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之主--双塔记》

第七章 赫尔姆深渊

作者:外国科幻

他们上马从埃多拉斯出发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阳光在众人的眼里将罗罕整个波浪起伏的原野染得雾濛濛金色一片。那儿有一条经人走出来的路,路沿着白头山边缘一带的山头脚下朝西北方向伸去。

他们就沿着这起伏不平“的路,行进在一片绿色的原野上,从一个个浅滩处涉过一条条河流,隐隐约约的云雾山就在前方。往前走了几哩地后,群山愈发显得高大、色泽越深,太阳在他们眼前缓缓落下,夜晚从身后漫了过来。

紧迫感驱赶着这支部队继续赶路,因为担心来不及赶到目的地,他们策马尽全速冲刺,甚少停顿。罗罕的座骑跑起来又快又有耐力,不过还有许多哩路要赶。他们就像一只小鸟似的,从埃多拉斯飞越四十多个里格的路程,赶赴伊森的渡口,希望能在那里找到国王派去拦阻萨鲁曼部队的人。

夜色笼罩了周围的一切,到后来他们驻马扎营歇歇脚,一众人马已奔驰了大约五个钟头,已深入到大平原的西部疆域,不过前方还有一半的路程。头顶着满天星斗和一轮朦朦胧胧的月亮,此时大家在围成一个大圈的营地里露宿,由于对敌情掌握不透,众人没点火;不过他们在营地周围设了一圈骑着马的哨兵,还派出流动哨深入前方。这些哨兵跑起来就像影子一般在起伏不平的原野上出没。一个漫长的夜晚就这样过去了,既没有新消息传来也没有敌情发生。破晓时分,号角吹响,一个钟头之后,队伍又上路了。

天上依然是万里无云,而空气却给人一种沉甸甸的感觉,在一年当中的这个季节里,天气是热了点。正在爬升的太阳灰濛濛的,一团越来越黑的乌云跟在太阳后头慢慢升上无空,仿佛有一场巨大的暴风雨正从东边运动过来。而在西北边的云雾山山脚附近,那里也酝酿着另外一团黑云,这团黑云从巫师谷那边往下蠕行着。

甘达尔夫往后奔到走在伊奥默一旁的莱戈拉斯跟前。“莱戈拉斯,你长着一双好眼睛,你们这个优秀民族的人目光敏锐,”他说:“你们的眼睛能在五哩远的距离将麻雀与燕雀分辨开来。告诉我,在伊森加德那个方向的远处,你是不是能看见任何东西呢?”

“那地方距我们这儿有好多哩路,”莱戈拉斯眼睛凝视着那个方向说道,一只长长的手搭在眼睛上方作凉棚。“我看到一团黑影,黑影里头有模模糊糊的人影在移动,人影就在远处的河岸上,不过,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并非是薄雾或云啊什么的妨碍了我的视线,那儿有一团模糊的影子,有一种力量猛击在那片土地上,还顺着河流往下慢慢移动,就好像暮色从群山那无边无际的树林底下往下流淌似的。”

“还有,在我们的后方,一场暴风雨从摩尔多那边向我们扑过来,”甘达尔夫道:“一个漆黑的夜晚就要到来。”

次日,大军继续往前驰骋,空气中的凝重感更厉害了,到下午时分,那些黑云开始赶上来了,一片阴沉沉的乌云笼罩着上空,乌云的边缘波涛滚滚、汹涌澎湃,弄得天昏地暗,血红色雾橡漾的太阳西斜而下,当最后一缕阳光染红了思里西尔内群峰那陡直的山坡时,骑士们的长矛宛如点燃了火似的。如今他们离白头山最北面的山梁最近,三道角状的嶙峋山梁盯注着太阳西去,在最后一片红红的夕照里,先锋部队的兵士看到了一个黑点,一位骑士正朝他们奔过来,大家停下来等着。

那位骑兵走近了,疲惫不堪,头顶上的头盔给砸瘪了,盾牌也给劈裂了,只见他慢慢从马背上下来,站在那儿喘了一会儿气,最后才开口说话。“伊奥默在吗?”他问:“你终于来了,不过太晚了,带来的战斗力量也太单薄了点。自西奥德雷德阵亡后,情况急转而下,我们昨天被敌人从伊森打得退回这边来了,损失惨重,有很多人在过河时倒下了。后来到了夜里,又有新的队伍从河那边过来袭击我们的营地。整个伊森加德必定是倾巢出动了,萨鲁曼将那些粗野的山民和河对岸敦兰一带的牧人武装起来,还把这些人放过来向我们进攻。我们被压倒了,防守的掩体被攻破,西折为的厄肯布兰德已将他所能纠集起来的人马撤回到他的赫尔姆深渊的要塞中去,剩下的人都给冲散了。”

“伊奥默在哪儿?告诉他前方没希望了,他应该抢在伊森加德的恶狠之前赶回埃多拉斯去。”

西奥登一直不声不响地坐在马背上,藏在他的卫士身后没让那位士兵看见,这时,他策马上前。“西奥尔,过来吧,站在我跟前来!”

