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屠龙记》

第四回 义重师门 舍身谋老怪 喜求灵葯 绝海屠妖龙(2)

作者:还珠楼主

  众同门也都得信,纷纷赶来,互相话别。沈琇见晓月禅师也随了来,想起屡受阴谋

捉弄,以师长之明,不会不知,却只对自己一人处罚,并还这么重,越想越有气,待要

发泄几句。忽听玄真子、齐漱溟同声说道:“师妹无须失意,师父雷霆雨露,皆是恩泽,

此举焉知不是玉汝于成?你自有你前途去处。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请仍返金凤山旧居

清修,以待机缘遇合吧。”髯仙李元化接口说道:“师妹虽不在此,同门情义,仍是一

样,只有更厚。以后如有什事,只管寻来便了。”沈琇见晓月禅师微笑不语,越发有气。

又以李元化和晓月禅师私交最厚,疑心奚落,冷笑道:“小妹不才,已拼以身殉道,誓

与群邪相搏,宁甘百死,也不畏缩。我乃本门逐徒弃材,性又疾邪,除恶如同剪草,何

敢再劳师兄弟姊妹为我任过?只是恩师不久成真,此后白云在天,去德日远,不知飞升

之时,能否容我拜送,是个心事而已。”还待往下说时,瞥见妙一夫人以目示意,爱徒

眇女又在身后扯了一下衣襟。心想:“此后除三五同门至好偶然相见而外,誓以独力行

道,决不要人帮助,也不再与余人见面。前路方遥,事贵力行,空言何益?”随向众人

辞别。众中只晓月禅师一人见她神色不善,暗骂:“贱婢无礼,此后便是外人,如犯我

手,休想活命。”愤然离去。余均送了出来,一直送出飞雷径后洞门外。沈琇再四坚辞,

方各礼拜而别。沈琇师徒往金凤山旧居飞去。

  沈琇以前想将守洞神吼带往峨眉,也因晓月禅师当众力言仙府灵景奥区,素无兽蹄

鸟迹,并且师长不久飞升,凝碧崖老楠巢须借白眉禅师驻锡,不如仍令守洞。沈琇知他

遇事作梗,懒得再说,于是洞府也未封闭。经此一来,故居无恙,反省了不少的事。师

徒两人回到洞中,因为伤心激刺,性更刚烈。心想:“邪正不能并立,树敌这么多,我

不寻他,他也寻我。此时没有管头,只要不为恶,便可任意所如。索性见一个,杀一个,

纵不能尽诛群邪,到底也为本门宣扬德威,与那对头看个样儿。”主意打定,乘着仇敌

尚未得信,先将洞门封闭,照师门心法勤修苦炼,并炼那两粒宝珠。师徒心志俱都坚强,

精进自不必说。连那守洞神吼,也增加了好些威力,预计再有一年,便出行道。

  同门除妙一真人夫妇、白云大师、餐霞大师四人而外,俱都避而不见。内中妙一夫

人情分最厚,时往访看。偶然回山,谈起她的心志,被晓月禅师听去,想起前嫌,故意

向外宣扬。一班妖邪本恨沈琇入骨,早已风闻被逐之事,想要寻她报仇。这一宣扬,越

发证实,纷纷赶来寻仇。沈琇虽仗法力高强,未吃什亏,无如仇敌众多,此去彼来,闹

得沈琇不胜其烦,终被激怒,往往不等敌人上门,先自寻去。杀戮既多,威名虽然大震,

双方仇恨也越深,结果把几个著名妖邪首脑全都引了出来。师徒相依,孤立无援,又不

愿受人帮助。平常遇到极凶险的局面,幸仗妙一夫人等暗中将护。沈琇发觉以后,为争

昔日之气,虽然不愿,良友好心。不便明拒,只在暗中想尽方法隐避,老是独往独行。

那几个著名的妖邪全都神通广大,心计周密。尽管对她恨极,因有两次命人前往加害,

每占上风,必有她的同门至好解救,心疑长眉真人必有用意,恐怕由此牵动,心存顾忌;

