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真人专集》

第11回 宝剑耀寒辉 一道长虹诛丑类 仙云封古洞 满山明月拜真人

作者:还珠楼主

  原来二妖人在残枝碎叶包围之下,受尽苦痛,正在无计可施,哀声求告,疯和尚忽

然一闪不见。跟着便见任寿往前追去,腰佩双剑,宝光外映,与方才空中所见一样。死

星照命,又动贪念。无奈冲逃不出,正在愤恨惶急,身上猛地一轻。定睛一看,四外残

枝断叶已全无踪,只有两株大树立在身后,浓荫婆娑,仍和方才未用邪法毁坏时一般无

二。如换别人,好容易死里逃生,对头又是那等神通,就此逃走,何致灭亡。也是二妖

人恶贯满盈,该当伏诛。本来要走,方才佩剑少年尚在前面。心想:“翠屏峰藏珍乃千

年神物,如能到手,便可横行。闻说疯和尚因犯师规,不许再开杀戒。也许先前无意得

罪,被他佛法禁制,罪已受够,再经苦求,已然走去。看这少年与疯和尚并不相识,现

成便宜,为何不捡?”贪心一动,一面行法止痛,一面放出大量煞火飞针。意慾不问青

红皂白,先将少年围住,拷问明了取宝情形,共得几件,再行杀死。谁知疯和尚和那同

伴现身时,二妖人全未看出旁边峰崖上有一杀星,因料二妖人脱身以后,定与任寿为难,

守伺在旁,并未离去。邪法刚一发动,一道长虹已自空飞堕,那白光瀑布也似,中杂亿

万银花,仿佛一个大花筒,由崖上往下飞射,来势比电还快。两下里才一接触,纷纷爆

炸,只听霹雳之声,惊天动地,连妖人和所用邪法异宝,全被裹住。二妖人大惊慾逃,

已经无及,吃那亿万银花往上一裹,一片密雷爆炸声中,全数化为乌有。

  任寿抬头一看,崖上站定一个白衣道姑,背挂葫芦,腰悬宝剑,身量不高,容貌甚

美,又穿着一身雾毅冰绢,明净如雪的道装,独立峰腰危崖一株杏花树下。当时晴空一

碧,白云片片,红树青山之间,着此一个绝代娉婷的道装美女,便朝霞和雪也无此奇丽。

又是那么高的法力,由不得心生敬意。忙把仙剑收回,朝上拜谢解围之德,道姑也未飞

下,只在崖下还礼,笑道:“道友无须多礼。我是恨那妖孽可恶,刚脱危机,又要害人,

为防妖魂遁走,又留后患,下手稍急。否则,紫、青双剑乃前古奇珍,区区妖邪,如何

能与为敌?本是无心,何谢之有?我尚有事,未暇奉教,好在相见当不在远,改日领教

如何?”任寿方想询问对方姓名,一道银光,已破空而起,往前面飞去,晃眼投入云层

之中,不知去向,料是一位女仙,急于见师,也未在意,随往翠屏峰赶去。

  到后一看,果然上下两洞,都成了一片完整崖壁,苍苔绣合,毫无痕迹可寻。忙朝

上洞原址恭敬下拜,虔心祝告,请求恩师恕其情急见师,无心违命之过。接连几次,均

无回音。任寿仍然意志不懈,在洞前长跪了好几个时辰。光阴易过,不觉日落黄昏。自

从昨夜吃完喜酒,便人魔窟,这一整天汤水不打牙,无眠无休。上来以为樗散子素来器

重自己,又未做错什事,一经求告,便蒙原恕。谁知跪了多半天,毫无一点迹兆。虽幸

服过灵葯,能耐饥渴劳苦,到底不是好受。偏生跪时匆忙,不曾看好地方,所跪之处,

满是沙砾,时候一久,扎得皮骨生疼。先听二女仙之言,疯和尚又是那等说法,断定师

父必在里面。另外还有一位仙师,也有收徒之意。不特不肯懈怠,反觉师父此举必有深

意,越往后越发诚敬。眼看斜日西沉,暮烟四起。初升起的月光,被左近峰峦挡住,上

空疏星点点,仿佛天色甚好。下面却是暗沉沉的,空山无人,夜景幽冷。加以峰峦屏列,

月光不照,身寄危崖腰上,地势甚窄,旁边还有好些藤树之类,暗影中看去,越显阴森。

