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真人专集》

第10回 宝剑破神经 黑地狱逃恶鬼影 金刀穿玉股 红莲花拥艳尸魂

作者:还珠楼主

  任寿待人接物,最是谦和诚厚。虽然心有成见,因听对方这等说法,所谓伸手不打

笑面人,对方以礼来见,不好意思动武,便静心听了下去。老魔初来时,神态还颇惊慌。

及见任寿静听不语,知有转机,这时正把双目注定在任寿脸上,满脸俱是诚恳之容。任

寿哪知老魔乃魔教中第一人物,魔法之高,不可思议。只因得道多年,深知利害,知道

任寿仙福深厚,应运而生,关系将来正邪双方生灭存亡之机,不肯自取灭亡,逆天行事。

当任寿人洞以前,固无幸理;便是此时,虽因棋低一着,定数所限,以为来者是个凡人,

一念轻敌,稍微大意,致被来人占了机先,但要伤害任寿,仍是易如反掌。等到双方目

光一对,心神已被摄住好些,由不得使人对他生出好感。任寿先前曾经见到老魔原形,

心有成见,闻言心想:“对方既未存有敌意,事情还在自己,听他说几句有何妨害?并

且此时陷身地窟之中,对方虚实深浅一概不知。看下来时那等危险,归路己断,即便得

胜,能否安然回去,尚不一定,神僧只说了两句偈语,中有遇合,并未令我和人为敌,

莫如问明详情,相机行事。此人是否极恶穷凶,地牢中所困囚犯是人是鬼,全未得知。

如是左道妖邪一流,放将出去,也是害人,终以谨慎为是。”念头一转,正色答道:

“你说得不差。方才圆光所现过去事迹,虽不详细,也有几分被你看出。我实奉神僧之

命来此,本身虽无法力,但我身有佛门至宝和紫、青双剑,又具虔心毅力,向道坚诚,

既敢来此,决无畏缩。你只要不是邪魔穷凶,对于那些恶鬼和所囚的苦人说出一个道理,

我便不与你为难;否则,任你多大神通,也必与你一拼,便为道殉身,也非所计了。”

