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真人专集》

第02回 苦忆心盟 宝马如龙寻旧侣 突飞神掌 佛光满地遁元凶

作者:还珠楼主

  韩女见老父自从前额钉上一把金刀之后,浑身抖颤,痛苦万分。但一拔去,彼此远

隔人天,相逢无日。心中万分悲痛,哪里还想要什么法宝。再三哭诉:“爹爹如能忍痛,

使父女多聚片时固好;否则请照仙示,先行兵解,以免万一延误,使人提心吊胆。”韩

霄先还好言劝解,后见爱女不听,竟厉声喝骂说:“所藏多是数百年来费尽心血收罗积

存的前古奇珍,因恐落在不孝儿女手内,拿去为恶,全数赐你,如何违命?”韩女见老

父忍痛发怒,声音都颤,只得勉强应诺,随同开禁取宝。等到事完,人已不支。韩女又

再三哭求,方才诀别,如言行事,金刀刚一飞起,人便尸解倒地。

  韩女见父亲元神含笑飞走,毫未受伤,悲喜交集之下,正在痛哭。乙休突然现身说:

“方才那位仙长,是我二师叔合沙道长。还有一位三师叔,乃终南三煞之师铁鼓仙人周

萌。岳父如何可去惹他?差一点没误了大事。当你和他动手时,我因事太难处,未敢现

身。深知此老性情,不会伤你。正在暗中向他求告,他便开口饶了岳父。”将我和同来

师弟一同唤走,途中严命我事前不许与岳父相见。等助你埋好遗体,立即回山。并赐一

无字柬帖,到时自有应验。又说你兄嫂无一善良,只与相近,必受其害。令我转告,千

万留意。另外托我一事,关系他门人未来成败,与你无干。我仍隐形赶回,你父女刚将

藏珍取出,来到此地,岳父也已兵解。你那兄嫂只一得信,定必赶来,我们快些葬完岳

父走吧。”韩女本来还想把当日之事向兄嫂侄儿劝告,乙休力阻,葬完乃父,便同回山。

  果然,韩氏弟兄不久回岛探看,发现父亲死后遗书,对下余一半前古奇珍,不提一

字。只说:幼女至孝,现已拜师,将来必能成就。你们道路不对;不许来往,以免延误

她的修为。深知乃父最爱幼妹,全都生疑,各往仙人洞寻韩女探询。事有凑巧,头两次

前往,均值韩女奉命他出。遇见乙休,双方言语失和,动起手来。神仙洞主女仙申无妄

乃申无咎之姊,法力行辈均高,向不容人侵扰。韩氏弟兄第一次为乙休所败,受伤尚轻。

第二次连主人也被惊动,大败而归,受创甚重,仇恨越深。

  韩女回岛得信,好意寻往慰问,不料诸韩不由分说,群起夹攻,立逼献出藏珍。韩

女本来奉有父命,不等道成奉命下山,不许向任何人泄漏。既不敢承认,也不敢取用,

众寡不支。又因事前立有恶誓,不伤诸韩,不肯轻下杀手。眼看危急,乙休忽同至友赤

杖仙童阮纠赶到,大败诸韩,将其救走。如非韩女力阻,伤亡必不能免。由此仇怨越结

越深。诸韩知非二人之敌,到处约人相助。韩女始终不肯为敌。因觉诸韩大无骨肉之情,

心中悲愤。自奉师命与乙休成婚,随同下山行道,见人只说姓韩,真名已隐,同道中人

均称她为韩仙子。

  新近因为丈夫与一同门师弟结怨,意慾化解,往寻一人,途遇一前辈隐名神尼,将

其唤住,指示玄机。所寻的人也未找到,因知事无大害,也就放心。归途忽与二兄韩于

鸿相遇。此人在诸韩中,人最阴柔险诈。每次动手,均不出场,暗中主谋。每见乃妹,

总是满脸笑容,不露丝毫敌意。韩仙子知他诡诈,无奈双方从来不曾破脸,加以骨肉之

亲,虽恨诸韩无义,仍想感悟。如非事前神尼指点,几乎受了暗算。这次明知又是阴谋,

无如韩于鸿再三苦求分辩,说众兄嫂子侄现为强敌所败,非她不救,务请前往一看。不

便坚拒,只得随往,打算相机行事。走不多远,韩于鸿便露马脚。韩仙子自然有气,向

其责问。不料乃兄突然变脸,冷不防用一件法宝将韩仙子元神禁住。正要强迫同行,忽

遇铁鼓仙人门下朱缺、商祝(事见《青城十九侠》),因与乙休同门,仗义出手。韩于

鸿虽然大败,仍不舍放妹于逃走,强笑说道:“此宝与我心灵相连,你如破去,我兄妹

二人便同归于尽。现在强敌穷追不舍,如下毒手,任你施为。”韩仙子笑答:“二哥不

必如此,所说也是实情。此是父亲昔年所炼归藏幡,我岂不知它的厉害?你那阴谋,我

早得知,父亲昔年并还传我破法,恐你妄用此宝为恶,命我一见,即行破去。无如你每

次均使别人动手,自作好人,从未用过,不便向你开口。方才并非真个受制,前半是想

感化,并想看看你平日满口仁义,是真是假,故意受你挟制。后半又因追你那两人与你

妹夫貌和心违,性情古怪,法力又高,所炼五行真气厉害无比,固然不会伤我,仍有好

些难处,故此随你同逃。既说此言,已无兄妹之情,我决不伤你,只照父命而行便了。”

