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之主--双塔记》

第八章 伊森加德之路

作者:外国科幻

就这样,在一个美好的早晨,西奥登国王与白衣骑士甘达尔夫在深渊河旁边的绿色草地上重逢了,在场的还有阿拉松的公子阿拉贡。

小精灵莱戈拉斯、西折沟的厄肯布兰德以及众金殿领主。在他们的周围是马克的骑士们,那些罗希林人。惊讶胜过了胜利的喜悦,众人的目光都转向那个森林。

突然间一阵大声喊叫响起,从赫尔姆沟那边走过来一群人,他们是当初被赶进深渊里的人。人群里头有年长的甘姆林和伊奥芒德的公子伊奥默。林德吉姆利走在他们的身旁,他没戴头盔,头上包扎着有血迹的亚麻布绷带,但他的喊声响亮而有力。

“四十二个了,莱戈拉斯先生!”他叫道:“唉呀!你看我的斧子都砍出缺口来了,都怪第四十二个敌人的脖子上有个铁护领。你的战绩怎么样?”

“你的战绩比我多了一名,”莱戈拉斯答道:“不过,战绩是次要的,看到你活生生地站在这儿,我多高兴啊!”

“欢迎你,伊奥默外甥!”西奥登道:“见到你安然无恙,我确实感到高兴。”

“你好啊,马克之君!”伊奥默说:“黑夜已经过去,白天到来了。

不过这白天带来了奇特的消息。“说着转过身惊讶地注视着那片森林,接着视线转向甘达尔夫。”你又一次在我们需要你的时刻不期而遇地来到了。“他说。

“不期而遇?”甘达尔夫道:“我说过会在这里跟你们见面的。”

“可是你没说什么时候呀,也没说是怎么来的。你给我们带来了奇特的帮助,你的巫术真了不起,白衣骑士甘达尔夫!”

“也许是的。不过,事实是,我的能耐还没显露出来呢。我只是在危急的关头提了些建议,还沾了黑云飞跑得飞快的光,你的勇气起了更大的作用,还有西折沟人通宵行军的铁腿呢。”

此时,众人很惊讶地盯着甘达尔夫,有的人将手搭在额头上朝森林神秘地扫了一眼,就好像他们以为是别人的眼睛而不是自己的眼睛看到这树林似的。

甘达尔夫高兴地大笑起来,笑了很久。“那些树吗?”他说:“不,和你们一样,我也清清楚楚地看到这片森林。但不是我做的。这件事情超出一位精明人士的考虑范围了,它比我的设计还要好,而且事实证明比我原来所希望达到的效果更佳。”

“倘若不是你做的,那么是谁施的巫术呢?”西奥登说:“显然不是萨鲁曼的,难道还有某个我们还不知道、更有能耐的圣人吗?”

“那不是巫术,而是久远古代的一种力量,”甘达尔夫道:“一种早在小精灵的歌谣或者是铁锤还没造出来之前就已在地球上行走的力量。

当铁还未发现,树还未被砍伐,当月色之中大山年轻的时候,当戒指尚未被辛苦制作出来,它在遥远过去的森林中行走。“”那你的谜底会是什么呢?“西奥登道。

“倘若您想知道的话,您要跟我一起到伊森加德去。”甘达尔夫答道。

“去伊森加德?”大家叫了起来。

“是的,”甘达尔夫说:“我要赶回伊森加德去,谁愿意跟我走的可以跟着一起走。我们在那里会看到一些奇特的事情的。”

“可是,马克的兵力不足,即使将所有的人都集中在一起,那些伤员和累倒的人也医治好了,一起去攻击萨鲁曼的大本营,还是不够啊。”西奥登道。

“我还是要去伊森加德,”甘达尔夫说道:“我不在这里耽搁太久了,我走的路是在东边,在月亮亏缺之前,替我看管好埃多拉斯!”

“不!”西奥登说:“在黎明之前的黑暗时刻,我曾经有过疑虑。

不过,目前我们先别分手,如果这就是你的建议的话,我就跟你一起走。“”我想去跟萨普曼谈谈,越快越好,“甘达尔夫道。”再说,既然他给您造成了巨大伤害,如果您在场的话比较合适。不过,您骑马有多快呢?“

“我手下的人参加战斗都累坏了,”国王说:“我也累了,因为我骑马跑了这么远的路,也没怎么睡过,唉!我的这把年纪不是装出来的,也不仅仅是饶舌虫的窃窃私语造成的。这是一种病,一种不是什么邪恶之臣都能治好的病,哪怕是甘达尔夫也不行。”

