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真人专集》

第20回 合力斩妖虫 紫电惊芒逃厉魄 无心逢劲敌 血云如焰拥魔宫

作者:还珠楼主

  那蚌见有人来,意似急怒,大口一张,立有一股带着黑气的水箭,瀑布也似直射过

来。蚌口张合之间,现出两团宝光,水箭来势又猛又急。因有一片神光阻隔,水被挡退,

洞中泉水全被激动,沸水也似翻滚起来,势甚猛恶。

  郑隐恐蚌口黑气有毒,下时匆忙,不曾细问,恐又有失。仗着行家,将手一指,一

片神光飞涌入洞,照得内里通明如昼。巨蚌似知无幸,忙即后退,只一闪,便已不见。

郑隐忙用法宝防身,跟踪入内查看。宝光照处,发现尽头石壁上有一裂缝,那蚌全身嵌

在里面,似想逃避。同时发现地下软腻腻地横着一个怪物,与前杀妖虫形态相似,但只

三尺长短,周身均是肉角。前半已被斩断,却剩半个怪头流着紫血,随波荡漾。后尾有

一肉球隆起,其大如盂,上面有一裂缝。后腰系有半根彩链,细才如指。看出那是妖虫

后半雄体,刚被大蚌巨吻夹断,吐了出来。前半伤处的一个肉环和胸前一根形似骡肾之

物,均被斩断,紫血淋漓,已然淹淹待毙。只通身肉角和尾部隆起之处,一闪一闪放光,

似要绽裂神气。因见巨蚌藏身之处原是壁上水眼,知其无法逃遁。便施法力,把满洞积

水辟往洞外,准备现出空地,看清下手,猛瞥见妖虫后尾一颤,一团宝光带着一股黑水

已迎面打到;对面壁上蚌口张处,也有一股黑水,暴雨一般猛射过来。料是情急拼命,

忙指大白金刀飞将过去,先将妖虫劈为两半,那团宝光便是妖虫雄体所藏内丹,吃郑隐

宝光裹住,随手收去,黑气也被飞剑消灭。

  郑隐见那内丹只有寸许大小,光彩晶莹,奇丽夺目。最奇的是,珠只径寸,外面却

有一层宝光包住,约有拳大,宛如一团奇辉四射的火球,耀眼生霞,光射四壁,同时觉

着囊中震动甚烈,想起前得雌珠,方才应敌匆匆,尚未细看。刚一取出,想要比较,不

料雌雄二珠感应之力甚强,未容把玩,已如磁引针,对飞上去,互相吸紧,再也分扯不

开。试用仙法将其隔断,才一施为,珠光便减了好些。恐有疏失,只得一同揣入囊内。

一看怪物死在地上,那条彩链也被斩断。方想此链由何而来、怎会系在妖虫身后?忽听

壁间沙沙乱响。原来巨蚌遁入石缝以后,见妖虫被杀,内丹宝珠被人得去,知难逃命,

一时情急,想将石缝震破,穿崖遁走。

  郑隐连得双珠,本极欢喜,想要退出,并无杀蚌之心。因见地上断链,停了一停,

闻声注视,见蚌想逃。猛想起初进来时,曾见蚌口内有两团宝光闪动,这类巨蚌腹中必

有大珠。立指大白金刀飞将过去,咔嚓一声,壁缝粉碎,那蚌也被连壳斩破,当时杀死,

随手招处,内里果有明珠滚跌出来,和山人所戴桃花珠光色一样,但大数倍,为数也多,

不只一粒。最大的一粒,似是先前所见,光作银色,并泛粉霞,好看已极。

  郑隐大喜,忙同收去,二次想要退出,忽见壁缝以内还有彩光闪动。过去一看,正

是那条断链,好生奇怪。细一观察,壁上竟有两行字迹。大意是说:三百年前,在附近

森林中修炼,发现巨蚌腹中寄生着一条畸形妖虫,名为桃蚣。当时本想除害,因为妖虫

内丹大有灵效,制成灵葯可以起死回生,与修道人更有大益,意慾等其成了气候,快要

脱体害人之际,再行除去。后运玄功推算未来,特施法力,由离此百里的森林深潭之中,

顺着水源,移来当地湖心泉眼之内,等三百年后有人来取。来人如若将珠得到,最好留

作炼丹之用,可救不少的人;如若当作珍玩,不特被左道中人发现容易惹事,年时一久,

并还减少灵效。也未署名,知是一位前辈仙人所留。正在查看有无其他奇迹,那两半段

彩链连同壁上字迹忽全化去。

  郑隐忽听上面李静虚呼唤,连忙赶出。一间何事,静虚笑说:“我本抽空来此,还

要回去赴约。妖人约斗虽在三日之后,此间仍然不可离人。道友行云流水,本无一定去

处,何不就在此间暂住两日,以防万一?到未一天,你我同往大鹏顶相会,与妖人一分

高下便了。”郑隐见未死山人已全医好,静虚神色甚是匆忙,正想挽留探询,静虚笑说:

“方才发话定约的妖人,名叫查双影,邪法甚高,但我已有准备。既然约定三日之内,

当不会再来。到日,我们胜败却是难说。前杀妖徒必有同党,也许迁怒山人,暗中加害,

有道友在此,当无妨害。这里有一金针,道友带在身旁,万一有事,可将此针朝地一掷,

立有一道金光射出,无论我相隔多远,立可得知,片刻之间便可赶来。时已不早,大鹏

顶再见吧。”说罢,把手一拱,匆匆飞走。

  姬氏父子对于郑、李二人自是感恩。又知大难未已,忙把郑隐请至洞中,设下盛筵

款待。郑隐近日在外行道,也曾遇到几个左道妖邪,仗着紫郢仙剑和前生遗留的法宝、

飞刀,每次均占上风,未免把事看易。方才和后一妖人动手,这才看出厉害,自己功力

尚还不够。如非李静虚相助,休说全胜,吉凶也自难料。又听妖人口气凶恶,在相隔千

百里外发话恫吓,宛如对面,徒党又多,越想越觉可虑。便用传声告知无垢,请来相助。

满拟爱妻当在甘凉一带行道,后听说她在黄春家中,想起以前所为,料知事泄,惟恐误

会,心中愁急。

  次日黄昏,无垢寻到寨中。见面之后,看出郑隐面有愧容,神情不安,不时朝着黄

钟暗使眼色,知其怀有鬼胎,恐自己怪他。不知丈夫和魔女红花是何情孽,如此纠缠,

不愿当人询问。到了夜里,命黄钟自去安睡,约了郑隐出外步月,向其开导,告以:

“我知你心志颇坚,有话只管明言,以便合力应付,决不见怪。”郑隐无奈,只得老着

脸皮详言经过。

  无垢才知郑隐自在君山发现魔女门下恶鬼金银二童,逃避不及,被魔女寻来困住,

本意擒往魔宫,迫其重修旧好,供其婬慾。后见郑隐心志坚强,功力比前生高得多,不

易入网,便就湘江附近深山之中施展魔法,幻出一所房舍,威胁利诱,无所不至。郑隐

表面敷衍,暗打主意逃遁。魔女已然看破,故作不知,打算二次擒回,再加诱逼,不料

弄巧成拙。郑隐逃时,不知金银二童恨他入骨,暗放神魔附在他的身上,以为防身法宝、

飞剑威力神妙,只一逃出千里之外,便可无事。及至飞行了一阵,正在加急逃窜,猛觉

身上打了一个寒噤,当时警觉。知道阴魔附身,中了恶鬼暗算,把真形摄去,不特此举

徒劳,连防身飞剑、法宝均无用处。回顾魔女,并未追来,料其早有成算,慾擒先纵,

下手阴毒。除却仗着本身道力,强耐诸般苦痛,熬得一时是一时外,毫无善策。反正逃

也无用,不论逃出多远,均如磁石引针,对头稍一动念,当时赶到,尽情茶毒。一时情

急悲愤,想起前生为婬魔所诱,丧失真元,眼看不久惨死,永无超生之日,幸蒙大师兄

全力相救,由重重陷阱之中救出险地,痛悔前非,按着师门法规,自在外面修积。好容

易乘机兵解,转世重修,不料魔女仍是纠缠不舍,再要堕入她的套中,前功尽弃,早晚

同归于尽,连想保得残魂去转轮回都办不到。

  越想越后悔,不禁悲从中来,口呼恩师,向天号哭,说:“弟子并非不知悔过上进,

无奈前孽太重,道浅魔高。现被魔女寻到,除却从她婬乐,以待灭亡,万难解免。仗着

紫郢仙剑防身,本可无害,又因魔法阴毒,一时疏忽,受恶鬼暗算,不该逃得太急,把

事闹僵。现虽拿定心志,宁死不屈,以报师门恩义,减消自身罪孽,但是魔女婬凶无比,

一落她手,身受不知如何惨酷。为防连累爱妻同受魔女之害,还不敢使其知道。弟子深

知自身孽重,无可减免,才有今日之事。恩师神目如电,必已预知未来。少时魔女追到,

弟子无力与抗,又不愿受她踩蹭茶毒,只好用紫郢仙剑兵解,就便将那附身阴魔除去,

以消胸中之恨。所望恩师大发慈悲,容弟子转世之后速赐接引,感恩不尽。”

