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塞英雄谱》

第04回 老少年巧戏飞大鼠 阴阳手胆寒贯蚤针

作者:还珠楼主

  且说韩玮与明姑主仆赶走魏绳祖,谢别了淳于芳,径往沙石梁三九铺赶去,意慾投

奔旧日好友倪健,由他那里代购下三五匹健驼,带着食水,乘大雪穿越戈壁,逃出老贼

和敌党的毒手,回转韩玮湖南原籍,结为连理。谁知魏绳祖手下健仆沙清因见主人受辱,

心怀不忿,远远尾随了数十里,见韩玮等三人进了前面村集,算计雪大路长,所走又非

官道驿路,越往前走地越荒寒,又有两个女子同着步行,一夜未睡,在村中必有好些时

耽搁,忙即踏雪飞驰,赶回红山嘴向主人报信。魏绳祖先虽又羞又忿,急怒交加,因他

为人忠厚,自知明姑本来对他无情,一心向定韩玮,怎么也强不过去,除想着难受外,

并无坏意。偏生沙清急慾建功,力说:“主人仇可不报,但是事情还不容易脱干系。主

人原向老寨主辞别回乡,却独自在此建房逗留,形迹已多可疑;小姐今晚又带了一个丫

头逃走。事一发作,老寨主寻到此地,这口黑锅必定背上,说得多好,也是知情不举。

主人哪能由那姓韩的对头轻松走的!”魏绳祖一听也对,先还想明姑既不我属,留此有

何意味?本慾立时起身回家,无奈雪深数尺。家乡万里,道阻且长,急切间动不得身;

不走,事发又怕牵人浑水,见了老贼,间起自己何故远隔万里来此荒寒大漠独居?三道

岭相距非遥,既不照前投住,又不向师长存问,鬼鬼祟祟,意慾何为?用什言语答对?

追了去是寡不敌众,去必无幸;不迫,只有往三道岭去告发,又难自圆其说。况且这一

往返不下二百余里,逃人行路决无多停,一个追赶不上,徒自与明姑结仇,弄巧还招老

贼忌恨。左思右想,都觉不妥。正打不起怎样办才好,忽见三道岭后寨使女小春踏着一

双雪里快,气急败坏,喘嘘嘘一头冲进房来,一个收不住脚,几乎滑倒地上。

  魏绳祖见小春满面惊惶神气,只料定事情发作,并不知寨中闯出那般大祸。因为不

是自己将明姑引走,还不怎样着慌,忙命沙清给小春倒了一杯开水,递将过去说道:

“你不要着忙,慢慢缓一口气再说。你家小姐带了玉儿丫头逃走,我已然知道。你是为

这个来的不是?”话没说完,还要往下说时,小春已急得浑身发抖,面容更变,抖战着

声音抢说道:“我的小爷,你怎做出这事?如今大家都是死也!”这几句话若换旁人,

既听出情势严重,又目睹来人惊慌失措之状,少不得总要接口分辩几句;先将自己撇清,

再间底细根由,也不致冤冤枉在代人受过,几乎送了性命。偏生魏绳祖是个公子哥儿性

情,先和情敌苦拼,受了好些挫折刺激,本已气得发昏,再见小春没等自己把话说完,

不问青红皂白,张口就抱怨,心想我平日花费许多金钱叫她监看小姐行动,作为内应;

当时满口应承,大小全没收着丝毫功效,小姐立意随了姓韩的逃走,竟未看出一点动静,

已见粗心,事后反来乱怪,可见以前是只图骗钱,并不肯办真事。看来势神情,今日明

姑如真随自己同逃,她不特不肯相助,定从中阻挠无疑。越想越对,不禁气上加气,反

正自己心中无病,明姑又非自己引逃,怕她何来!乐得怄她出气,闻言只冷笑了一声,

也不答话,由她往下说去。

  小春见状,越料魏绳祖知情,急道:“小祖宗,你闯下滔天之祸,怎还没事人儿一

样!昨晚全家急得无法,二夫人疑心到你身上。我因小姐不似对你回心,还说绝无此事,

否则我不会不知一点信息。天明以后,想起人家到处搜寻,你一个人不住寨中,隐伏在

这荒凉地方,诸多可疑,怕人家不查虚实,累你遭了墅误,偷偷冒着大险赶来与你送上

一信,好叫你留上一分心。一路掩掩藏藏的拼命急跑,和做贼一般,深怕人家知道,好

容易才得到此,万不想事情竟是你做的。既闯了大祸,人又不逃,要被他们知道,休说

你我二人命保不住,连老寨主都脱不了干系,这便怎好!”魏绳祖也是合该有这场无妄

之灾,越听小春之言越不耐烦,安心想急她个够,未两句话也没听明白,便抢着接口道:

