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塞英雄谱》

第02回 地穴藏身 班荆欣宿契 杯筋叙旧 妙语见天真

作者:还珠楼主

  金雷这时遽逢意外,惊喜交集,知有这些义侠之士相助,决可安全,因适才隐蔽行

藏,恐周氏弟兄不快,再三托田振汉代为致意。马玄子连说:“事情本应慎重,勿须如

此客套。”随即走向炕头,取下一块砖,伸手往砖洞里一按,那有小半间屋宽长大炕,

靠里半截突然贴壁支起,现出一个用青石板砌成的隧道,底下隐隐透出灯光。这条暗道

建筑得甚是灵活轻巧,开放起来一些声息俱无,而且位置别致。炕上面只有几条寻常的

砖缝,如果不知就里的外人到此,就将它拆了也不易看出。金雷也是久走江湖的成名老

英雄了,这次保了少主逃亡,还是格外小心,适才进屋时几经仔细观察,竟未看出破绽,

不禁心服,赞叹不已。马玄子要过田振汉新得的一盏羊角风灯当先引路,金雷命刘莽抱

了少主朱成基居中,自己断后,一同进入隧道。田振汉在上面,将三人的行囊东西一一

递下,对马玄子道:“马老哥,我们不打此下去了。你将下面铁环铰链上的机括扣紧。

听淳于兄说,后面着实有几个能人前来呢。”马玄子笑道:“都是老爷子小心过度,其

实都送他们回老家,看看到底有多大乱子!”一言甫毕,猛听地道内一人喝道:“无知

劣马!外面已撒下天罗地网,今番你们总跑不了啦吧!”金、刘二人闻言大吃一惊,刘

莽首先放下朱成基,便要拔刀应战。金雷忙中一定神,一想情形不似,低喝“莽弟不可

造次”时,马玄子已笑喝道:“没见你这个坏丫头!也不问是什地方,生人熟人,就开

玩笑。你和人家见过面吗?这等胡闹,真不要脸!还不过来帮着拿点东西!”那女子笑

骂道:“我吓你这个倚老卖老的假老鬼呢!跟别人闹什么?”说罢,从黑暗中走出一个

女子。刘莽方始释然。

  金雷从这些人口气里,知道众人当中有一个双姓淳于的女子,便是日里所见马上英

雄,本领高强,最得众人敬爱,以为必定是容颜俊秀、英姿飒爽、谈吐豪迈的奇女子,

先听她当着生人说话粗野,已有不如想象之感,及见那女子从暗中出现,灯光里看去不

禁失笑。原来那女子生得身材甚是粗矮,面貌虽不十分丑陋,可是头额上和兽角相似,

一边生着一根长约二寸的肉锥,如非身上也穿着大红披风,内穿密扣黑衣外,决不以为

她是日里所见的马上英雄,暗忖:一个人休说闻名不如见面,便是乍见一面,如未细看

也认不真,拿日里说,明见她大雪中挺立马背绝尘冲雪而驰,身材打扮何等俊美,这时

却这般臃肿。就论她马上功夫,本领也非寻常,又受同辈英侠如此爱重,何以举动言谈

又那般粗野憨呆不通世故呢?正自不解。马玄子也不给那女子引见,只叫她帮同持灯携

物前行。金、刘二人除了道声“劳动”外,不能再说别的。田振汉在上面已将暗门闭住。

那隧道高低旋曲,随处都有机关,长约半里。马玄子与女子在前互相拿“老”“丑”二

字做话柄取笑,一些全没互敬之意,迥与背地所闻不同,金雷好生奇怪。一会到了尽头,

现出一座门户。走进去一看,乃是五间梅花形的地下室,当中是一间广厅,有两行座位。

玄子领众人穿行过去,走入另一间室内,里面已是炉火熊熊,热炕温暖,纱灯下垂,光

照四壁。屋顶、墙壁都用三合土和大青石分别筑成,甚是整洁坚固。当中围桌摆着八个

座位,精肴满置,炉火水盆中烫着几把瓷壶,酒香四溢,芳腾满室。其余用具设备以及

葯壶茗碗,一应俱全。

  玄子笑对丑女道:“这些都是你一人在此布置的么?”丑女笑答道:“我哥哥还说

我心粗手蠢不会铺排呢!糟老头子,你看堵得他们的嘴么?”玄子哈哈大笑道:“你上

了他的当了!人人都称你是寨中的女易牙、天厨星,好吃姑娘,难道他是你哥哥,还不

知道你这一手好烹调么?他不过怕你在上面生事,被敌人看破。好说你决不干,故意用

激将之法教你来做这苦差事罢了。”丑女闻言,恨恨道:“他还是我亲哥哥呢!人前露

脸的好事从不教我去做,想法子教我上当。依得我脾气,此时就给他上去搅一个乱七八

糟!老爷子知道,又待把我怎样!”说到这里,忽然低头沉思了一下,笑对玄子道:

