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之主--双塔记》

第三章 乌鲁凯人

作者:外国科幻

皮平躺在黑暗中作着动荡不安的梦:仿佛听到了自己那细小的声音在黑森森的地道里回响着,他喊叫着“弗罗多,弗罗多!”但是,在黑暗中,不是弗罗多,而是几百张妖怪丑恶的脸朝着他狞笑,几百只狰狞的手从四面八方伸过来握住他。梅里在哪儿?

他醒了过来。冷风吹在脸上,他是脸朝天躺在地上的。夜晚正在来临,天空越来越暗。他转过身来,发现醒着并不比在梦中好过。他的两只手腕、两条腿及踝部都给绳索捆住了。梅里就躺在他的身边,脸色苍白,额头上扎着一块脏兮兮的破布。

在两人的四周不是坐着就是站着一大帮妖怪。

慢慢地,皮平那疼痛慾裂的脑袋里,断断续续的记忆拼凑在一块,从恶梦的阴影中分离出来。事情自然是这样的:他和梅里跑开来冲进了树林。他们怎么啦?他们为什么那么匆忙地奔跑,怎么没理会老健步侠呢?他们喊叫着奔跑了长长的一段路——他无法记住跑了多远抑或是距离有多少,接下来是,他们冷不防地从正面撞到一伙妖怪,妖怪正站在哪儿聆听着什么,看样子是没看到梅里跟皮平,直到两人几乎撞进他们的怀里。然后,他们呐喊起来,另外几十个妖怪从树林中跳了出来。

他和梅里已把剑抽了出来,但那些妖怪并木想打斗,只是企图将他们抓住,就连梅里砍断了妖怪好几只臂膀和手也不出手。好一个老梅里!

接着,博罗米尔跳跃着穿过树林奔跑过来。是他使得妖怪出手打起来的。他杀死了许多敌人,其余的跃怪逃跑了。但在他们往回走的路上,没走多远又遭到了至少有上百个敌人的袭击,有的妖怪个头非常大。敌人射出一阵箭雨,箭全都射向博罗米尔。博罗米尔吹响了他那巨大的号角,吹得树林呜呜直响,一开始,妖怪给迷惑了,撤了回去,但是,当敌人发现只有号角声而没有回应时,他们比先前更凶猛地攻过来。往后的事情皮平记不起来了,最后的记忆的是博罗米尔背靠在一棵树上,正将一根箭拔出来,之后,黑暗突然笼罩过来。

“我想是自己头上被撞击了一下,”他自言自语道:“我担心可怜的梅里是不是伤得很重?博罗米尔怎么样啦?为什么妖怪没把我们杀掉?我们在哪里,要到哪儿去?”

他无法回答这些问题。他感到又冷又不舒服。“但愿我们根本就没说服甘达尔夫让我们一道来,”皮平心里想道:“我有什么用处呢?

无非是一个讨人厌烦的人、一个旅客、一件行李而已。如今有人把我盗走了,对妖怪来讲,我不过是一件行李。希望健步使或有谁会来认领我们!可是我该不该这样希望呢?这样做会不会打乱整个计划呢?

但愿我能获得自由!“他稍微挣扎了一下,毫无用处。坐在一旁的妖怪当中有一个大笑起来,用他们那难听的语言跟他的一个同伙说了些什么。”好好地歇着吧,小笨蛋!“他接着以通用语对皮平说话,说得就跟他说自己的语言般那么恶心。”

好好地歇着!过不了多久,我们会给你们的两条腿找到用处的。在我们到家之前,你会希望自己没长脚的。“

“倘若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你会希望你现在已死了,”另一个妖怪说:“我会让你尖叫的,你这个讨厌的小耗子。”说着,朝皮平弯下腰来,黄黄的爪子凑近他的脸。手里摸着一把有着长长的锯齿状刀刀的黑刀。“躺着别出声,否则我就用这个给你挠痒,”他嘶嘶叫道:“别让我们费心,不然,我说不定会忘记自己该做些什么的。该死的伊森加德人!ugluk ubngronk sha puslerdng farumanglob bubhoshshai. ”

接着他又嚷嚷了一长串恶狠狠的妖怪语,接下来,咒骂声渐渐越来越低,直至降为低沉的咆哮和嘟嘟哝哝的声音。

皮平惊恐地躺着,尽管手腕和脚踝越来越痛,身子下面的石头扎痛了他的背部,他连动也不敢动。为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专心地听取自己所能听到的一切。周围响着许多声音,虽然妖怪语言听起来总是充满着愤恨,怒气冲冲的,可是听起来显然是一场争吵已开了场,并且火爆的气氛正在上升中。