“常言道捉好捉双,即便你家小姐随我私奔,她如今业已走远,老寨主到来,我自有话

说,也不值得这般怕法。”

  小春进门时,魏绳祖坐在火炕头上,背向着门,通没留心外屋。小春坐处恰在魏绳

祖的对面,她哪知魏绳祖故意怄她,发泄昨夜恶气,惊急过甚,未暇深思,知道这事闹

起来,自己决逃不了知情不举的罪名,一听魏绳祖好似有恃无恐,全不顾同谋人的死活,

一时情急,顿生恶念,想将自己摆脱,不禁急叫道:“你做得好事!勾引我家小姐,还

充硬汉子。既然敢作敢当,且不要走开,等我回去请来老寨主,再与你理论。说了不算,

不是人物!”说时,似见门口重帘闪动了一下,也未在意。还要往下说时,魏绳祖气在

头上,哪听得进这个?不等说完,伸手隔炕桌迎面就是一掌,口中大骂,“无知蠢婢!

你把我当作什人、你那老贼主人负义忘恩,行同禽兽。我如不念师生之义,早为先朝忠

烈之士除一大害。他自己家教不严,怨得谁个!即便到来,我自顾在此居住,不爱睬他,

又敢把我怎样!”小春挨了一下越发痛恨,起身便要往外奔去。沙清在旁侍立,早听出

小春误解,因主人连使眼色阻止,不敢插口,情知此中别有深情,只在旁干着急,本惟

恐主人少年心性,弄假成真,招出事来,一见两下破脸,事情闹大,哪里肯放小春走去!