又以多年威望,不出手则已,出手便须必胜,未敢造次。沈琇因此也得无事,仅经过几

次险难,也都逢凶化吉。

  这日,闻得长眉真人就要飞升,心想:“身虽被逐,师恩仍极深厚,此后除非修到

天仙,永无再见之日。自己以前不合负气,被逐这些年,从未前往参谒,也未露过悔意,

托人求情。”越想越问不过心,万分依恋之下,便往峨眉赶去。因是弃徒,不敢齿于众

弟子之列,只在后洞门外通诚遥拜,跪伏待命,想等师父飞升时见上一面。哪知只听传

言,时日不对,连跪伏了三日夜,不见真人仙云飞起。心想:“自离师门,便未再见,

无论如何,也要见上一面。”又见师门一些至交陆续到来,飞升之事一定无讹,决计无

论跪多少天,也要候到师父飞升才罢,心更诚敬。明知好些师执同道由身侧经过,只把

双目垂帘,虔心恭候,既不招呼,也不探询。师徒二人恭恭敬敬跪到第六天上,真人方

始飞升仙阙。沈琇见师父过时手指西方,目注自己,似在含笑点头。仙云电驭,瞬息直

上天心,没入苍雯沓霜之中。看出恩师对己仍是昔年期爱神情,这些年来如往悔过苦求,

未必不能原恕。偏生好胜负气,以致从此违颜,人天永隔。

  方在悔恨,心中依恋,妙一夫人忽然飞来,见面便递过一封束帖和一件法宝。说起

真人因她一意孤行,不知悔过,这多年来,虽经门人请求,不曾允准。教规谨严,师徒

之分已绝,师徒之情犹在。此次飞升,众同门各有法宝留赐,沈琇也得一份,宝名屠龙

刀。柬帖现尚空白,到时自会现出形迹灵效。外附戒刀一柄,以备异日之用。沈琇闻言,

心更悲痛,知道师恩至重,法宝虽好,不过留念,这张空白柬帖,定必关系他年成败。

重又望空下拜,跪谢深恩,感激涕零。妙一夫人温言劝起。沈琇略叙别况和恩师去时情

景,正要作别回山,玄真子、齐漱溟等旧同门和许多外来的平辈道友,都由洞中走出,

与之叙阔,并请入洞聚谈。沈琇因晓月禅师尚在洞内,两生受罚,犯规被逐,多半由他

而起;这次恩师将道统传与妙一真人,心正气愤,入洞难免受他冷言讥嘲;再则此时也

实无颜见他,便用婉言谢绝。众人知她心意,也未相强。师徒二人便自辞别回山。

  过了不几天,这日眇女去往山场,忽然发现一个相貌奇丑,满头癞疮的小女花子,

认出根骨甚佳,好似哪里见过。回来一说,沈琇忽想起那年去往峨眉,所遇女婴眉间有

一小红痣,颇与前生定约的民女相似。彼时眼力相差太远,急于见师,女婴相貌丑怪,

与民女前生迥乎不类,也未留意。二次回山,并未再往山场,心疑是那民女转世。前生

本曾许她,等自己转劫再来,收她为徒,如何违约,使其失望?又想起女婴见时痛哭求

抱,急得晕死过去情景,越料十九是她,心念一动,留下神吼守洞,一同寻去。

  到后一问,才知丑女姓王,名叫癞姑,家甚寒苦,父母已死,被人收去为奴。因她

胆大力大,淘气顽皮,常受打骂,往往逃入深山,多日不归。收养人家如不因她力大,

肯受劳苦,早不想要。日久成习,也就任其去留,不以为意。问她何往,她也不说,只

朝人打听往金凤山如何走法。再问生日,恰是民女死时。断定不差,跟踪往寻。癞姑已

于前半日出走,照例不知去向。眇女原因昨日路过山场时偶然降落,无心路遇,因尚有

事出山,和土人说了几句话,便即飞走,匆匆不曾探询。沈琇心想:“此女小小年纪,

能走多远,近年为防山民去往洞前,遇见妖人寻来斗法,致遭波及,山路已由仙法隔断,

无可通行。此女苦志寻师,必在去金凤山的路上寻找途径,必能将她找到。”便往回飞。

  正在盘空查看,忽听崖后女子哭声甚急,正在狂喊沈琇前生姓名求救。过去一看,

人在崖洞之中,己被邪法禁闭。刚破法人内,癞姑已然认出沈琇,扑抱上来,跪地大哭。

对于眇女,却只看去眼熟,说不出她姓名。沈琇知她和眇女以前未见几次,故不相识。

对于自己,却是精诚专注,又得过一点初步传授,刚被恶人逼死,便自投生,故此前因

未昧,一见即知。再一问她别的事,果多遗忘,只前生所传坐功尚还记得,但也不全。

只知前生有一女仙,曾允转世重来,收她为徒。出生不久,女仙果然寻来,偏为父母所

阻,不能近身。生只数月,心中有话,说不出口,女仙也自走去,失望慾死。五岁父母

双亡,才想到师父也许嫌她年幼,于是按照前生所习坐功,避人修炼,又不时人山寻访。

不知怎的,金风山前生去过的,竟找不到,连去过的人也都迷路。心终不死,今日决计