他说道:“我就在这里,伊奥尔后代子孙的最后一支部队正奔往前线,这支部队不赴战火是不会回头的。”

那位士兵的脸上又是喜悦又有点疑惑不解,他挺直了身子,接着跪了下来,将他那把已有裂口的剑向国王呈上。“陛下,请下令给我吧!”他喊道:“请原谅!我以为——”

“你以为我就像冬雪之下的一棵老树仍然蜷缩在埃多拉斯吧,当初你出发奔赴战场时,我就是那个样子的。不过一阵西风震撼了树枝,”西奥登道:“给这位士兵另备一匹马!我们快马前去增援厄肯布兰德!”

西奥登说话时,甘达尔夫策马往前走了一小段路,接着一个人坐在马背上朝北观看伊森加德的情形,然后又往西看了看夕阳。这时候他跑回来了。

“西奥登,快马加鞭走吧!”他道:“赶到赫尔姆深渊去!别去伊森渡口那边了,也别在平原上耽搁时间!我必须离开您一会儿,现在黑云飞得驮着我去办一件十万火急的事情。”说罢转身面向阿拉贡与伊奥默以及国王的王室成员,嘴里喊道:“好好照顾马克的君主,一直等到我回来,在赫尔姆深渊的关口等我!再见!”

他跟黑云飞说了句话,只见那匹高大的马如同弓弦上的箭一般飞跃而去,等大家的目光追看过去时,他已不见踪影,简直就是夕照余晖之下的一道银色闪电、草原上的一阵风、一个从视野中一闪而过的影子。那雪鬃翘起马头喷着鼻子,急得也要跟着去,可是这时候只有迎风翱翔的鸟类才能赶上黑云飞了。

“那是什么意思?”哈玛手下的一名士兵问道。

“就是说,格雷哈姆。甘达尔夫有事情急着要办,”哈玛答道:“他总是来去无定时。”

“饶舌虫要是在这儿的话,他又有话好说了。”那位士兵说。

“对极了,”哈玛道:“不过倘若是我的话,我会一直等到再次见甘达尔夫再说的。”

“那你恐怕要久等了。”那士兵道。

队伍离开通往伊森渡口的路,转向南边的路线,夜色降临,但他们仍在赶路,群山越来越逼近,但在越来越黑的天空衬托下,思里西尔内山上高高的群峰已变得模糊不清。还有几哩远的地方,远在西折沟山谷那一头,有一道绿树成荫的狭谷,它是山中一块巨大的山间凹地,就在那里的小山头之间有一道峡谷。古代战争中的一位英雄曾将此地作为他的避难地,此后那里的人称之为赫尔姆深渊。这峡谷从思里西尔内山的幽深之处从北往山里而去,越是往里峡谷越发狭窄愈加险峻,直到峡谷两旁那乌鸦出没的悬崖就如高塔般耸立一旁,遮断了外头照过来的光线。

在赫尔姆关口,在深渊出口处之前北边的峭壁上有一块向前突出来的岩石,尖角状的岩脊上立着一堵古时用石头垒砌成的高墙,墙内是一座高高的堡垒。普通人传说那是在久远而辉煌的贡多年代,海上的众国王藉巨人之手在这个地方建了一个要塞。因为一旦在堡垒上吹响号角时,号声就会在后面深渊里回响,听起来就像山下有久已被遗忘的干军万马正在开赴战场似的,所以要塞名为号角堡。

人们在古时候还从号角堡到南边的峭壁之间也建了一堵墙,用来挡住人从外面进入峡谷里头。深渊河通过一条宽阔的涵洞往外流,河水绕着尖角状岩石脚下流淌,然后顺着一条水沟流过一块翠绿的三角形地面,再从赫尔姆关口那儿缓缓流下赫尔姆沟随后落进深渊谷,从那里流往西折沟山谷。驻守马克边疆西折沟的首领厄肯布兰德,如今就驻守在赫尔姆关口的号角堡里,随着天越来越黑,战火迫在眉睫之际,他英明果断地找人将那堵高墙修好并加固了堡垒。

众骑士还在低低的山谷中行进,那是在深渊各出口处前面的地方,这时,大伙听到走在前头的士兵发出的喊叫声与号角声,箭在黑暗中呼呼作响,一名流动哨兵疾奔过来报告说骑狼妖已来到山谷外头,还有一支由妖怪与粗野的普通人组成的队伍正从伊森渡口向南急奔过来,看情形是冲着赫尔姆深渊来的。

“我们见到有不少自己人在往那边撤退时被杀死在地上,”那位哨兵说:“还遇到另外一些自己人,他们被冲散了,东一伙、西一伙的,没有人指挥。厄肯布兰德出了什么事,看样子没人知道。要是他本人还没丧生的话,说不定在赶到赫尔姆关口之前就被敌人追上了。”

“有没有人看到甘达尔夫?”

