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屠龙记》

第一回 疗妒仗灵丹 临难痴情怜爱宠 飞光诛丑类 相逢隔世话前因(2)

作者:还珠楼主

  沈琇见丐妇既说老头是她对头,为何随后跟去?好生不解。还有行时所说帮她的话,

也甚可疑。想了一想,忽然省悟:那竹竿雄鸡的布置,并非为了自己解法而设,许她想

仗以闹鬼也说不定。刚要转身,小婢忽然跑来说:“小姐你看,小花子在后墙地上画些

什么?”沈琇闻言,赶往假山后墙脚一看,地上画有“恶人所说,请恩主务必照办,否

则双方有害,事后必来禀告”等字,用竹枝划土而成,字迹端正。一问经过,才知适才

眇女自沈琇走后,假说内急,往假山后去了一会,回来暗打手势,令小婢人走往看。年

轻人多喜奉承,小婢因丐妇说话和气,与对沈琇不同,眇女相貌丑怪,话颇动人,又是

小姐所喜,便把厌恶去掉,依言往观,字多不识。沈琇始终信任眇女,命将字铲去,不

许告人。问明鸡栅所在,见园丁走来,后门已关。知道丐妇入园,已被看见,因不敢劝

阻,又恐生事失窃,躲在一旁暗中查看,为防丐妇闪人偷盗,故此把门关上。一想自己

所为也实可笑,好在详情未泄,便不理他,各自回来。

  沈琇生性好奇,傍晚先去鸡栅外选中一只大雄鸡,假说要取活鸡翎毛做一玩物,命

小婢向厨房中要来,放在院中。所居就在园内,相隔假山只有一重院落,园中望月本是

常事。园丁、更夫都怕这位小姐不好说话,沈琇又老早便命小婢传话,说要赏月,不许

下人往假山一带走动,自然全都避开。竹竿绳干早已备好藏起。

  到了三更人静,先把小婢遣睡。为防万一,还把祖传的一口宝剑佩上。结束利落,

独自一人,带了雄鸡,去往后园。见月明如水,到处静悄悄的。把雄鸡绑好以后,因离

子时还早,便把宝剑拔出,照着自己平日无师之学,连纵带跳,乱舞了一阵,舞完,时

光仍然未到,沈琇素常胆大沉毅,对于当晚的事又是将信将疑,没有放在心上。见假山

左边尽头危崖独高,前面更矗立着一根石笋。山势虽极玲珑秀拔,因是人工堆成,除山

顶建亭之处四边奇石突出,多不牢固。沈琇幼时最喜往假山上纵跃游戏,有一次,竟将

近边砌的一块大山石纵塌,连人一起纵落。总算生具异禀,机智灵慧,加以天生神力,

身轻体健,一见不好,乘着将坠未坠之势,双足在石面上奋力一登,身子斜纵出去,纵

向对面丈许远近的一株梧桐树上,人未受伤。坠石吃那猛裂一登,近旁假山石又被连带

登塌了好几大块,当时声势甚是吓人。事后被乃母重责了一顿。由此睹气,好几年没有

往假山上去。沈琇素来好胜倔强,言出必行,只是应了眇女,不能不往,心终不愿上去,

故此只在下面舞剑徘徊。

  这时独个儿闲得无聊,又想物色插竿之所,便信步走了上去。刚到亭前,忽然瞥见

亭后墙外疏林广场,月光如画,阴影交加,静荡荡的,四外不见一个人影,夜色甚是清

幽,看得也极真切。暗忖:“丐妇说得那等慎重,似非妄语。她不令我早立竹竿,必恐

窥见之故,此举决非专一为我释嫌解法,必还于她有关。眇女平日受她虐待,怎又劝我

照她所说的行事?还有眇女一个小花子,竟似久别重逢的故人,由不得心中对她怜爱。

她更非常亲热,无故称我恩主,言动神情又极神秘,不似一个无知女孩。”追忆前情,

又好笑,又奇怪,只想不出个道理来。随把地址觅好,估计亥时将近,便把竹竿取上,

对着外墙,立在亭外危崖石笋之后。觉着地势甚好,有那石笋挡住,墙外的人决看不见。

插好仍去亭内,准备候到子正,不问有无异兆,均去竹竿下面立定,握剑相待。

  刚往石头上坐下,便听后门轻轻敲了两下,微闻唤了一声“恩主”。知是眇女前来,

心中大喜,连忙赶下。刚到门前,便听眇女悄声急唤道:“恩主先莫开门,我自会进来。

但我知园中人多,只请告我何处无人好了。”沈琇忙道:“从这里起,直到你日里去的

那一带,都没有人。所有男女下人,被我托词赏月,俱赶到花房里去了。”话未说完,

一条瘦小人影忽然迎面飞堕。沈琇见她小小年纪,这么高的园墙,竟能悄没声息飞越过

来,越发惊奇。未及问活,眇女已先开口急问道:“恩主,长竿、雄鸡立好了么?”沈

琇见她神情惶遽,语声发颤,好似有什危难刚刚脱出之状,好生怜惜,便拉着她一只又

瘦又干的小手安慰道:“你别怕,到了我家,就无妨了。那恶妇说的话,我已照办,竹

竿也插在假山上了。”眇女吃了一惊,边拉沈琇往假山走去,边问道:“恩主何时插竿?

