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之主--双塔记》

第五章 白衣骑士

作者:外国科幻

“我全身的骨头冷冰冰的,”吉姆利说道,一边挥动着双臂跺着脚。白画终于来到。黎明时分,三人草草吃了一顿早餐,此时天色渐白,他们已准备好在地上再细搜一遍,寻找两个霍比特小矮人的踪迹。

“别忘了那老头,”吉姆利道:“要是能见到一双靴印的话,那就更好了。”

“为什么靴印会使你高兴呢?”莱戈拉斯问道。

“因为一个老头的双脚如果会留下足印,那他可能只不过是个普通的老头而已。”那侏儒答道。

“也许是的,”那小精灵说:“不过,一双重重的靴子也可能不会在这里留什么脚印的,你看这些草长得又长又有弹性。”

“那可难不倒一位巡林人,”吉姆利道:“一片弯折的草叶足以让阿拉贡看出问题真相。可是依我看他不会找到任何迹象的,我们昨天夜里见到的是萨鲁曼的邪恶化身,哪怕事情发生在早上,我也敢肯定是他,甚至这时候,他的眼睛说不定正从方贡那边盯着我们呢。”

“很有可能,”阿拉贡道:“不过,这我不确定,我在想那两匹马呢。吉姆利,你说过马是在昨天夜里给惊跑的,而依我看不是这么回事。你听到马嘶叫的声音了吗,莱戈拉斯?在依听来,它们的嘶叫是否像牲畜恐怖的叫声?”

“不像,”莱戈拉斯道:“我听得很清楚。不过,因为当时天很黑,我们自己又担心,当时我觉得那是牲畜出于突然之间的惊喜而发狂时所发出的声音,它们的叫声就像马匹见到一个思念已久的朋友时表达出来的情感。”

“我也是这样想的,”阿拉贡说道:“但是,除非两匹马回到我们身边,否则我是解答不了这个问题的。来吧!天亮得挺快的,让我们先察看一遍再猜测吧!我们该从这里开始,从我们所设的营地附近开始,仔细搜寻周围的一切,然后再沿着山坡往森林那边搜去。无论我们如何想像那位夜间造访者,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寻找霍比特小矮人。

如果他们籍偶然的机会逃了出来,那么,他们一定会躲藏在林子里,不然的话,他们就会被发现的。倘若我们从这儿到森林边上都没找到踪迹的话,那么我们将在战场和那堆火的灰烬那儿再嫂一遍。不过,从那边寻找他们的踪迹希望渺茫,那些罗罕骑士做得也太彻底了。“几个人又是爬行又是弯着腰地搜寻着地面,树木阴沉地立在他们的头上,于巴巴的树叶无精打彩地垂在树上,在刺骨的东风吹荡之下沙沙作响。阿拉贡缓缓地往外挪动,渐渐来到一堆靠近河边的营火灰烬处,接着又从营火那里开始往小丘那边的战场所在地回搜过去。他突然偏下身来,腰弯得低低的,脸部几乎钻进野草里。之后,他又召唤其余两人,两人便跑了过去。

“终于在这里找到线索了!”阿拉贡说道,他拿起一片断裂的叶片让他们看。那是一片黯淡的大叶子,叶片金黄色的色彩已然消褪,褪为褐色。“这是一片洛连的摩隆叶,上面沾着一些面包屑,草丛里也有一点。看!旁边还有一些割断的绳子呢!”

“还有这个,这就是那把割断绳子的刀!”吉姆利道,一边从一簇草丛中取出一柄锯齿状短刀,那里的草已被一些大脚重重地踩踏过,短刀断掉的刀柄在旁边。“这是一件妖怪武器。”他边说边小心翼翼地拿着那把刀,一边憎恶地瞅着那有雕刻的刀柄:刀柄的形状雕成一个丑恶的头颅,头上有一双斜视的眼睛和一张启向一边的嘴。

“嘿,这是我们遇到的所有谜当中最奇怪的一个了!”莱戈拉斯惊叫起来。“一个被捆绑起来的俘虏逃出了妖怪的魔掌,又从骑兵的包围圈里溜了出去。接下来,他还在空地上停了下来,用妖怪的刀割断了捆绑在他身上的绳索。可是,他是如何做到又为什么这样做?因为,倘若他的两条腿是被绑着的,那么,他是怎样走路的呢?还有,假如他的两臂被捆起来的话,那他又是如何使用那柄刀的呢?再说,如果他的手脚都没被捆住的话,那他为什么割断那绳索呢?并且他还为自己的行为得意着呢,居然还静悄悄地坐在那儿吃了些干粮!就算那片摩隆叶不存在,这些迹象也足以证明,这人是个霍比特小矮人。

