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屠龙记》

第一回 疗妒仗灵丹 临难痴情怜爱宠 飞光诛丑类 相逢隔世话前因(3)

作者:还珠楼主

  刘家婆成名多年,邪法虽高,这一暴怒,无形中已经吃了气浮的亏。黑女稳练异常,

明见敌人当面施为,三叉已插向前额,并不离开禁圈本位,毫未上当,正以全力小心戒

备。知道妖婆邪法另有专长,也是披麻教中头等人物,不在妖妇幺十三娘以下。此后斗

法,一步紧似一步,非到对拼死活,分个强存弱亡不可。而这类邪教中的借物代形禁制

之术,原是鬼母朱樱门中独擅胜场之作,虽然双方门道不同,但决不能侵害自己。黑女

料定对方一向倚老卖老,狂傲自负,骤遭失挫,急怒攻心,不假思索,一出手,便把三

种看家本领全使出来,本想不等卖弄,抢先破去。继一想:“此法对于别人虽极凶狠难

当,自己却是不怕。反正成仇,正好借此取笑,丢她一个大人。”手伸袖内,暗中准备,

也不还口叫破,仍然不动声色,静静地望着敌人,看她如何施为。说时迟,那时快,黑

女心念动处,刘家婆手中小刀已朝当中竹片,咬牙切齿猛砍下去。那直立空中的竹片,

相隔行法人约有三尺,与人差不多高,做大半圆形参差排列,高低不等。

  这类邪法非常厉害,对方如非敌手,这里一刀虽是虚砍,竹片一样应手立裂,敌人

也当时由头自腹裂为两半而死。就是行家,事前如无防备和预设的法物做替身,只要被

那妖术邪法祭炼过的斩魂刀朝头脸上晃过,或被摄了神去,占了机先,一任法力高强与

之相等,连砍七刀也禁不住。除非到时自知不行,不等砍完,立即降伏;或是拼着残废,

把四肢舍去一条,方能兔死,否则极少幸免。并且到时一切邪教中的护身法术法宝,十

九难于抵御。不过也有一件短处:行法之前必须先行布置,预有成约,暗中布阵待敌,

自是得心应手;如是狭路相逢,或在途中突然与人对敌,一任动作多么老练敏捷,终不

如对方法宝飞剑来势神速。一个应付失措,邪法未及施为,人已身首异处,岂不是糟?

再说,不是预知熟计,先有布置,也容易被对方见机逃走,并且害人不成,本身也有害

处。所以各邪教中凡是精此法的,轻易不肯妄用。

  刘家婆因是此道中的能手,为防敌人先下杀手,或被逃脱,特地炼了一种防身之法

和两件应变御敌的法物,加上披麻教特有的全身解数,平日恶行虽多,因是专与邪教火

并,互相复仇,对于平常人不去招惹,除非有什么值得的希图,并不无故欺人。踪迹往

来,多在木排和各省的大水码头上,近十多年更家居卖老,无事不大出门,因此幸逃正

教仙侠诛戮。平日名震两湖长江一带,妖婆也以此自满,骄狂已极,除幺十三娘至好姊

妹外,谁也不曾放在眼里。老来失风,如何不气。万分恨怒之下,只顾行使最毒辣的手

法,不料上手便错,又吃大亏。

  幺十三娘凶横狂傲虽然更胜,人却机智得多,又极自私。早知妖山四恶门下多习此

法,鬼母所传更较高明,此举无异班门弄斧。只因敌人不是易与,发觉已晚,丐妇断臂

抢救不及,不比天、刘二妖党可以一时疏忽之言推诿。自觉丢人最甚,既想同党小受挫

折,分任其咎,免得日后被人讥议,又想借此激发怒火,使出死力,与敌拼命,明明在

旁窥见,故作不知。

  刘家婆自在梦中,满拟对方法力多高,也难禁此七煞分尸之厄,哪知一刀下去,所

砍竹片虽然裂为两片,敌人只觑定自己微微冷笑,毫未觉意。不禁怒火越旺,略一定神,

二次举刀又砍,仍是竹片分裂,人却无恙。连砍几刀,俱是如此。到第五次砍时,黑女

忽发话冷笑道:“无耻老贼婆,你急心疯了么?薄得和草纸一样的几块竹片,也值把吃

奶的力气全使出来?招呼闪了腰中风。我还想留你这条狗命,多看一会活把戏呢。我为

你代劳,你再换点新鲜的与我看如何?”刘家婆到底久经大敌,知道照此施为,对方就

有准备,也应现出一点狼狈强忍之状,怎会若无其事?难道那护身法火竟有如此奇效?

