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真人专集》

第16回 力挽狂澜 巧遇异人飞幻影 心忧前路 独寻古庙访真情

作者:还珠楼主

  无垢见此情景,自然连气带急,心中悲苦。本想发作,细一寻思,道人所说的话均

似含有深意,那法力之高,更是出奇。听口气,不特郑隐被他随意玩弄,视若童婴,连

自己在数千里外的行动心意,均被看出,所设幻景,竟和真的一般,虽用法宝查看,事

前仍未看出。暗忖:“此人对于郑隐,好似借此警诫,全是善意。那一身邪气,后来不

见,果如所言,是成心装扮左道妖邪,并非本相。但那行时所施法力,颇似旁门中倒海

移山的家数。尤其那片红霞,深红如血,也不像是真正玄门正宗。照他行为,固非邪恶

一流,偏又把那二十四粒恶蛟的内丹,连同那么寒毒的丹气收去做什?”越想越怪,推

测不出是何来历。又想:“丈夫这等心性为人,如何放心?听道人口风,暗示自己,最

好装作不知,免其羞恼成怒,更易激发恶性,只有害处。”心中难受,懒得再看下去。

见天将明,刚将宝环收起,想等事完再看。又想:“道人还要来收这大量黄水,也许能

够见面,向其探询。”忽听郑隐传声,上来便拿话试探,问无垢现在何处。后来问出无

垢仍在黄河边上救灾,不曾他往,重又说起洞庭水势已消,还要救济灾民,请无垢不必

往寻,就在当地等候,事完即来相会。

  无垢因奉二姊指教,始终未将宝环妙用全数传授郑隐。知其因听道人之言,疑心自

己前往洞庭暗中观察,故用传声询问,不知他那丑态和贪鄙凶残之行已全看去。无垢想

他所中寒毒尚还未愈,想等愈后来会,卧亿前情,故意慰勉了几句。郑隐以为爱妻尚不

知情,便放了心。无垢由此多了一层戒心,觉着丈夫恶根难尽,果如二姊所言,丝毫疏

忽不得。决计等黄河水退以后,另谋善策,并随处小心,随时劝诫。真要不能挽救,也

是无法。因悲愤过甚,次早救灾合龙,事情又忙,未再取环查看。这一心冷负气,稍微

疏忽,暗中又生枝节。如非这次修积善功,上邀天眷,得一前辈仙人垂青,随时加以救

助,化险为夷,几为郑隐所误。这且不提。

  无垢因听道人说有引走黄水之言,第二日起,本定帮同当地官绅用法力合龙,相助

堵那决口,便暗中留意,并向人民暗中打听,有无发现这类道人。

  这时无垢往来黄河上下游,已有两个多月。始而化装贫女,暗中行善,把昔年变卖

家中田业的金银,以及长次二姊前在人间行道,托人代其营商,专备他年行善之用所积

资财,用法力运往当地,兴办善堂,救助贫苦无衣无食之人。主持的人虽是无垢暗中约

请出来,以前得过无垢救命之恩的一些地方上公正绅耆,无如灾区太广,蔓延千里,无

垢是一个孤身女子,貌又绝美,所至之处,不是起死回生,转祸为福,便是挥手万金,

毫无吝色,日子一久,终于传说出去,都当她活菩萨看待。后连官府也被惊动。

  无垢见隐不住,索性出面主持。一面向众声言:“我是富家之女,父母双亡,从小

好道,发有善愿,因闻黄河水灾,特地变卖家财,来襄善举。自来俭朴,衣饰无华,并

非故意乔装。除会一点武功外,并无过人之处。事完即去,无须听信谣言,以免互相传

说,捏造神奇,使官府误会妖言,生出事来,使我为善不终,彼此不便。”一般人民均

觉无垢孤身少女,平日住在几处荒山破庙和当地士绅所设善棚之内,随身共只一个小包,

从不背人。往往同一天内,往来千里之内。办起灾来,无论要用多少银钱,隔上一天,

便可筹集。这还说是士绅们对她信服,易于劝募。最奇的是,那刻不容缓的赈粮,说要

多少,头天说话,次早便有粮船送来。土人多知地理,无垢这些粮船,原以仙法催舟,

水遁运来,一任掩饰多好,所经之处,不是逆水行舟,就是途中隔有好些陆地陂陀,土

人眼里自瞒不过。何况水灾之后,病疫丛生,无垢又在暗用仙法灵丹到处救治,人数大

多,几头乱赶,匆忙中,更易露出马脚。受她恩惠的人不知多少,多曾目睹灵奇。口紧