我猜呀,在那之后他将自己的两手变成翅膀,然后唱着歌飞离此地,飞进树林里了。看来找到他并不难,我们只需要自己长了翅膀就行了!“”当时这儿的魔法也够神的。“吉姆利说道:”那位老翁到底想干什么?对莱戈拉斯的解释,阿拉贡,你有什么看法,你有没有更高明的见解?“

“也许我会的,”阿拉贡笑眯眯地说道:“就在我们近旁还有一些其他的迹象你们没有留意到。至于那位俘虏是一个霍比特小矮人,这一点我同意,这位霍比特人在来到这里之前,他的两只手,要不就是两只脚必定是活动自如的。我清是他的两手,因为这样一来,这个谜就容易解释了,而且,我察看那些痕迹时发现,他是被一个妖怪背到这个地方来的。在几步远之外,那儿洒了一些血,是妖怪的血。这现场四周尽是深深的马蹄印,还有一件重物被拖到别处去的痕迹。那个妖怪是被骑兵杀死的,然后他的尸体被拖往火堆那里。而那霍比特小矮人并没被发现:因为当时是在夜里,而且他身上还被着他的小精灵斗篷,不过他不是在空地上。当时他筋疲力尽又饿着肚子,也就是说,在他从倒下的敌人那里拿起刀子将捆在他身上的绳索割断之后,他歇了歇脚并吃了点东西,然后爬着离开这里,这样做一点也不奇怪的,尽管他在是赤手空拳。无遮无挡的状态之下离开的。让人感到欣慰的是,他还吃了点装在口袋里的‘伦耙斯’,这种行事方式像是霍比特人的做法。我说的是”他“,尽管我心里同时也希望,当时梅里与皮平两人都在这儿。可是,这里没什么迹象能肯定这一点。”

“那么,若是我们的朋友当中有一个,他的手是自由的,对这种情形你是怎么想的?”吉姆利问道。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我不清楚,”阿拉贡答道:“我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妖怪要把他们带走。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的就是,妖怪那样做不是为了帮助他们逃跑。不仅如此,我在想,有一件事从一开始就令我颇费心思,如今我开始又点眉目了:为什么在博罗米尔倒下之后,那些妖怪为只捕获到梅里与皮平而感到满足?他们既没有搜寻我们剩下的人,也没有袭击我们的营地,却代之以全速赶往伊森加德。难道是他们以为抓到了携带魔戒的人及其忠实的朋友了?我想不是的。他们的主子不会给这些妖怪下如此明了的命令的,即使他们自己知道了这么多情况,他们也不会跟妖怪们公开谈起魔戒的事情的,这帮手下不可靠。不过我是这样看的,那帮妖怪受命不惜一切代价去活捉霍比特小矮人,而在战斗发生之前,有关俘虏的重要情况被泄露了出来,也许是发生了叛变吧。叛变这种事,对他们这些妖怪来说是家常便饭,某个个头高大、胆子也壮的妖怪说不定为了自己的目的。着力要独自带着俘虏去领赏呢。这就是我的解释,其他的情节嘛,恐怕是构想出来的。但是不管怎样,我们可以这样看:我们的朋友当中至少有一个逃出来了,我们的任务是在返回罗罕之前找到并帮助他。既然求生的需求驱使他走进了那个阴暗的大森林,我们一定不能被方贡吓倒。”

“我不知道哪件事对我来说更为可怕:是方贡大森林呢,还是步行穿越罗罕大草原的漫漫长路。”吉姆利说道。

“就这么办,我们这就进入大森林吧。”阿拉贡道。

很快的,阿拉贡找到了新的足迹。在靠近恩特瓦什河岸边的一个地方,他见到有脚印:是霍比特小矮人的脚印,可是那足迹很轻,看不出更多的线索。接着,就在树林的边缘处,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下面,他们又找到了更多的足迹。那儿的土壤光秃秃、于巴巴的,痕迹不是很明显。

“至少有一位霍比特小矮人在这里站了一阵子并回头张望过,之后他转身走进了森林。”阿拉贡说道。

“那么,我们也得进入大森林,”吉姆利道。“我真不喜欢方贡看起来的样子,再说,他们警告过我们要小心方贡的。真恨不得这场追踪已经将我们引到别的地方去了!”

