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真人专集》

第19回 老蚌孕明珠 灼灼桃花腾丽彩 金霞消毒眚 森森剑气射惊虹

作者:还珠楼主

  无垢情不可却,抱起黄钟试一飞行,果非凡骨,带了同飞,并不累赘,也颇高兴。

因见为时尚早,先用传声和郑隐商量,告以次日起身,带了黄钟同往。郑隐为防幼童多

口,泄露前事,也想无垢把人带去,暗中向其询问,以便设词应付。遂答道:“此于可

爱,又有夙根。恰巧新交同道李静虚是位散仙,法力甚高,机缘颇巧,无须往寻令姊之

友。明日起身,再飞山寨,见面商谈,代为引进,比较省事。”无垢闻言,也觉机缘凑

巧,转告黄氏祖孙。均颇高兴。因为黄钟年幼,乃师不知住在何处,恐山居高寒,初去

不惯,便代筹划,连夜赶制随身衣物。在黄家住了一日,中午方始起身往滇边飞去。

  那山寨在云南野人山边界,四面高山环绕,更有大片森林,瘴气甚重,外人从无入

境。山寨所在,乃是山中大片盆地。山人共分姬姜两姓,聚族而居,拥有良田十顷,物

产丰富,人性也极善良。当初原是周室遗胤,因避战国之乱,率领家族逃入深山,以耕

猎畜牧自给。山中土地肥沃,稻粱三熟,桑麻遍野。衣冠礼乐,犹有前古遗风。气候温

和,四时皆春。离寨百里左近,却环绕着一圈峰崖,多是上下壁立,高矗人云。山那边

更有无数森林沼泽,终年瘴气郁蒸,结为彩雾,恶禽猛兽、毒虫大蟒盘踞其中。因有穷

山恶水、毒瘴森林许多天险阻隔,仗着天时地利,隐藏在内。日出而作,日人而息,耕

织畜猎,终生温饱,不与世通已千余年。每当月明之夜,芦笙四起,情歌相答,少年男

女,成对成双,白衣如雪,翩蹑起舞,互相追逐出没,掩映于明月花林之中,宛如仙境。

本是人间乐土,世外桃源。无如山中百物皆备,只是缺盐。

  每隔三数年,必要选些精壮少年,带了山中出产的葯材、兽皮之类,去往离山数百

里的墟集之中,换些食盐,回山应用。因有祖先遗训,知道自己这一族人得天独厚,惧

怕万一引鬼人室,故此千余年来,从不开通山路。出山换盐的人,均经训练。出时,并

向祖庙立誓:即便被人掳去,宁死也不泄漏真情。所经之处,形势奇险,并还常遇毒蛇

猛兽伤生送命。每次出山换盐,人数至少二三十个,从无一次全数回转。山人天性勇敢,

体力强健,又是祖先成例,凡是功成归来的人,全寨男女老少俱都另眼相看。再要遇见

猛兽虫蟒,死里逃生,或将所遇恶物,杀死带回,换回的盐又多,更成众中英雄,易受

少女看重,求爱容易。当地离开城邑最远,地势偏僻异常,只近山一带有几处山人墟集,

到了赶墟时节,也都公平交易,无故从不欺人。而这两姓山人,祖先本是汉族,比较聪

明,从来不露行藏,故此千余年来无人留意。

  这年也是合该有事。近数十年,人丁兴旺,用盐大多。平日过惯安乐岁月,出产又

多,交易方便。先是出山的人在墟集中发现一些山中没有的玩好服用之物,一时好奇,

违背祖训,偷偷带了回来,本是暗赠情侣。不料女子好奇,彼此炫弄妒羡,渐渐相习成

风,每次出山换盐,各人都从山外带些新奇东西回来。刚巧这一代的寨主年老和善,以

为以物易物,不至惹事;而这班人每次出山,多半死里逃生,拿自己的性命去换公众之

用;寨中盐最重要,如若无有,不特无以调味,人均淡食,还要害那最可怕的软骨奇疾。

一时宽容,未按祖规处罚。于是相习成风,互竟新奇,赶墟之外,又往相隔较近的大城

州县采办选购。有两个胆大的一开头,群起效尤,只数十年光阴,把祖先淳朴之风变了

多半。

  山中有一桃花湖,大抵百亩,湖水甚深,一碧澄泓,清可见底。四外满植桃李等春

花,花开时节,宛如大片碧琉璃,环绕上一圈锦霞,花光繁艳,倒影湖中,上下相映,

清丽绝伦。湖中又产有一种桃花蚌,内蕴明珠,光作粉红,鲜艳非常,为数甚多。山民

见惯,不以为奇,平日只是采作山女装饰。这年有一壮汉在月光下发现波心有大团五色

奇光闪动,入水查看,人一沉水,不见再起,次早浮上半截残尸。山人大惊,选了几个

