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之主--双塔记》

第一章 博罗米尔的告别

作者:外国科幻

阿拉贡加快脚步走上山头。他的身子不时躬向地面。霍比特小矮人走起路来身手轻快,他们所留下的足迹不那么容易辨认,即使让一名巡林人来辨认也非易事。但在离山顶不远的地方,有一股山泉从山路上拦腰跨过,在水边的湿地上,他看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

“我看这足迹绝对没错,”他自言自语道:“弗罗多的确是沿着这条路跑上了山。

我怀疑他当时究竟看见了什么。可是他又掉头沿着原路走回山下去了。“

阿拉贡心里犹豫着。他恨不得亲自走到那高高的位置上,期盼着能找到些什么,好让他解开那个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团,可是时间却紧迫着呢。他突然一跃而起,紧接着向顶峰跑去,穿过那巨大的旗杆石,踏上那些台阶。之后,坐在那高高的位置上朝外张望。

可是,这时候,眼看着太阳暗了下来,周围的世界变得朦朦胧胧、越来越模糊。他一次又一次转身朝北边看去,除了远处的丘陵外,及在他的眼睛适应了遥望四周的情形之后,只见到有一只像是鹰的大鸟在远远的空中翱翔,其他什么都没看见。只见那只大鸟在空中绕着大大的圈盘旋着,缓缓地向地面旋下去。

就在他竖起那双听觉灵敏的耳朵,捕捉山下林地那边的声音、聆听河西边的动静时,他整个人都凝固了。那边传来了喊叫声。令他觉得恐惧的是,他明显的听出,喊声里头有着妖怪的刺耳叫嚷。接着一个低音的巨大号角突然吹响了,号角的吼呜声在群山中撞击着,在山谷中回响着。摧心裂肺的号音盖过了瀑布的轰鸣声。

“那是博罗米尔的号角声!”他喊道:“他需要帮助!”便跃起身来冲下台阶,沿着小路飞奔下山。“哎哟!我今天可真是倒了邪霉了,所有事情都不对劲。萨姆又在哪儿呢?”

随着他朝山下奔去,喊叫声越来越响,可是到这会儿那边的声响倒是减弱了,只有那号角还在发出绝望的吼叫声。妖怪的叫嚷变得更加紧张激烈。接着号角声突然中止了。

阿拉贡急急冲下最后一段斜坡。但是,还没来得及赶到山脚,那些喧闹声音就消失了。

在他向左边扑过去时,妖怪退走了,退得声息全无。阿拉贡立即抽出他那亮闪闪的剑,嘴里喊叫着“埃伦迪尔介”埃伦迪尔!“便朝林子里冲过去。

在离帕思加伦大约一哩远的地方,一处离湖边不远的林中空地那里,阿拉贡找到了博罗米尔。只见他背靠着一棵大树坐在那儿,像是在休息。阿拉贡见到许多带有黑羽毛的箭射进了他的身子;他的剑仍然握在手里,而那剑在靠近剑柄的地方已经断了;号角被劈成两段,落在身旁的地上。有许多妖怪被杀死了,尸体横七竖八地堆挤在他的周围,有的则倒在他的脚边。

阿拉贡在他的身旁跪下来。博罗米尔睁开双眼,竭力要说点什么。终于他慢慢说了出来。“我试图从弗罗多那儿夺过魔戒,”他说:“遗憾的是,我得付出代价了。”他的视线转向倒在身旁的敌人尸体,周围至少有二十具尸体。“他们走了,那些小矮人走了,是妖怪将他们劫走的。我认为他们还活着。那些妖怪把他们绑起来了。”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疲倦地闭上双眼。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口说话。

“永别了,阿拉贡!到米纳斯蒂里恩去,挽救我的族人!我不可能做到这件事了。”

“不!”阿拉贡说,他握着博罗米尔的手,吻着他的额头。

“你把他们击败了。没有谁能赢得那么好的战果的。放心吧!米纳斯蒂里恩不会落进敌人手中的!”

博罗米微笑起来。

“他们从哪条路逃走的?弗罗多当时在吗?”阿拉贡问道。

但博罗米尔再也没说话。

“唉!”阿拉贡叹道:“护城塔之主,德内索尔的继承人就这样去世了!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结局啊。这个团队如今给毁了。失败的就是我本人。甘达尔夫那么信任我,真是白费心思了。现在我该做些什么?博罗米尔将前往米纳斯蒂里思的重任交付给我,再说我心里也渴望着去,可是,那魔戒跟携带它的人在哪儿呢?我又如何找到魔戒和人呢?如何把追寻之物从灾难之中拯救出来呢?”

