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之主--双塔记》

第二章 罗罕骑士

作者:外国科幻

天更暗了,薄雾笼罩了身后低处的树林,笼罩着安杜因暗淡的河边,而天空却是晴朗一片。群星放出光芒,朦朦胧胧的月亮正往西天移动,岩石的阴影黑黑的。他们来到了一个岩石山岗脚下。因为妖怪的足迹不那么容易辨认,脚步便慢了下来。伊敏缪尔的丘陵地带在这儿分岔成两道杂乱的山梁,走向由北往南。每道山梁朝西那一面既险峻又陡峭,山梁的东边则平缓一些,满是坑坑洞洞的沟壑。三个伙伴就在这贫瘠的山地上攀登着,爬了一整夜,爬上了第一道也就是最高的那道山梁,接着从山脊的另一边下到一个又深又曲的山谷里。

黎明前的时光仍有寒意,他们在山谷里歇了一会儿。月亮早已赶在他们的前头落下,星星还在头上闪耀着;白昼的头一线光芒还没从群山后面出现。阿拉贡这会儿却是迷惑住了:妖怪的足迹沿着山脊一直把他们带到山谷下面,到了这里却找不着了。

“依你看,他们会走哪条路呢?”莱戈拉斯问道:“朝北直奔可达伊森加德或者方贡,这就是你的看法吗?或者是他们往南朝恩特瓦什河奔去了!”

“不管他们的目的地是哪儿,他们不会朝着河那边走的。”阿拉贡答道:“再说,除非罗罕那边出了什么大乱子,不然就是萨鲁曼的实力大大增强,我想他们会尽可能抄近道跨越罗希林的地盘走的。我们往北边搜去!”

山谷就像一条石头砌成的水渠,在山脊起伏的群山中婉蜒而去,有一条涓涓细流在山谷底部的砾石中穿行。在他们的右边,立着一道嶙峋的峭壁;左边升起一面灰色的斜坡,深夜时分,峭壁与斜坡显得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大家接着往北走了约莫一哩多路。阿拉贡弓着腰,在往西流去的山洞溪谷中搜寻着。菜戈拉斯走在前面不远。突然间,他惊叫起来。其余两人急急忙忙向他跑去。

“我们已赶上某些我们正在追踪的人了,”他说:“看!”手指着一个地方。他们这才看到,就在斜坡脚下,有一堆当初他们以为是砾石的东西原来是一些杂乱的尸体。那里躺着五个死去的妖怪,妖怪是被残酷地砍了多次而死的,有两具尸体的头给砍掉了,地上留下从他们身上流出来的发黑的血。

“这又是一个谜!”吉姆利说道:“解谜得等到天亮才行。我们可是等不下去了。”

“但是,不管你怎么解释,事情看来并不是没有希望的,”莱戈拉斯说:“妖怪的敌人有可能就是我们的朋友。山里头这一带有什么人居住吗?”

“没有,”阿拉贡答道:“罗希林人很少到这边来,再说,这儿离米纳斯蒂里思还远着呢。有可能是一些普通人伙伴,出于某种我们不知晓的原因,来到这里打猎。可是依我看来,这种可能性不大。”

“那你有什么看法?”吉姆利问。

“我认为是敌人把自己的仇敌也引来了,”阿拉贡回答:“这几个妖怪来自北方很远的地方。死者当中没有一个是那种戴着怪异标记的大种妖怪。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争吵。我猜是这样的:在他们这类无恶不作的妖怪当中,发生这样的事情一点也不奇怪。说不定是为了走哪条路的事产生了分歧。”

“不然就是因为俘虏的事情争吵起来的,”吉姆利说:“希望我们的人别在这儿遭到同样的命运。”

阿拉贡搜查现场,走了一个大圈,但没再发现其他的争斗痕迹。

三人继续赶路。东边的天空已经发白,星星正渐渐隐退,天上慢慢出现灰白的光色。朝北走了一小段路,他们来到一处起伏不平的地方,那儿有一往小小的水流从高处蜿蜒而下,水流在岩石上硬是切割出一条路来,流进山谷。附近长着一些灌木,边上还长有一丛丛青草。

“总算找到了!”阿拉贡开口道:“这儿有我们要找的痕迹!就在这水渠上头,那是妖怪在争吵之后所走的路。”

二个追踪的人迅速转过来,沿着新发现的路线走去。他们在岩石间跳跃着前进,活像刚刚经过了一夜休息似的。最后,大家来到那座灰色山峰的峰顶,一阵冰凉的山风突然吹来,吹拂着他们的头发,撩拨着他们的斗篷,那是黎明之际的寒风。

