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爆炸》

第二章 天

作者:外国科幻

威尔菲尔德静静地听完了亚当姆斯的叙述。他坐在一张小凳上,显然不怎么舒适,就把胳膊支在小桌上;桌上堆满了书籍和照片,旁边还有一台电脑,一架朝向窗口的天体望远镜。 这是他的办公室,位于hp5研究所主楼第五层的一个角落。亚当姆斯说话的时候,他表现得漫不经心,好似在听一个无足轻重的玩笑。但亚当姆斯讲得原原本本,仅仅略去了他本名叫拉·丰登这一细节。既然威尔菲尔德不知情,何必告诉他这段隐私呢?

威尔菲尔德是世界知名的老学者,对太阳辐射有独到的研究,有一大堆前共产主义国家授予的勋章,他戴着一付角质眼镜,仔细地阅读了亚当姆斯和巴尔希特对话的记录稿。

过一了会儿,亚当姆斯略带吃惊地问:

“您好像蛮认真的,您认为有几分可信么?”

威尔菲尔德取下眼镜,伸了个懒腰。他说:

“我这个人从不想当然,不经检验我什么都不信。在这个故事里,有几点好像有些影儿,值得探讨,这倒令我惊讶。”

“您是开玩笑?”

“绝对不是……我当然不相信居然有人从22世纪与您对话,一定是某个当代人出于什么动机,讲了个荒唐故事要您相信,所以应让他讲完,因为他所说的某些部分,意义颇为重要……”

“这某些部分是指什么?”

“他所讲的内容,有很多并非不可能。”

“您这样认为?”

威尔菲尔德又戴上那付宽边眼镜,像只猫头鹰,他认真地翻阅着记录。他为什么这样重视?是他干的吗?

“譬如说,几个价值观相同的国家完全可能以文化背景组成集团,为争夺原料或领土发生新的冲突。由此,又产生另一种可能,即某一集团面临失败,感到生存有危险,就在空中布署轨道核武器,或者打算使用,或者至少作为威慑手段。”

“但这种武器是无法使用的!怎么能让核武器在天上爆炸呢?”

“您这么说是因为您是核专家,而站在他的立场,完全可以说相反的话。正如他所指出的那样,完全可以设想,在一场令各方面均精疲力尽的冲突之后,任何一方都不敢把核武器从轨道上转移到地面,害怕出事故。”

“我不相信。谁也不敢把核武器安装在轨道上,这等于自杀!”

老学者转过身去,从书架上的电热水壶倒了一些开水在速溶咖啡杯里,喝了一口说:

“少见多怪!人类一直在发明着杀死自己的方法。上面我说的那种人决不是最恶劣的,甚至可以说他们还没有坏透……怎么表达我的意思呢?对了,他不像别人那样热衷于创新自杀手段!”

“我总不能设想,某个政权竟然把消灭人类的手段布署在太空。”

“一旦权力在握,他说干就干,谁也挡不住。”

“好吧,就算他说的并非不可能,您能得出什么结论呢?和我通话的人如果不是您这种滑稽大王,难道是个外星人?”

威尔菲尔德微笑了一下,把水杯放在乱七八糟的桌面上,站起身把眼睛贴近天体望远镜,像是等想好了再回答。这下子他暴露自己了,他就是那个恶作剧的人!但他干吗要这么做?他怎么会晓得自己的真名字呢?

老学者坐回原位,接着说:

“我的童年时代是在那个专制政权下度过的,那时大家认为,这个政权过1000代也不会崩溃。我父亲不屈服于这种制度,为此他在劳动营里关了20年。他被捕时我才5岁, 他放出来时已得了遗忘症,不认得任何人,说不出任何往事,连话也说不清楚,只会像街上的小叫花子那样乞讨。当局把他送回家时说:‘他干活太专注了!’其实他年轻时并不喜欢干活,我们不相信他在强迫劳动时还干得那么专心。”

“您讲这是什么意思?”

“他死的时候自言自语道:‘存心为恶,必用其极。’我永远也忘不了这句话,所以从此以后,只要肯定某人是存心为恶,我都认为他会走到极端。我听了您讲的这事,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后面有个恶字在作怪,您以后的麻烦少不了。”

“麻烦?”