皮平感到惊讶的是,他居然听懂不少话,有许多妖怪讲的是通用语言。很显然,在场有两或三个大不相同的部族的成员,他们的语言相互之间沟通不了。他们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展开了一场怒气冲冲的争执:要走哪一条路以及怎样处置俘虏的问题。

“我们没时间将他们处置完毕再杀掉,”有个妖怪说:“路上没时间玩什么游戏。”

“那就没办法了。”另一个说:“可是为什么不快刀斩乱麻,现在就把他们杀了?他们是令人讨厌、该死的累赘,而我们又很匆忙。夜晚就要来到,我们该动身走了。”

“这是命令,”第三个嗓门低沉地咆哮着。“赶尽杀绝但绝不能杀小矮人,尽快将他们活抓起来遣送回去。这就是我得到的命令。”

“为什么要逮住他们?”有几个声音问道:“为什么要活的?莫非他们很好玩吗?”

“不是的!我听说他们当中有一个拿到了什么东西,是开战时要用的一样东西,某种小精灵的平面图或别的什么。不管怎么样,他们每个人都要被提审的。”

“这就是你所知道的全部情况吗?我们为什么不将他们搜一搜,把东西找出来呢?说不定还能找到点我们自己用得着的东西呢。”

“这番话很有意思,”一个声音嗤笑道,这个嗓音没刚才的那么生硬但更恶毒。

“说不定我得向上头报告一下。但不得对俘虏进行搜身和抢劫,这就是我得到的命令。”

“我也得到这样的命令,”那深沉的嗓门说道:“俘获时要活的,不得抢夺。

这是我得到的命令。“

“这可不是我们得到的命令!”最早说话的嗓门当中有一个抢道:“我们从摩里亚大老远地跑来杀人,是为我们的族人报仇来的。我希望把他们杀掉之后回到北方去。”

“那么,你可以这么希望了,”那个咆哮的嗓门说:“我是阿格卢克。我来指挥。我要按最近的道路赶回伊森加德去。”

“到底是听萨鲁曼还是大眼的?”那恶毒的嗓门说:“我们应该马上赶回卢格伯兹去。”

“要是我们能渡过大河的话,可能会的,”另一个声音说道:“可是我们的人手不足,走到那几座桥那儿得冒风险。”

“我能渡河,”恶毒的嗓门说:“有一个长着翅膀的‘纳兹鸟’在北边的河东岸等着我们呢。”

“然后,你就会带着我们的俘虏飞走了,在卢格伯兹那儿领取全部奖赏和赞许,而我们则留下来用两条腿拼命穿过那牧马人的地盘。

不,我们一定得联合在一起,这些地方不安全,尽是邪恶的反叛分子和强盗。

“”是的,我们必须联合在一起,“阿格卢克咆哮道:”但我可不相信你这小猪崽子。你没胆量走到自己的猪圈外头来。要不是我们,你们早就跑个精光了。我们是英勇奋战的乌鲁凯人!是我们杀死了那个大个子武士,两个俘虏是我们抓获的。

我们是智者萨鲁曼的仆人,是白手的仆人,就是给我们人肉吃的那只白手。是我们从伊森加德走出来,把你们领到这儿来的,我们将带领你们走我指定的路线往回赶。

我是阿格卢克,这就是我的意见。“”你讲得也太多了点了,阿格卢克,“恶毒的嗓门嗤笑道:”我不知道在卢格伯兹这一方面他们是怎么想的。说不定他们会认为,阿格卢克的肩膀上需要卸掉那个自负过高的脑袋了。他们会问,他那些稀奇古怪的念头从哪儿来的。难道来自萨鲁曼那儿,有这可能吗?他以为‘自己’是谁呢,戴起自家那丑陋的白色标记就可以自封为王了?

恐怕他们会同意这事由我来负责,推举他们信得过的人格里什纳克,而我格里什纳克是这么说的:萨鲁曼是个傻瓜,一个卑鄙下流、姦险狡诈的傻瓜。好在他的头上还有大眼。“”‘猪猡’,是不是?你们这些人怎么喜欢让一个卑鄙下流的小巫师手下的粪耙称作为‘猪猡’呢?我担保,他们吃的是妖怪肉。“

有许多人用妖怪语言大声地叫喊着呼应,还有兵器抽拔出来时发出的叮当响声。

皮平小心翼翼地翻过身来,想看看势态究竟如何发展,看守他的士兵已跑过去参加论战去了。只见暮色中有一个高大的黑妖怪,可能是阿格卢克,正站在格里什纳克的对面,后者是一个两腿弯曲的矮个子怪物,身子宽宽的,上面挂着两只几乎长至地面的手。在两人的四周有许多个头稍小的妖怪。皮平推断这些就是从北部来的妖怪。他们的刀剑已出鞘,不过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向阿格卢克出手。

