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屠龙记》

第四回 义重师门 舍身谋老怪 喜求灵葯 绝海屠妖龙(1)

作者:还珠楼主

  金凤山在岷山之阴,地势幽险。记得前生藏宝之后,留有神吼守护。前山民家有一

少女,看出灵异之迹,曾以虔心毅力,三次寻到自己洞府,定要拜师。因值转世期近,

未肯收留,曾令先习坐功,传以吐纳之术。事隔多年,不知此女在否,也想就地访看。

  先到金凤山,见古洞云封,昔年盈把之木,已然合抱干云。杂草怒生,浓荫蔽日,

洞口禁制原封未动。猛想起此是玄门大清仙法禁制,自己法力尚未恢复,如何可以破禁

而入?方对眇女说起发愁。眇女道:“恩师昔年禁闭此洞时,曾说他年重来,禁法自解。

为防万一,并在对面种了一株槐树,树下还埋着一件穿山行海的法宝,名叫五行如意舟,

以防转世重来,日期有了先后,不得入内之用。何不取来一试?”沈琇虽得妙一夫人灵

符神光照体之后,灵智逐渐恢复,但前生之事依然记忆不全。闻言重又回忆前生,果有

此事,便命眇女移树取宝。话才说完,忽听一声怒吼,山鸣谷应,势甚惊人,但甚耳熟。

眇女喜道:“这不是守洞神吼的叫声么?”话未说完,洞前烟云杂沓,风雷交应,金光

电耀,一闪即灭,紧跟着现出一座洞门。一只狮面虎尾,独角龙鳞,目光宛似电炬的金

毛怪兽,口中狂喷烟火,怒吼连声,由洞中飞将出来,待朝二人扑来。眇女知它厉害,

连忙大声喝道:“你连恩主也认不得么?”

