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爆炸》

第四章 鸟

作者:外国科幻

亚当姆斯想:这个声音肯定是利甫齐兹将军手下的特工,这些特工两天之内两次来抄家,但是这次介入得未免太晚了,也许,特工们觉得玩笑开得太长,该结束了吧?毫无疑问,他们原想把对方搜索出来,但失败了,所以只得亲自在网上现身。那个声音继续道:

“教授!您不要把图案传给他!他代表的是恶势力,图案在手,他只会用来害人,他也只会做坏事,我把他看透了……”

声音越来越清晰,原来是个女人。此事果然如此严重么?这些图案果然是密码的组成部分么?反正现在已传出去了,要反悔也为时已晚。

但这事总有些溪跷,如果那女人属于特工人员,那她就应知道图案实际上已经发出,为什么事后又叫他别发呢?

“您是那一位?”亚当姆斯问。

“教授,别信她的那一套,我认识地,她说的话没有任何价值,你,我还以为你死了哩!你这个人倒是又犟又硬,怎么会钻到这儿来的?没料到你还找到了这条通道,自从当年我撇下你以后,你进步不小,不简单!”

亚当姆斯不理会巴尔希特的话,还是

“您是那一位?”

对方停了一会儿,然后答道:

“不用管我是谁,叫我阿尔英尔好了。我也是和巴尔希特同一时代的。他对您说了些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些石牌?”

又是一个下一世纪的声音?亚当姆斯这一次也不想其中是否有诈,直截了当地答:

“他发了一通长篇大论,说是从2126年与我对话,您不会也是那个时代的吧?”

对方显得不耐烦了:

“是的,是的!他为什么要这些图案?”

“他说是用来启动布署在太空的核武器,以摧毁一颗威胁地球的彗星。”

“可惜啊可惜!您那个时代的人怎么这样天真呢!没有任何天文台宣称发现了彗星。巴尔希特说大家怎么称呼他?先觉者?他怎么不自称是上帝呢?只不过是危言耸听以招揽信徒!”

竟然如此!巴尔希特刚才讲的先觉者,原来就是他自己?亚当姆斯作过种种猜想,竟没有想到这一点!对方又说:

“他为什么要这些图案,总有个说法吧!”

“他说自从恐怖战争和大清除后,就只剩下在太空布署的核武器了,他要用来启动这些核武器。他这一点想必也是谎言了?”

“也不完全是谎话。也许他的确找出了发射这种武器的密码,但这种武器在大灾乱后已经被禁止了。他向您要的这些图案,却是用来杀人的,具体我还说不清。总之不是用以把地球从他想像的灾祸中拯救出来,而是把地球摧毁。此人是个疯子,为了出名,他费尽心机。策划出这么一个十恶不赦的罪行。”

“别听她的,她什么也不懂!”巴尔希特的声音说。

亚当姆斯简直糊涂了,这两个人真的是在2126年顶嘴么?他把图案这么快就传出去,岂非有失考虑么?

这时巴尔希特道:

“教授您别理会她!彗星确然存在,3天零10个小时7分钟后就与地球轨道交叉。现政权不愿吓着了老百姓,也不愿听信一个微不足道的彗星猎手的预测。”

“您真的是那个先觉者?”

“那有什么不好呢?”

“为什么瞒着我?”

“为的是不把事情复杂化。已经有那么多事要您相信,还要加上这一条么?不能对您要求大高。”那么,您的自我介绍全是编造的喽!”

