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屠龙记》

第四回 义重师门 舍身谋老怪 喜求灵葯 绝海屠妖龙(3)

作者:还珠楼主

胖老头名叫向大元,乃披麻教中有名四老之一,与上次女仙凌雪鸿所杀妖巫尤南旺是儿女亲家,交情最厚。因为上次妖巫等惨败,披麻教瓦解,向大元恰不在场,事后得知尤南旺之死,由于徐祥鹅手刃亲仇。知道黄虬、魏皓等为首诸人,均是鬼母朱樱门下,自知不敌,本来可以无事。因徐氏婆媳在临溪住了多年,想起故乡坟墓久未祭扫,虽命祥鹅就便常往上坟,托有族人照料,终觉自己尚未去过。以为事隔多年,仇敌伤亡殆尽,就有两个厉害点的余孽,久未听说,想必老死。因而当年清明,回乡上坟。不料撞见向大无的徒弟,那年斗法原曾参加,徐氏祖孙报仇时又被偷看了去,竟被无心发现,立即往报妖师。总算徐氏婆媳运气还好,大无恰不在家。妖徒便暗中尾随下来,探明隐居之处,立回湖南,寻到妖师一说。大元原以为事情半由徐家而起,否则妖巫等死得没有如此惨法,也不会伤亡那么多。得信立即准备,带了两个徒弟赶来。初意徐祥鹅乃峨眉门下剑仙,还不敢轻于招惹。到后,先在附近庙中借住,暗中打听,得知徐家只有婆媳二人,有一孙儿已然出家,一年难得回家一次。

这一耽延,徐婆无意之中听人说起,庙中来了老少三人,探听自家踪迹。一问相貌,正是昔年杀害爱子的帮凶之一。祥鹅曾往湖南寻他几次未遇,江湖上也未听说。不知老贼狡猾,自从尤南旺一死,便恐仇敌寻他,踪迹甚是隐秘,以为妖巫老死,不料寻上门来,幸而事前得知。近年虽从孙儿学练法术,但是对头厉害,仍非其敌。想了想,无计可施,只得把昔年丈夫遗留的两件法物取出,准备一拼。这还是近年学会一种防身法术,否则对头邪法厉害,万无生理。准备好后,不等对头上门,先命村童代往通知,约期相见。为防波及,所以沈家未去道喜。

这日早起,正在愁急,癞姑忽寻了来。本是去往沈家,打听师父沈琇踪迹,无意中间到徐家,双方一谈,得知就里。癞姑天生侠肠,何况又是师门好友,自恃学会了一些旁门法术,初生之犊不怕虎,立即锐身急难,相助杀敌。徐婆虽然感激她的义气,但因昔年沈琇并未说有这么一个徒弟,便照所说,也未入门,恐其法力不济,连带受害,婉谢不听。没奈何,只得约好,令其埋伏房内,相机进退。本意如见邪法厉害,不是对手,还可乘机逃走。谁知对头刚在示威,癞姑便飞身掩出,照准大元胖脸上一个嘴巴,当胸便是一拳。

大元冷不防,骤中暗算,负痛纵起。略一定神,惊慌激怒中,看出打他的是个丑怪少女,不由怒火上攻,暴跳如雷,将手一扬,立有五条黑手影,照准癞姑抓去。满拟所炼黑白丧门鬼手最是厉害,抓上必死,连魂也被摄去。又见丑女其貌不扬,除了力大身灵,似会武功而外,毫无奇处。打人之后,咧着一张丑嘴,不住笑骂,得意非常,毫无防备,分明是个常人,这还不是手到擒来。不料鬼手抓处,耳听徐氏婆媳同喝:“且慢动手,听我一言。”意思是想拦阻。声才入耳,大无还未听完,眼前黑影一闪,敌人已经失踪,一下抓空。瞥见徐婆口说着话,手扬处,面前现出一片青霞;同时手持金针,正待往麻布上刺去。看出对方不特早有防身之策,乃夫昔年所用法物尚在。越发激怒,二次扬手,待向徐婆抓去。猛听瞠的一声,后心上早又中了一下。这一拳打得更重,当时心脉皆震,两太阳穴直冒金星,晃了一晃,几乎跌倒。怒急之下,不顾伤人,连忙回顾,见又是那丑女站在身后,笑嘻嘻扮着丑脸,口骂:“无耻老贼,教你尝尝我的厉害。”

大元怒喝一声,重又扬手抓去。这次黑影更长,全林几乎全在鬼手所及之下,又是改抓为捞,满拟抓中必死,万难逃命。做梦也没想到,敌人曾得异人传授,虽是旁门,法力颇高,人更灵巧,休说不会抓中,便抓中也伤她不了。眼看黑影纵横,上下飞舞,敌人身形也是忽隐忽现,出没无常,也不往左侧青霞后闪避,只管在身前身后滴溜溜乱转,抽空便打他一下重的。大元自己一把也未捞上,却挨了不少打,在自急得怒发如狂,咬牙切齿,分毫奈何不得。