  话未说完,老魔立现欢喜感激之容。接口笑道:“道友果不愧是将来一派宗祖,即

此宽厚胆勇,已非常人所及;不似寻常正教中人排除异己,只要对方是个旁门,立时认

为十恶不赦,丝毫不计是非。既然容我申诉,再好没有。实不相瞒,老朽本是魔教中的

老前辈,得道已逾千年。只因修道年久,深知利害,我教宗法虽极残忍阴毒,但我平生

从未妄害一个好人。宫前男女魔鬼,均是极恶穷凶的妖魂厉魄。老朽因为近年爱女遭劫,

越发敬畏天命,恐其出山害人,用无上魔法全数禁制在此,借着新建宫殿,平治道路为

由,使其终年服着苦役,不能脱身,看是残酷劳苦,实则还是便宜他们。

  “至于牢中所囚,并非生人,均是一班左道妖邪中的有名人物。因见老朽对人和善,

不为已甚,又藏有一部《血神经》。此是本教奇珍秘芨,左道中人得去,练上九年,立

可横行无忌,为所慾为,无论对方多高法力,也难伤他,威力至大。此书共分正副两册,

一善一恶。如单习那善的,尽管神通广大,尚不致有害人之念。偏是正反相生,不可偏

废。再如习那恶的,却是造孽无穷。便他本身,也须先将自己人皮活剥下来,再用魔针

刺体,魔火化炼,至少要受九年苦难。等到全身炼化,成了一条血影,方始成功。对敌

时,也无须再用什法宝,只将血影朝对方一扑,立时透身而过,不论多高功力的修道之

士,元神立被吸去,使其助长凶焰。那血影顶着对方肉身,再去害人,所伤越多,他的

功力凶威也越强盛。端的厉害非常,阴毒无比。这班左道妖邪百计千方,来此明偷暗盗,

致陷禁网之内。

  “老朽所主持的禁制,共有八十四层之多,内中盈虚消长,生灭变化,也颇微妙,

因人而施。来者如非恶人,误听传言,以为那是一部道书,来此盗取,照样可以从容退

出。即便暂时受困,到时仍可脱身。如是妖邪婬凶之辈,一落禁网,便堕地牢之中,十

九丧命。又按各人为恶大小,气机相感,发生反应,受那无边苦孽。此是本教中以恶制

恶的回头地狱。所有凶魂厉魄,同在一牢,身受酷刑,各不相同,果报分明,丝毫不爽。

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自作自受,有何冤苦怜悯可言?只有限几个,恶行较轻,

或有一善之积,到了孽难受完,仍有一线生机。先是身受刑罚,逐渐减轻。难期一满,

无须老朽释放,自行脱出。下余不特永无脱身之望,早晚元气消灭,残魂化尽,连投生

俱都无望。

  “如无善恶之分,宫中禁制重重,何等严密,道友便进不来。我先前也是一时疏急,

虽发现人已深入,到处搜寻,毫无影迹,赶往神坛查看,又无异兆。明知来人福缘深厚,

不是禁法所能阻止,重又由内而外,下上许多埋伏,以为可以无事,至少来人行动当时

便可查知。不知我那对头法力高强,暗助道友。直到破了法坛,将书取走,我才警觉,

已被道友占了机先,将《血神经》正册毁去。

  “其实此书虽是本教神经秘籍,一则我早精熟,已然无用;再则此书虽有善恶之分,

如被外人得去,仍然遗祸无穷。为了守护此经,老朽在此多年,受累不少,并还树了许

多左道中的强敌,本心也想将它毁去。无如事既艰险,顾忌大多。加以老朽平生只有一

女,爱如掌珠,便是第五层殿内所停女尸。因为百多年前,老朽偶然他出,有两左道妖

人来此盗书,小女与斗不敌,受了暗算。如非神坛禁制厉害,无法攻破,此书已被盗走,

老朽枉费苦心,仍为世人留下大害。幸蒙另一位道友,也为盗那神经,深入此间,恰是

二妖人的对头,双方恶斗了两日夜,小女才得保全性命,未被邪法将魂摄去。老朽也已

赶回,发动全宫禁制,将二妖人牢困到回头地狱,至今尚受苦孽。

  “那救小女的乃海外散仙,是一美少年,本和小女具有夙缘。先为盗书而来,及见

二妖人惨败被擒,才知禁法厉害。老朽感他相助之德,虽未和他为难,他却知难而退,

朝小女看了两眼,问明此书乃本教秘籍《血神经》,忽然长叹而去。老朽先不知道双方

夙世情孽,人去以后,看出小女改了常度,与平日神情大不相同。默运玄机,细一推算,

才知此中因果。小女固是一见钟情,对方也为小女倾倒。偏生来时奉有师命,不特想盗

此书,并还想杀小女。因在途中受一仙人指点,好些顾忌,不敢再留。既不忍对小女下

那毒手,又知法力不济,只得仗着一道灵符,匆匆遁走。我知此事关系未来双方成败甚

大,本想设法化解。谁知夙孽前定,小女情痴太甚,终日悲戚,非嫁对方不可。老朽善

劝不听,软硬齐施,均无用处。舐犊情深,没奈何,只得想好主意,委曲求全,和小女

约定,任其出山寻人。中间连经许多波折,结果仍是阴错阳差。那少年只和小女见了三

次面,正在情热头上,忽因犯了师规,自杀转世。

  “小女到处寻访,始终查看不出投生何地,终日悲愤,慾以身殉。老朽怜女,又想

借此一劫,为双方减去一点灾孽,便如小女之愿,用本教魔法,任其尸解。此法非比寻

常,在所许誓愿未成以前,身受神魔禁制,苦痛万分。只有这部《血神经》,到时能够

救她脱难;否则,人虽回生,神魔永远附体不去,无法分解。身在神魔主持之下,如何

有什好事?早晚恶贯满盈,同归于尽,岂不有违本心?当初如非小女先向神魔许愿,无

法挽回,老朽也决不会使其冒此奇险。事已至此,才想到他年用这神经以毒攻毒,只御

神魔,使其一同消灭。谁知道友无意中将它破去,幸而所破是那上册,下册尚在。小女

非此不救还在其次,最厉害的是,再隔三年,小女如不回生,本命真元便与神魔合为一

体,助长凶威,无所不为,那时来去如电,多高法力,均所难制,关系已极重大。老朽

痛女心切,自觉身虽魔教,从未为恶,并还时常神游在外行善救人。无端遭此惨祸,定

必痛心疾首,以为夭道无知,善人难为,定必自恃不死之身,照我魔法,随意所如,彼

时造孽多少,实所难言。如蒙道友明察,将那副册神经发还,不特永感大德,而且无形

中使我父女泯去恶念,也是极大功德。

  “道友如若不信,少时我将小女元神所受苦难,用法光照将下来,便知真相了。还

有道友已然受人愚弄,又恃紫、青双剑威力,也许不肯应允。幸而老朽修道多年,火性

早退,颇明善恶之分;近更不肯操切从事,冒失伤人。否则,老朽已然炼成不死之身,

任多厉害的法宝飞剑也不能伤我,我这魔宫你先无法脱身。如以为忠言逆耳,不妨先试

一下。”