山风过处,草木萧萧,宛如潮涌。对面绝壁千寻,仙洞云封,一任虔诚祝告,始终不听

回音。又跪了些时,夜色渐深。偶然侧顾,发现身旁草地上微有光影,随人闪动,看出

是双剑宝气外映。猛想起:“这类神物奇珍,宝光剑气上冲霄汉,最易引来妖邪。此时

夜静更深,我孤身一人面壁求告,便无宝剑在身,也易遭人猜疑,为何这等粗心?”想

到这里,便不再出声,只是心中默祝,哀求恩师赐见。

  约有半个时辰,明月已上中天,月光下照,身旁清荫交错,花影散乱,所有崖壁上

的苔薛草花都似蒙上一层银霜,映月娟娟,迎风摇曳。方觉景物清丽,同是一处地方,

比起先前所见迥不相同,忽听壁中有人低语。心疑师父召见,不禁狂喜。正要出声呼唤,

忽听出是郑隐的口音,心中奇怪。再侧耳静心仔细一听,果是郑隐,连申无垢也在其内。

晴忖:“今早我往卧眉峰,因见乃姊对谈,以为新婚夫妇定多恩爱,不曾入内探看,怎

会同时来此?这么坚厚的崖壁,如非师父允许,岂能入见?”想起以前同共进退的前约,

心中一喜。二弟两字还未出口,忽听无垢道:“我想师父对大哥何等器重,如何不令入

见?此举必有深意,还是不要冒失的好。”郑隐好似情急关心,接口答道:“姊姊,你

哪里知道。师伯、师父现在打坐,天明前醒来,便要飞往东海,听那口气,不知何时才

得回来。虽然洞中还有一位师伯,到底大哥和师父相处年久,情分既深,并有好些传授,

此时不见,岂不自误良机?为此拼担一点责任,豁出师父责罚,也将大哥放进。免得跪

在外面,他那紫、青双剑宝光强烈,被妖人走过发现,强夺了去。姊姊以为如何?”无

垢略停了停,答道:“我看师父行事,仙机难测,最好听其自然。偏生那几个妖邪不知

藏珍已被大哥得去,特由北海赶来,天明前定必到达,大哥如何是那两人对手?”郑隐

不等话说完,已先接口道:“我和大哥曾有盟约,以后安危与共,祸福相同。我蒙神僧

指点,幸得师父垂怜,开恩收留,连姊姊也得了许多传授。如今大哥十四年后再人师门,

不特问心难安,他孤身一人毫无法力,偏又带着这类神物奇珍,一个不巧,不是受人暗

算,便被左道妖邪强收为徒,一入旁门,即难自拔。如在此时拜师,一同修炼,不特免

去许多危害,还可早日成道。我为弟兄义气,便受多重刑罚,也所甘愿。请姊姊助我一

臂,照神僧所传,开洞放进来吧。”

  任寿本想:“师父既不许我人见,便应在外待罪,才是正理。”后听郑隐说起,当

夜如不拜师,便须十四年后,心中愁急,正打不出主意。忽听殷殷雷鸣之声,仿佛整座

洞壁都在摇憾。跟着眼前一片霞光闪过,壁上忽现一洞,和初来时所见相同。只尽头处

的洞壁已然打开,现出一条甬道,看去又深又长。郑隐、申无垢同由里面迎出。郑隐见

面急呼:“大哥,快些随我进洞。”任寿仍以为郑隐询私,恐师父见怪,误己误人,还

在迟疑。无垢也在旁接口催道:“大哥快些请进,此洞还要复原。方才我已发现北海两

妖人正往这里飞来,晃眼便要到达了。”话未说完,忽听远远天空中起了异声,仿佛两

枝响箭破空冲云而来,飞得甚高,声也不大,只是绵绵不断,劲急异常。郑、申二人面

上立现惊异之容。郑隐首先抢前,拉住任寿,急呼:“大哥,怎的不知利害?”人刚拉

进,申无垢也着了急,手掐灵诀,往前一扬,一阵风雷过处,光华一闪,洞门立闭。

  那破空之声也飞到了洞前,内中一人发话道:“三位道友,不必惊疑。我二人虽为

藏珍而来,因是相隔中土数十万里,行至途中,遇一道友说起此事,才知神物有主,已

被任道友得去。我二人别无他念,已闻任道友累世修为,仙福至厚,前途无量,为近千

年来第一人物,渴慾一见。如蒙慨允,不以旁门下士见轻,总算此行不虚。尊意如何?”