那猫头鹰也随同厉声怒啸,作势慾起。因见对方准备严密,持有厉害法物,惟恐妖鸟中了暗算,未敢轻易放出,慾发又止。后来实忍不住怒火,一声断喝,将左膀鸟架一扬,那鹰立时飞起,全身暴长丈许大小,二目凶光宛如明灯,环着竹林上空飞舞不停,也不下击。跟着左手起处,又飞起五条白影,正向敌人乱抓。忽听笑骂道:“这老胖鬼鬼爪子厉害,徐老太太,你自动手除害,我不逗他玩了。”说完,人影连晃几晃,便即失踪。

这时,大元连遭重打,已看出敌人厉害,早放起一片灰白色的邪气笼罩全身,虽然不再挨打,敌人仍未抓中。等双手鬼影一起,人忽失踪,疑心又有别的暗算,正目注视。忽听徐氏婆媳相继说道:“老不死的妖贼,今日恶贯满盈,你那邪法全无用处了。”大元闻言,才想起只顾急怒,和丑女相持,还忘了两个仇人。暗忖:“对方虽持有她丈夫法物和正教中灵符防身,并非自己敌手。来时为防有正教中人相助,林外田岸上并还设有极厉害的埋伏接应,仇人不会不知。那丑女除精隐形飞遁而外,别无他长,稍有防备,便不能伤自己。先还看出仇敌表面镇静,内里情虚,如何出此狂言?”立把纽扣解开,大肚子上原画有五个鬼头,忽化五个恶鬼影子,厉啸飞起。空中妖鸟本在绕林急飞,突然飞下,朝徐氏婆媳当头扑去,眼看鹰爪离头不远。徐婆手中麻布已早停针放下,并无抵抗之意。

大元心想:“就算仇敌仗有青霞护身,这五鬼抓魂何等厉害,妖鸟又善于呼音摄神,自己仗此成名,仇敌明有抵御之法,就是不敌,也应施展,如何不用?”说时迟,那时快,心念才动,猛瞥见一片佛光突在青霞上面出现,妖乌立时惊遁。想系复仇心急,未等发令,便急叫了一声。如换往日,这声急叫,敌人生魂纵不出窍,也必心神慾飞,不能自制,对方怎会神色自如?心方惊奇,这原是瞬息间事。那五个鬼头本已大如车轮,口喷黑烟,飞舞向前,也被佛光卷去,一片惨嗥声中,佛光、恶鬼一齐不见。这类邪法,多有反应,害人不成,反害自身,元神立时受伤。大元心越惊惶,估量丑女无此法力,如是正教中能手隐形暗算,焉有活路。一时情急,咬破舌尖,向空一喷,一片血光先罩向身上,跟着拔刀一挥。

随听风火之声十分洪烈,大股暗赤色的红光血焰火龙也似,立由林外飞来。方想:“胜败存亡,只此一拼。”忽听火云来路空中大喝道:“无知妖孽,敢用邪法害人,你那恶报到了。”声才入耳,猛瞥见一片碧光电驰飞来,竟抢向自己火云前面,全数往回一兜,晃眼消灭。紧跟着,空中落下两人:一个是道装少年,一个是瞎了一只眼的小眇尼。认出道人正是鬼母门下强敌黄虬,知道不妙,还待行法飞遁,并作最后一拼,回手举刀,朝胸便刺。另一手也拔出腰问小刀,正待向空中妖鸟掷去。面前人影一晃,又现出一个少年丑尼,一扬手,佛光重又飞起。随听头上妖鸟惨嗥,百忙中瞥见先前丑女突在空中现身,妖鸟已被撕成两半,连人飞堕,带着血淋淋两片鸟身,迎面打来。知道万难免死,手中刀本早刺人腹内,就势往下一按,血光冒处,妖魂飞起。正待遁走,佛光已经上身,当时消灭,尸横就地。众人也便停手相见。

原来沈琇师徒先见丑女打人,神情滑稽,方在好笑,忽发现眉间红痣,认出正是癞姑,好生惊喜。沈琇恐其受伤,正要出手,身形忽隐。后看出得有旁门和鬼母教下高明传授,又见打得可笑,便停了下来。眇女知不妨事,请沈琇暗中保护,暂勿现身,自己去往林外,破了妖巫接应,再行除害,以免逃走。沈琇随用传声告知癞姑和徐氏婆媳,三人闻言大喜,癞姑更是喜出望外,因妖巫已有邪法防身,急于见师,不愿再打,立隐身形,赶往相见。行礼匆匆,说了几句,便往空中去杀妖鸟。