  任寿为了深入虎穴,看出情势凶险,尽管对方辞色谦和,不带丝毫恶意,终有戒心。

不知目光被摄,本身真元虽以根骨深厚,又有佛家至宝防身,未受迷惑,心情已然大变。

闻言未及回答,老魔话刚说完,忽化作前见红影,朝紫郢剑上飞扑过去,接连三次,都

是透身而过。任寿骤出不意,还疑有变。只因对方来势万分神速,未容动手防御,老魔

已由分而合,斩断了三次。刚看出故意卖弄,红影收处,老魔重又复原。笑道:“道友

你看如何?”说罢,张口一喷,坛前碧光重又出现。一片烟光闪过,内中出现一座神坛,

比当时所见要大得多。当中也是一朵红莲花,中坐妙年美女,正是前见艳尸,通身赤躶,

盘坐其上。周身钉着许多金针金刀之类,莲花瓣上更有层层血焰烈火冒起,将少女包围

在内,面容惨痛已极。花后立着一个周身灰白,长才三尺的人影,笑嘻嘻手指少女,神

态并不甚凶。

  任寿心疑幻象,忙取铁环向前一看,环中心本来嵌着一粒红珠,无法取出,以为未

必能够看见。及至放在眼前往里一看,仍和先前一样,只见少女坐在无数魔刀之上,刀

由腿股间向上穿出,再化为倒须钩刺,反卷而下,将少女皮肉钩住。上面更有无数飞刀

飞叉,频频朝人乱刺,伸缩不已。头脸身上,更扎满了无数金针,人差不多成了刺猖。

少女本来容光美艳,望之若仙,环外看去,身受当无如此厉害。及用宝环一看,少女一

身细皮嫩肉,已是鲜血淋漓,遍体鳞伤。先看还能咬牙苦熬,这时才看出那是魔鬼掩蔽

真形,少女早就忍苦不过。人坐花上,双手同上乱舞乱挡,想避那些刀箭针叉。但是无

用,下面更有烈火血焰焚烧,下半身已然烧焦腐烂。正在哀声惨号,神情苦痛已极,令

人不忍入目,并听少女急喊:“爹爹,女儿为了一念情痴,铸此大错,万不料受此磨折

苦难,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神魔每日酷刑威逼,说女儿所许愿心限期将满。如肯降顺,

与之合为一体,出去害人为恶,当时便可回生,灾消难满,为所慾为;否则,这罪孽一

天比一天厉害。今日又将魔火发动,苦痛更甚。女儿实在禁受不住,望乞爹爹念在父女

之情,速用《血神经》将神魔制住,使其同时消灭,女儿也得脱难回生,感恩不尽。女

儿以前不听良言,现已知悔。我父女不想害人造孽,要那神经何用?何苦为此一书,使

女儿多受这三年苦孽?到时是否为神魔所制,供其役使,并还难定。”

  任寿刚取铁环查看时,似闻老魔惊噫之声,并未在意。及见少女身受惨痛,哭诉悲

泣之声,凄人心脾,已然生出恻隐。再看少女身后那条长仅三尺的灰白色影子,在铁环

查看之下,现出真形,竟是一个青面獠牙,白发红睛,相貌狰狞的恶鬼。也是通身赤躶,

白骨森森,又高又大。手持一柄钢叉,叉尖上叉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心。咬牙切齿,望着

少女,好似愤恨非常,大有得而甘心之状。任寿越看少女越可怜,暗忖:“老魔所说,

果是实情。否则,铁环所照之下,早已分出真假。两下里对证,居然不差。自来强盗原

有发善心的时候,何况对方得道多年,所说也似真情。否则,仙剑已然试过,并不能伤。

我如不允,将此经毁去,老魔心痛爱女,定必铤而走险,论法力,我又不是敌手。对方

既然服软,好语相求,并不因我在他掌握之中,恃强相迫,即此一端,已与寻常妖邪不

同。况且神僧原有见血即归之言,并未命我将书毁去,或是取走。对方既非穷凶极恶一

流,何苦敬酒不吃吃罚酒,此女痴心受罪,也极可怜。”

  任寿心方一软,还未打定主意,老魔将手一张,碧光忽隐。手上却多了一柄翠玉莲

蓬,正是方才所见托那神经之宝。笑对任寿道:“道友此番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回 宝剑破神经 黑地狱逃恶鬼影 金刀穿玉股 红莲花拥艳尸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眉真人专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