“不,都是真话……只是细节有出入。譬如说,我的确是彗星猎手,因此我比谁都能理解第三圣约书的重要。现在咱们谈正事吧,营星要来了,人类要毁灭了,这是肯定的。现在还无人相信此事,这是因为当政者在尚未找到稳定人心的办法之前,不愿意老百姓惊惶失措。但今天情况已经变了,西方文明国家的领袖已经知道此事,因为我已告诉他们大碰撞在燃眉之间,他们都已找到了掩蔽之所,至少他们自己以为可以幸免, 今晚他们都要去塔斯马尼亚和太平洋各岛,但那是白费劲!6个月后照样会一个个死去! 2小时,锐夫塔脱彗星将出现在最先进的天文台的屏幕上,那时全球的学者都能计算出它的轨道,也就会承认我所言属实。那时他们会通知各国政府当局(如果这些当局还零星存在),政府当局就会召开参谋部会议。12小时以后,善星将出现在北半球太阳背后,内眼可见,就像个急转弯中飞驰的赛车一样。老百姓会惊诧不已,政府则发出种种稳定人心的公告,但这时一切都乱了套,气温迅速变热,海水上涨,人人都会撇开工作岗位——再工作还有什么意义呢?大家都奔向银行提取存款,存钱还有什么用呢?于是自杀事件接遁而来,干嘛不主动迎接死亡呢?很多人会来找我。再过两天,人人都相信24小时后就是大碰撞了!全世界陷入极度惊恐之中,人们互相拥挤践踏,互相残杀,为的是争着远离撞击点……您如果不把图案传给我,这些事情都会发生,而且不尽于此。现在我有了密码,我要去使用它,谢天谢地!而你呢,阿尔芙尔。你应祈祷我能成功。否则我二人都去见爱甫西隆·印地……”

亚当姆斯想:他又开始说胡话了怎么一点也听不懂?

那女人叫:

“您把密码给他了?你真疯了!”

“教授,您为拯救人类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我要走了,我还有许多事要干呢!问题了结之后我来谢您……别忘了今晚到魔鬼谷去,午夜23点17分时我距您不远……”

他停了好一阵,又说:

“啊,还有个小事相告:您在向五角大楼的军官们禀报时,劝他们最好把核潜艇上布署的导弹核武器的密码换一换,……”

“为什么?”

“因为我要将它写在网上,以证明我不是个玩笑大工厂?”

说到这里,屏幕上出现了一系列数字和字母,接着那女人带着哭腔叫道:

“巴尔希特,你回来!教授您别放他走,告诉他别走,啊!您干了些什么呀!这有什么用呢?巴尔希特!”

后来两人的声音慢慢远去,好像边走边说,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亚当姆斯不知怎样才好。这是一场什么怪把戏?他无精打采地呆在屏幕前,把上面的句子读了一遍又一遍,始终猜不透其中的奥秘。仪式。和查奎纳的对话,以及阿尔芙尔的出现等。老天文学家咕噜着说:

“情况变得更加严重了,我得向将军禀报。”

“您怎么又依靠起组织来了,这不像您的一贯作风啊?”

“我不得不如此干!巴尔希特写的东西,将军肯定都已知道,而且昨天晚上还问过我的想法,我回答说只要把我的电话加以窃听,我怎么想他就会知道了。他挺不高兴的。美国军事部门,也许白宫在内,或许都在直接跟踪您。这样下去,您说的话会全文发表在《华盛顿邮报》上!五角大楼也许已经核对了这个家伙刚才泄露出来的密码,看看它是否与核潜艇所用相符。我想,他既然敢于公诸于众,肯定是没有错的。这么一来,就不是一场玩笑了,因为知道这密码的人数,不会超过5个”

“您仍然把此举看成一场挑衅?”

“更加确然无疑!我越来越相信,不用到什么教派首脑或22世纪的董星里去找答案,就可以得出合乎常理的解释。”

“他要我到魔鬼谷去一趟,说到了那里就会证实他所言不虚。您跟我一块去好吗?他说是明晚23点17分。”

他感觉威尔菲尔德犹豫了一阵才说:

“现在是凌晨一点,约会也就是在今晚。这地方我去过,百年来所有的天文学家都知道这个地方。您想去发现什么新大陆?”

“您陪不陪我去?”

“如果您执意要我奉陪的话……但在去之前要和将军谈一谈,这也是为您好。我了解此人,他什么都干得出来。权力伤身胜于酒,至少此人如此!您不能还将此事当作个人问题,它早已超过了您个人的限度。我肯定这是秘密机关策划的行动。”

“别瞎想了,为达到什么目的呢?”

“或许是往总统身上泼脏水?总统的名字和我们的研究所是连在一起的。”

“那干嘛要把我扯上?”