亚当姆斯有些怀疑了,这事到底单单是个玩笑,还是威尔菲尔德搞出了一个并不那么好玩的把戏。

“此人在网上散布这种故事,总会有个动机。他对您对别人都不能说心存善良。他想从您那儿得到什么?他的要求或者已经说出来了,或者就要提出来,也许您还没有把一切都告诉我。”

这个机灵鬼是怎么猜到的呢?

“他仅仅要我到霍皮人的长者那里找神圣牌位。”

“这只是幌子,他还另有所图。”

“那干嘛偏找我呢?我这个人最平常不过了,怎会引起他的注意呢?”

“这个嘛,可以有各种设想,或许是某个秘密教派要在网上找个宣布世界末日来临的人,或许是某一恐怖组织要和部队的秘密网络建立关系,或许是某个新闻记者闯进了我们的安全体系,借此编造故事哗众取宠。”

“或者是像您这样的滑稽大王……”

亚当姆斯以为对方会极力否认,但对方似乎没有听到,显得无动于衷,过了好一阵才轻声说:

“为了开个玩笑,会绞尽脑汁建立干扰屏障,把美国军队最杰出的搜索定位软件弄得全部失灵?”

“您不会把这一切当成真的吧?您相信有人能从未来和我们对话吗?”

威尔菲尔德一面喝着咖啡,一面重新翻开打印稿,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他说:

“当然不会。这比灵魂感知和克隆人都难,但并不排除有朝一日可以实现。一朝成功,用途无限,人类历史都会改变。您能想象得到吗?那时,人类可以像用橡皮一样把曾经做过的事抹掉,其结果对历史和对科学都是不可思议的,对每个人的生活也是如此,人人可以返回到过去,补救曾经犯的过错,失败了从头再来,用未来的知识重新塑造过去……那么,真实的过去和想像中的过去就混成一团,难以分辨……”

“我搞不懂您的话……”亚当姆斯结结巴巴他说。

“假设您能够与过去的几代人对话,您最先要找谁?”

“不知道。也许会找尼克松,以避免越南战争?”

“您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国人,太缺乏想象力!这么做还是无关大局,您应干得更出色些!”

“请举例说明!”

“您应在1938年就把原子秘密告诉奥本海默和罗斯福,让他们在5000万生灵涂炭之前就把希特勒干掉!您应在1755年大地震发生前就告诉里斯本的居民,在1344年大瘟疫流行之前就把伊尔森氏疫苗普及开来……”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用科幻小说要把我引到什么地方去?

“真这么办的话,也没有人相信,也会把这种信息或科学发现当成巫术,把送去的资料烧掉。所以我不认为历史进程就因此改变。况且那时没有英特网,大家也不可能得到这些信息。”

威尔菲尔德耸耸肩,亚当姆斯的怀疑态度似乎令他恼火,他反驳道:

“也许会有传递信息的其它办法,如电话……”

“15世纪用电话?”亚当姆斯嘲讽道。

老学者又往杯子里添了热水,喃喃自语说:

“或者用别的什么吧!但咱们别想入非非,您的那个人决不是从未来与您通话,这一点可以确定无疑。他是个活生生的人,现在就藏在什么地方,就在这个现实的世界上,要通过您得到什么东西。他隐姓埋名,从一个无从核实的处所对您说着实实在在的话。”

“那是由于您认为他编的故事是实在的,是吗?”亚当姆斯反chún相讥道。

老天文学家坐下来说:

“这是我最不安的一点了。此人的描述严丝合缝,符合逻辑规律,或者说与当今杰出彗星专家如出一辙,这种人并不多。”

“您算得上是一个……”

总是这样刺他,老先生生气了。他重重地把一满杯咖啡放到桌上,咖啡撒了他也不管:

“您别这样胡猜了!我当然喜欢开玩笑,但这种玩笑不合我的胃口,它太过分了。”

“您认为彗星可能撞上地球?”