他跪在那儿,仍然紧握着博罗米尔的手不放,躬着身子恸哭了一会。直到莱戈拉斯和吉姆利找到他时,他还在哭。两人是从西山坡那边,就像打猎似的静悄悄穿过树林爬过来的,吉姆利手中握着自己的斧子,莱戈拉斯持着他那柄长长的小刀:他所有的箭都耗尽了。

两人来到林间空地时,见到此情此景,惊异地停了下来;接着他们低下头来,悲哀地站了一会儿。看样子,先前所发生的一切,对他们来说是再清楚不过了。

“唉!”莱戈拉斯来到阿拉贡的身旁叹道:“我们在树林中追杀,击毙了很多妖怪。

但愿能顾及到这边的情形,我们是在听到号角声后才往这边赶过来的——可是,看情形是太晚了。我还担心你伤得不轻呢。“

“博罗米尔死了,”阿拉贡说:“我却毫发无伤,因为当时我不在这儿,没跟他在一起。我远在山顶上的时候、他为保护小矮人而倒下了。”

“小矮人!”吉姆利惊叫起来。“他们当时在哪儿?弗罗多在哪儿?”

“不知道,”阿拉贡疲倦地答道:“博罗米尔去世之前告诉我说,那些妖怪把他们绑起来了,还说他认为小矮人都活着。我之前让他跟着梅里和皮平,可是我没问弗罗多或萨姆是否在他身边,后来一切都太晚了。今天我做的所有事情都不对劲儿,现在能做些什么?”

“先得安顿好死者,”莱戈拉斯说:“我们不能把他留在这里跟仇敌妖怪的尸体混在一起,躺在这儿腐烂掉。”

“不过我们必须把握时间,”吉姆利说:“他并不希望我们在这儿磨蹭。我们得追踪那群妖怪,有希望的话,还能找到我们那些被抓去的人呢。”

“可是,我们并不知道那携带魔戒的人是否跟他们在一起呀,”阿拉贡说道:“难道要丢弃博罗米尔吗?还是我们应该先去找他呢?眼前这个两难的抉择可是够棘手的!”

“这样吧,让我们先完成非做不可的事情,”菜戈拉斯说:i 我们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工具来妥善安葬我们的同伴,也没办法为他做个坟墩。但可以做个石堆作墓。“”那既费力气又费时间:除了在湖边那里,附近没有现成可用的石块。“吉姆利说道。

“那么,我们就把他放在一条小船上,将他的武器,还有被他击败的敌人的武器也放上去,”阿拉贡说:“我们把他送到劳罗斯瀑布将他交给安社因河。贡多国之河会看护他的,至少不会让邪恶的生灵沾污他的遗骨。”

大家赶紧搜查妖怪的尸体,将他们的剑、劈碎的头盔和盾牌集中成一堆。

“看!”阿拉贡喊了起来。“找到记号了!”他从那堆阴森恐布的兵器里头取出两把刀来。刀刃是树叶形状的,刀上有金色和红色的装饰,再翻查下去,他还找到了刀鞘,刀鞘是黑色的,上面镶着小小的红宝石。“这不是妖怪的兵器!”他说:“这是霍比特人的东西。毫无疑问的,这是妖怪从小矮人那里抢夺过来的。可是又不敢保留这刀,因为知道了这刀的含义:这是韦斯特尼斯人的杰作,刀上的咒语会给人带来伤害,那是给摩尔多带来灾难的咒语。好了,如果小矮人还活着的话,我们的朋友可是赤手空拳的啦。

我要带上这两把刀。希望中的希望是,能够物归原主。“

“还有呢,”莱戈拉斯接着说:“我要带着所有找到的箭,我的箭囊是空的。”他在尸体推上和周围的地上找了起来。可是没找到几根完好无损,且箭杆比妖怪们习惯使用的要长一些的话。他仔细地端详着那些箭。

与此同时,阿拉贡审视了敌人的尸体,他说:“这儿有不少人并非摩尔多人。要说我对妖怪一类有所了解的话,这当中有的来自北边的云雾山。还有一些没见过的人,他们的衣着跟妖怪的截然不同。”

那儿有四个身材较为高大的妖怪士兵,肤色黝黑、眼角上斜、腿部粗壮、两手形状粗大。他们的装备不是妖怪通常配戴的那种弯弯的短弯刀,而是又短又宽的剑;他们用的弓是紫杉木做的,在长度与形状上就像普通人的弓一样。在他们的盾牌上面佩有一种奇怪的东西,在一片黑黑的底色中央有一只白色的手;在铁制头盔的前部镇有一个s 符号,那是由某种白色的金属制成的。

“我没见过这些符号,”阿拉贡说:“它们是什么意思?”