可见园墙外面树林里有什动静么?”沈琇答说:“你来时我刚插好,入亭还未坐定呢。

墙外空无一人,有什动静?你手抖则甚?什事如此害怕?”眇女闻言,吁了一口气道:

“事情真巧。请勿见怪,此时不暇多说,好在只有个把时辰便完。假山形势甚好,定可

隐藏旁观。少时我不说话,恩主不要开口,不久必有奇事发生。恶妇今夜遇见仇人,虽

然十九难干活命,但我们已答应了她,决不失信。我上去,先给她一个信号,使有准备。

双方都非好人,谁遭报也是应该。恶妇人较阴毒,尤其该死。约已践了,且看她数尽与

否。只竹竿由我代掌,恩主旁观便了。”

  沈琇闻言不解,本想盘问,眇女已自先上。一到上面,朝墙外细看了看,又见插竿

之处,丑脸上方始转了喜幸之容。再一眼看到石桌上所横宝剑,越似心安意喜。拿起略

微观玩,便打手势要过,匆匆赶去亭外,用剑尖环亭乱划。划完取出一物,才有黄豆大

小,向空弹去,立现一点绿色火星,飞向空中,一闪即灭。随上亭来,低声悄告道:

“恩主福命真大,这就好了。”沈琇对于眇女,由不得心生怜爱,不论什事,都觉合心,

丝毫不舍拂逆。两次想要问话,均被悄声摇手止住。幸亏素性刚直,如换别人,见此诡

秘行径,定必激怒,非要盘诘出个底细不可,何况是个风尘中的小女花子。这时竟为眇

女诚恳辞色所动,不特毫无忤意,反怜她人小力微,万一受什危害,又想不起如何帮她。

  正在盘算,眇女已掩向亭外山石后面,向墙外疏林中查看了两次。忽然凑近,低语

道:“我来时,还见对方有人在左近来往,心恐恩主不知双方邪法厉害,甚是愁急;又

听竿已插好,越发担心。恩主形迹未被对方看出,还可说是运气好,插时凑巧,人已离

开。天已子初,按说就不交手,这等不见不散的死约会,不论何方,此时总该有践约的

人到来,怎会一点影迹皆无?此事奇怪,莫要恶妇在途中先就遇阻,对头早已隐伏林内,

我们被他相了面去。我虽是他们门里出身,昨今两日又遇高人指点,事情毕竟凶险。恶

妇因我年纪虽小,身边带有我娘给我的法物,对方又知我来历,看在我父母分上,再照

他们规条,决不肯随便伤害,本意逼我同去应敌。我因日里她己行法暗算,非恩主答应

为她埋伏解围,不肯自己刺血解去禁法;又恐夜来难以脱身,不得不强劝恩主答应。回

去一想,鬼母门下虽然法严,不许用法力伤害无知常人。但是此法阴毒,如由恩主代掌,

对方更想不到,双方仇恨又深,万一骤中暗算,忿极迁怒,豁出回山受责,连恩主一齐

为仇,如何是好?其势又不能向对头告密。再者,我和恩主两生主仆师徒,一向言出必

践。恶妇虽是凶毒刁狡,我随她乞讨受罪,由于灭消前孽,出于自愿,否则照我母亲传

授,先前随时皆可逃走。我夙根未昧,如以此时而论,我比恩主还明白些,自信行事也

颇机智,怎会去年已然受害不过,准备逃走,临时反自吐实,吃她乘我不防,下了禁制,

平白多添苦孽?我们已经答应了她,能否使其脱身免死,看她运气,但我们必须把答应

的话做到。

  “只恩主安危可虑,越想越愁急,她又看定了我,苦无脱身机会。后来为坚她的信

心,免使疑虑,又想不久与恩主异地重逢,便要改邪归正,特地把所知道的两件法物献

出。她因我平时一任凌逼,始终倔强,又不肯认她为母;再知我爹对她仇恨越深,留我

转是未来隐患,几次想下毒手。俱因这两件邪教法物,非我亲传亲授,不能使用一件,

并且一害我,立有反应。当时招来好些强敌,就夺了去,也是有害无益,眼钉肉刺偏去

不掉。放了我又恐报复,引来仇敌,寻踪为害。在恨得牙痒,无计可施。本来是她心病,

不料日里还对她讥嘲争闹,夜来反是吐口送她,又当需用之际。我最重要的一件就在我

脸上,她始终不知,以为今晚脱险之后,便可将这后害除去,一时高兴,疏于防范,被

我抽空逃走。本定同在上面观战,使恩主看回热闹。照理,他们两派邪教拼斗,未发时,