“完全可能。 每年都有500多个陨星落在地球上,每天都有1000多吨陨石粉末和碎片落下来。”

“那只是粉状物质,并不危险。”

老学者走近墙边的黑板,拿起粉笔一边写着数目字,一边说道:

“重量为百吨的陨石进入大气层并产生爆炸,井非无稽之谈。自从1992年索玛克勒维九号彗星与冥王星相撞之后,科学界就承认一颗彗星与太阳系的星球碰撞,其产生的能量比地球上储存的全部核武器要强几千倍以上。假设大气中有一颗直径仅为8公里的小彗星,它也足以摧毁全人类。”

“那么这种危险是确实的了?”亚当姆斯问。

“当然! 现在发现了的几百万个替星中,2000颗的直径在1公里以上,有的甚至有40公里,如海尔葆朴彗星。”

亚当姆斯很想请他谈谈锐夫塔脱彗星,这颗彗星是不是特别危险呢?但他不敢问,心想如果编造这个闹剧的果然是威尔菲尔德,他就会笑弯了腰。所以他仅限于提些一般性问题:

“可是这些彗星几千年来一直按照原来的轨道运行,如果某一慧星会撞着地球,那早已撞上了。”

“可以这样想。彗星的轨迹是按照距行星轨道的远近不断变化的,况且地球已经多次进入过彗尾。 目前,我们至少知道有15颗彗星,直径在1公里以上,具轨,迹将来会与地球轨道交叉!但您别担心,凡小行星距地球太近的时候,冥王星和上星的引力就会将它吸住或改变其方向,因而也保护了地球。”

“有什么根据?”

“人类对替星认识由来已久, 例如哈雷彗星在公元前240年已有记载,罗马人至少分辨出了9种彗星和40种小星体。”

“它们有什么区别?”

“小星体是正在分裂的星体或簧星的分离物,即岩块,而彗星是一个巨大的混合团,包含干冰,氨。氮和沙砾等,其体积取决于彗核。彗星靠近太阳时,冰就溶化,气体和硅酸盐蒸发,变成几百万公里长的发光云气。

他的语气充满感情,好像在谈活生生的人。

“彗星存在已经很久了么?”

“它们和太阳系同时诞生,由宇宙的基本物质组成,大部分聚集在比太阳和地球之间的距离远5000倍的董云中,只有某一行星经过彗云时,才可能把某个彗星从中吸引出来。”

威尔菲尔德第三次去冲咖啡,并请亚当姆斯也来一杯。亚当姆斯问道:

“那么锐夫塔脱彗星也是吸出来的?”

他这么问,是想拉回正题,老学者毫不犹豫地回答:”

“毫无疑问。但这已是几百万年前的事了。”

“它会摧毁地球?”

“不会,但会造成严重损伤。巴尔希特计算出来的轨迹,重量都正确无误。您没有去看过那个陨石坑么?那是一颗极小的彗星造成的,距此不远。您该去看看,就会想象出那种撞击力的规模。”

“会把一颗行星撞成几块?”

威尔菲尔德咕噜了几句,就像老师碰到了不开窍的学生。他说:

“还不至于吧?要把地球撞成几块,就得有火星那么大。即便不能,也足以消灭人类。”

“怎么消灭法?”

“让我们窒息而死。”

他语气肯定,好像不容置疑。

“巴尔希特就是这么说的。”亚当姆斯自言自语道。

“我已说过,此人颇得真传。”

“您认为可能么?”

“已经发生过了!”

“什么时候?”

威尔菲尔德又走到黑板边,一面说一面写着数字:

“2500万年以前,一颗彗星把当时三分之二的生物绝灭了,其中包括恐龙。”

“我也读到过此说,但这是一种假设……”亚当姆斯提醒他。我和大部分专家们都认为,正是彗星撞击引发k,t,另一些专家则认为k。t。是火山爆发,或经过10万年的演变而成。”

“什么是k,t,?”

“k是白奎纪,t是第三纪的字头,合起来代表从白圣纪到第三纪的过渡。”

“怎么肯定这远古时期一定发生了这种生态灾难呢?又找不到踪迹为证!”

威尔菲尔德又坐到小凳上,这是他热衷的话题,所以讲得眉飞色舞:

“有踪迹,也找得到。像所有的重大科学发现一样,这些踪迹也都是偶然发现的。几年前几个地质专家在意大利的古比奥的古老土层中发现了大量的铱元素,这是个不解之谜,因为铱元素在地球形成的时候并不存在,它是和铂,铑。钯以及绝大部分铁一同随着陨星进入地球深处的,因当时地壳还是软的,正处在溶化状态。这些铱原素怎么会集中生成,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爆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