“无论那些传说是怎么说的,可是我觉得这树林并不邪恶。”莱戈拉斯说道。他就站在森林边上,身子朝前弯下去,像是在聆听什么,还睁大眼睛朝明暗的地方张望着。“不,它不是邪恶之地,如果说这里头有过什么邪恶之事的话,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所觉察到的只是从阴暗的地方发出来的微弱回音,林子里头的树干中心都是黑黑的,在我们的周围没什么恶意的感觉,可是有警觉及愤怒的意向。”

“哎,它是没理由跟我生气的,”吉姆利道:“我对它没做过什么害事。”

“那再好不过了,”莱戈拉斯道:“但不管怎么说,它已受到伤害了。有什么事情正在林子里头发生,要不然就是将要发生。难道你没觉察到一种紧张的感觉吗?它简直让我喘不过气来了。”

“我觉得空气很闷,”那侏儒说道:“比起黑森林来,这林子要光亮一些,不过它有点腐旧,而且还破破烂烂的。”

“这是个古老的森林,非常古老,”那小精灵说道:“它是那么的古老,以致于使我几乎有一种重新年轻起来的感觉,自从跟你们这些小孩子结伴远征以来,我还没有过这种感觉呢。这大森林既古老又充满着历史的记忆。倘若我是在天下太平的时候走进森林中去的,那我会感到快活的。”

“也许你会感到快活的,”吉姆利嘲笑道:“不管怎样,你是个丛林小精灵,任何一种小精灵都是奇异的种族。不过,你使我心里感到舒服,无论你走到哪儿,我就去哪儿。但你要将你的弓准备好,我也把自己的斧子好好地插在腰上,它可不是用来对付树木的。”他赶紧补了一句,一边朝上看着头上的树。“我不希望突然地碰到那位老头时,没有准备好便跟他较量,就这么办。我们走吧!”

就这样,三位追踪者一头扎进了方贡大森林。莱戈拉斯与吉姆利任由阿拉贡担任寻找踪迹的事务,可是大森林的地表是干干的,上面覆盖着成堆的落叶,而他难以发现什么迹象,但考虑到逃生者会靠近水源走,因此,他时常回到河岸边去看看。所以,结果是他来到梅里与皮平曾经喝过水、洗过脚的地方。就在那里,大家都清楚地见到了两个霍比特人的脚印,有一双脚印比另一双稍稍小了一点。

“这可是个好消息,”阿拉贡喜道:“但是这些脚印是两天前留下的,看样子两个小矮人当时是在这个地方离开河流走向别处的。”

“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吉姆利道:“我们总不能为了追踪他们俩穿过这一整个既偏远又僻静的方贡吧。进森林时我们的补给短缺,要是不赶快找到人的话,对他们来说,除了坐在他们的身边大家一块饿肚子,我们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假如那将是我们所能做到的一切,那么我们就得那样做,”阿拉贡说道:“我们继续赶路吧。”

终于,三个人来到胡子大树的小山岗那险峻的尽头,眼睛朝上望着那道石壁,见到了那道一直通往高处的那块凸岩的粗糙阶梯。一缕缕阳光透过急奔而去的云朵缝隙穿射过来,大森林如今看起来不那么暗淡阴沉了。

“我们登上去看看周围的情况吧!”菜戈拉斯说:“我仍然觉得喘不过气来,情愿自如地享受一会儿新鲜的空气。”

大伙登了上去,阿拉贡是最后一个上来的,他慢慢地往上攀登,搜寻着那些梯级及近旁的岩脊。

“我几乎可以肯定,两个霍比特人上过这里,”他说道:“可是,这儿还有其他的痕迹,一些非常奇怪的痕迹,我看不大懂。我在想,倘若我们从这道山梁上看到点什么的话,那会有助于我们推断他们爬上来之后往哪个方向去了。”

说着他站起来朝周围张望,但没见到任何有用的情况。这凸岩面朝东南,而只有在它的东面才能以开阔的视野观望开去。从这个方向,可以见到森林树木的顶梢,一排又一排地朝着他们方才走过来的大平原越来越低地蔓延而去。

“我们绕着走了一大圈,”莱戈拉斯开口道:“假如我们在第二或第三天离开大河朝西走的话,我们就能安然无恙地一起走到这里。很少人能预见他们走的路将会把他们带往哪里的,除非他们走到了路的尽头。”

“但我们没想到要到方贡来的。”吉姆利说。

“不过,我们到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白衣骑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界之主--双塔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