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书峡》

第02回

作者:还珠楼主

    联袂探奇 入洞寻异士 罡风御寇 擘腹见藏珍

黑摩勒将剑还匣,又说了两句假话,便问凶僧如何发落。查牤笑道:“这类恶贼,自不容他活命。现被狄兄点倒,尚未曾死,我还要追问他强劫了去的蜗皇至宝呢。”狄遁笑道:“此宝所在之处,必有金霞宝气上腾,由申时起,越是天阴月黑,分外明显。此时日已偏西,方才隔山遥望,并无影迹。秃贼凶狠好狡,睚眦必报,决不会到手之后又被人夺去,也许隐藏别家,不在身上。他已自知必死,未必肯说真话呢。”

查牤把怪眼一翻道:“休看秃贼平日凶横,越是这类恶人越没骨头,有这些时的活罪已够他受小我奉师命来此,如不献出,看我怎收拾他!”说罢便要上前。那两小兄妹,一名唐枢,一名唐素玉,早和四小侠礼见,从旁说道:“二位怕父,好在诸位兄弟不是外人,秃贼必死,不怕走口。何不同往兵书峡内,再行拷问?以防贼党路过发现,又生枝节。”狄遁闻言,朝江明看了一眼,略一寻思,笑答:“崖上尚有人眺望,你师父也在那里,贼党怎会发现?我知你们年轻人好交,气味相投,自己不敢做主延宾,想由我二人引去,以免令堂令师见怪。其实时机将至,你们这些怀着多年奇冤的遗孤俱已成长,也该见面得知真相了。不过话要说明在先,江贤侄至性刚烈,令师常对我说,不令走口。虽然黄山事完,令尊一班老友均要出头明帮暗助,当时机未到以前,却不许你凭着一时血气轻身犯险,贻误大局呢。”

江明情切父仇,多年心事,闷葫芦忽然可以打破,自是惊喜交集,求之不得,方自诺诺连声。狄遁已转对查洪道:“查大兄听我所说,当知本地主人来历了。我知大兄多情重义,心之所好,往往不计是非,才被老贼婆花四姑骗了多年,执迷不悟。贼婆不死,便有令弟在此,我也还要慎重。贤昆仲为了贼花婆反目,已有多年不见,今日无心巧遇,必有许多话说。我意慾同往兵书峡一聚,只是唐家母子多年隐秘,不是上年想引司空兄来此相见,昔年那多旧友,谁也访查不出他的踪迹。芙蓉坪老贼何等机警凶险,近年觉出好些警兆,日夜谋害这几家遗孤。稍有风声,立命能手到处搜索,冤枉害死的少年男女不知多少,连对黑贤侄他都生疑,命人暗中访查数次,后问出他是甫明山中农家之子、师长姓名、出生年月以及北山比武、花子讲理之事,知非仇敌后人,又恐他的师长难惹,树敌生枝,方始息念。你想有多可恶!此事关系重大,暂时不能丝毫泄露。老花婆死后,大兄流转江湖,越发孤寂。兵书峡内,世外桃源,风景灵秀,更有好些高人在彼躬耕,已历多年。大兄反正清闲,何不寄居在彼,就便照应几个后辈,尊意如何?”

查洪方答:“我此次游山,原想择一个好地方,自耕自食,以终余年。有这样好地方和主人,更是求之不得。”黑摩勒怒道:“老狗贼还想打我的主意么?早晚我必一人寻他算账!”狄遁笑道:“黑贤侄不可鲁莽。少时无人,我还有话要和你说。令师葛鹰现和祝三立均在白雁峰何家。你明日单人起身,必能如期而至。童兴可随江明在此暂住两日,等把话说好,连江贤侄的母姊也接了来吧。”说时凶僧因被狄遁家传掌法打成重伤,又点伤了穴道,倒地时久,痛楚难当,偏又不能言动,正在苦熬,面容惨厉,凶睛怒凸,满布红丝,似要冒出火来。查牧看了看,冷笑道:“你平日罪恶如山,被你杀害的好人不计其数。今日才遭一点恶报,你就受不住么?少时不说实话,还更要你的好看呢。”说罢,一手将人抓起,便催上路。

