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书峡》

第22回

作者:还珠楼主

     高处可胜寒 暗雾危峰寻野老

     罡风吹不堕 飞丸走石儆雄姦

阮菡还未及答,猛瞥见离地二十数丈的峰崖上飞落两条人影,心中惊奇,因在说话,也未看清,忙喊:“有人由上飞落,不知敌友,我们快走!”话未说完,忽听前面扑咚一声水响,好似内有一人坠入溪中;如是主人一面,决不至于落水,忙同赶去。相隔还有十多丈,隐闻兽啸低而且急,甚是耳熟。那两条人影已由临溪一带相继纵起,映着月光方始看清,那兽啸也自听出,目光到处,正是两条狮猿,一路连纵带跳,星丸飞掷,一跃便是十来丈,由斜刺里凌空飞越而过。跟着便听花林中树枝乱响,月光之下,接连几个起落便往来路逃去,不见踪影,看那神情好似在峰上吃了大亏,惊慌过甚,亡命飞逃。

二人就在他们侧面,相隔甚近,小妹、阮莲正由旁边赶来,狮猿目力最强不会不见,偏是刚一落地便不顾命一般往前飞逃,一个身上还带有溪水,湿了一路,始终头也未回。

四人见面,料那落处只在离地二十丈左右的山峰危崖上面,看他们这等惊慌急窜,许是壶公将其惊走,忙同照那落处赶去。到了峰脚一同朝上求告、礼拜了一阵,始终不听回应,那一带又背着月光,崖势险滑,看不出丝毫上升之路,只得退了下来。连日劳乏,因两狮猿一逃,对面相遇,又奉自己之命而来,不敢停留见面必有原因。惟防万一有事,或是壶公脾气古怪,逼令当夜起身,又回到原处,准备各人轮流睡上些时,养好精神再作计较。本定二人一班,江明事后想起阮菡方才发怒情景,忽然大悟,不禁面红心跳,惊喜交集,想了一阵,又觉不合,力说:“大家连日劳苦,只我一人不累,守夜何必分班?只我一人已足,三位姊姊请自安歇,我如想睡,再请一位起来也是一样。”

阮莲心疑二人途中商量,故意如此说法,心想就是分班也不会强令你二人一起,做得那样明显,便说:“一人太单,我姊妹先睡总可以吧?”江明固执不肯。阮菡料他借此讨好,表明心迹,心中好笑,继一想:此人实是少年谨厚,对我更好,难得这样听话,我既胸怀大志,以后我行我素,管什旁人议论?目前随便和他同游说笑便要害羞避嫌,以后如何做事,今日暂且由他,看他一人是何光景?便在旁边说:“他愿意一个人,我们乐得安睡,管他作什?真要倦时,我会替他。我三姊妹先睡吧。”

小妹本想陪伴兄弟,因江明固执,只得依了。三女便在盘石上取出所带皮毯,一铺一盖,同时卧倒。阮菡人刚睡下,忽又坐起,喊道:“我们今日只吃了一顿,你是大肚汉,吃过饭很久了,一人守夜少时必饿,还不将粮袋取下,挑你爱吃的取点出来,月下饮酒,既免夜寒,又解寂寞。”说罢便要去往树上取那粮袋。

江明忙说:“无须,我还不饿。”阮菡嗔道:“此时天气还早,自然不饿,你又不听我的话么?”说完,觉着话太亲切,一看小妹、阮莲均似人睡,挤在一起声息全无,江明似恐自己上树污了衣服,已抢先连纵带爬到了树上将粮袋取下,不由勾起前念,仰望晴空万里,月朗星疏,一色青苍,只黑风顶有两三条云带绕着峰顶蜿蜒摇曳,俯视花影离披,清荫满地,香光浮动,夜景幽绝,念头一转,索性起身,笑道:“这样好的月色夜景,虚度可惜。我也睡不着,由她两姊妹睡去。我和你对月同饮,吃点东西,谁要疲倦,谁就先睡好了。”

江明自是愿意,连声赞好。阮莲少女天真,早有倦意,心中无事,刚一卧倒便自睡熟。小妹一则心中有事,又挂念兄弟,本想叫他取下粮袋准备半夜里吃,因阮菡已先开口,便在一旁静听,见阮菡口气亲切,兄弟也未坚持成见,知其情分越深,心中暗喜。