的人还好,有那爱说话的,当时虽经告诫,日子稍多,便忍不住。先还恐怕仙人见怪,

只向亲友近人略露一点口风。后见仙人温良仁慈,每有违背,多是好言劝说,从无疾声

厉色,胆子渐大。听话的人,又和对方一样,受过仙人好处,互相应证,各加渲染,说

得无垢越发成了天上神仙。最后迫得无垢亲自出头,也由于此。

  无垢见行藏泄漏,名望越来越大,连那未受水灾区域的人民均不远千里,扶老携幼

来请治病。救人的事虽所心愿,无如行迹招摇大甚,愚民无知,谣言四起,既恐生事,

又恐引起对头注意,或将强敌引来,再说这类行径也违本门教规。虽然事出不意,情非

得已,到底害处大多。心本愁急,恨不能当时大功告成,悄悄遁走,才对心事。偏巧治

水救民的许多奇迹,沿途官府多被惊动。

  这时上流几处决口已经堵好,只汴梁附近有一处大决口尚未合龙。无垢一面暗助官

民筑堤合龙,一面行法疏导黄水,一面更须放赈,暗中飞行各地救助灾民,医治伤病,

本就忙得不堪,自从学会《九天玄经》,法力虽高,无如出山不久,初当大任。知道黄

河之水发源昆仑,绵延四五千里,涨落无常,久为国家大害,事关天数,不是人力所能

挽回,心中横有成见。一见水势如此浩大,而上流头决口经自己仙法堵住以后,水势越

发猛恶,浊流滚滚,自上流头,夹着大量泥沙,带着轰轰哗哗之声,宛如万马千军,崩

山倒海,奔腾而来,瞬息千里。所过之处,往往大片堤岸,整座高崖,吃那浪头略一冲

刷,当时雪崩也似,一卷就是数十里一大片。水力再要稍大,冲出一条决口,前浪刚过,

后浪又来。那缺口初现时,只有三数尺大小,最小时才只尺许一条小裂口,水由口内汩

汩缓入。转眼之间,两边土壁狂泻怒奔,纷纷消溶,狂涛恶浪,乘隙冲进,当时加大,

惊波怒涌,势如雷电。决口一成,休说再用人力堵塞,便是一匹快马,相隔稍近,也休

想逃得性命。浪头好似万马奔腾而来,所过之处,无论人畜田舍,全被卷去。平地水深

数丈,泛滥开来,成了灾区。最厉害的是,当年水势特猛,这类决口时有发现,这里刚

刚堵好,那里又冲决了好几条。

  无垢看出厉害,惟恐操之过急,以邻为壑,不得不加仔细。由上流头施展禁制,逐

渐防堵下去。仗着心思细密,应变神速,不畏劳苦,在稳扎稳打之下,虽然未多枝节,

日子却延长了不少天。未了这一段,因为无法韬晦,仔细盘算,索性公然出面,与官民

相见,使知自己不过是个热心好善,略知武艺的富家女子,并无神奇过人之处,以息浮

言,而免猜疑。等到事情一完,立时高飞远别。

  不料这一出面,又引出两个人纠缠,均是皇室宗亲,贵人之子:一名赵显,一名张

潼。二人见无垢虽是贫女装束,因其天性喜洁,又美如天仙,尽管荆钗布裙,依旧光艳

照人,全都动了色心,百计逢迎献媚,纠缠不已。无垢虽然厌恶,因为救人心切,而这

两人又是皇亲国戚,具有势力,偶须人力财力之时,有此两人出场,方便得多,只得虚

与委蛇,于从容谈笑之中,隐寓凛不可犯之容。好在是两个凡人,又把无垢奉若神仙,

尽管爱慕已极,见其艳如桃李,冷若冰霜,除一味巴结奉承而外,并不敢丝毫现出轻薄

之相,也就听之。这些情形,无垢全都烦心。又想:“昨夜所见道人行动诡异,对于丈

夫将来结果似已前知。”为此求见之心甚急,断定当日必来,偏是寻访不见,又正值合

龙吉期,须往主持。那两皇室贵介,本慾以香花彩舆,亲自迎送。无垢坚持不许,说是

时至必来相助,但不许再有招摇,否则有害。说罢,独自溜走,隐了身形,前往龙口附

近堤岸上查看,就便寻访昨夜道人踪迹。

  那合龙之处,水势万分险恶,如是寻常人力,决无成功之望。无垢因听一老河工说,

当地名为双龙套,形势十分巧妙,如将此处堤防筑成,只要能合龙,纵不永绝后患,也

可保得一二百年太平。这时水势万分险恶,所修堤岸,随时皆有坍塌之虑,风浪稍大,

岸上数千民工立被狂流卷去,端的危机一发,终日皆有生命危险。以前官府也知当地形

势重要,修成以后,可兔好些后患。无如几次兴工,不是平空坍塌,便是水流太急,无