任、郑二人方要开口,申无垢首先摇手止住,不令言动,隔洞静听。二人见她面带优疑

之容,心中不解。来人见无回音,冷笑道:“任道友,你将来虽是一派宗祖,此时初得

藏珍,功力尚说不到,我二人已修炼千年,难道还见不得你?何苦拒人太甚呢!”说罢,

仍无回音。同来一人厉声怒喝:“本来我们好心好意,因苍虚老儿说得那么凶,只想看

这厮是个何等人物,那几件藏珍是否果有那么大威力,谁知这厮竟不知好歹。我二人得

道千年,向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因无伤人之念,连名姓来历,均未先说。再不开口,

我二人的道号一经说出,便如律令,不容违背。稍一支吾,休说你们几个凡人,连这整

座翠屏峰全成粉碎,悔之晚矣!”前一人道:“道友且慢。其实,我们神目如电,休说

丈许厚的崖壁,便是高山大海,均能透视。这厮不敢出见,一样看得清楚。不过为了化

解将来那场公案,想和这厮对说几句罢了。”

  话未说完,忽听空中有一女子接口笑骂道:“无知妖孽,少吹大气。此时谁还不知

北海双凶的恶行丑态,你待唬谁?此时大元祖师和樗散子二位前辈仙长便在洞内,如非

神游未归,身有要事,你们恶运也还未终,你们早自投罗网。此洞才有多深,你们都看

不见,亏你们老脸,还说什么透视山海,岂非无耻之尤?”说时,二妖人早同暴怒,厉

声大喝。随听轰轰发发,雷电交鸣,杂以天风海涛之声,似向少女夹攻。少女依然说个

不休,直到说完,方始冷笑道:“无耻妖孽,你们乌烟瘴气,卖弄了这一阵,可能伤我

分毫?想和我动手容易,只是洞中两位老前辈不久就要归来,决不容你们放肆,你们虽

然自取灭亡,还道我有心取巧,故意迟延。是好的,我和你们到本山月观峰顶上,分个

胜负如何?”

  任寿听出是方才解围的那位女仙,由不得心中感佩。正想悄问申无垢,可知此女姓

名来历,忽听洞外雷鸣风吼之中,内一妖人好似吃了大亏,一声厉啸,响出老远,底下

声息全无,知道洞外三人已全飞走。任寿问知二位师长尚在入定,便向无垢说了前事。

并问洞外引走妖人的女仙是否相识。无垢闻言,若有所悟,先朝郑隐看了一眼,转脸说

道:“我和你二弟,今日一早便蒙神僧指点,来此拜谒仙师。先和大哥一样,闭门不纳。

后经诚求,神僧又随后赶来,代向二位神师求说,才蒙恩允。师父当时似怪大哥不该提

前入山,与大师伯商议了一阵,虽说要罚大哥再迟十余年始允入内,但我看那意思甚好。

你二弟却着了急。刚巧启闭山洞之法,神僧和家大姊曾经传授。自从大哥一来,他便再

三向我絮聒,想要撤禁放人。我见二位师长对大哥似有深意,始而不允。后因他说之不

已,我知他与大哥曾有前约,如使大哥向隅,心必不安,为显他的义气,才把语声透出。

心想大哥为人谨厚,决不许他询私,等我说完,只一推托不敢违背师命,便可作罢。谁

知事有凑巧,你二弟早从神僧那里将撤禁之法学去。我又想起北海双凶十分厉害,大哥

一人在外,恐有差池,正在举棋不定。忽由神僧所赐宝镜之中,发现两道极强烈的妖光

破空冲云而来,声势十分惊人,心中一慌,二弟已将大哥拉了进来。后听那位女道友和

双凶说话,已是奇怪。现听大哥一说来时经过,这才想起二位仙师果有深意。

  “这位女仙,我和她只在日前见过一面,她与家大姊相识多年。姓陈名紫芹,兼有

正邪两家之长。只是行事任性,过重感情,不计是非,但她本身却无恶迹。她师父先是

前辈散仙,夫妇同修。门人不禁婚嫁,成道以前,所有男女门人,差不多都是成双配对。

独她一人至今仍是云英未嫁,人又极美,法力更高。一般海外散仙和左道旁门中人向她

追求的不知多少,不是受尽闲气,便是为她所杀。近百十年法力越高,威名更大。群邪

称她九天魔女,谁也不敢再去惹她,端的厉害非常。

  “家大姊和她多年至好,曾经问她:‘令师门下多是夫妻同修,你守贞不字,慾修

上乘道业,其志可嘉,但又引逗群邪,肆意杀戮,是何原故?’她说:‘我并不妄想天

仙位业,但是过去诸生对一良友负心,后来得知对方心地光明,情深义重,事已无法补

救,此中含有许多因果和难言之痛。至于所杀妖邪,并非卖弄风情,自去招惹。只因我

素不拘小节,所学又杂而不纯。自从恩师转劫,飞升以后,不论何派法术,见了就学,

并且还练了不少法宝。除不肯祭炼生魂害人而外,差不多我都学过。恩师昔年曾为我用

四十九日苦功,推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宝剑耀寒辉 一道长虹诛丑类 仙云封古洞 满山明月拜真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眉真人专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