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真人专集》

第13回 一径入魔宫 镜殿春生 忽惊奇艳 双修多乐事 蓬莱路远 重话危机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郑隐在山洞里,猛然看到一位刚刚浴罢的半躶女子,由殿门内轻盈缓步而出,

不禁大惊,忙即藏身花树之后。心想:“主人必是一位有道散仙,自己无心误入禁地,

偏巧遇见女主人兰汤试浴之际,如再偷觑春色,岂不更加触怒?”本想闭目潜藏,等女

主人浴后退往房内,见了胡良,问明主人姓名来历,再行求见。看对方这高法力势派,

当能谅其不知之罪。先并不想偷看,无如初发现时,虽只惊鸿一瞥,未敢平视,但是骤

睹奇艳,觉着对方美如天仙,似比爱妻还要好看,由不得心神一荡,待了一会,忍不住

便偷看了一眼。谁知食色天性,郑隐又有夙孽纠缠,便能收束身心,强以道心毅力战胜,

尚且不免,何况当此天人交战之际,稍一疏忽,便受摇动,不能自制,这头一眼看过,

立时眼花缭乱,心神无主,不住怦怦跳动,比起在红霞溪偷窥无垢沐浴时还要厉害得多。

  原来无垢,虽是天生丽质,但平日幽娴端重,不苟言笑,郑隐对她,于热爱之中,

还存有极大敬意。当地一样花光潋滟,水碧山清,均是天然景色。这里却是人工法力布

置而成,四围花光如海,到处玉柱金庭,霞彩辉煌。那沐浴的池塘,又是晶玉所制。所

有花树,连同主人服用之物,全都充满繁华香艳景色,相隔老远,便闻到一阵阵的异香。

气候又是那等温和,在在使人陶醉。休说郑隐转劫不久,道心未净,便是修为多年的修

道之士,除非真正玄门正宗,道力坚定,当此奇艳当前,也未必能够自制。瞬息之间,

郑隐已临成败关头,两眼看过,再想闭目收心,直比登天还难了。

  先是目光到处,见那女子生得长身玉立,骨肉停匀,通体柔肌如雪,浓纤合度。自

腿以下,连同两条玉臂,一齐躶露在外。上身只披着一片轻纱,粉弯雪股,玉rǔ酥胸,

仍然隐约可睹。雾里看花,更使人多生遇想,容易魂销。何况少女容华与无垢又在伯仲

之间,吃四围花光和那穷极华丽的景物一陪衬,人是那么风华盖代,无论动止转侧,均

具无上丰神。看时稍久,转觉此胜于彼,比起无垢浓艳得多,也更风流柔媚。

  这时少女已缓步到了池前,俏生生临水而立。一声娇呼,立有两美鬟捧了香露、澡

豆等沐浴用具,由花林中赶来。好似不曾想到左近藏有生人神气。郑隐料知对方法严,

那伙少年男女必和胡良交好,尚未告发。照此情势,只要候到对方浴后回房,未被警觉,

便可从容求见。事己至此,乐得饱餐秀色,先享眼福,再作计较。真被发现,如蒙相谅,

结一腻友,常共往还,固是绝妙;否则,佳人难得,无垢那等薄情,索性藉此激她,相

机行事,便无他念,用她去气无垢,也可快意。正在胡思乱想,屏息潜藏,打算暗中偷

看下去。眼看少女玉雪双足,已然伸入水内,而又正向自己。满拟轻纱一去,连那销魂

之处,也可一览无遗。不料少女忽然左顾身后美鬟,低语了一声。身随侧转,所披轻纱

也被美鬟揭去,下半身立刻沉入水内。休说正面庐山,连那酥胸玉rǔ,也全未见。那被

溅起来的水珠,在玉背上乱滚而下,越显玉肌柔滑之妙。渴望了好一会,只看到一握纤

腰,半边雪股。入水以后,更是背向郑隐,全身只有头部双肩微露在外。波光晃荡中,

只见柔腰微动,光影闪乱,更看不真。似这样可望而不可即,局中人自是心痒难搔,神

魂慾醉。其势又不能走近前去,看她个饱。

  此时郑隐色心大动,已不再有理智,一心只想少时用什方法,去与玉人亲近。正在

心醉神迷之际,忽见一个垂髫美鬟,由斜刺里花林中如飞驶来,过时侧顾自己,看了一

眼,跑到池前朝少女低语了两句。方觉是去告发,事情要糟。想起这等行为实太卑鄙,

休说修道的人,便是常人也不应如此轻狂。少女忽在水中回顾美鬟,嘴皮微动。郑隐见

她面无怒容,也未出水,心方略安。忽见少女玉臂微扬,伸手一弹,立有一蓬五色烟丝