回过身去远望,大河对岸远处的山峰已明亮起来,太阳跃上了天空,红红的圆轮从昏暗的地平线上升了起来。只见眼前西边的世界依然如故,一片灰黯混饨,在他们远望之际,夜晚的黑影正在消融,苏醒的大地又回复她那万紫千红的姿色:翠绿馒上了罗罕辽阔的大草原;白白的雾霭在山谷里的河流上方微微发亮;紫蓝色的白头山耸立在左方的远处,这一带山脉由三十来个山头组成,群山的峰顶指天而立,顶峰上的皑皑白雪在朝阳的映照之下染得红红的。

“贡多啊!贡多!”阿拉贡呼喊着。“真希望在我心情愉快的时候还能见到你!我的大道向南通往你那波光闪闪的河流。”

“贡多啊责多!你背靠群山面对海洋,西风吹落你银树上的点。光亮光,像古时国王花园里耀眼的雨点。

啊!长翼的王冠和纯金宝座,白色塔楼和效岸城墙!

贡多啊贡多!你是让人类看那银树闪光,还是让西风在高山大海之间重新涤荡?“

“我们这就起程吧!”他边说边将视线从南边收回来,转向西边和北边方向观望,观察将要走的路线。

脚底下的山脊陡峭地向前低伸而去。离山脊的下方一百到一百多哩远处,有一块巨大的岩石穷了出来,这块凹凸不平的岩石在一座几近直立的峭壁边上突然收住:这就是罗罕东部尽头的石壁,也就是说,伊敏缀尔的疆域到此为止,而罗希林的绿色平原则由此处向远方铺展,一直伸向视线的尽头。

“看!”莱戈拉斯叫了起来,手指着头顶上苍白的天空。“老鹰又在那儿了!它飞得很高。看样子它是从那里起飞回北方去的,飞得很快。看!”

“不。就连我的眼睛也无法看见它了,我的好莱戈拉斯,”阿拉贡说道:“它准是飞得又高又远了。我在想,如果它就是我曾经见过的同一只鹰的话,它是为河而奔波呢?不过,你看,我见到近处有更为紧要的动静,平原那边有些什么人在移动!”

“人还不少呢,”莱戈拉斯说:“有一大群人在走路,我能看到的就这么多了,更看不清楚那是些什么人。他们离这儿很远,我想有几十里那么远;可是平原地带的距离不好说。”

“不过,我想,既然我们再也没必要依照什么足迹来决定走哪条路,”吉姆利说。“那我们就找路下山吧,越快越好。”

“我看你未必就能找到一条比妖怪走的还要近的路。”阿拉贡说。

现在他们是藉着白天的光亮追踪敌人。看样子,那些妖怪是全速前进的。三个追踪者不时发现敌人落下和扔掉的东西:装食物的袋子、吃剩下来的硬梆梆的面包圈和面包屑、一件扯破了的黑斗篷及一只打了铁的沉重的鞋,鞋已在石头上给踢破了。敌人的足迹领着他们沿着悬崖的顶端往北走去。最后他们来到一道v 形裂口处。那道深深的裂缝是被一条溪流在岩石上冲刷出来的。溪流从高处飞溅而下,喧哗不已。狭窄的裂缝里有一条粗糙的山道,就像一道陡峭的阶梯,通往山下的平原。

在那溪谷的底部,他们一下子就踏进了罗罕大草原。这草原就像一个绿色的海洋,一直蔓延到伊敏缪尔的山脚下。那飞落而下的溪流则隐没在一片长得又深又厚的水芹以及其他水生植物之中。只听见流水在青纱帐里叮叮咚在地顺着一道缓缓的斜坡流向远处,流向远方的恩特瓦什山谷沼泽地。看样子,他们已把冬天留在身后的群山之中。

草原上的空气温暖宜人,还稍微有点芬芳气息,就像春天已经来临,野草和绿叶重新流淌着蓬勃的生命活力。莱戈拉斯深深地吸了一口空气,就像一个人在不毛之地待久之后,口干舌燥之际狠狠地喝了一大口水似的。

“嘿!绿色的芳香!”他说:“这比多睡一觉还管用。我们这就赶路吧!”

“我们的脚轻,可以在草原上飞快地赶路,”阿拉贡说:“脱不定会比穿铁掌鞋的妹怪快呢。现在可有机会缩短与敌人的距离了!”

