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爆炸》

第五章 鱼

作者:外国科幻

利甫齐兹将军就在这天夜里不知去向。凌晨,几个军官正在食堂吃早饭,将军的副官茹菲奥走进来,脸色青灰,胡子也没有刮,向他们宣告本研究中心负责人利甫齐兹将军在午夜接到一个电话,显得神色惶张,赶紧关在办公室里给国外打了几个电话,用私人电脑写了一篇长长的报告,后来又将它全部销毁。两个小时后,一架从附近军用机场起飞的飞机紧急把他接到五角大楼去了, 传令官只说了一句:“有事咨询。”在大家七嘴八舌地追问下,将军的副官只得承认他不知道主人要去见谁,也不知道他何时返回。匆忙应召而去,既不通知其助手,也不指定临时代理,这不是利甫齐兹的工作作风: 他视hp5项目为自己的生命,走时至少会留下书面指令,或是一封信,一个便条,但这次什么也没有。一个小时后,走廊上传云将军听说报纸上将要把本项目巨大的开支泄露出去,以及他掩盖实际开支的手段,就立刻自杀了。还有人说他自杀的根本原因是一段感情纠葛,而且他在死前还用了好几个小时和白宫通话,以编造一篇假话,将这个原因粉饰起来。副官那六神无主的样子,也证实了这一传闻。

传言真真假假,反正到了上午10点钟的时候,几名工人把将军的名字从研究所负责人办公室门上抹掉了,而且着手搬走家具;也在这个时候,他的副官茹菲奥也向弗拉格斯塔夫机场方向逃之夭夭。

中午时分,一架海军巨型直升飞机降落在研究所院子里,高尔托贝海军大将从中走了出来。

研究中心的人员对高尔托贝海军大将,至少是久闻其名。此人身材瘦高,棕发黑眼,南方口音很重。他是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奥利弗·塔勒维兹的助手。高尔托贝以其出身于墨西哥家庭而自矜,也深得混血国民的欢心。副总统的妻子是墨西哥血统,所以他与副总统关系密切,这也是人尽皆知的事。他还会青云直上,甚至有朝一日被指定为副总统,也难料道。一个墨西哥非法移民居然爬到如此高位,其手腕可想而知。此人作风生硬,处事老练,没有知识分子的繁褥哲学,和安全顾问奥里弗·塔勒维兹迎然相异。塔勒维兹乃是耶鲁大学教授,特别讨厌那种生性好斗的人。在总统选举战期间,高尔托贝就被副总统指定为安全顾问助理,此后他就不断地挑这位知识分子的毛病,还一一记录在案。

他的来临使全研究所大出意外。刚刚把两个手提箱放下,他就召集军官和主要研究人员会议。会议在主楼楼厅举行,他开门见山,宣布自己是本研究中心总管。会场上语声如潮大家纷纷问利甫齐兹因何而失宠,问他这位鼎鼎大名的人物为何甘愿到此忍受寂寞。他解释说这一人事安排早已定案,但这话无人相信。他又说,就目前而言,本中心各部门的工作没有任何变化,总统对本中心的任务之重视依然如初,他本人被命来此,也证明了此点。话虽如此,他也不讳言此次调动他并不高兴,因为他不得不离开华盛顿,而且他正在那边参加一项极为关键性的工作。散会之前,他表示对本中心的活动特别感兴趣,而且暗示这种兴趣纯系个人好奇,故决定要找研究人员个别谈话。

然而他的态度和行为举止,完全表明根本不是什么“个人好奇”。他显然是来整顿和处理什么问题的。是什么问题呢?他在谈话中对前任只字不提,那些和前任一同创建本中心的元老们心中颇为不快。说句真心话,谁也不明白这场人事变动的根由。

而亚当姆斯很快就明白了。

中午饭时分,他被新上司叫到前任的办公室里,里面已经摆上新主人的勋章和照片。海军大将行事也直来直往,他一切情况都在掌中,也认为亚当姆斯知道对方对自己了如掌指。他不断地翻阅着一份蓝皮的档案,里面是英特网上亚当姆斯的全部对话记录,其内容他早已烂熟于胸中。他毫不掩饰地打开录音机,开始向亚当姆斯提出一长串问题,内容涉及他与巴尔希特的对话及两次对霍皮人的造访。华盛顿方面当然知道这两次沃尔皮之行,但与查奎纳谈话的具体细节,除了亚当姆斯在网上对巴尔希特有所透露,以及窃听器所捕捉到的以外,官方均一无所晓。现在,亚当姆斯把查奎纳的话源源本本叙述了一遍。海军大将细心听着,开始似信非信,表情显然有嘲弄意味,后来就表现得说不出的惊恐,他提了成百个问题,好使亚当姆斯前后矛盾,好像他怀疑亚当姆斯本人也参与造假,同谋制作疑团。

