需要吗?”

“要四个人的床位,五匹小种马的马房,如果能办到的话。你是巴待伯先生吗?”

“正是!我的名字叫巴利曼。巴利曼。巴特伯为你们效劳!各位是从夏尔国来的吧?”他说着,随后突然又用手拍拍额头,好像努力想记住什么东西似的。“霍比特!”他叫道:“那令我想起什么来啦?我可以问问您的名字吗,先生?”

“图克先生和布兰迪巴克先生,”弗罗多说:“这位是萨姆。甘吉。我叫昂德希尔。”

“喔,是的!”巴特伯先生一边掐着手指头一边说。“又忘记了!不过我有时间想一下的时候,还是会记得的。太突然了,我有点措手不及,不过我看看能为你们做点什么。我们现在很少遇到有成群结队从夏尔国来的人了,不能接待你们我会感到非常遗憾的。但今晚店里这么挤,已经有根久没有这么拥挤了。接我们布理国的话说,要么不下雨,一下就倾盆。”

“嗨!诺布!”他叫道:“你在哪里?你这脚上长毛的慢家伙。诺布!”

“来啦,老爷!来啦!”一个样子很快乐的霍比特人从一个门口出来,一见到这几位旅客便停下步来,非常感兴趣地盯着他们看。

“鲍勃在哪里?”店主人问:“你不知道?快找找他!多留神点!我可没六条腿,也没有六只眼睛!告诉鲍勃有五匹小种马要人厮。他会有办法找到空位的。”诺布笑了笑,丢了个眼色,跑开了。

“好了。现在,我想说什么来着?”巴特伯先生拍着前额说:“记得一件又忘了一件,这么说吧,我今晚太忙了,我的脑袋晕乎乎的在打转呢。昨晚有一伙人从南边沿着青草路走过来,这开头就开得挺奇怪。

然后今天傍晚又来了一伙朝西边走的伟儒。现在又来了你们几位。如果你们不是霍比特人的话,我们可能接待不了呢。不过我们在北翼楼那里有一、两间房间是当初修建这间客栈时专为霍比特人而造的。这房间完全按霍比特人的习惯和爱好,设在楼的底层,窗户也是圆形的,希望你们住得舒服。我看你们一定想吃晚饭了吧,我会尽快准备。请这边来!“

他领着他们在走廊上走了不远,打开一道门。“这是一间漂亮的小会客室!”他说:“希望能合用。请原谅,我太忙了,没时间陪你们聊天。我整天得跑出跑进,这对双腿来说可是苦差事,但我却没有变瘦。

我待会再来看你们,你们有什么需要可以摇摇手铃,诺布就会来的。

如果他还不来,那就摇铃再加喊叫就行了!“

他终于走开了,他们都觉得还有点透不过气儿。这人看来不管怎么忙,都能够滔滔不绝地讲话。他们发现这是一间小小的、温暖的房间。壁炉里有明亮的火焰在燃烧,炉前是一些低矮舒适的椅子。房里有一张圆桌子,已经铺好了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跃马酒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界之主--魔界同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