带了干粮,再往金凤山寻去,不寻到地头,宁死不回。哪知途中遇一美貌道姑,同了两

个怪人,说是要往金凤山报仇。癞姑正苦无路,不合由林中赶出,向其打听道路。道姑

忽令拜她为师,又听出是沈琇对头仇人,自更不肯。道姑发怒,将其封闭洞内。走时说,

要布置好了埋伏,再去金凤山诱敌。因见对头去时会飞,周身俱有电光,既恐师父打她

不过,又防本身受害,所以哭喊。

  沈琇问完前事,忽听破空之声,立将癞姑藏向林中。刚飞身空中,便见守洞神吼负

伤逃来,后有三妖人追赶,不禁大怒。放过神吼,扬手一道金光,迎上前去。眇女也飞

剑助战。那道姑乃崆峒派有名人物。下余二人均是轩轻老怪门下:一名红羽神君菇合索

毕,是个番人;一名万灵童子茅壮,邪法甚高。此次原是奉命先来布阵,乘着长眉真人

飞升,无什顾忌,想将沈琇师徒炼化成灰,将生魂擒去,使其永受炼魂之惨。少时,几

个最厉害的妖邪首脑都要前来。沈琇哪知厉害,加以年来用功苦炼,法宝、飞剑无不神

妙,近又得了师门至宝屠龙刀,威力更大。明见前面不远方圆五里之内,全被邪气笼罩,

内中隐现数十百座大小旗门幡幢,邪法似甚厉害,依然自恃,不以为意,立意不令妖人

生还。上来故用飞剑对敌,暗中运用全力,与屠龙刀合为一体,冷不防化成一弯金碧光

华,朝为首妖人和那妖妇电也似急卷去。菇合索毕乃轩轻老怪第五弟子,邪法本高,也

是劫运临头,骄狂自恃,此刀本来是他克星,又因敌人尚在阵外,一心只想移动妖阵,

致其于死,心神已分。等到瞥见金碧精光耀目难睁,看出有异,想要逃避,已被刀光裹

紧,只一绞,便已伏诛。妖妇也被刀光扫中,身成两段。

  沈琇意犹未足,双手齐扬,发出本门太乙神雷,两道数十百丈金光雷火,一道打向

妖妇身上,全身震成粉碎;一道便朝茅壮迎头打去。当时满空电掣雷轰,精芒雨射,震

得天惊地动,山岳崩颓,声势惊人,自不必说。眇女本非茅壮之敌,全仗这一雷,方免

于难。沈琇二次飞刀朝茅壮射去,双手大乙神雷又打个不住,当地直成了一片雷山火海。

茅壮见同党被杀,本是暴怒如雷,一面发出求援信号,一面移动妖阵,待下毒手。眼看

敌人门徒已被妖光罩住,不曾想敌人法力甚高,来势神速,神雷先已迎面打到,金碧刀

光又电驰飞来。如照平日,定必自恃玄功变化,任其上身,不但不退,反想就势暗算,

本来也难逃此一刀之劫。幸而同党先死,看出厉害,不敢硬对,怒吼一声,化做一片云

光,遁向一旁。

  沈琇见三妖人才一照面,便死了两个,满想这一个也难逃一刀之劫。及见刀光到处,

妖人化做一片乌金色的云光,比电还快,一闪不见,同时前面所布妖阵也已失踪。虽然

性刚胆大,毕竟累世修为,此生又得玄门真传,功力大进,见闻广博,原非昔比。见状

知道敌人必是大举前来,妖阵厉害,决不会就此撤去,不是另有余党隐藏阵中,尚未出

面,便是几个首恶要来为害。心念一动,忙令眇女速与自己联合,相机应付,不可离开。

一面发出太乙神雷,朝前面打去,原想试探妖阵是否撤退。猛觉雷声暗哑,不似方才强

烈,雷火金光也暗淡得多。知道不妙,忙喊:“徒儿留意。”刚把屠龙刀连同两人飞剑、

法宝一齐放出,倏地眼前一暗,数十百座幡幢旗门突似转风车一般忽隐忽现,连闪几闪。

再用慧目定睛一看,四面已被密层层的乌金色妖光云烟笼罩在内,这才认出此是老怪轩

轻法王独门邪法玄武乌煞罗喉大阵,身已入网。四外乌金色妖云阴毒非常,只要丝毫上

身,立遭惨死,并且得隙即入,最难防御。如用法宝、飞剑护身迎敌,难免不被暗算。

如不轻动,当时无妨,时候一久,妖人势成骑虎,必然发动魔火血焰,全阵立成火山血

海,多高法力,只要被困住,也经不起它多日化炼,早晚连人带宝同归于尽,连元神也

保不住,不是被魔火消灭,便被摄去,永受炼魂之惨。这一急真非小可。所幸久经大敌,

事前警觉,戒备尚快,一见不妙,立将法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回 义重师门 舍身谋老怪 喜求灵葯 绝海屠妖龙(2)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海屠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