最后高尔托贝自己讲话了。他所述华盛顿方面对此事的反应,与昨夜利甫齐兹将军谈的完全不同,仅隔一天,差别如此之巨!……

亚当姆斯明白了,华府方面对巴尔希特其人,所知并不超过自己,五角大楼最先进的计算机也未能将此人追踪定位。谁也不相信他是从未来与当今对话,但他仍藏在暗处,这一点真不可思议,也使搜索手段黯然失色。高尔托贝解释说这不是个破译密码的问题,因为对方就在网上,毫无遮掩,并无反搜索防范。从技术角度来看,就好似一艘潜艇开进白宫的椭圆形大厅而又找不到踪影!加之巴尔希特所说的疯话,其中有许多令五角大楼坐卧不宁。高尔托贝证实,将来准备用于编制核武器密码的系列数据的确包括霍皮人的图案,其中还有法国马恩河上沙龙地区的都散修道院墙上的图案,都在其内,巴尔希特均提到了。目前,仅仅决定采用这些图案的原则,但具体取用,尚未进行。更令人担心的,是这个决定是总统在办公室里和另5个人一同商定的, 同时还通过了其他绝密的计划,例如将来要把携带核武器的卫星送上太空轨道,以及间谍卫星使用的发射频道等。这些计划都是以后几十年中美国防务的核心,这个疯子居然在英特网上大肆张扬,所以将此人找出来,是生死存亡的大事。

巴尔希特所披露的控制核潜艇发射弹头的密码,也丝毫不差,而这个密码连副总统都不知道!

最后还涉及到三叉戢四型核潜艇,此事更令人百思而不得其解!巴尔希特举出的核潜艇所用密码现在甚至尚未投入使用,仅仅由总统个人选定而并未同任何人谈过。他对下属说:“就连对我的牙刷,也未提过此事!”

而联邦调查局的分析人员对阿尔芙尔居然也出现在网上,更觉触目惊心;除了这个狂人以外,又有一个人从同一地点(也许是同一时代?)出现向世人提出警告,防止他干坏事。这一事实本身就使人毛骨悚然!她从何处来?(或从那个时代来?)不知道!分析人员作了研究,把主要的恐怖组织一个个排除了。那么是某个卡特尔?或者某一秘密教派?某一国家?某一黑客?某一潜能研究专家?种种假设均一个个被提出来,又一个个被推倒了。

后来,在总统椭圆形大厅开了几次长会,各行各业的专家们第次发言,均不能自圆其说,部长们搞得昏头胀脑,总统则一言不发,最后要求紧急把锐夫塔脱替星的轨道准确地加以计算,这件事大家都忽略了。这个意见引起大家齐声反对,认为那有关世界末日的胡说八道不屑一顾,关键问题是美国的战略布置已经泄露,这才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但总统坚持己见。第二天,五角大楼邀请美国第一流的天文学家用最好的计算机进行了计算, 证实了2126年8月14日该替星果然要越过地球轨道,但此刻地球已在24小时之前过去了。况且,该彗星因木星引力的作用,还会有若干滞缓。总之,该彗星与地球的距离不会少于90万公里,所以不存在任何碰撞或干扰的危险;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后代此时可观测到一场美景,作出些惊诧赞叹的反应,如此而已。

下一次白宫会议时,这些数据加强了怀疑派的地位。副总统发言说,为对付这个狂人的挑衅,所用时间过多,他已责令情报单位认真调查泄密情况。他这话针对的显然就是总统,但总统并未让步,白宫的办公室主任坚持此案应归总统处理,其理由不言而喻, 有一个秘密派别操纵其中(他列举了6个可疑的新教派),其目的是破坏下届总统选举;人人均知道总统近来向上议院建议限制这些教派在美国领土上的金融活动,而副总统对此建议曾表示激烈反对。会上气氛有一触即发之势,国家安全顾问则一言不发。