说罢,手掐灵诀,将幡破去。脱身以后,便照神尼所说,往双杉坪上飞去。韩于鸿来时,

便料乃妹不是易与,除归藏幡外,暗中还有极厉害的邪法附在韩仙子的身上。韩仙子原

本知道,虽仗身有宝衣,所附阴魔不能侵害,似此追随不舍,早晚仍难免被其乘隙暗算,

便照神尼所说,向凌雪鸿求助,同往庵中走去。一进殿门,神尼芬陀预先隐伏的金刚须

弥神手突然飞起,向那阴魔抓去。此是佛家上乘降魔大法,多厉害的妖人也难抵敌。料

被迫上,连那暗中行法主持的同党也无幸免。

  雪鸿听完前事,越发投机。偶然谈起乙休日前在嵩山遇见凌浑夫妇,想起兄嫂数年

未见,师父又在那里;再一想起师父日前曾向花无邪略露口风,说丈夫转世姓白,不久

便要相遇,踪迹当在嵩洛一带,本就打算相机探询,不料恩师突然离去,也未向花无邪

留话。反正无事,近日灵智法力恢复多半,恩师本有随时均可下山之言,只因人海茫茫,

无处寻踪,打算觑便问明丈夫下落究在何处,准备一下山便寻了去。

  主意打定,便问韩仙子何往。韩仙子答道:“丈夫豪侠正直,过于疾恶,树敌甚多,

新近又将终南三煞中的魏稽于无意之中得罪。算起来,敌人虽非同派,彼此师门却有极

深渊源。此时最好化解,以免双方气盛,各走极端,事情闹大,难于收拾。已为此事奔

走十余日,前日才蒙神尼指点,大约暂时可以无事。不料变生骨肉,中途遇见家兄,约

人暗算。彼时没想到令师早已算出,殿中设有降魔大法。偶然想起先父遗命,将那归藏

幡破去。此幡虽是旁门左道,眼前炼有这类法宝的共只三人,以先父所有为最厉害。此

外,听说正教中也有一件法宝,取名归藏,但是功效不同。家兄们所得先父遗珍,以此

为最,一旦破去,定必恨我人骨。况又加上同来妖党,连人带阴魔均为佛法消灭,即便

逃遁得快,看那方才情势,所炼阴魔决保不住。于是二憾归一,早晚之间,定必大举来

犯,寻我夫妻为仇。外子素来粗心大意,我必须归告。来时原想在宝庵托庇半日,事完

再去,不曾想家兄阴谋毒计,同来妖党始终隐形,不曾露面,如非身穿宝衣,几难幸免。

现在事已应验,急于回山,改日再到宝庵专诚拜谢,并请令师指示前因如何?”雪鸿原

想结伴同行,一听对方急于回山,便未提起,互相订交而别。

  雪鸿送走韩仙子,便向花无邪说,要往嵩山去寻师父、兄嫂。无邪方才原听师父说

过,只未明言,笑答:“恩师行时,原说师姊飞剑法力已非寻常,听口气,似想命你下

山历练。既想就便往寻兄嫂,只管起身无妨。”雪鸿深知当地任何妖邪均不敢犯,近学

飞剑法力足能防身,闻言谢诺,略微嘱咐了几句,便即起身。

  嵩洛一带,前生虽曾到过,并未久停。又听师父说,丈夫转世之后,形貌大变,已

不似当年张绪,前世韦皋。虽然自己照镜顾影,仍是昔年绝世丰神,只更美丽,终恐对

面错过。意慾先由伊洛一带找起,最后再往嵩山物色,探询有无形貌矮丑男子。先到西

京找了数日,不见人影。此时江湖上每有异人往来,民间剑侠异人常有传闻。虽然这伙

人十有八九都是绿林中人和几个寻常豪侠之士,但因展转传说,添枝加叶,互矜神奇,

于是行踪诡异之人,往往得人礼敬。雪鸿虽是孤身少女,人又极美,并未受到欺侮,只

是寻不到屡生情侣,后由龙门、伊阙沿路行去。

  这时嵩山二友均拜在一位剑仙门下,学成剑术不久,常时往来伊洛,扶危济世,所

居虽在少室峰顶,并不常在山中居住。白谷逸因爱岳雯,见他年幼,不愿使其独居苦守,

每次出门,都是长幼三人一路。偶然也被岳雯请往家中住上几日。雪鸿一直寻到嵩山,

也未发现。仅在五*峰下茅棚内遇一老道士,问出三人常在一起出入,均是义侠之士。

内有一人姓白,是个矮子。断定无差,连往少室寻了两次,均值他出。想在壁上留书,