心中不解。又在百忙中偷觑侧面两对,己互有胜负,声势也较火炽,不似自己被敌人视

若儿戏,毫不理睬。

  正自愧忿,听出对方大有就势反击之意。未两句话刚一入耳,觉出不妙,敌人已经

发动。黑女手随声出,早把大、中二指朝未裂两竹片远远弹来,竹片立有一根居中断裂。

幸是手疾眼快,见势不佳,立把左手背所钉剪刀就势剪一片皮肉下来,慌不迭随手往竹

片丛中掷去,差不多与对方同时发动,本身又有多年炼就的功力。虽未惨死,防御仍稍

慢了一步,就这相差瞬息之间,己中了一下重的。当时只觉胸腹上有千斤重力打到,身

子似要齐腰折断。剪上血肉掷出,方始停歇。余痛犹在,痛得周身直冒凉气,冷汗如淋,

口里发甜,两眼漆黑,金星乱迸。知是骤出不意,遭人暗算所致。如换稍差一点的人,

就这一下,立被齐腰打折,再无能手在旁抢救,休想活命。又知敌人必还要二次反击,

威势较前更要猛烈难当,纵有预防解破,事前没料到对方功力比己更高,方才气馁情虚,

慌不迭把舌尖咬破,含了一口鲜血意慾拼着再受一点苦痛,挡过这第二次毒手,再与敌

人拼命。

  幺十三娘早在暗中留意相待,见状,知她苦头吃足,格外想要卖弄。一面仍和胖老

头斗法,一面斜睨黑女俏骂道:“哟!看不出你这活僵尸,还有点鬼门道呢。你等着吧,

我把胖冬瓜抱回成亲时,决舍不得丢你孤孤单单,或驴或马,定代你找个好老公如何?”

口说着话,手一招,那些已裂未裂的竹片齐朝手上飞去。接着又道:“老姊子越老越小

气,带着见面礼,不舍送人。这小黑鬼刚由土里钻出来,你偏把做棺材钉的材料送她,

人家怎肯接受?就不舍你那头上三根金钗,变个样儿打发也好,你拿去吧。”跟着手一

扬,那些散竹片便聚成一把飞回。刘家婆还当十三娘机智,从旁解围。刚负愧接住,便

听黑女骂道:“贼婬妇,不须做那騒形怪样,老贼婆也不必害怕。你们平日凶横,好话

不听,我师兄妹今夜立意看看你们和騒母狗到底有什门道,敢于如此狂傲。既吃不住,

我就停手,不等你们原形毕现,不取你们的狗命,放心好了。”