“那么,现在就让所有跟我一起走的人先休息吧,”甘达尔夫道:“我们将趁着夜色赶路,这次也一样。我建议,从今以后,我们来去的所有行踪应尽可能保密。不过,西奥登,请不要下令让很多人跟您一起走,我们是去谈判,不是去打仗的。”

于是,国王挑选了一些没受伤、座骑跑得飞快的人,派他们先去马克的所有山谷传报打胜仗的消息,还让他们传令让所有男人,老的少的,迅速赶去埃多拉斯。马克之君将会在月圆之后的第二天,在埃多拉斯召开一个所有能扛起武器的人的全民大会。国王挑了伊奥默和二十位王室成员跟他一起前往伊森加德。阿拉贡、莱戈拉斯和吉姆利愿跟甘达尔夫一起走,那侏儒尽管自己有伤也不愿意留下。

“只不过是被轻击了一下,都是戴帽子的缘故,”他说:“要多几道这种妖怪擦伤才能让我不走。”

“休息的时候,我会照料你的伤口的。”阿拉贡说道。

如今国王回到号角堡中躺下睡觉,而且睡着了,他有好多年没睡过这么安稳的觉了。经他挑选将跟他一起出发的人也在休息。不过,其余所有没受伤的人开始了一项艰苦的劳作,因为有不少人在战斗中倒下了,死者的尸体躺在战场上和赫尔姆深渊里。

所有妖怪没有一个活的,他们的尸体数不胜数。不过有大量山野普通人倒是自己投降了,这些人非常害怕,哭着求饶。

马克的普通人缴了他们的械,叫他们干活去。

“现在是帮助你们、赎回你们曾经参与犯下的罪孽,”厄肯布兰德说道:“此后你们要发誓永不武装起来跨过伊森的渡口,永不与普通人的敌人为伍,接下来你们可以自由地回到你们的家乡去。因为你们受到了萨鲁曼的诱惑,你们当中有不少人由于相信了他而得到命丧黄泉的报应,不过,假如你们打胜了,你们的报应也好不到哪儿去。”

那些敦兰普通人觉得惊讶,因为萨鲁曼告诉过他们说罗罕普通人残酷无人性,他们会将俘虏活活烧死的。

号角堡前面的战场上立起了两个坟墩,里头躺着在保卫要塞的战斗中倒下的所有马克骑兵,东部山谷的死者集中在一侧,而西折沟的死者则躺在另一侧。在号角堡脚下的一个单独的坟墓里躺着国王的卫士队长哈玛,他是在赫尔姆关口前倒下的。

人们将妖怪的尸体堆集起来,在远离普通人坟墓的一处地方堆就了一个巨大的尸体堆,这地方离那片森林不远。由于这些腐烂的尸体难太大,既不好埋葬也不易烧毁,为此人们正犯愁,他们没有烧火用的柴火,但谁也不敢拿斧头去动那奇特的树林,虽然甘达尔夫没警告过他们那些树的树皮和树枝碰不得,否则要冒极大的危险的。

“就让那些妖怪待在那儿,”甘达尔夫道:“早晨会带来新消息的。”

到下午的时候,国王的队伍准备出发了,葬礼在这个时候开始了,西奥登为失去他的卫士队长哈玛而哀悼,他将头一把土洒在哈玛的坟上。“萨鲁曼确实给我、给所有这片土地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他道:“我们见面的时候,我不会忘记这个的。”

太阳已走近峡谷西头的山峰上空,西奥登与甘达尔夫及其一行人终于从赫尔姆沟出发了,他们身后聚集了一大群人,人群里既有众骑兵也有西折沟人,也有从山洞里走出来的男女老少。他们先是朗声唱起一首胜利之歌,接着沉默下来,眼睛看着那片令他们感到害怕的森林,想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骑兵们来到森林边上停了下来,人和马都不愿意走进林子,那些树阴阴沉沉,威严而吓人。林间笼罩着一团阴影或薄雾什么的,长长的树枝拖曳着吊在树上活像尖尖的手指头,树根从地上立起就像那些怪物的肢体,一个个黑森森的洞口在树的下方大张开来。甘达尔夫却领着队伍往前走去。在从号角堡过来的路与森林接壤的地方,如今只见在粗大的树枝下面撑开了一个拱门状的开口,甘达尔夫从这里走了进去,众人跟在后面。大伙惊讶地发现,这路一直往前延伸,路旁是深渊河,头上的天空晴朗一片,金光普照。而这条林间阔道两侧的树林却已笼罩在一片幽暗的树林向外扩伸,一直伸往穿透不过的黑暗之中,只听到从里头传来树枝嘎吱嘎吱声和呻吟的声音,还有远处的哭叫声以及一些气愤填膺、话语不清的小声抱怨说话声。见不到有妖怪或其他的生灵。

莱戈拉斯如今与吉姆利合骑一匹马,由于吉姆利害怕这森林,他们挨近甘达尔夫走。

“森林里热哄哄的,”莱戈拉斯跟甘达尔夫说:“我觉得周围有一种愤怒的感觉,难道你没感觉到空气在你的耳边震响吗?”