“s 指的是索伦(sauron),”吉姆利接口说:“那是为了读起来方便。”

“不然!”莱戈拉斯说:“索伦不使用小精灵符号的。”

“他也不用自己的正名,更不允许别人写出或称呼这个名字,”阿拉贡接着说道:“还有,他不用白色的东西。为巴拉杜尔做事的妖怪使用红眼标记。”他站在那儿沉思了一会儿。“我猜,s 指的是萨鲁曼(saruman ),”他最后说道:“在伊森加德有邪恶活动正在进行。正如甘达尔夫所担心的那样:萨鲁曼通过某种途径得悉我们此行的消息。

很有可能,他也得到了有关甘达尔夫去世的消息。摩里亚追踪他们的人可能疏忽了洛连这个地方,不然就是绕过了那个地方,从别的路来到伊森加德。妖怪赶路的速度飞快。但萨鲁曼有许多猎取信息的管道。你还记得那些鸟吗?“

“哎呀,我们可没空精什么谜语,”吉姆利说:“我们这就将博罗米尔背走吧!”

“但得在事情办完之后,假如要正确选择行动路线的话,我们一定得猜这些谜。”

阿拉贡答道。

“也许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正确的选择呢。”吉姆利说道。

侏儒拿起斧子砍下几根树枝,再用弓弦将树枝捆扎起来,然后把他们的斗篷张开来,铺盖在树枝框架上面。接着将同伴的尸体安置在那个粗糙的棺材架上,同时也将那些战利品放上去给他送葬,这是他们从博罗米尔生前最后一次战斗的战利品中为他挑选出来的。从这儿到湖边只是小小的一段距离,可是要将尸体搬过去并非易事,因为博罗米尔的身材高大壮实。

阿拉贡留在湖边守着棺材架,莱戈拉斯跟吉姆利步行赶回去帕思加伦。那里离这儿有一里到一里多的路。过了一阵子,两人划着两艘小船,沿着湖岸急急地赶回来。

“说起来真怪!”莱戈拉斯说道:“岸边只有两艘小船。别的部连个影子都见不着。”

“妖怪到过那边吗?”阿拉贡问道。

“没见到他们去过的迹象,”吉姆利回答说:“再说,如果妖怪来过的话,恐怕那些妖怪会把船都劫走了,不然就把船给毁掉了,行李世一样。”

“到那儿之后,我要检查一下地上的情况。”阿拉贡说道。

他们将博罗米尔的尸体安放在船的中央,这船将送他到远方去。

他们把他的灰色头巾和小精灵斗篷折叠起来,放在他的头下。并为他梳理那又长又黑的头发,再将头发摆放在他的两个肩膀上。洛连金腰带在他的腰间闪闪发亮,头盔摆在他的身旁,那个被劈断的号角、剑柄以及剑梢的碎片摆放在博罗米尔的腹部上方,他们把敌人的剑放在他的脚下。然后,把这艘船的船头系到另一艘船的船尾上,将船拖进湖里。大家心情黯淡地沿着湖岸划去,接着拐进水流湍急的船道,驶过了帕思加伦的绿色草坪。托尔布兰迪尔陡峭的山坡变得越来越大了,眼下正是下午三点左右。越往南走,劳罗斯瀑布激起的水汽腾跃而起,形成一团金色的水雾在眼前微微闪烁着。瀑布的急流及其轰鸣巨响震荡着平静无风的空气。

众人悲哀地松开船棺,就在这船上,博罗米尔安静地躺在上面,在碧水的怀抱里,在流动的水面上安祥地滑行。大家划起桨,抗击水流将他们的船冲走,流水将博罗米尔带着走。起初他跟着众人的船漂流,接着与大家分开,渐渐地,船棺退成了金光衬托下的一个黑点,接下来冷不防地消失了。劳罗斯瀑布一成不变地咆哮着。大河带走了德内索尔的儿子博罗米尔,在米纳斯蒂里思再也见不到他了,早晨时光再也见不到他像以往一样站在白塔上。然而,在后来的日子里,在贡多,人们长久地传说道,是小精灵的小船驶进瀑布,来到满是泡沫的深水处,载着他穿过奥思吉利亚,再顺流通过安杜因大河的许多河口,在夜晚的星光下投进了大海之中。

三个同伴停在原地,默默无言地目送着博罗米尔。之后,阿拉贡开口道:“人们会到白塔上寻找他的,可是,他既不会从大山那儿回来,也不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博罗米尔的告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界之主--双塔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