“我怎么会知道?也许要您承认什么东西,干这种事总是要找薄弱环节的。”

亚当姆斯不敢承认对方所言不谬,因为他满腹心事无处倾吐:离异之苦,清晨瞎写的日记,似是而非的过去以及克拉斯诺雅斯克的悲惨结局,这一切都在脑海中搅成一团。他犹豫了一下,挂上电话,对方也挂上了。

一个半小时后,即清晨两点,他被电话惊醒,那是将军副官打来的,以不容反驳的口吻告诉他,领导叫他立刻去办公室。

他一到将军办公室就被引进,威尔菲尔德已经先期来了,与将军正谈得起劲。原来此人与上司的关系,比他自己所承认的要密切得多。利甫齐兹穿着睡衣,脸色青灰,情绪不好。他说华盛顿方面对此案很重视,网上客闯进来的第一分钟,那边就接到禀报。 hp5项月的有关人员在总统椭圆形大厅开过会,大家首先想到是个网上黑客:可能是卡特尔组织雇用这种电脑专家突破美国最机密的网络,以盗取巨额资金或对企业施加讹诈。后来大家推翻了这种假设,因为直到如今、任何网上客也没有逃出联邦调查局搜索软件的掌心。最令人不安的是这个巴尔希特,居然公开了核潜艇发射导弹的密码,而知道此码的人极少。这么一来,或者他所讲的事都是真话,或者他是掌握此码的5个人中的一个。二者必居其一,但两者都不可能!5个知道密码的人中,包括总统和副总统,其他还有谁呢?……

昨日清晨,应联邦调查局之请,国家安全委员会已经首次将此案列入讨论议程。各情报部门的代表均就此泄密事件互相推诿责任,总统安全雇问奥利弗·塔勒维兹不得不出面干预。塔勒维兹原是那鲁大学政治学教授,其关于未来区域冲突的专著颇受总统重视,而且还是一位精干的组织家。他在会议结束时总结说: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作用是给总统以答案, 而不是给总统找难题。此后安委会又开过3次会研究此案的其他方面。半个小时前,还专门分析了此绝密码泄露出去可能造成的后果,以及搜索不到网上黑客会产生的影响。塔勒维兹不得不将代号为《霍皮·霍甫》的这一案情向总统禀报, 他呈交总统的报告相当完整,该报告一式6份,利甫齐兹将军手中就有一份, 其内容有: 巴尔希特与亚当姆斯谈话摘要,各方面专家的分析(电脑信息。战略、语言。神学等)。其中还包括一位关于亚利桑那州印第安人问题的最优秀学者的见解,此人隐退于葡萄牙,是特地邀请来的。安全顾问的结论显得举棋不定:“把各种设想,。以审核之后,结论推断说最可能的情况是:此举仍归结为某一集信息。天文。神学于一身的稀有专家所策划的精巧大骗局;在策划此举时,他得到了某一军官集团的协助,其目的乃是要使本科研中心威信扫地,而本中心与国家安全又息息相关,并公认是总统亲自创立的。”

虽然作出了这种结论,该报告还有个冗长的附件,好几个单位均在附件上署了名。采取附件的办法,是不敢正式或亲口对总统讲出来。附件提出了另一种假设,即名为巴尔希特的这个人所提供的似是而非的信息,其内容也可能有真实之处。附件写道:

“不能排除一个世纪后锐夫塔脱彗星对地球构成威胁。就这个荒诞故事因势利导,以能在此种危险一旦出现有所对策,也不元好处。也不能排除将来会利用霍皮人的石牌图案编制核武器密码。事实上,几个月前五角大楼就曾将这些石牌的图案列进编码备用材料名单,该名单为绝对机密,已上报总统;另一份关于在太空布署核武器的绝密报告,也已于近期呈交总统。所以,无论本案多么真伪难辨,也不论本设想多么荒诞难信,本附件署名各部门均认为应让总统了解下列设想:不能排除人类在一个世纪后有被毁灭的危险,此种威胁可能来自某个掌握启动大空武器密码的狂人,也可为锐夫塔脱慧星的碰撞所诱发……”

报告最后还请总统批准对几个特殊研究项目的拨款,这些项目都极为有用,特别是研究与过去进行通讯联络的“伪技术”,并使其为美国服务。此项拨款应不等找到案件涉嫌人就应进行。

利甫齐兹将军解释上述情况时,语气颇为激动,好像他自己就直接受到威胁,但具体是什么威胁呢,他也不说。威尔菲尔德发表意见道:

“这一切不过是文职人员在耍笔杆,我怀疑华府方面果真会相信它。因为结束本案的办法极其简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鸟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爆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