另一面,眇女刚到林外,便见黄虬由侧飞到。因是由外回山,见癞姑私逃,知她胆大好胜,恐有闪失,想起日前探询沈家住处,知来此地,跟踪赶来。老远发现邪气笼罩,妖鸟飞翔,不顾先到沈家,忙即来援。并不知沈琇师徒三人均在林内。前面田岸埋伏的妖徒相隔尚远,也未发现。被眇女迎头拦住,刚谈了两句来意,妖巫埋伏发动,火云已经飞来。黄虬立放出大片碧光,破了妖火。二妖徒主持行法,受了反应,火云一破,全数惨死烧焦,受了恶报。黄虬原因北海兜率仙芝已将成熟,盘踞当地的二十三条毒龙也都成了气候,均在觊觎那炼毒龙丸的灵葯,此事关系恩师转世后的成败,沈琇偏寻不见下落,心正愁急,不料在此巧遇,大家相见,喜出望外。

沈琇说起今日杀死三人,恐惊俗眼。黄虬答说:“来时府上正在奏乐开席,左近乡民全数去凑热闹,田野中并无一人。弟子已早防到邪法反应,曾经行法掩蔽。空中妖乌,远望只是一片邪雾;火云虽猛,发动极快,一闪即灭,想必无碍。这三具死尸,弟子自会移往远处深山之中消灭。”徐婆也说:“当地人民富足,夜不闭户。府上好善,远亲近邻,全往道贺,人都锁门前往。老身为防波及无辜,特约妖巫今日斗法,也由于此,大概无妨。”黄虬随请沈琇稍待,随即行法,一片碧光,将林内外三具残尸连同血迹一齐卷走,一会飞回。沈琇因觉前遇黑女可怜,曾允他年相助,问其可曾见过。黄虬答说:“黑女自知孽重,意慾转世归止。近奉恩师遗命,已往北海相待,准备以身殉道,去应昔年誓言。仙姑如允助她转劫,再好没有。”随说起北海仙芝之事。

原来妖山四恶中,只鬼母朱樱一人所习虽是邪法,人却刚正,法规至严。除因刚愎强做,行事任性,气量偏小而外,对于常人,向不无故加害。晚年自知孽重,门人良莠不齐,兵解以前,强迫门人殉师,一同转世,改归正教。只有一人故意后到,鬼母惟恐激变,迫令发下永不为恶重誓,方始化去;

黄虬先在鬼母门下,因觉所习不正,背后腹诽。鬼母见他根骨深厚,心性纯良,对师又极忠义,表面将他逐出,实是有意成全,慾命从此弃邪归正,并为自己求取毒龙丸,以备转世成道之用。黄虬得知此丸须用三千六百四十七种灵葯合炼而成。其中最主要的仙草,道家名为灵苏,又名毒龙珠,本是太清仙卉,万年前不知是何因缘,由灵空仙界,随着乾天罡风,飘堕了两粒种子。此草天府奇珍,种子奇坚,生长极慢,乃西方太乙精英所萃,长过一尺,本身便能发出威力,仙几所不能近。但它初落时,小如灰沙,并具反五行的特效,分明是元金赋质,偏是见土不生,只有南北两极元磁真气,始能培养,初期并还要生在两极磁光所照之区。似此一粒微尘,飘扬大千世界,种子未发芽前,又有好些禁忌危害它的生育,据说万千亿兆之一,也难存活。谁知无数机缘凑巧,落到居罗、未名两岛旁海底泉眼之中,下面正是元磁真气,地脉所经,两下里各生感应妙用。始而不过是浮在海眼里面,吃地脉中引出的元磁真气凌空托住的一粒微尘,渺小得目所难见。但它四外均有元磁真气护托,一任海泉猛力冲击,连经多少次地震海啸,从未摇动。到了于三百年期满,忽然子裂发芽,立即成长。四外元磁真气吃它分裂,化为一个形如六角形的星光托盘,仍将下面托住,随同长大,此草便植根在这六角磁星之上。初发芽时,虽只尺许高下,但它本身奇光迸射,远及数丈,无论人物鱼介,沾上立毙。年时一久,威力更大,任何金质法宝、飞剑,只一近前,立被下面星盘吸去,连人卷走,晃眼化尽。此宝深居海眼之下,共是两株。寻常修道人,连名字都不知道。只有幻波池圣姑伽因,费了十年心力,历尽艰危,取走一株,仅存一株。不论仙凡,得此灵丹一粒,可抵千年苦功。尤其邪教中人转世重修,更是无上灵葯。

师父鬼母得一前辈散仙指点,参详前因后果,得知此草将来要落在沈琇手内,预示先机,令其随时留意。不久巧遇沈琇,结为同道之交。孤山分手以后,便照师言,修积外功,静待时机一到,立往寻人,一同下手,采那灵葯。黄虬因听人说沈琇重返师门以后,法力大进,好生欣喜。这日想起沈琇不久有难,双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回 义重师门 舍身谋老怪 喜求灵葯 绝海屠妖龙(3)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