唐氏兄妹笑说:“我们领明弟先见师父,说是狄世伯的主意,好么?”狄遁笑答:“由你。”唐氏兄妹立拉江明抢先飞驰而去,童兴、铁牛也往前跑。黑摩勒知江明先与两小兄妹见面,又见三人如此亲热,想起司空老人以前所说,忽然醒悟,悄向:“狄师叔,他三人可是一家么?”狄遁将头微点,笑道:“是的,上次你无意中曾杀峡中所养驯虎。虎主人性情十分古怪,本不容人在此放肆,幸而两小兄妹知你来历,故意和你纠缠,苦斗不休。虎主人见幼童对幼童,两打一不能取胜,乘你力乏,他再出来,不好看相,才没有动。恰值两小的师父得信寻来,将你三人唤住,才容你上路。否则,此人不讲情面,手底又辣,如非你当时看出对方不是常人,年纪又小,心中爱惜,不忍伤害,应敌由于受迫,不是本心(事详《云海争奇记》),只要稍施杀手,他必出头,你就吃大亏了。此人三代隐居峡中,与你师长均无渊源。他所掌山洞秘径,照例不容外人走进。峡中人多,俱是世外遗民,十九怀有家传绝艺,平日自耕自食,与世无争。连唐氏母子尚是朋友引进,事前颇费chún舌。我这如非查二兄与为首诸人交厚,就知遗孤在此,也只外面守候,等其出见,不肯冒失登门,招人嫌忌。你师长多有本领,峡中诸人均是善良,就这一位怪人,也不肯为你多生枝节,去与人家计较,何况唐氏母子又在那里呢。此去见面,他如以疾声厉色相对,须要忍让,连我初来时还曾受他闲气哩。你年轻气盛,能忍最好,就有争执,也须把话说在头里,作为个人的过节,一有交代就完,与别人无干,以免牵动全局,生出枝节。”

黑摩勒最敬师长,先以为守峡怪人必是师执好友,并未在意。后听狄遁口气,上次两小兄妹苦斗不舍,竟是为己解围,怪人仍记杀虎之仇,此去相遇,还要为难,不由激发好胜习性,故意笑问道:“这位怪人叫什名字?小侄虽然年幼力弱,不受外人欺侮,既非各位师长旧交,就好办了。不过,葛师对于小侄最是器重,性情又极相合。不料拜师不久,巧得神物奇珍,又蒙娄师期爱,收到门下。小侄为想学剑,继承先恩师的衣钵,已非朝夕,自然心愿。但是葛师爱我太深,人门未久又拜别位师父,虽然他也极愿小侄深造,此举仍是负他恩义,每一想起便自难过。为此先随葛师三年,再去秦岭学剑,学成下山,仍随葛师一起扶弱抑强,救助孤穷,因北山会后不曾见面,惟恐葛师多心,所以连黄山斗剑也不等终场便赶了来,满拟期前必可赶到,谁知在此耽延了半日。以小侄的脚程,至多再留半日,还来得及。师叔当知怪人习性来历,万一此去,他使小侄难堪太甚,娄师和诸位师长虽不与之计较,葛师门人绝不许其受欺。为了师门威望信条,任他本领多高,也须一拼。只恐纠缠不清,误了葛师十日之限。最好和他订个约会,见完葛师,七日之内我必来此寻他领教,师叔以为如何?”说时,回顾查牤,不知去向。暗忖这位查老前辈本领真高,几句话的工夫走没了影。凭我耳目竟未看出,岂非怪事?心念才动,查洪忽似想起一事,说声:“我寻二弟,去去就来。”随见狄遁似朝身侧不远一堆乱石矮树点了点头,笑道:“这两位真是一时瑜亮,令人佩服。”

黑摩勒只当是说查氏弟兄,也未在意,笑问:“小侄和查大先生平辈论交,不料他与各位师长好些相识,新近又和葛师打成朋友,查二先生更是师叔好友。小侄想改称呼,他偏说是订交在前,各论各的,固执不肯。少时回来,师叔劝他两句,免得外人听了怪小侄无礼。”狄遁答道:“此老原是一个血性汉子,只为昔年一念痴情,被贼花婆花四姑误了一世,闹得好些朋友俱与生疏。直到老花婆遭报以前数日,方始心寒醒悟。他天性如此,看你最重,立意结为忘年之交;你只把礼尽到,能改固好,不必勉强,或将兄弟之称去掉也行。”

当地离兵书峡尚有三四里,原是边谈边走,黑摩勒忽然失惊道:“查二先生手上还提着一个人呢,莫非也带去了么?本领真高,小侄一点也未觉得。”狄遁笑道:“你说七指凶僧法灯么?已被人偷去了。”黑摩勒越发惊奇,因见狄遁说时神色自如,料无大害,否则以三人的威名,来人竟将所擒凶僧盗去,胆固大得出奇,也不会毫无动静,笑问何故。狄遁笑道:“自来两雄相遇,必有花样。这必是查老二方才说大话惹出来的。他被人家引开,以为有我二人在此,秃贼受有重伤,不能言动,一时心急大意,也没和我说一句话,顺手把凶僧放在山石之后丢下就走。查老大料是那人闹鬼,忙赶了去。其实人并未走,他一转身,就势把凶僧偷去。前半的事我还料出几分,查老大走后和你说话,稍一疏忽,人便偷走,连我也是事后方知,胆大手快,真个仅有。我和此人原是旧交,并还承过他的情,双方都是朋友,我就知道,也不能伸手。好在两面有人,决真打不起来,由他闹去吧。”