他们鱼贯而行,如同猎狗一般,眼里闪耀着急切的神色,循着猪物的气味奔跑着。那些肆虐横行的妖怪在行进中践踏出一些令人恶心的痕迹,那是在靠近正西方向的地方发现的,在妖怪所经过的地方,罗罕那可爱的绿野中有一处被践踏成瘀青色一片。一见到这地方,阿拉贡立即喊了一声,转身走向一侧。

“停一下!”他喊道:“先别跟着我!”他急急地跑向右边,奔离妖怪的主要踪迹,只因他已看到有脚印与大队分开,走到那边去了。那是一双小小的光脚丫足迹。但是这脚印没走多远就被妖怪的脚印横踏在上面,而且这些脚印是从后面那大面积的足迹那儿,抄在前头赶上来的。这些脚印接着急速往回绕着走了回来,最后又消失在那一片给踩得瘀黑的草地之中。在那跑开的脚印最远处,阿拉贡弯腰从草丛里捡起一样东西,然后跑了回来。

“对了,”他说:“事情很清楚:这是一个霍比特小矮人的脚印。

我想,他的个头比别的小矮人要小。再看看这个!“他手里举起一样东西,这东西在阳光底下闪闪发亮,看起来就像一片新生的布里奇树叶。这在没长树的草原上显得突兀而不可思议。

“这是小精灵斗篷上的胸针!”莱戈拉斯和吉姆利同时嚷了起来。

“洛连的胸针叶片掉在这儿,”定别有用意,“阿拉贡说道:”这不是偶然掉落的:它是有意被扔掉的,好给任何有可能跟踪过来的人作个记号。我想这就是皮平从路上跑开的用意。“”至少,他当时还活着,“吉姆利说:”而且,他还发挥了自己的聪明脑袋跟两条腿的用处呢。这消息可是大快人心啊,我们没白追。“

“希望他没为这一冒险行动付出大大的代价,”莱戈拉斯说:“来吧!我们继续赶路!一想到这些活泼的年轻人像牲口似的被驱赶着,我就心如火燎。”

太阳升到中天就慢慢地落下来。片片薄云从南边远方的大海那边飞过来,接着又被阵阵轻风吹去。太阳下山了,黑暗从东边升起,张开了它那长长的黑爪。三个追踪者仍在赶路。自博罗米尔倒下来,到现在已经过了整整一天,而妖怪还在远远的前头,在这一马平川的平原上,再也见不着他们的任何踪迹。

夜幕笼罩了周围一切,阿拉贡停了下来。一整天的急行军当中,他们只歇了两次脚。现在,三个追踪者离开破晓时分他们站在上面的石壁,已经有十二个里格(注:一里格约五公里)的距离了。

“我们现在碰到一个不好决定的两难问题,”他说:“我们是在夜里歇一歇脚,还是趁着精力还旺盛继续赶路呢?”

“要是待在这儿睡觉,我们会给远远地甩在后头的,除非我们的敌人也在休息。”莱戈拉斯说。

“就算是妖怪,难道他们行军时不也得歇脚吗?”吉姆利说。

“妖怪很少在大白天里赶路的,而这一次,他们却在白天赶路了,”莱戈拉斯说道:“他们准是夜里也不停脚了。”

“不过,要是我们在夜里赶路的话,那就没法子跟着他们的足迹走了。”吉姆利说。

“就我的眼睛所能看到的,他们的足迹是笔直往前走的,既不向右也不朝左拐变方向。”莱戈拉斯说道。

“有可能,我可以在黑暗中领着你们沿着你所猜测的足迹走下去,”阿拉贡说:“可是,如果我们走偏了,或者是万一他们改变了方向的话,等白天一到,我们再一次找回他们的足迹时,可能会耽搁很多时间。”

“还有呢,”吉姆利说:“我们只有在白天才有可能看到任何向其他方向走去的足迹。万一有个俘虏逃跑了,或者是,一旦有个俘虏被押往别处的话,比方说,押到东边吧,往大河那边走,朝着摩尔多走去的话,说不定我们就会错过那岔开了的足迹,那实情报本就不知道了。”

“一点儿也没错,”阿拉贡说道:“不过,如果说根据身后远远一大段路上的足迹,而我的观察又没错的话,白手的妖怪已占了上风,他们的整队人马如今正朝着伊森加德开技。眼下他们的前进路线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

“不过,我们就这么断定,这就是他们决定要走的路线,恐怕有点轻率,”吉姆利说道:“如果有人逃跑了呢?要是趁天黑赶路的话,我们早就错过那把你引到胸针那儿的脚印了。”

“从那时起,妖怪会加倍警觉的。再说,俘虏们也会更疲劳了,”

莱戈拉斯说!“如果我们不做什么策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罗罕骑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界之主--双塔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