水性好的壮汉入湖查看,发现湖心有两巨穴:一是泉眼,深而不大:一是石窟,内中大

蚌甚多。别无异状。泉眼水力大猛,也未深入查看,不知人怎会死,半段残尸如刀切的

一样,想不出是何原故。只将那些大蚌网起,这一次采得不少蚌珠。正赶这年有人出山,

无意之中带了几粒在身旁,原想去往城中,打上两对珠环,归赠情人。不料这类珍宝易

使恶人生心,惹出事来。

  先在途中遇一妖道,看出山人身有宝气外映,暗中查听,得知这类蚌珠山中甚多,

还有大的,不由动了贪心。妖道原是云南长狄洞妖人哈哈老祖新收徒孙膝高,无什法力。

因听一同门说起,师祖日前曾命门人留意,寻觅各种宝珠祭炼法宝,不知这类蚌珠光彩

虽极好看,年岁不多,并非真选。一听洞中还有大的,先想暗中跟去,强行夺取。后听

出姬、姜两姓祖规甚严,外和内刚,并不怕死。又因师祖近年每说大劫降临,虽能避免,

也颇可虑。不许门人无故生事,随意为恶。心想:“对方每次来往,均因沿途奇险,不

能全数生还,引为恨事。这次出山,并还发现一条水桶般粗的巨蟒。虽因遇时闻风惊觉,

冒险绕越,由百丈悬崖之上,用长索山藤攀援牵引而下,一人未伤,回去却是必由之路。

那蟒当日盘踞崖上,相隔十余丈,有两只肥鹿走过,吃它身子一伸,便和箭一般窜将击

去,两口吞下。等众山人逃出老远,隔山偷看,又见大群孔雀空中飞过。那蟒把头昂起,

微一屈伸,呼吸之间,立有两只孔雀先后被其吸住,翩然下坠,投入蟒口。跟着,张口

一喷,孔雀全被咽下,将毛吐出,满空均是金碧毛羽,飞舞如雪。那条长信宽达尺许,

远伸数尺,火焰也似。归途如被发现,休想活命,全都想起心寒。出来时久,山中断盐,

其势不能不归。我与其行强威逼,不如市恩卖好,相机下手。”便在暗中尾随下去。

  众人走到中途,发现那蟒正在崖上晒鳞。这次回时原具戒心,又山居年久,识得蟒

性,事前算准时地。一见便知那蟒已然吃饱,向阳酣卧,不去惹它,便被看见,也可无

害。难得相隔很远,以为可以无事,俱都喜出望外。正用藤索鱼贯上援,满拟只一上崖,

便可逃过蟒的目光。万一被其发现,最险恶的地方已然避过,可以四散奔逃,绝不至于

全数葬送。方喜这次一人未伤,取盐又多,回山可以得奖。不料妖道事前早已想好诡计,

先用邪法把蟒引开,等到众人援上崖去,立时发难,暗中又去激怒那蟒,引向人行路上。

同时幻化出两条同样大蟒,三面合围,将众人前后两路一齐阻住,进退不得。妖人也真

心狠,先使当头几个壮汉被蟒吞入腹内,然后凌空现身,用一口飞刀杀死真蟒,再朝两

条假蟒追去,故意不与众人相见。众人正在九死一生之际,见一短装道人突由空中飞坠,

将蟒杀死一条,下余两条也被迫走。均疑天神下降,纷纷跪地求告,礼拜不已。起身一

看,人已无踪。便把死蟒切断,弃去头尾,运了回去。

  当地山人喜吃蟒肉,视为美味,又得了一条蟒皮,死里逃生,盐包未失,均各喜慰,

把妖道认为神仙。正打算立庙供奉,不料晒那蟒皮时节,有两条大蟒相继寻到,众人不

知是邪法幻化,个个胆寒。总算逃避得快,不曾伤人,只伤了一些牛羊牲畜。那蟒由此

盘踞不去,不时在田野中乱窜,吞食猪牛,鸡犬不宁。所过之处,田禾花树,荡然无存。

有那胆大壮汉心中恨极,约了些人,埋伏蟒过之处,用寨中特制毒箭想射那蟒。那蟒虽

是幻象,但有邪法运用,比前杀真蟒还凶。无论梭镖毒箭,投射上去,蟒口一张,全部

震退回来,休想近身。山人逃避不及,反死伤了好几个。所藏伏的崖洞山缝,吃蟒怒极

发威,一尾鞭扫将上去,当时粉碎一大片。端的猛恶无比。吓得全寨山民个个胆寒,齐

藏山洞之内,谁也不敢出外一步。似这样藏伏了七八天,眼看那蟒越来越凶,所种山粮

以及好些花林果树均被毁损,正当收割之时,近年人数又多,如何不急?后来实在无法,

聚众商议,想起前遇道人能除那蟒,除将此人寻来,日子一久,全族非灭亡不可。只得

违背祖规,选出七八个敢死壮汉,去往出山路上,寻访仙人求救。