  神吼前随沈琇多年,沈琇转劫时,因它性太猛烈,又不忍将其杀死,命其留洞守候,

不许倚仗地行本能,变化裂地而出。神吼居然知道厉害,独在洞中隐藏修炼,从未离开。

事隔多年,每日想念旧主,加以终身茹素,沈琇为它所留的黄精、首乌等葯草树叶之类

食粮快要吃完,洞有仙法禁制,不知能否出去。虽以近年功候越深,绝食无妨,但是这

些年来所食全是干枯陈粮,也想换换口味,吃点新鲜东西,正要缩小身子,由泉眼石窍

中穿地而出,忽听洞外有人说话,当有外人前来盗宝,不由暴怒。同时禁制失效,洞门

大开,越料禁法为人所破,一时情急,飞扑出来。因守主人之诫,对方如不进洞偷盗,

不许伤人。出时瞥见洞外二人神态安详,又未行法,不似有心作对,怒火便消了好些,

本是虚声恫吓。闻言立即倒退,瞪着一双金光四射的怪眼,朝二人上下一看,果是旧主

回来。一声欢啸,二次扑向身前,不住摆尾摇头,做出许多亲热神态。

  沈琇师徒本极爱它灵慧,一面抚摸,一面取出法宝,同去洞内。见昔年石室数间,

仍是整洁非常,地无纤尘,陈设用具也是原样未动,夸奖了几句。又去后洞收藏法宝之

处,见那禁法也刚失效,当即将法宝飞剑全数取出,试一演习,什九均能由心运用。内

中还有一部道书,乃是少清仙籍的副本。前生刚刚得到,未及修炼,便遭兵解。曾经媖

姆严姑婆指点,仔细回忆,尚还记得。一算日期,才第六天,此去峨眉甚近,不消多时,

便可到达。想乘这二三日的闲空,试为练习。事有凑巧,沈琇师徒本就夙根灵慧,而道

书第一张便附有解破禁制之法,不等拜师,法力便恢复了一多半。

  到了第八日午后,想起前山老龙场的民女,顺道往访,就此起身。寻到那家一打听,

原来那民女自受沈琇前生指教,回去便闭门修道,不问外事。三十几上,父母双亡,剩

下姊弟二人,本也相安。前年近村搬来一个匪徒,名叫裘嘉。此人先是一个银匠,因为

倾东灭伙,被人告发,逃往外乡,无可容身,仗着会点武艺,做了江贼。因为犯案大多,

逃到老龙场,隐名避祸。初来尚知避风敛迹,渐渐为恶横行。山民良善,无奈他何,越

发骄狂自恃,无恶不作。偶因上坟,路遇民女,想要人财两得,令一贼党强往说媒。民

女守贞多年,向道心坚,自是不肯。不久,便将乃弟擒去,并慾强抢民女为妾。民女受

迫无奈,情急自杀。仍被其将家产侵占了一多半去,方始将人放回。现离民女之死,才

只百天。沈琇天性疾恶,闻言大怒。先去民女家中访看,见乃弟人甚忠厚。略谈了几句,

便自走出。

  场上山民全都认得沈琇前生,知是异人。昔年还有多人往她洞中,求葯治病。后来

见洞不在,成了一片整壁,只当仙去,忽又出现,相貌未变,只是年轻得多。纷纷上前,

向其诉苦。说裘嘉婬恶凶横,直无人理,山民偶有冒犯,往往失踪,尸首全无。想去告

他,怕见官府,又无凭证等语。沈琇本想暗中除害,闻言,二次激发怒火,更不寻思,

师徒二人立即寻去。正赶裘嘉同了一伙贼党入江行动,被沈琇暗随在侧。等船到川峡无

人之处,将裘嘉连同全船贼党一齐杀死,沉入水底。再回老龙场,把贼窟金银摄了些来,

分与山民,说裘贼不久遭报,你们各自安身便了。

  众正拜谢,忽听婴儿啼哭之声甚急。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中年贫妇,怀中一个生才

两三月,满头癞疮的女婴,遥伸两手,朝着沈琇乱扑乱挣,哭得甚急,意似求抱,已然

力竭声嘶,看去情急异常。沈琇见那女婴相貌奇丑,全身满是疮疤,脓血狼藉。随来丈

夫恐其冲撞仙人,正在喝令退去。婴儿好似懂得人言,一着急,两眼翻白,小手脚一挣,

身子望后一仰,当时晕死过去。沈琇急于起身,见那一对夫妇穿得甚是贫苦,未及细问,

先将男的唤住,贫妇已扑地跪求救命。沈琇笑说:“无妨。”便将余剩金银赠与贫妇。

手朝女婴微一抚摸,“哇”的一声,便自哭醒。这类善举,沈琇前生常做,只嘱众人不

许传扬。好在当地居民无多,分处山间,共只二三十户,相隔裘家尚有七八里,无什可

虑。说完,便自起身。那女婴仍是怒啼索抱,大哭不止。沈琇走出老远,犹听身后婴啼

甚急,急于去往峨眉见师,当时也未注意。走到无人之处,便驾起遁光,朝峨眉金顶后

面锁云洞飞去。

  彼时凝碧仙府尚未开辟,地在千寻绝壑之下,甚是广大,琪花瑶草,灵泉怪石,到

处都是(事详拙著《蜀山剑侠传》)。下面虽然别有天地,风景灵秀,由上下望,却是

一片沉冥。离顶数十丈,终年云雾布满,其深莫测,游山的人轻易足迹不至。纵有大胆

游客,沿着金顶后面危崖削壁攀援到此,见当地除有一座三数丈大的石洞和洞侧几树梅

花、一片石地而外,毫无足观,路又险滑难行,也必兴尽回去,决想不到绝壑下面藏有

神仙宫宅。沈琇前生到过,知道凝碧崖大元洞仙府一头通着锁云洞外绝壑,一头通着同

门师兄髯仙李元化所居飞雷洞外平崖,也是山中最隐僻难到之地。心想:“同门师兄弟

中,只晓月禅师与己不和。李元化为人虽好,但他乃是晓月禅师引进,二人交厚。此去

相遇,难免被其轻视,不如径由锁云洞前绝壑穿云而下,直达凝碧崖前,见了恩师,再

与众同门相见。并且妙一真人夫妇正同在仙籁顶旁练那六合旗门,望见自己,必要出迎,

如能先与相见,由其引进,岂不更好?”哪知刚刚越过金顶,便见斜刺里飞来三道白光。