法下手,治河民夫不知葬送多少,终未成功。这还是在平日,何况洪水怒涌之际,自更

束手无策。这次全仗人民信赖无垢,个个卖命。无垢经那老河工指点,计虑周详,法力

又高,一上来便用太清禁制,暗中行法,在龙口前面把水挡住,不令洪流朝岸猛冲。再

集合民夫,日夜抢修。众人在仙法暗助之下,都觉力健身轻,下手容易。如见恶浪奔腾,

山崩一般横扫过来,挨近河堤,便似被什东西挡住,尽管浪花飞舞,声如雷轰,连泥沙

也未掉下一块。自更兴高采烈,奋身当先,不消两三日,便把数十里长一道河堤,连那

龙口,一齐建好。

  无垢知道自己按照老河工指点,大功已成。合龙典礼,不过掩饰行藏的例有文章,

吉时一至,手到成功,并未放在心上。因离申时还早,便顺着河岸观察过去。见那一带

河堤虽已筑成,河中依旧黄流汹涌,骇浪滔滔。虽经自己连用仙法,防御疏导,两岸低

凹之处仍是水光接天,尚还不曾退尽。照此情势,只要和前半月一样,再有一两条决口,

千里内外又成泽国,不知又要费多少心力才能退去。同时发现当日水势大得出奇。那浪

头遥望过去,日光之下,只是天边一条白痕,隐闻轰雷之声。晃眼加大,和小山一般,

由身前带着上流头冲下来的破船断树,电驶而过,瞬息之间已驶出数十百里之外。有时

浪头之后,水面上卷起好些漩涡,最大的竟有数亩方圆,其深数丈,中成一洞,滚滚黄

流,顺着漩涡边上驶过,各不相犯。突然上流头涌来一个大浪头,山崩也似,朝漩涡上

压到,水势立时往上狂涌,起伏之间,一低一昂,竟达数十丈高下。当时化为无数互相

急转的大小漩涡,带着无数水泡,星飞电转,顺流而下。这类恶浪急漩,一个催着一个,

来之不已。遥望下流百里以外的两边崖岸,又有好些地方吃洪水冲刷去了一大片,比往

日形势格外险恶。恐又冲出决口,伤害生灵,心中惊疑,忙纵遁光,往下流头隐形赶去。

细一查看,那一带因为堤高土厚,虽然未现决口,就这前后片刻之间,两边河岸已被洪

水冲宽了好些地方。只得暗施仙法,沿途防御过去。心想:“近日连经行法防护,水已

疏导好些,以为完工在即,不料今日水势虽未成灾,但比初来时还更猛恶,来日可虑,

何时才能成功离去?”

  心正发愁,忽听身后有人呻吟。循声一看,乃是一个中年矮瘦贫女,躺在土崖后面,

不住低呻。无垢见那贫女所穿衣服,和自己一般无二,也是那样浆洗清洁,先未留意,

料是有什疾苦。近前笑问:“这里三面皆水,只一面是土崖堤岸,姊姊因何至此?可有

什病痛,要我帮助你么?”中年贫女本来倚坐崖凹之内,呻吟不已,见了人来,并未理

睬。闻言,突把怪眼一翻,冷笑道:“你这人好没道理。你说三面皆水,仿佛不应来此。

你也是人,却是怎么来的?素昧平生,怎知我有病痛?这等大水厂泥菩萨过江,自顾不

暇,还要管人闲事么?”无垢说时,已然想道:“当地三面水围,只靠河堤一面陆地,

上下游除来路一面,二三百里以内,并无可通之路,此女如何飞渡?照例黄水一泛,两

边堤岸随时皆有崩塌之虑,除开河工,谁也不敢由此通行往来。此女浑身如此整洁,不

见丝毫湿污之痕。最奇的是,所穿衣服竟和自己一样,连自己故意作的破补之痕,俱都

相同,事情哪有如此巧合?”念头一转,已然心动。再听这等说法,越发生疑。加以平

日性情温婉,丝毫不以为忤。暗想:“自己在此往来行道,已有多日,远近人民,差不

多全来见过,众口宣传,谁都把我当作神仙,此女家住在此,不会不知。看神气,又似

身在危难之中,好好问她,为何恶声相问?”便笑答道:“姊姊莫见怪。我因今日合龙,

吉时未至,发现水势太大,惟恐少时又生灾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力挽狂澜 巧遇异人飞幻影 心忧前路 独寻古庙访真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眉真人专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