定期相晤,又防万一弄错,更不知丈夫转世之后性情如何,想了想,还是寻到了人再说。

便托老道士带话:问白谷逸,有一多年未见的女友,可还记得?随即离开,去往附近青

林庵中寻访师父。

  当地先已去过数次,庵主优昙也是一位有道神尼,孤身清修,禅关一闭数十年。地

势幽僻,四处森林包没,黑压压不见天日。庵在林中断崖腰上,已是奇险。林中更有许

多毒蛇猛兽,从来无人敢进。雪鸿去时,不特师父未来,连主人也在入定。师执前辈,

不敢惊动,只在蒲团前跪祝几句,便退了出来。由此往来青林庵与少室峰顶,每日住在

山洞以内。

  第三次前往,正想恩师向无虚言,料是途中有事,早晚必到,此次再如未来,先去

寻访兄嫂。及至到庵一看,师父仍然未到,庵主优昙大师却入定才起,见面笑说:“此

行多受劳苦。你师父还有四日才来,早就算出你要寻她,也许还有话说。等将你寻的那

人见到,再来正好。”雪鸿在庵中住了一夜,再三请求大师指点迷途。大师均说:“你

此时世缘未尽,预言无用,徒乱人意。似你这样多生修积,夙根灵慧,休说令师,便我

也极爱重。但你杀气太重,夙孽又多,将来险难自所不免,到时我必以全力助你便了。”

雪鸿大喜拜谢。大师随说:“前途有人等你,就此去吧。”

  雪鸿料知丈夫可以重逢,出门便往少室赶去。刚到山下,便见兄嫂与人斗剑,忙即

上前相助。敌人是两僧一道,均为左道妖邪。见敌三人不过,同党已有一人受伤,说了

几句狠话,便自飞走。雪鸿随向兄嫂探询,可曾见到一个姓白的矮子。凌浑见她口气神

情十分庄重,答道:“此来便为寻这三人,妹子单问这姓白的做什?”雪鸿推说:“前

生良友,近始得知,特来寻访。”崔五姑笑道:“你哥哥此来也为寻他。因这二人名满

中州,有双侠之称,平日隐迹风尘,滑稽玩世,你哥哥很喜欢他们,已然来过一次,均

因对方行踪无定,不曾相遇。”

  说罢,因听雪鸿自离洛阳,过了龙门,便是山行野宿,日吃山粮,以前庵居又极清

苦,坚约去往城镇中饱餐一顿。雪鸿因是带发修行,记名弟子,庵居虽极清苦,离庵饮

食却无禁忌;又见兄嫂友爱,情意殷勤,立即谢诺。只还想同往峰上,由凌浑在壁间留

字,约晤之后再走。崔五姑知道妹子人最娴静,对姓白的竟会如此关切,求见之心甚急,

明知人已他去,还想再试一次,与平日行径迥不相同,越想越怪。强着凌浑同往峰上,

由凌浑留书,写了两行字在外洞壁上,再同下山。崔五姑见丈夫两次要用遁光飞行,也

为雪鸿推说留连山景,均未答应,沿途又在东张西望,似乎寻人神气,越发生疑,当着

丈夫,不便询问。一直走到峰下,凌浑连催数次,说天色已晚,再不飞走,便吃不成,

三人方同飞走。

  凌浑近二月来,时常往来当地,又救了几次人。内有一人,恰是一个卖酒的,本感

救命之恩,钱又给得多,把凌氏夫妻奉若天神。此人就在山下不远,虽是荒村野店,仗

着主人早有准备,养着好些肥母鸡,现做也来得及。店主陈三才,望见三人,忙即暗告

家人,飞步迎上。知道恩人不喜俗礼,只说:“菜备好了,今日天热,店小人多,又当

上坐之时,就请恩人在溪旁树下石条案上纳凉饮食,我去搬家伙来。”说时,陈妻也同

了儿女争先拿了杯筷坐椅赶到,说已命人杀了两只肥鸡,新采下毛豆、辣椒、扁豆、茄

子,还有今早摘的大肥桃,与恩人下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 苦忆心盟 宝马如龙寻旧侣 突飞神掌 佛光满地遁元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眉真人专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