阮、江二人便去溪旁点火,将肉切下一块稍微烤熟,一同饮食,一面剥着松子,对月谈心,甚是高兴。双方越来越投机,光阴易过,一晃便是子夜将近。正谈得高兴头上,忽听峰顶起了异声,先是一股极凄厉刺耳的尖锐之声起自峰腹之内,跟着地底便似着了火一样,轰轰乱响,地面上大片山林均似受了震撼,仿佛地震神气。四顾天色清明,月光如画,花影重重,夜色依旧幽静,一点风也没有,全不像是有何异兆光景,方疑地震将起,心中惊疑,想去喊醒两个睡着的同伴,瞥见黑风顶一角似有黑烟摇曳,袅袅上升。定睛一看,原来峰顶一角有一片平崖,黑烟便由那里冒出,因是偏在侧后面,看不见它全貌,那地底的巨哄和峰腹中的异声似已联合一起,合成一种刺耳难闻的厉啸。一看天上星月正是子时光景,才知黑风将起。

正在指顾谈说之间,林中二女也自惊醒起身询问。阮菡恐怕二女初起夜凉,刚把酒递过,小妹说是天气一点不冷,只更暖热。只见峰顶上那股黑烟已越来越粗,力也越大,晃眼之间冲霄而起,中间还夹着万点火星。那围着峰腰的云带忽然分散,化为一片浓雾,围绕在近顶一带。

那峰本来撑天笔立,拔地千丈。经此一来,仿佛成了一座极高大的伞盖。那黑烟初冒起时,峰顶一带的天空立时全映成了乌金色,轰轰发发之声越来越猛,震得山摇地动,声势惊人,可是天空星月依旧清明,只月光好似淡了一点,看去显得渺小已极,峰顶一带渐渐布满云雾。小妹方说:“原来传说中的黑风,竟是火山下面蕴藏的地火余气,想不到竟有这等猛恶的声势。天气如此晴和又没有风,万一这类火砂到了空中散塌下来,这一片花林岂不被它埋葬在内?”

阮莲笑说:“怎么没有风,你看烟头不是歪倒了么?”话未说完,那天地间自然之力神速如电,大得出奇。就这晃眼之际,烟头已往峰前后两面之中横倒,紧跟着潮水一般向侧涌去。先似一条带有亿万金星的墨龙,往四人来路侧面横空而渡,其长经天,晃眼之间便是老远,看去约有十来里光景,烟头方始渐渐低下,由此便被山崖挡住。只听异声大作,宛如山崩海啸,数百万天鼓迅雷,夹着千军万马踏地奔腾之声,会合一起,同时怒呜。烟头早看不见,响声延长越远,后面的黑影仍是狂潮一般,由峰顶火口喷射出来,其疾如箭。耳听狂风大作,越来越猛,赶往小山头上遥望,由方才烟头下落之处起,蜿蜒出去老远,遇到山崖缺口地势较低之处,均有一段段的粗大黑烟涌现,带着千万火星急驰而过,有的地方已成了一片黑雾。此外仍是皓月当空,明星耿耿,除近峰顶一圈阴云暗雾似起似落、分合万变而外,不特没有一点乌烟瘴气,一点风也没有,气候反比白天温暖,偶有微风拂面,还加上一点蒙蒙细雨,也是转眼就住,连衣服都未沾湿。只觉头面上稍微湿润,略有一丝凉意,月下花草似更肥鲜,分外精神,料那黑烟通过之处必是来路乌云峡小盘谷一带。这等奇景平生初见,均想等那回潮,看它是否仍回峰顶。

小妹、阮莲又有点饿,回到原处石上一看,因为松枝太密,方才那阵毛毛雨全被上面松叶吸收了去,衣服仍是干的。月影偏西,正照石上,当地起坐方便,又是壶公指定之处,便分出两人将溪旁烤肉之处打扫干净,肉架支好,拿了余肉残酒往林内同吃,环坐石上,静等黑风回来。互相指点谈说,隔了一会,前面黑烟忽然由空中断,一半烟尾随同去势,投入远方山谷之中,晃眼不见,下余还有十好几丈长一段,略微一闪,便往峰顶出口自行收退,去势更是快极,仿佛下面藏有极大吸力,地底山腹中的厉啸之声连同震撼,一齐由大而小,逐渐停止,只那黑风越响越远,四山狂风大作。

江明去往小山顶上张望,到处峰崖山谷之中,凡是黑风经过的附近,多半暗云低压,昏雾迷茫,连山形也被隐住。当地天色虽还算好,只是峰顶暗雾聚而不散,近顶之处已看不见。隐闻天风凛冽,势颇惊人,但是高出那片暗云之上,吹不到下面。