“有的,陛下,有不少人见到一位骑着马、身穿白色衣服的老人在大草原上飞驰而过,仿佛是一阵风刮在草地上似的。有人认为那是萨鲁曼,也有人说他在天黑之前跑往伊森加德那边去了,还有人说早些时候还见到饶舌虫呢,他正伙同一帮妖怪往北边走去。”

“倘若饶舌虫被甘达尔夫撞上的话,将对他不利,”西奥登道:“不管怎么说,新、老两个顾问我都惦挂。不过,眼下情况紧迫,除了继续往前走,就如甘达尔夫所说的那样赶到赫尔姆关口之外,不管厄肯布兰德是否在那里,我们没别的选择了。知不知道从北边过来的那支部队有多庞大?”

“那支队伍非常庞大,”那位士兵道:“有人飞跑着将所有敌人数了两遍,我还跟那位勇敢的骑士说过话。毫无疑问,敌人的主力是我们这支队伍的好多倍。”

“那么说,我们要火速行动了,”伊奥默道:“让我们长驱直入,冲过那些已经挡在我们与要塞之间的敌人,赫尔姆深渊里有些山洞,那些山洞可容纳几百人,洞里头有通往山上的秘密通道。”

“别相信什么秘密通道,”国王道:“对那里的情况萨鲁曼早已侦察清楚了,不过我们在那里的力量还能支撑一阵子的,咱们走!”

阿拉贡与莱戈拉斯如今正跟伊奥默一起走在先锋部队中,他们顶着漆黑的夜色向前疾奔,随着天色越来越黑,再加上路朝南往上爬升而去,越来越高地走向山脚下那些模糊不清的沟沟壑壑,众人的速度越来越慢了。他们发现前方有敌人,还零零星星碰到一伙伙零散的妖怪,可是骑士们还没来得及扑过去抓住或者杀掉这些妖怪,他们就逃之夭夭了。

“我担心过不了多久,”伊奥默道:“敌人的首领,不管是谁,是萨鲁曼抑或是他所派来的妖怪领队,就会知道国王率领部队出征的消息。”

要交战的传闻在后面的队伍中蔓延开来。这时他们听到夜空中传来了粗壮的歌声,回头望去,才发现他们已往深渊谷上头走了远远一段路,接着又看见后头跟着许多火把,只见那数不尽的火光在闪动,火光红红的,宛如一朵朵红色的花朵散布在原野上,点点光亮组成一条长长的火龙从低地那儿往上渔远而来,间或有较亮的火焰腾跃起来。

“这是一支大部队,他们跟得很紧。”阿拉贡道。

“他们还放火呢,”西奥登道:“敌人一路上放火,草堆、小木屋及树木都着火了。这里曾经是个富裕的溪谷,里头有许多家宅。唉,我的臣民哟!”

“真恨不得有那么一天我们可以像暴风雨般从山里冲出朝他们扑杀过去!”阿拉贡说:“赶在他们的前面跑进山里,我感到难过。”

“用不着跑多远了,”伊奥默道:“赫尔姆沟就在前面不远,那里有一条跨越狭谷的古代战壕和一堵防御土墙,那个地方距上面的赫尔姆关口有四百米左右,我们可以在那儿回过身来反攻。”

“不,我们人太少,守不住赫尔姆沟的,”西奥登道:“那沟有一哩多长,开口又很宽。”

“在那个开口那儿,假如遇到强硬的进攻,我们的后卫部队一定要挺住。”伊奥默道。

当骑士们赶到赫尔姆沟那个开口时,天上既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从上游流下来的溪水从这里流出去,溪边的路往下一直通向号角堡。只见一个黑影高高地耸立在一个黑土坑的另一边,那道模糊不清的防御土墙赫然耸现在眼前。随着大伙策马往上走去,一位哨兵向他们问话。

“是马克的国王陛下来到赫尔姆关口,”伊奥默答道,“说话的是伊奥芒德的儿子伊奥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赫尔姆深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界之主--双塔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