朝空飞起。到了头上,反卷而下,一口钟也似,连人带水池一齐笼罩在内。说也奇怪,

那么薄如轻绢一幢彩烟,人在里面,由外望内,竟看不出丝毫影迹,只听少女戏水之声,

却不见人。也不知自己踪迹是否被其发现。对方如果知而不怒,事大有望。想到这里,

不禁虚拟少时能够亲近,玉软香温之乐。

  偶拿无垢与少女比较,猛然回忆前情,想起三位师长昔日训示,以及前后经历因果,

心中一惊,当时醒悟。觉着深山古洞之中,居然有此奇景,看女主人宫室服用如此华丽,

穷极奢侈,正经修道之士,不应有这等光景。即以自己而论,对方素昧平生,一个外人

深入禁地,即便法令多松,所用侍婢和胡良多好交情,也不应事前不加阻止,事后又合

谋一起,代为隐瞒。女主人再要知道此事,不以为忤,甚或故意勾引,使为人幕之宾,

更非情理。分明左道妖邪一流。本来孽重,一个失足,立铸大错。自己也曾累生修为,

家有爱妻,将来合籍双修,何等美满。如何美色当前,便为所惑,不能自制?念头一转,

同时又想到胡良所说神女和那去处,正与任寿由卧眉峰旁去往魔宫的途向相同,心疑少

女便是任寿前遇魔头之女艳尸所化。

  正在心惊忧疑,越想越觉可虑,忽听一阵轻雷隆隆响过,眼前倏地一暗。情知不妙,

忙运玄功,取出法宝、飞剑,待要抵御时,当地已被大片暗影笼罩。四外沉冥,宛如黑

夜,所有花树楼台全数失踪,什么也看不见,身外却又无什么异兆,先颇惊慌,打算冲

逃出去。继一想:“对方法力甚高,人更美艳无比,虽疑魔女所闹玄虚,到底还拿不定。

还有胡良被碧光擒走,分明是此女所救。前见红光和洞中景物,不带一丝邪气。万一料

得不对,稍微冒失,便树强敌。何况无心误入,窥人阴私,曲在自己,不问邪正,于理

上先说不过,如何与人动武?还是静以观变,对方如无敌意,固应出见;便是有心为敌,

也无不见之理。此时身人重地,未必通行自如。与其冒失树敌,结一强仇,还是少安勿

躁,挨到主人现身,见上一面,至多口头认过,求恕不知之罪,好好退出,免动干戈,

要强得多。”心气一沉,对方的雪肤花貌,绝世丰神,重又涌现眼前。尽管深明利害,

拿定主意,任她天仙美女,也当虎狼毒蛇看待,不受摇惑。但对方的亭亭情影,不知不

觉深印心头,仍恨不能见上一面,问明来历,才称心意。此念一起,无形中又为情网所

陷,却不自知。仍以为道力坚定,主意已然打好,见上一面就走,有何妨害?

  又待了一些时候,不见动静。后来隐闻暗影中有两少女嗤笑之声。觉着长此相持,

对方用意善恶难知,忍不住想要开口。忽又听身旁不远有一少女低声笑说:“这人分明

是个呆子。师主在此清修数百年,向不许野男子上门,方才都是胡良太不小心,闭洞稍

迟,被他无意中闯了进来。师主出浴,事前不知,无法使其回避。如去告发,胡良必受

三斩之刑,想起怪可怜的。我们不合徇私隐瞒,想等师主浴后悄悄放走。不料五姊胆小,

觉出事情太大,担当不起,推说刚刚发现有人偷人,以师主往日性情,知必大怒。谁知

刚把法宝放起,我正代这人悬心,师主不知怎的,并未发作,只呆了一呆,依旧沐浴。

洗完回殿,并不说将来人擒往后宫治罪,也不说放出,只命我二人在此主持,便宜行事。

我忍不住问了两句,反倒挨骂,说:‘你们自不小心,将人放进。我已数百年未开杀戒,

来人事出无知,莫非还要他命?’我听出语意缓和。最奇的是,胡良刚由妖道手中救了

回来,便闯出这样大祸,竟未责怪,与师主平日为人不符。多少年来,幸蒙师主怜爱,

连重话均未说过一句,今日为了外人,反受申斥,想起不服。而来人先是一双鬼眼注定

师主,恨不能把她生吞下去。又假装正经,把那身旁飞剑、法宝取出。我们没有怪他,

他反似要动武神气,想起气人。为此守在这里,想看此人有多大本领,无故上门,深入

禁地,还不安分,比正主人更要理直气壮,一言未交,便想卖弄伎俩。谁知仍和先前一

样,虎头蛇尾,老是举棋不定。亏他脸皮真厚,守在那里,不知胡思乱想什么。如非我

们法令太严,不奉师主之令,照例不许先行出手,真恨不能斗他一斗,看他玄门飞剑到

底多大威风,敢于如此放肆。”