忙喊:“春姊休听我家公子的话!”正要横身拦阻,吐露实情,倏地门帘起处飞进两条

人影。为首一人进门便向炕前扑去,第二人伸手只一掌便将沙清打倒。小春惊慌骇顾中,

早看出那两人是昨晚与老寨主同往后寨查询小姐下落的京中来客,吓得“嗳呀”一声惊

叫,飞步便要往外冲出。谁知门外面还伏有两人,哪容得她逃走!略施手法,便似鹰拿

燕雀,擒住推入房内。魏绳祖怒气冲冲,正坐炕头指着小春喝骂,忽见有人手持兵刃飞

扑进来。他虽然武功不弱,怎奈事起仓猝,敌人又是个中能手,来势捷于飘风,一照面

左臂便着了一软鞭,慌骇中还慾负痛迎敌,左手刚抄起炕桌,右臂已被来人软鞭缠紧,

只一抖,身子便往侧歪倒,再吃来人隔开炕桌,横转鞭柄照准他肩头一点,立时仰跌炕

上,被来人擒住,用身带蛟筋索绑了起来。

  这来的四人,正是昨晚在周家投宿的灯影子火鼠杨灿、地行鼠蔡英、飞天野鼠胡行

捷、昆仑神鼠姚大成四人,因阴阳鼠牛蚊和第二拨冯春手下同党三手金刚乐式探查后寨,

被淳于芳杀死,有名的燕山五鼠变成四鼠,真个懊丧到了极处。冯春为人最是多疑,昨

晚出事伤人以后,虽经刘煌再三赌誓分辩,终是不肯深信,料定还有内贼,也许刘煌失

察,早晚仍可查出一些线索,密令四鼠故意离开三道岭大寨,带好干粮,隐伏在附近大

寨的东西南北四条通路口上,除随时查探仇敌形迹外,如见寨中有人走出,尤其不可放

松,急速尾随下去,看到地头,相机行事。小春起初原是一番好心,因自己得过魏绳祖

许多好处,事未办成,小姐逃走不要紧,还闯下这大乱子;魏绳祖独居广漠穷村,本已

形迹可疑,他又不知小姐逃走,万一和往常一样,乘黑来向自己探信,寨内外网罗密布,

岂不自寻晦气?那时追根究底,自己也脱不了干系,越想越害怕,一早起便由后寨偷偷

跑出,想送信与魏绳祖,叫他加紧小心,以免冤累,能就此离去最好。谁知胡行捷潜伺

途中,一见寨中人出,又是一个婢女,穿着雪具,慌慌张张,亡命一般飞跑,不时东张

西望,在在显出心虚害怕神气,料定与昨晚之事有关,因昨晚死了两个同党,敌人决非

好相与,尚幸那婢女是个寻常脚程,不愁追她不上,忙即飞跑,将杨、蔡、姚三鼠招来,

一同跟踪赶下。到了魏家门首,正遇崔大在外打扫积雪,杨灿首先点了他的哑穴,藏向

僻处,然后一同走进,闻得室中人语,伏身帘外偷听。偏巧魏绳祖负气,所说的话处处

都坐实昨晚杀人之事,后来再一骂刘煌,四鼠越听越觉无差。先因不知室中人的深浅,

由胡、蔡二人手持暗器埋伏门外,杨、姚二人乘其不备,冲入下手,不料事竟容易,一

照面男女三人全被擒住,一个也未跑脱。

  四鼠大喜,好在广漠大雪,绝少人迹,绑好魏氏主仆,便喝问明姑主仆踪迹。小春

想起祸根,又挨了一下屈打,痛恨魏绳祖入骨,况且适才的话估量已被来人听去,既未

一同被绑,想必还有活路,一听喝问,首先哭道:“四位老爷想已听见,这事与我无干。

他是我家老寨主相随多年的徒弟,因恨老寨主行为不合,又爱上我家小姐,假意辞别回

家,人却在此隐居,意慾乘隙勾引小姐同他私逃,怕我知情说破,故意叫我代他向小姐

打听,其实上了他的大当。他二人早已有心,昨晚将小姐引走,闯下那门大祸。我先不

信,好意来此叫他放小心些,以免无故牵累,做梦也想不到事情却是他做的。请想小姐

昨晚三四更天逃走,如非同谋,他是怎得知道?四位老爷只向他要人,饶了我吧!”杨

灿喝道:“此事与你无干,我己深知,决不伤你,但此时还放你不得!待我问完此贼再

说。”说罢,又喝问魏、沙二人:“明姑主仆何往?”因小春始终未提到昨晚伤人一节,

魏绳祖还不知寨中出了好几条人命,杀的又非常人,见来的四人面生,又是北方口音,

只疑心老贼将明姑许给京中朝贵,明姑不愿,被逼逃走,所以不肯甘休,忽又勾动情痴,

起了怜惜,暗忖:“明姑不特秀外慧中,文武全才,而且志行高洁,非同凡女。只怪自

己无福,不能得她心许,倘如易地而居,自己还不是和韩玮一样,坐拥佳丽?她举止又

极光明,屡次正言劝说,不惜以死自誓,从没欺骗过,自己入迷,才闹到这步田地,怨

得谁来?今天来势凶极,如被追上,明姑刚烈,必无生理。就说韩玮,起初原是同门好

友,为争明姑才成的仇。既爱明姑一场,与其被老贼和来人追回送了性命,反不如便宜

了韩玮的好。再者来人倚仗人多,无故折辱,情势又恶,如若说出真情,更显怯懦。反

正事非己为,平日对老贼有不少好处,难道迟说一会还会要了命去?乐得到了三道岭,

俟明姑等走远,追赶不上,再说不迟。主意打好,惟恐沙清吐出真情,几次以目示意,

先是咬牙忍着臂痛,一言不发,后来杨灿连问几次:“那小贱人主仆何往?从速招来,

免得叫你难看!”魏绳祖知他们收拾人一味屈辱,不按江湖上规矩,只得冷笑答道:

“无知狗贼,晓得什么!刘小姐又非我引走。事前本不知情,她昨晚同了男女两位剑仙

路过,与我说了几句话便自分手。你们不查情由,不问虚实,依仗人多暗算,有什理讲!

如问她们去处,说出来你们也不肯信,说它何用!”杨灿闻言也不发怒,仍问明姑到底

何往。魏绳祖道:“我见她们走的方向正是往三道岭的去路,谁知回寨也未,你们信

吗?”

  杨灿初来时因有先人之见,又听魏绳祖言词太已可疑,及至容容易易将人擒住,对

方井无什出奇本领,问了一阵,猛想起昨晚乱子甚大,此人既是同谋,又非有恃无恐,

怎不与之同逃,却在此待人来捉?断无此理!如说不是本人,又明白承认会见明姑,还

有两个会剑术的帮手同行,那婢女也说是他勾引,虽然叫人不解,从他身上总还可寻出

一点线索,知道行强问不出口供来,便和颜悦色说道:“魏朋友,我看你也是条汉子。

常言道,不打不成相识,此事既然与你无干,你只把经过的事照实说出,便没你事,如

何?”魏绳祖道:“恶贼你少用花言巧语行诈,姓魏的并非贪生怕死的人,既然冤枉落

在你手,杀剐随你,些须小事,须没杀人的罪名。如真是我约了刘小姐同逃,也是两厢

情愿。既做了就敢担当,犯不着朝你们这群奴下奴说假话推托。你如问刘小姐何时到来,

那只是昨晚四五更光景。我主仆三人俱早安睡,只我半夜醒来,因闻院中有了声息,出

去一看,除她心腹丫头小玉外,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会剑术飞行的同伴。她原也不知我在

此,因见灯光,来此借地小憩,才得相逢。看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回 老少年巧戏飞大鼠 阴阳手胆寒贯蚤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塞英雄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