“马大哥,自从我们到了老爷子这里,许多人当中只你和我说得来,也不嫌我疯疯呆呆。

如今有一件事,这东西太可恶了,只独个儿办不来。如和他们这一班机伶鬼去说,好了,

绕着弯子来拦阻;要像哑贼那样的坏包,不是挖苦几句再搬人出来压我,便是理也不理。

我最爱你这人天不怕地不怕,说做就做,本领又大,你如帮我就了此事,从今以后决不

再喊你那新外号,完事我再把淮扬的狮子头做一碗与你下酒如何?”

  玄子笑道:“你那事,不说我也知道,不用拿话激我,我不像你吃僵。帮你并无不

可,不过此时我还有事,又要给朱公子医病,煮熟了的鸭子无须忙在一时,且待少时大

家会齐以后再说。你也没向这几位朋友请教,就野马蹄天的乱说,不叫人笑话?”丑女

一撇嘴道:“我这人不愿作假,都知道了,还故意请教些什么?我来说给你听:这年轻

生病的是朱公子,这位老人家是玉面神鹰金雷,只这位大个朋友姓莽,投宿时假作姓张,

不知名字,对不对?”玄子道:“这位姓刘,姓莽就不对。你叫什么?怎不对人说咧?”

丑女道:“那怨你没给我引见,我怎好对人去说?我本说那姓莽的姓生,没听说过,又

是他们商量冤我了!”说时上下直打量刘莽。

  金雷看出此女虽不如意中的想象,却也不是寻常人物,只浑朴天真性情粗率罢了,

见玄子含笑拂髯仍不给自己引见,不便缄默,忙上前一揖道:“多承盛筵相待,心实不

安。来时匆匆,还未请教姑娘尊姓芳名呢。”丑女笑道:“老人家不要多礼。我双姓淳

于,单名一个荻字,他们都叫我野姑娘。又因我从小好吃,学会做各省的菜,如今管着

山中总厨,又叫我做女易牙、天厨星。为了易牙不是好东西,还和起外号的人打了一架,

几乎闹出乱子,多亏这位马玄于说合,才完的事,可是从此叫了出来,也就无法了。我

先告诉你,省得他们来了又拿这个笑我。少时他们如说,你说你早知道,便算谢了我。

今天下雪,不比山中东西多,只就着这里现成的菜添炒添炒,变了变样子,不成敬意。

等到山中,我再亲手备上一席请老人家吧。”金雷自是逊谢不迭。

  玄子笑道:“士隔三日,刮目相看,野姑娘几时又会见人说起客套话来了?”淳于

荻道:“我小时也读过几年书,你当我真呆啦!见了你们这一群就有气,除老爷子和小

周外,没有几个好东西,我有什好话向你们说?他们三位都是现在的忠臣孝子、义士英

雄,人家真是成名多年的老英雄,不似你倚仗羊胡于年轻轻的卖老,怎叫我不敬重呢?”

玄子道:“就你这张嘴,又爱说又伤人,就够讨人厌的,怎怪大家不爱理你呢。这里有

副葯,还不拿去煎好!朱公子病一好便要上山呢,现在吹不得风。这几天你要招呼不好,

回山告知老太太,怕不揭你的皮!”淳于荻哈哈笑道:“我姑妈才不会为这个说我呢,

拿来吧。”玄子将葯递过,命去熬煎,说:“这屋少时人多,怕病人心烦,反正不能动

荤,且到里屋安歇吧。”说时,一按墙上铁钮,一阵隆隆轻响,现出了一个小门。

  朱成基这时由刘莽扶持坐在那里,又是神思昏昏,连眼皮都抬不起来。金雷巴不得

有一个清静地方与他安歇,忙帮同扶进隔室一看,室中一切用具比起外面还要精美舒适。

三人一同招呼朱成基上炕安歇,盖好了被。玄子说:“朱公子病重、非等这副葯煎好服

了天明醒转,不会见着大效。金、刘二兄可到外屋闲坐,等候众人到来人席。这里的事

说起来话长,我并不是事中人,只为和老少两位都有极深的交情,偶然遇上事,我要是

没有在外瞎跑,总有我的份罢了。平时我总爱找小周谈谈,今晚刚要乘雪赶去,路上便

遇见了田振汉,说朱公子有病,中途折回。二位想知这里情形,少时让这位淳于姑娘来

说,还有趣些。”

  金雷正要答言,忽听屋顶天花板中一先两后“嘘嘘”响了三声。玄子勃然变色,起

身对金、刘二人说道:“二位稍坐一会,如若觉着饥渴,请随便饮食,不要客套。”说

时淳于荻也闻声跑进房来,笑对玄子说:“小老头,有敌人找你叫阵呢,还不快去!”