黑摩勒一听,才知是自己人,忙道:“除葛师和小侄,谁能有此快手和胆子?小侄想看看去。凶僧藏有至宝,还未献出,莫要被他弄死,问不出来。”狄遁道:“我想此人一半和查二兄开玩笑,一半还是好意。因他最善缩骨抽筋之法,便是铁汉,也熬不住他那两手。必是知道兵书峡内,自从开发百多年来,一向和平安乐,从无凶杀之事,才将凶僧擒去一旁,代为拷问,也许他和秃贼还有仇怨都在意中。此时姓名来历我不能说。你胆大心灵,本领不弱,何妨寻去,就便长点见识呢。”

黑摩勒早就心动,闻言立时应诺。略一端详形势,料知那人如此胆大神速,将人偷到之后,必要避开查牤来路,绕着沿途乱石矮树,往兵书峡一面走去。因那沿途石树无一高大,乍看一目了然,不易隐藏,实则只要心灵胆大,觑准对方动作,避暗就明,使人不加注意,反比专行隐秘之地要强得多。自己设身处境,也是如此,便沿着右侧石树,一路留神查看过去。走出不远,忽然发现乱石堆中有一片破僧衣,似新撕裂不久,断定不差,跟踪追去。前面忽现岔道,正在查看形势,忽又发现一根脚带。侧顾童兴、铁牛正由左侧山径上往回跑来,江、唐三人却未同回。遥望身后查氏弟兄已同回转,正和狄遁且谈且行,似有争论。暗忖:路如走错,三人必要招呼。跟着便见童兴、铁牛返身追来。

见面一问,才知二人先听唐氏兄妹说起峡中风景如何灵妙,本约少时同去,忽和江明先行。童兴觉着主人待客有了厚薄,心中不快,当先追去。铁牛喜事,跟了同跑。跑出里许,铁牛回顾师父正陪三老前辈从容同行,并未迫来,想要回迎,吃童兴止住。二人本没前三人腿快,这一争论停顿,相隔更远。先还望见前行人影出没斜阳烟树之间,再往前追便没了影子。童兴见三人明知自己追来,一味急驰头也未回,越发有气。好在路止一条,仍追下去,不消多时追到一处崖洞。正拿不定是否兵书峡中秘径,忽听虎啸之声似由洞底隐隐传出,相隔甚远。想起上次黑摩勒所遇,料无差错。入洞一看,并不甚大,到处乱石嗟峨,苔藓肥润,哪有门户可寻?如换别人,早已回转,童兴因听师长和黑摩勒说过,知道那是出入门户,不舍回去,连唤主人未应,断定入口藏在洞壁之上,便取兵器敲拨。铁牛跟着学样,无意中发现一块突出的石角,用力一扳,随手而起,现出一个大洞,看去颇深。二人当是入口,正往里面窥探,忽听洞口微响,因知当地主人所居,已然言明来此,未存戒心,洞中光景又极昏暗,方想入内寻路,猛觉后颈被人抓紧,甚是疼痛,心中一惊,身已被人提起,无力挣扎,晃眼被人提出洞外。

二人年轻气壮,明知遇见强敌,仍忍不住怒火,人还没有看清,便想动手。铁牛火气最大,刚一放下,回手便抓。那人冷笑道:“无知蠢娃,凭你也敢和我倔强!”随说,身形微闪,又到了铁牛身后,夹颈一把抓起。铁牛用尽气力,竟强不脱,急得破口乱骂。童兴本来也是忿极,想要上前,忽想起师长平日所说,暗忖:洞中住有好些异人,唐氏母子又住在此。初次登门,也许对方不知来历,生了误会。又见那人年约四五十岁,生得又瘦又长,双手特大,貌相奇丑,动作轻快,脚底声息毫无,二目细长,睁合之间精光闪烁,知是一个高明人物。方才吃他一抓,已尝过味道,如何再吃眼前亏?忙喝铁牛住手,说:“我们原应唐氏兄妹之约,来此拜访。狄、查诸位师伯尚在后面。此人也许误会。不可与他动武,就打也等说明之后,你忘了黑哥哥平日的话么?”

铁牛气道:“他还没有放我哩!”话未说完,瘦长子已将人放下,笑指童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兵书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