阿格卢克喊叫起来,接着有许多个头跟他差不多的妖怪跑来。紧接着阿格卢克冷不防地抢先往前一跃,手上飞快地一挥,就将对手当中的两个头颅削了下来。格里什纳克即往旁一闪,隐人黑暗之中。其余的纷纷退了开来,有一个在往后退的时候,脚绊到梅里横躺着的身子,嘴里咒骂着倒在地上。不过,这一跤恐怕救了他一命,因为阿格卢克的随从已跃过他的身体,操着他们的宽刀剑捅死了他的另外一个同伙。那是那个爪子黄黄的看守。他的尸体倒在皮平身上,手里还提着那柄锯齿长刀。

“把武器收起来!”阿格卢克喊道:“别再废话了!我们从这儿往西走,从梯级那儿下山。再从那里直奔那排小土丘,然后沿着河边走到森林。还有,我们要日夜兼程赶路。明白了吗?”

“现在,”皮平想道:“只需要一点点时间,要是那丑八怪控制不了局面的话,机会就是我的了。”他脑中闪过一线希望。那把黑刀的刀刀在他的臂膀那儿划了一下之后滑到他的手腕处。他感到鲜血滴在自己的手上,但仍能感觉到钢刀贴在皮肤上。

这帮妖怪动身作另一次行军,但有一部分北方来的还不大愿意走,接着伊森加德妖怪又杀了两个妖怪才降伏了其余的。此举引起了好一阵咒骂和混乱。有一阵子没人看守皮平。他的两条腿给捆得结结实实的,不过两只臂膀只在手腕附近给扎了起来,而手是搁在身前的。尽管绳索扎得紧得要命,但两只手可以一起移动。他将那具妖怪尸体往旁边一推,接着,几乎连呼吸也不敢,将手腕上的绳结放在刀刃上面上下拉动,刀刃锋利而且扶怪那死去的手仍在紧紧地握着它,绳子给割断了!皮平的手指头当即抓住绳子,飞快地绕两绕,在松松的绳圈上重新结上一个结,再把它套进自己的两只手上,然后直挺挺。动也不动地躺在地上。

“把俘虏提起来!”阿格卢克喊叫着。“不得跟他们耍什么鬼花招!

要是我们回到家时这两人不是活着的话,另外有些人也活不了。“一个跃怪像抓麻袋似的抓住皮平,将他的头搁在皮乎捆绑着的两手之间,紧摄住皮平的两只手往下拉,直到皮平的脸挤贴在妖怪的脖子上,接着妖怪就带着皮平一颠一颠地出发了。另一个妖怪也以同样的方式处置梅里。妖怪那爪子般的手像铁枝一样紧紧地抓住皮平两个臂膀,爪子上的指甲扎进了他的皮肉。他闭上双眼,又得回到恶梦中去。

冷不防地,皮平又一次给抛在石地上。夜还没深,而细细的一钩月亮已经往西沉去。他们身处一座峭壁的边缘,峭壁前伸着,伸进一片苍白的雾海之中。附近有水流往下淌的声响。

“那些哨兵终于回来了。”旁边的一个妖怪说。

“哎,有什么发现没有?”阿格卢克的声音咆哮道。

“只见到一个骑马的,往西逃之夭夭了。目前周围一切都是空荡荡的。”

“目前,大概是的,可是逃了有多久了?你们这帮蠢材!你们该射死他的。他会去报信。明天一早那些该死的牧马人就会听到我们的消息了。如今我们不得不以加倍的速度行动。”

一个黑影朝皮平躬过身来。那是阿格卢克。“坐起来!”那妖怪吆喝道:“我的小伙子们将你们当行李背着到处跑都腻了。我们必须下到悬崖底下去,你们得用上你的两条腿。现在帮个忙吧。不准叫喊,不得逃跑。我们有办法对付你要花招的,那办法不会使你失去你们对我们主子的用处,可是你们是不会喜欢它的。”

他将捆在皮平腿部和踝部的皮筋割断,再攥着他的头发把他提拉着立起。皮平倒了下去,阿格卢克再次攥着他的头发将他拉将起来。

几个妖怪见状大笑起来。阿格卢克将一个长颈瓶塞进他的牙齿之间,往喉咙里灌了些火辣辣的液体,他顿时感到一股猛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乌鲁凯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界之主--双塔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