  其实妖人早已来到,只在对面山上暗中作怪。求救的人刚寻到那日杀蟒之处,便见

妖道睡在石上,忙即下拜,向其求救。妖道始而装腔作态说:“修道之人,不愿多开杀

戒。这三条大蟒俱都通灵变化,大有神通。上次为救你们,已杀死一条。你们就此回去,

原可无事。不该将蟒皮肉带回,以致二蟒怀恨,前往报仇。照此形势,非将你们全族杀

死,决不肯退。我除它们虽然不难,但是两蟒运数未终,死后鬼魂定必寻我为难。我奉

师命,孤身在外行道,连个住处也没有,早晚难免为其暗害,故此不能前往。”山人再

三跪求说:“仙人如肯将蟒除去,当立一庙,请神人在内居住,常受供养。”妖道又做

作了一阵,才装勉强应诺,一起起身。刚到山寨,两蟒忽然追来,势更猛恶。妖道故示

神奇,连用幻象和假蟒斗了两天一夜,才将两蟒追往山谷之中杀死,将蟒尸当众弃入绝

壑之中。

  众人目睹灵异,对于妖道自更信仰,便按妖道心意,在桃花湖旁建了一所楼舍,请

其住在里面,敬若天神。妖道婬凶狠毒,自恃邪法和除假蟒之功,平日作威作福,暗用

邪法背人入水,采那蚌珠。山人见他性情凶暴,稍有冒犯,不出数日,不是无故身死,

便是失踪不见。同时妖道为寻蚌珠,在一个大风雷雨之夜深入湖心,寻觅巨蚌。发现泉

眼中藏有一个怪物,形如蜈蚣,头上有一大包,宝光外映,内里并还藏有一个大蚌。巨

吻张合之间,宝光远射,似与怪物身子相连。看出怪物头有内丹,好些奇处,当时引其

出斗。不料怪物颇有神通,更炼有极毒的丹气,几为所伤,匆匆出水。正在养伤,暗打

主意,先前所弃假蟒忽被山人发觉。

  原来寨主之于姬平,人甚机警,见妖道神情日益凶横,近来常有山人无故身死或是

失踪,心已生疑。这日偶和同辈壮汉往附近绝壑中采一珍葯,忽有一人失足下坠。姬平

人甚义气,立用长索缒下,前去援救。无意中发现一条天然石埂,可通壑底。想起下面

还有两条死蟒,事隔数月,如何闻不到腐臭之味?一时好奇,率众下去查看。以为那壑

虽深,下面宽只一两丈,这么二十来丈的黄桶大蟒,当然一寻就到。及至查遍壑底,毫

无影迹,心正奇怪。后在野草中发现几段断竹,内有两节上画蟒头,余者也均画有鳞甲

符箓。想起前事,恍然大悟,知是妖道障眼法儿闹鬼。忙即回寨告知寨主。

  寨主本就心中痛恨,偏生妖道命人传话:每日须选两个少年美貌山女,前往侍寝。

并说不久还有大祸,如敢违命,到时他就袖手,全寨山人便有灭族之祸。众人闻言,更

动公愤,本意将其杀死除害。寨主姬蒙年老多谋,觉着妖道邪法厉害,非人力所敌,力

主慎重。偏巧妖道所选山女有一情人,甚是武勇,得信悲愤,本想前往拼命,立告奋勇:

事成为众除害;如非敌手,便说为了山女。瞒着寨主,与之拼命,与众无干,以免连累

大众。寨主拦劝不住,只得令其立誓而去。山人随带梭镖、毒弩,前往行刺。刚一动手,

便被妖道擒住,死于非命。总算妖道见寨中少年山女甚多,多半美秀可爱,意慾长期享

受,役使众人,自为雄长;行刺的山人事前又说,因见妖道夺他爱人,故来行刺,未吐

真情。虽未和众人为难,由此现出本来面目,凶威越盛,对于众人生杀由心,动加毒刑,

少年山女多被蹂躏。山民空自悲愤忧惶,无计可施。

  姬平本就恨极,这日又因应答不善,触怒妖道,已命人将其绑吊树上。幸而山女推

说饮酒,哄了妖道回房。姬平深知妖道狠毒,一经忤犯,早晚送命,连夜逃出山去。行

经元江哀牢山下,正遇郑隐同一道装少年,在一松林之内对坐抚琴。觉得二人相貌俊美,

丰神挺秀;又从未见过这等常有猛兽出没的深山之中,在此弹琴说笑,如无其事。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回 老蚌孕明珠 灼灼桃花腾丽彩 金霞消毒眚 森森剑气射惊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眉真人专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