江明心想:这地方实在好,这样厉害的黑风,稍远一点的地方都是风烟浮动,暗雾昏沉,这里依旧山清水秀,花月鲜明。无怪壶公在此隐居多年不肯离开。以前只说黑风顶高出天汉,上有罡风冰雪和黑风火砂之险,猿鸟都难飞上,没想到近峰下面这样奇景,只不知峰对面黑哥哥去的那条路风景如何。既有苏、萧二人在彼隐居,黑风去路又在前后两面之间,偏在一旁,风景想也不差。看天上星月,斗柄西指,时已不早,方才那大股黑烟始终未见回转。

回到林内和三女谈了一阵,不觉启明星耀,残月慾坠,除远近山谷中山风越大,稍低之处已成云海,高处峰崖也和海中岛屿一般,只微露出一点角尖。风是在往外吹,但是极高,又被山谷挡住,没有吹到当地。回忆前情,才知所谓黑风回潮并非真事,乃是大量黑烟由火口中喷出,到了远方,因其质量太重,便往下沉,落入山谷之中。后面的还在狂喷不已,这股威力虽然大得出奇,但是烟气大重,内有凝聚之物,急切问不易分散,并非寻常狂风之比。这样狂猛的热烟火气,循着所经山谷,潮水一般向前猛蹿,附近天气自然引起变化。因为山高谷深,分量又重,只管所过之处成了黑海,到处均被黑烟填没,但是不能冒起。这类中含火砂地气,越往前密度渐稀,威力也渐减退。所过之处,干山万壑,歧路又多,自又分去不少威力,肉眼自看不出,见那威势,早已吓退。这黑烟到了尽头已成强弩之末,空中气候再一生出反应,照着往复相对之理,发生大风云雾,余烟被风一逼,反潮回来。另一面峰顶喷口,仿佛大量点燃的火油,一经爆发,立时夺口而出,下面地域广大,山腹地底因昔年火山爆发,地质烧熔,成了一个极大的空壳。余下火烟受了地气反应,到时暴涨,向上狂喷,势力太猛,快喷完时,下面成了真空,另生出一种极大的吸力,残余烟尾自禁不住被它猛力一吸,当时中断,连同外面空气同时吸进,又在里面连同原有可燃之物和残余地气互相变化,摩擦凝聚,发生火力,到时再狂喷出来,似此每日两次,循环不息。有时为了天时变化,也有大小不同,甚而停止之时,非到年久地气喷完不会全消。因在乱山深处,四面高山环绕,形势奇险,常人足迹不到,到的人也未细心体会,只见一般,偶然发现上面情景,没有深入此地,只见黑烟被风吹回,便当反潮,于是疑神疑怪,或是认为荒诞不经,引起猜想,其实并非其事。

随又论到天地问的水火风云雷电以及这类地气,凡是有质有力之物哪怕无影无色,均可运用智能加以研讨发明,使生出极大力量,为天下人民多出无量福利。可惜暴君专政,民智不开,偶有才智之士发明一点真理技艺便加诽谤,不肯重用,此均帝王专政以愚民为务,妒贤嫉能之故。将来真个世界大同,人无弃力,地无弃利,有心国家事业的才智之士,再将这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天然威力加以发明运用,使九洲万国所有人类均受其福,彼时的人,那是何等快活?

内中江明、阮菡虽然言大而夸,但都言之成理,并非虚妄。连阮莲素来天真平淡的心情,也被感动,认为江明所说有理,哪怕暂时万难做到,将来天下人类知道封建自私之害,全民扶助,共存共荣,共劳共享福利无穷之益,终有全体醒悟之时,谁能领头发起的便是先知先觉,功昭万世,永受人类敬仰的福星巨人。

四人正说得眉飞色舞,兴高采烈,忽觉眼前光景越暗。江明走出树下一看,疏星荧荧,山风渐寒,残月挂树,大如冰盘,景色昏黄,苍烟浮动中,东方已有明意,刚喊得一声:“天快亮了!”猛瞥见离地二三十丈的峰崖杂树之间,似有两条人影,接连两闪便自不见,正是去往峰前的一面。那峰下半数十丈本是苍崖壁立,石坚如铁,光滑滑草木不生,只发现人影之处,邻近前峰一带,到处都是乔松奇树倒挂盘生,还有大片藤蔓互相勾结,但是离地十多丈才有树木,崖势内凹,依旧无法上去。忙告三女一同出看,人影不曾再见,似已驶往峰前一面。细看形势,当地本是峰旁尽头之处,下面是一绝壑和大片峭壁,均非可上之路。昨夜二猿落处也在上面不远,溪旁水迹尚还未于,离地二十丈高下虽有一条横崖,地势似颇平坦,怎么看也看不出一点上升途径。料那人影非是贼党不可,既能安然退去,必已见到壶公。虽然慌张惊窜,仿佛受惊被逐,事终难料。并且黑摩勒师徒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兵书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