“听到了。”甘达尔夫道。

“那帮卑鄙的妖怪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荣戈拉斯问。

“这个啊,我想,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甘达尔夫道。

众人默默前行了一阵子,可是莱戈拉斯老是朝路两旁张望,若是吉姆利同意的话,他还是不时停下来聆听森林里头的声响。

“这是我所看见的最奇怪的树了,”他说:“我曾见过不少像树从橡果仁长到老朽的年头,但愿现在有空在树林里头走走,这些树会发声,总有一天我会明白它们的心思的。”

“不,不!”吉姆利说道:“让我们离开它们吧!我已猜出它们的心思了:憎恨所有用两条腿走路的生灵,还有它们所说的是那种让人受不了、喘不过气来的话。”

“不是所有生灵都用两条腿行走的,”莱戈拉斯说:“我想你在这方面错了,它们恨的是妖怪,因为它们不属于这个地方,并且不了解小精灵和普通人。它们长在很远的山谷里头,吉姆利,我猜,方贡大森林那些深深的山谷就是它们的来处。”

“那可是中原最危险的森林,”吉姆利说:“我感激它们的帮忙,但我不喜欢它们,你可以认为它们了不起,而我却看到这个地方有更大的疑点。它们长得比任何树林或林间空地都要完美。但对此,我依然疑心重重。”

“普通人的行为方式真怪,菜戈拉斯。在这个地方,他们拥有北部世界的一大奇迹,可是他们管那叫什么?山洞!他们就管那叫山洞!一些战火燃起时藏身的地洞,储存饲料用的洞!我的好莱戈拉斯呀,你知不知道赫尔姆深渊那些又宽大又漂亮的山洞?要是林儒们知道的话,这地方将会成为他们永久的朝圣地哪,仅仅为了看一眼山洞就够了,真的,他们会付出真金去看上一眼的。”

“而我宁愿支付黄金以免除这种事情,”莱戈拉斯道:“再说,假如我在洞里走失了,我还怀疑是否能出来呢!”

“因为你没见过,所以我原谅你的嘲笑,”吉姆利道:“不过,你说起话来像个傻瓜,难道你不认为你们国王住在里面的洞厅很好看吗?那是很久以前侏儒帮他们修建的,比起我在这里所看到的大山洞来,你们的洞厅只不过是几间简陋的小屋而已。这山洞里头的洞厅大得很,无边无际,里面洋溢着悦耳动听且永不休止的水流声,那水流滴落到水潭中,就像星光照耀下的凯莱德扎拉姆那么美丽。”

“还有,莱戈拉斯,当普通人点亮火把在石洞的半球形洞顶之下,在沙质地上走动时,啊!这时候呀,荣戈拉斯,那光洁的洞壁上的宝石、水晶及一些珍贵的矿石就会闪闪发光;亮光透过折合成为贝壳状的大理石,好像王后加拉德里尔的一双活生生的手那样半透明。洞里的柱子有白色、橘黄色和黎明时分的玫瑰色,莱戈拉斯,带有凹槽的石柱扭转弯曲形成梦幻般的形状;这些圆圆的柱子从五光十色的地面往上伸去,与从洞顶上垂下来的悬挂物相接,那些垂下来的东西闪着光,有各种形状:翅膀状的、绳索形状的、精细如冻结的云彩似的垂帘状;有的像长矛,有像旗帜,也有的像悬垂在半空中的王宫尖顶!

更妙的是,洞里的湖泊把这些景物映照得栩翊如生,一个隐隐约约的幻景世界出现在那些明如镜子的湖面上,就拿那些都市来说吧,就算是都林那样的脑子作起梦来也未必能想像得出来,城里的街道往前延伸而去,伸进由柱子支撑的大厅里,一直伸进那些连光亮都照不进去的阴深之处。里面还有叮叮当当的声音!当一滴银光闪闪的水滴落下来时,镜子般的水面上荡起一圈圈涟漪,水声震得那些石塔像点头哈腰、摇摇晃晃的野草和大海之中洞窟里的珊瑚。接下来,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伊森加德之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界之主--双塔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