内中一道光最强烈,宛如大白经天,长虹飞泻,与众不同,一见便认出是髯仙李元化。

二人原是同门至好,许久不见,自是想念。方要抢前相见,无如转世不久,功力尚浅,

对方却是与日俱进,比起前生同门又加强了许多,本追不上。那三道剑光来势绝快,沈

琇师徒又被崖脚挡住,对方不曾发现,只看得一眼,便往绝壑之中飞射下去。等沈琇师

徒跟踪追到,崖前已无影迹。素常心热情厚,劫后重归,遥望宫墙,早生依恋,况是同

门至好,急于见人,也未想到有不愿见之人在内,急忙穿云直下。

  刚到凝碧崖古捕巢下,便见仙籁顶旁迎来男女五人。定睛一看,当前四人,乃是髯

仙李元化,坎离真人许元通,妙一夫人荀兰因,同了黄山餐霞大师。后面一个相貌清奇

的老和尚,正是前生对头晓月禅师。沈琇不禁想起一段往事。

  当初因为大师兄玄真子再四向恩师坚辞,说他本人道浅力薄,不堪承继道统,二师

弟苦行头陀将来又要重归佛门,算来算去,只有妙一真人齐漱溟九世修积,道高福厚,

又是夫妻同修,历劫多生,从未离过师门,并为恩师代完三千万外功的宏愿,不论内功

外行,法力心性,全都高人一等,为众表率。事前为此曾向众同门商议,多无异词,实

是众望所归。本派不久二次开山,发扬光大。恩师仙去以后,非像齐师弟这样道高德重

的人,实不足以排除万难,当此重任。为此集众请求,敬祈恩师先期传以衣钵,使其早

正名分,就便考查他的功行,而令众心悦服,免得日后另生枝节。弟子等也必从旁相助,

决不使其辜负深恩。恩师长眉真人虽未当时答应,已经默许。一班同门多和齐氏夫妇交

厚,道法也多弗如,再经过玄真子、苦行头陀三次请求,均认为将来必行之事。齐氏夫

妇由此越发勤奋,功力大进。一班男女同门心悦诚服,个个归心。内中只有晓月禅师一

人私心忌刻,前听说玄真子、苦行头陀两位迫随师父六七百年的开山门大弟子,一个谦

抑退让,一个只等恩师仙去,便要重归佛门,众同门只他最长,从师年久,法力又高,

对于继承教主,二次开山,从不作第二人想。不料玄真子忽然荐贤自代,好生嫉愤。无

如询谋企同,众无异词,当然不能独持异议。当时默然,无所表示,心中实是气极。当

玄真子第三次请求下来,恰值齐漱溟奉命出山未归。沈琇因听师父不特面示允意,并还

说起荀兰因的功力仙福不亚乃夫,将来正可分掌男女弟子,为本门留一佳话,语多嘉奖。

本是至好,自然心喜,一见面,便向其道贺。却瞥见晓月禅师在旁冷笑,恩师说完前言,

立即飞走,不在洞中。沈琇知他不服,向其责问,言语失和,因而生嫌,后便惹出好些

事来。便自己上次兵解,一半也是因为此人。如今事隔多年,见他仍然沉着一张脸,全

不似前行四人神气,不禁想起前生屡受愚弄经过。心虽有气,但想到劫后重逢,终是多

年同门之谊,如何刚见,便与人计较?

  沈琇念头才转,妙一、餐霞两同门姊妹已先迎上,执手殷勤起来。李,许二人也各

礼见,互询别况,全都欣喜非常。谈不两句,晓月禅师也缓步走到,因是师兄,便先向

其行礼。晓月禅师道:“想不到师妹居然前因不昧,未假师长之力,劫后重归。可同我

洞中小坐如何?”沈琇答道:“妹子此来,尚未拜见恩师;再者,前生误犯教规,方遭

此劫,也应先去请罪。请诸位师姊妹先领妹子前往参拜,领命之后,再往师兄洞中,一

作良晤畅谈吧。”

  晓月禅师微笑道:“本门教规,最忌无故残杀。便遇妖邪恶人,也必分别首从,但

可原恕,无不许其自新,重在化恶为善,不许操切。适才我由川峡飞过,发现江中有一

盗船,内有三十多人,一齐被人杀死,又将尸首和船用禁法沉入江心,形势既极凶残,

法力又差。我恐其为异教中人所破,或是日久失效,残尸浮起,岂不连累好人?为此又

加了一重禁制,将破船残尸埋入江底泥沙深处,不令浮起。当时见那禁法,似是本门中

人所为,但一班同门的法力不应这么浅。现时想起,定是妹子所为无疑。此事如被恩师

知道,于你大是不便。难得恩师近日所炼大清仙篆功行完满,正在神游灵空仙界,不曾

醒转。见时最好不要提起,日子一多,师父也就忽略过去,否则,不免怪罪,你又要吃

苦了。”沈琇闻言,猛想起:“师父常说自己杀机大重,屡加告诫。今日那伙水寇虽极

可恶,但是只凭众山民一面之词,因为急于见师,未照法规,事前细心考查,果然迹近

滥杀,却又落在对头眼内。对方口气神情,又和前生一样,表面关照,实则幸灾乐祸,

不怀好意。”慨然答道:“妹子虽然无心犯规,但对恩师岂可隐瞒,幸蒙师兄提起。妹

子先去中元洞外待罪便了。”随命眇女拜见各位师伯叔。眇女早就恭立待命,立即下拜。

晓月禅师又笑道:“令高足和师妹一同转劫,怎也还是这等形象?”

  沈琇知他讥刺自己师徒同样丑陋,越发不快。方要开口,妙一夫人知道二人嫌怨,

全由自己而起。沈琇性刚心热,见晓月禅师本是同门至好,为了丈夫承继统道,忽然忌

妒,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回 义重师门 舍身谋老怪 喜求灵葯 绝海屠妖龙(1)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海屠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