玄子掀髯笑道:“如今上面天还未亮,居然有人雪夜叩门,雅兴倒是不浅。他们尽可发

付他,却来寻我,定非敌党无疑,我倒要看看他是什等人物呢。你陪着他们二位好好款

待,不要招人厌烦。我去去就来。”说罢便往室外走去。淳于荻拍手哈哈笑道:“有人

上门寻老马晦气,这几年来我看到的还是第一次呢。强中更有强中手,今晚不比在山上,

有生客在此,莫要被人比输了,没脸子啊!”就这几句话的工夫,金雷遥闻玄子长啸一

声,人已到了远处,室外通上面的道路颇长,又极曲折黑暗,虽不知是否还有别的路径,

而瞬息之间走出老远,单说目力脚力已足惊人,果然名下无虚,好生佩服。正和刘莽夸

赞。

  淳于荻插口道:“老马不只本领高强,在我们这群人里数一数二,人还极好,又爱

玩笑,不分男女老幼,更格外显得随和,我两个最说得来。他人本豪侠好义,自从天山

雪峰山练成了几样惊人绝艺,二次出世便不常在一个地方住了。他有五个家,俱在新疆,

可是都没妻子亲人,只有两个堂房侄子和三个朋友,带了家眷代他料理。他把许多家财

分在这五处,随时来往留住,凭他那一身功夫和绝好的医道济困扶危,来无影去无踪,

除了在周家能找得到他外,别人想见他却是极难,不想这大雪深夜会有人登别人的门来

寻他较量。如是寻常之辈,不用别人,单是周氏弟兄就打发他走了。我如非二位佳客在

此,真想上去看看。我们今天从日里起便出了多少事故,到了这时还有人来麻烦,真可

谓多事之秋了。”

  刘莽忍不住问道:“房顶哨子响,不过叫人罢了,怎见得是寻马老英雄晦气?哪知

不是京中赶下来的人,周家兄弟见他扎手,请将去上相助,或是别的朋友看望呢?”淳

于荻笑道:“刘大哥,你哪知道?我们这里是山中的耳目,不但暗室地道、退路出路布

置紧密,各处都设有传声的东西随时报警。你没听哨子先响一下又接了一下么?那意思

就是说有远人拜访,非会不可。这里决不会有江湖上人寻找,如是京中仇敌,任是三头

六臂,我们当中有一厉害的便可了事,何须寻他?来人必是刁钻古怪、深知过节,拿话

和举动挤兑上面的人,非逼着与老马斗斗不可,所以别人都不便动手。又因今晚有事,

防被来人搅乱,才喊上去的。”金雷又问起老少两位山主和山寨情形,淳于荻道:“将

才我在外屋煮葯,已听见你间我们马大哥了。他不是叫你问我么?你老人家也是成名多

年的老英雄了,你们嵩山的事我们这里都知道,怎么这里事你会不知道呢?”

  金雷惭愧道:“周老山主大名久听人传说,一则僻处新疆,相隔太远,周老山主行

事又比家主人谨慎机密。江湖传言,他只是这里的第一大财主,有不少山田土地,上万

牛马,为人慷慨好善、善济穷人罢了,就是偶然遇到他几个亲近知交,也不过说些与传

闻同样的话,对于他的胸襟抱负、雄才大略一字不提,甚而只说他上辈周怀善精通武功,

本人竟已弃武就文、以读书耕牧为乐呢。我们远方人怎知底细?直行到了甘肃边界,听

说镇边镖局威名远震,仍不知是他手下人开的。昨日到了哈密,两马病死,承镖局中两

位朋友患难相助,赠了车骡,拿话点醒,劝我们上山暂住,才听出他是镖局主人。当时

昏聩,辜负了那二位的好意,不想行到此地,仍须承他贤乔梓与诸位英雄护庇才得免祸,

不致自投罗网。老朽在在江湖上,奔走多年,竟是不分贤愚,异日相见,好叫人惭愧

呢!”

  淳于荻道:“这也难怪。他父子连当地官府上下都安得人心,平日从不平白生事,

极端装出安分神气,还因他好客好善,家财太广,又在边省地方,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 地穴藏身 班荆欣宿契 杯筋叙旧 妙语见天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塞英雄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