  另一少女接口答道:“四姊何必这么大火气?自来不知者不为罪。何况胡良是我们

新结拜的小兄弟,人又极好。这呆子是他旧主人,看在他的份上,也应宽容,何况师主

又命我们主持,看那意思,并不想和来人一般见识,即便放掉,也无话说。你既嫌他,

他又呆头呆脑,不知好歹,索性放走。叫他此时举棋不定,不肯输口,事后生悔,休说

师主,连胡良都难见到一面,岂不也算出气么?”

  郑隐毕竟修道多年,历劫数次。先前虽然色慾蒙心,不过一时疏忽,凑睹奇绝,为

色所迷。一经警觉,深知主人法力甚高,不论邪正,均非寻常,稍一疏忽,立蹈危机。

何况师长同门,爱妻良友,又曾再三告诫,只一回忆,便自惊心。暗中推详对方语气,

颇似假手发话少女,有心勾搭,取瑟而歌,分明含有深意,只一开口,便中圈套。自己

本觉女主人美绝若仙,比无垢还要可爱,到时一个把握不住,对方如是正经女仙还好,

否则立铸大错。既负师长屡次成全,深恩大德,又负爱妻良友平日劝勉苦心。念头一转,

便把方才想与主人再见一面的心思冷了下来。暗忖:“对方如是正人,知我无心之失,

固不至于见怪。如是左道妖邪,魔女婬娃,更不必说,任你用什方法,我只以不变应万

变。放我就走;如再一味软缠勾引,我只置之不理,暂时静候不动;真要历时大久,或

用邪法来攻,便仗法宝、飞剑之力,强冲出去,也非不能。”想到这里,头脑重又清明

起来,任凭二女回答,表面装作未闻,暗中留神察听,同时打点脱身方法。

  又待了一会,忽听内一少女气道:“这等书呆子,无故私人师主内宫,鬼头鬼脑。

就是师主和我们看在胡良份上,不与他一般见识,也应有几句话说,如何装傻卖乖,一

言不发?仿佛他还有理似的。这么大一个人,连人情世故都不知道,理他作什,趁早逐

出洞外,免得留此气人。”另一少女笑道:“你当我们爱留他吗?不过想起师主静修数

百年,玉洁冰清,平常野男子见她一面难如登天,却被这无赖汉从头到脚精赤赤看了个

饱,实在气他不过,打算给他一点苦头,再行逐走。好在师主有命,令我二人主持,即

便打成残废,只不要他的命,也不至于见怪。偏生这厮一味装聋作哑,不言不动,格于

成例,不能先发,所以挨到此时。这厮如此阴刁狡猾,平白便宜他,把我师主这一身雪

肤花貌,一丝不挂偷看了去。这样不言不逃,我们只干看着,有何法想?时已不早,师

主浴后梳妆,想已完毕。再要被他鬼头鬼脑,再偷看上一回,更是冤枉。你既看了生气,

逐走也好。”

  郑隐听二女两次提到窥浴之事,不禁想起方才女主人兰汤初试,玉体全呈,活色生

香,在在使人魂销心醉之景。又一想到此女美胜天人,通身玉雪也似,这浴后新装,更

不知如何仪态万方,艳光照人。心念微动,方才所见玉人躶露的美妙倩影,重又浮上心

头。回忆前情,心荡神迷,正涉逻想,猛听一片轻雷过处,眼前电光乱闪,耀目难睁。

骤出不意,方在惊疑,眼前倏地一花,当时天悬地转,光影万变,霞彩干重。不知主何

吉凶祸福,忙用玄功,身剑合一,待要防御。忽又听身旁两少女嗤嗤冷笑道:“这点本

领,也敢到我三盘宫中卖弄。如非师主开恩,且不容你这呆子带了整个身子回去呢。”

  郑隐此时正当天人交战紧要关头。方才心中倩影刚又想起,知道此去必难再见。以

为主人必是一位得道多年的女仙,并非妖邪一流。否则身已人网,断无轻意放走之理。

自己既无他念,得此一个美绝天人的女仙常共往还,岂非幸事?心中大是不舍。方要开

口询问,眼前倏地又是一暗,身上紧了一下,似被一股极大力量裹住。刚刚松开,同时

一阵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回 一径入魔宫 镜殿春生 忽惊奇艳 双修多乐事 蓬莱路远 重话危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眉真人专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