总统接着用平板的声音又问, 如用相当于广岛原子弹爆炸当量5亿倍的集束核弹射击锐夫塔脱彗星,是否能阻挡其运行方向。

与会者中间有人破涕而笑,会场立刻陷入难堪的沉静。热核部门负责人严肃地解释说,这种爆炸会释放出一种高温,足以把替星溶化,并说如果此种爆炸与地球有精确的距离,即距地球既不太远,也不太近,人类就可避免受到致命伤害,但替星的许多碎片还会陨落到地面上,这是唯一令人担忧的事。其余的碎片则会飞向冥王星。总而言之,这种形式的核弹齐射,是可能消除一颗彗星对地球的威胁的。但他又说,锐夫塔脱彗星的情况不同……

总统一动不动的听着,脸上毫无表情。后来,他用刚刚听得清楚的声音问(每当谈到严重问题,他都这样的小声说话),是否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一个世纪后,有人可以对过去说话。

每个与会者都把目光移向一边,尽量不看会议桌的中心点,心想总统是否脑袋瓜出了问题,现在副总统正在找他的岔,就盼他说错话办错事以能幸灾乐祸,而且报界已对他发动攻势,他怎能当着副总统的面提了个这么天真的问题呢?

但他坚持要大家讨论,与会者叽叽咕咕议论了好大一阵,提出了各种假设,但谁也不公然排除此种可能,以免总统丢面子。最后,总统生硬地合上他面前的档案,作出结论道:

“我们至少要做这么一件事:要采取相应措施,防止将来会有这么一个狂人,此人扬言会用布署在太空轨道的核弹头攻击美国,并以此要挟总统。”

此话令在座人人目瞪口呆:或者总统完全精神失常,或者他有不可告人的原因,才作出如此这般的结论。

说完之后,他才宣布要重新研究某些已经作出的决定,特别是要把霍皮人的图案从武器密码编制材料中剔出去,并推迟在太空轨道布署导弹。然后他又以更加低沉的声音问,在座是否有人可以向他保证,将来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过去,取消他刚刚作出的决定并反其道而行之?

听到他这样胡言乱语,副总统乐得心花怒放,大家都说总统您想得太多了,而总统则耸耸肩宣布散会。

安全顾问塔勒维兹会后请高尔托贝到他的办公室来,对他说总统近日过于操劳,十分疲倦,这些情况如果传出去,会影响他连选连任的。这么一来,副总统也只好返回他的加利福尼亚老家打高尔夫球,因为一旦总统连选失败,大家都树倒猢狲散。

总统认为解开这个哑谜的钥匙还是在hp5研究中心, 因为事情是从这里闹出来的。所以他要求安全顾问派一名亲信到中心去,把与此案有关人员都询问一次,亚当姆斯是第一号嫌疑人,自然首当其冲。又因为白宫的人跑到温斯洛难免引起报界注意,安全顾问决定把自己的助手高尔托贝派来。高尔托贝听了马上表示异议,安全顾问安抚说此举决非把他排挤出中央,而是因为把他作为人选,最易解释。这样,海军大将高尔托贝就成了本研究基地的总管,完成调查任务后就走,时间不超过一个星期。副总统已知道这个任命,并表示赞同。安全顾问最后说:

“情况就是这些,您要把一切向我汇报,总统对您的忠诚,从未有丝毫怀疑,现在该您以行动向他作出证……”

高尔托贝海军大将把经过原原本本向亚当姆斯交待清楚后,总结性地说道:

“亲爱的拉·丰登先生,我可以把听到的话对您逐句重复:我对您的忠诚,从未有丝毫的怀疑,现在该您以行动向我作出证明了……您应该明白,由于您有历史问题,某些情报机关认为您完全构成一名嫌疑犯,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把您当成替罪羊从而了结此案,并且把您扔出去作为报刊的攻击目标,若您甘愿自取其咎,也就只好再来一次不幸的遭遇了……”

亚当姆斯刚要为自己鸣不平,高尔托贝却不让他讲话,继续说道:

“您完全有可能自己编造了这一切,自己对自己发出了这些信息。如此说来,也就解释清楚了为什么找不到您的对话人,因为他根本不存在!您这样做的目的,是宣称有人能证明您在克拉斯诺雅斯克事件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爆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