越是平静无事,再一不按时限,形势越更凶险。也许今晚月色太好,对方知道左近居民

未睡,或是有人夜出未归,恐被撞上,误伤犯规之故。现在兆头大是不好,总算是恶妇

一党又还内行,或者无碍。便恩主今生也是仙福无量,未必会受什伤害,但是目前毫无

法力,处此危境,终觉可虑。还是请恩主暂且下去,如见无妨,再请上来观战吧。”

  沈琇一则怜爱眇女,出于夙因,关心太切;二则心高胆大,一向好奇,难得遇到这

等奇事,不舍离开。低声笑答道:“你都不怕,我还会怕吗,我虽不会武,颇有蛮力,

寻常一二十人,决非我的敌手。这口宝剑,经我常磨,也还锋利,原是家传,曾杀过不

少人,正可为你壮胆辟邪。”话未说完,眇女低声笑道:“剑乃人间凡铁,适想来此行

法掩蔽,苦无用具,恰巧现成,所以高兴。如用此来对敌,休说辟邪,直是废物,连胆

也壮不了。请想,我一奇丑丐女,恩主又是生有自来,智慧眼力甚高,如非夙世情谊太

深,怎会如此垂青,有求必应?实不相瞒,初相见时,我因恩主前因已然遗忘,我虽勉

强认出,终是云泥分隔,只急在心里,怎敢放肆?如非看出恩主对我恩意更胜前生,也

决不敢像此时这样,想到便说了。还是听我的好,免我多了牵挂,到时转难应付。”沈

琇虽听眇女的话,要她下去却是执意不允。正商说间,眇女口说着话,目光一直注视林

外,毫未松懈。忽然回手连摇,示意禁声,另一只手又朝外指。沈琇起立,却被阻住,

面现惊怖乞哀之容,不忍相强,只得仍旧坐下。好在亭当假山最高之处,只比亭外山石

稍低,略微偏头,便可望见疏林全景。沈琇此时也在外望,并无发现。忽见眇女神色如

此张皇,定睛往外一看,就这转盼之间,林中已有怪事发生。

  原来就这应答转盼之间,林当中空地上忽然冒起三幢二三尺粗,五六尺高,绿阴阴

的怪火,火中各端坐着一人,当中一个,正是日间往来溪桥,并向自己打听丐妇,身穿

黄葛短衣的长髯矮胖老头。胁下夹的一枝短铁篙,业已插向背上,微露出一点篙尖。另

两人身着黑衣:一个身材高大的和尚,满脸浮肿,一双细长怪眼,肿得挤成了一条缝,

看去已极丑怪;另一女子,面黑如铁,身子细长,瘦骨嶙峋,一双突出的怪目白多睛小,

直射绿光,看去直似一具新出土的僵尸,哪里像个生人。三人中,只她嘴皮乱动,似在

说话。方在惊奇,眇女似看出沈琇想听对方问答,蛇行绕向林外,藏向石后,暗中用手

朝前划了几下,扬手往外一抓。再掩人亭内,先用另一手连打手势,意似双方就快交手

斗法,自己必须去往竹竿下守候,力戒沈琇不可出声参与,也不可出亭一步,不然彼此

均有大害。沈琇见状,自更信服,虽然胆大,无有畏心,因眇女比完手势,又跪下苦求,

只得点头应诺。眇女方转喜容,又打手势,表示对方说话全可听到。二次比完手势,将

前抓的手朝沈琇耳际微微一放,果然林外问答全都人耳,清晰非常。

  只听中坐胖子道:“贼婆刁狡异常,日里我发现她门中害人形迹,立即追寻,竟会

被她滑脱。其实贼婆多心,我虽和她多年仇恨,决不能背本门规矩,当时暗算。就便狭

路相逢,除她自愿当时了断,决不使对方一无准备,不告而诛。还有我看那黑煞阴手,

去向方位,决不会离开我去的那一带。现在左近只隔墙这所人家,门口又立有两个女子,

贼婆心毒手黑,也许乞讨未遂,受人斥骂,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回 疗妒仗灵丹 临难痴情怜爱宠 飞光诛丑类 相逢隔世话前因(2)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海屠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