  刘家婆没料对方故意奚落,使其难堪,并未再击,平白多丢好些人,越想越气,情

急之下,决拼老命,挽回颜面。又以竹片收回,不再作法自毙,回手绞下一缕头发,先

将竹片扎紧,以防万一。同时把头连摇,那三柄小钢叉立化为三股叉形血焰,朝黑女飞

去。另外两对敌人也早出手。一时焰光如织,电舞虹飞卜五光十色,烟雾蒸腾,好看已

极。

  黑女识得此叉厉害,虽不是没有破法,一则独力较难,要耗好些精血;二则中坐胖

老头恨极邬二娘杀弟之仇,又愤幺十三娘等三妖妇狂妄骄横,好话不听,欺人大甚,立

意当着她面,照原定处治仇人的预计,将邬二娘粉身碎骨,索性丢她一个大人。无如对

方邪法颇高,已有防备,再要下手便难,必须乘隙而动。鬼母门下,尊卑行次甚严,他

是师兄,又是复仇主体,必须照他暗示,暂时相持。到了时机,师兄妹三人冷不防合力

同下杀手,以图一举成功。能一网打尽更好,就有一两个妖妇漏网,已然结仇,也非所

计。一见三叉飞来,知她还待行法,便加功施为,反正不能攻破护身法火,乐得装大方,

不去理睬,到真厉害时再说。一面暗中准备防御之策,抽空再对邬二娘下一杀手。

  这时,只祸首邬二娘断去一臂,看出形势不妙。即或所约帮手能占上风,无如机密

已泄,幺十三娘婬凶险诈,心意难测。自己不合贪婬,伤了她的妹子,纵有用己之处,

也许暂缓一时,等把独擅胜场玄牝吐吞的绝技学去,焉知其不反颜相向?此时不死,也

必难当,老想逃走。又怕眇女恨她刺骨,万一反常失信,借此报仇,并不照办,暗号一

发,没有回应。在场诸人全都内行,当时警觉,仇人不消说,连三妖妇也必激怒,不等

仇人下手,先将自己禁住,不论少时谁胜谁负,均必受尽酷毒,身遭惨死。阴手已听眇

女强劝解去,照她今晚溜走情景,多半寻那富家少女报信指点。一个弄巧成拙,连想杀

那少女出气,并报失约之仇,都办不到,越想越害怕,心寒胆怯,几次想发暗号,俱都

不敢妄动。偷眼回望,隔墙土山上面静悄悄的,看不出一点迹兆,在自惶急万分,举棋

不定,自知不敌,已然收手。

  双方除刘家婆与黑女做一对外,下余男女四妖人已全出手,各自施展邪法异宝,恶

斗起来。战场上鬼火横飞,碧莹如雨,焰光交织,热闹非常。

  中坐胖老头虽是邪教,因鬼母朱樱在妖山四恶中除所习不正,凶横自大外,无故永

不伤人,恶行最少,规条又严,尤其近年自知劫运将临,对于两代门人约束更紧。胖老

头真名叫魏皓,外号神篙师,乃她大徒孙,本是木商,在小一辈中最为谨慎持重。为报

杀弟之仇,多年处心积虑,知道妖妇好夫甚多,又是妖山四恶中黑七煞的门下,到处都

有同党照应,所以行事非常审慎。果然添出三个强敌,料定十胜八九。但披麻教党徒甚

多,颇有能者,与其余三恶均有勾连,不愿结怨,先礼后兵。及见对方骄横,口说着话,

暗中早有成算,除由黑女断去仇人一臂,一直都在准备。好在法火护身,不怕暗算。先

借斗法将敌人绊住,分去心神,一面加强施为,待机一击。

  三妖妇凶横多年,轻看了对头,不料恶贯满盈,上来受挫,激动怒火,全恨不能和

人拼命。神篙师魏皓再迟迟不发挥全力,表面上好似两不相下,对方也不再施杀手,相

持一久,怒火越旺,顿忘退路。内中幺十三娘独斗魏皓,心恨不能把仇人生吃下去,表

面仍是卖弄风騒,娇声笑骂,先是扬手将十八颗赤红如血的火球打去。

  魏皓知是披麻教中最污秽阴毒的赤月珠,来破护身法火,一发十八珠,专攻自己一

人,必是打着擒贼擒王的主意。法火被妖火爆散,血焰邪气得隙即入,全数随以攻进。

一珠所化血焰上身,已经难当,何况如此之多。自己虽有防御之策,另两同门正与另两

妖妇斗法,各不相下。黑女最工心计,老想挨到自己发令,同时下手,不愿耗损精血,

遇到那么厉害的阴叉,一味运用法火防御,只守不攻,看似行险,实则无害。二师弟却

是性暴心粗,对敌一味猛进,正与天花娘苦斗,心无二用。一个不巧,被对面妖妇看出

破绽,乘隙将这妖珠分出几粒打去,却是可虑。心想:“此珠不先破去,终是大害。为

了给兄弟报仇,苦志多年,好容易得有今日,就受点损耗,也顾不得了。”念头一转,

气壮心横,借着法火闪烁掩蔽,暗将舌尖咬破,默运本门真传,喷出一口旁门道家最耗

精血,轻易不肯用的真火。出时只是薄薄一片淡红影子,晃眼散布在法火内,将全身又

包上一层。一面诱使敌人上当,一面发出暗令,通知左右两辅戒备,再待一会,乘机猛

下杀手。

  妖妇也是久经大敌的人物,又看出对方不是好吃果子,已然留心,本不易于上当。

恰巧敌人施为之际,另一旁天花娘连施法宝,刚占一点上风。不料和尚因先发飞钉,杀

敌未成,反吃毁去,痛借情急,竟把师门至宝——轻易不准使用的五雷天方蜇使将出来。

扬手五股赤阴阴的火光,中间裹住尺多长一根方头錾形的碧色精光,照准天花娘所发的

一片网形黑烟打去,势极神速。两下里才一接触,立有五雷同时爆发,那破飞钉的黑色

烟网立被震散,五股赤光也自分裂,化为一蓬大雨,随着碧光,朝前射去。总算天花娘

应变还快,先前吃亏有了戒心,一见妖网破去,知道抵御不及,慌不迭随手放出一个替

身,人化一溜黑烟,往旁遁去。那替身直和妖妇一样,发时烟光闪变,直看不出妖妇逃

走。等到碧光下击,烟光四射,人已不见,地上只多着一些木屑。和尚见状,一指飞蜇,

正待朝邬二娘击去,一团灰白烟光忽由斜刺里飞来,将錾敌住。天花娘也自现形飞回,

大骂:“老娘精干玄功变化,秃驴能奈我何?”双方重又斗在一起。

  幺十三娘闻雷回顾,未免疏神,再加那十八团妖光又是暗赤色,正在法火之外上下

飞舞,红绿相间,急切间自更容易相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回 疗妒仗灵丹 临难痴情怜爱宠 飞光诛丑类 相逢隔世话前因(3)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海屠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