  话刚说完,心头忽又一凉,全身由此不能自主。魔女突然现身,狞笑道:“你想死

么?没有那么容易。你前生和我恩爱,事虽由我而起,但我修炼数百年,所交合的男子

何止千百,如不是你这冤孽,怎会失去元阴,受老魔主责罚?老魔主为我设下七个死生

环结,除非你我仍成夫妇,早晚大劫临身,身遭残杀。为了寻你,费尽心力。你以为人

已转世,便可置身事外,岂非做梦?好好随我回宫便罢,否则,你那元神真形已被金银

二童暗中摄去,多高法力也无用处。似你这等薄情,本难容你活命。一则我旧情难断,

痴心大甚;二则我又想合则两全,分则两败。这才委曲求全,想你醒悟。再要不知好歹,

我弹指之间,你全身火发,由内而外,烧成一堆白灰,你那元神决逃不脱。休说受我炼

魂之惨,便那阴火焚烧时全身酸痛麻痒,宛如千百条毒虫在内啃咬,至少要经七日夜,

受尽苦难,才得身死。你那飞剑、法宝,只能防护身外,现为阴魔附身,任他多高法力

的人,也不能救你了。”

  郑隐深知魔女厉害,闻言心胆皆寒。又因前生脱难时节,发现魔女阴私和种种婬凶

残酷之迹,已把她看成毒蛇猛兽,又恨又怕,始而呆在当地,做声不得。后想起对头残

忍冷酷,反脸无情,已然落网,万无幸免。如若从她,照着前生所知,魔女大劫已快临

身,至多保得暂时活命,早晚玉石俱焚,同归于尽。若此时坚决不从,虽然饱受苦痛,

魔女数限一尽,仍有转世之望,也许因此一来,减消前孽。祸福相倚,只在一念转移之

中,丝毫气馁不得,气方略壮。又想到阴火焚身之痛与炼魂之惨,便是铁人也禁不住,

连怕带急,越想越恨。暗忖:“此时身虽受制,不能转动,但这紫郢仙剑乃前古奇珍,

是左道邪魔克星,动念即发。反正无幸,不如冷不妨放将出去,能够杀死固是极妙,即

或不然,事情总是一样,终须惨死,有何顾忌?”念头一动,忙把紫郢仙剑以心灵运用,

一道紫虹朝魔女电掣飞去。郑隐平日深沉机警,喜怒不形于色,出手绝快。

  魔女见他愁急沉吟,只当害怕心活,不敢再抗,心还暗喜,万没想到情急拼命,骤

出不意。紫郢仙剑乃神物奇珍,威力甚大,来势比电还急,虽有一身魔法,身未受伤,

也被闹了一个手忙脚乱。随来金银二童,乃老魔遗留的两个成形恶鬼,对于魔女本甚忠

心,平日助纣为虐,专喜杀害生灵。见郑隐不肯与魔女重拾旧欢,魔女将来难免因此遭

劫,恨之入骨。正打算双方决裂,立下毒手,也没料到待死之囚,竟敢反噬。瞥见宝光

耀眼,大惊慾逃,紫虹电射已飞上身来,一任飞遁神速,终不免于飞剑之厄,剑光过处,

斩为四段。虽是恶鬼炼成,可以复原成形,无如紫郢仙剑不比寻常,斩断之后,元气大

伤,当时想要复原,竟是艰难,而且还得逃避飞剑追杀。不由暴怒如狂,连声厉啸,化

为四股黑烟,射向一旁,接连数十百个滚转,勉强合在一起。见紫光已被魔女扬手发出

一股血焰挡住,仙剑虽是邪魔克星,毕竟郑隐人已受制,不能以全力发挥,要差得多。

又看出魔女虽然满面怒容,还不想就下毒手,不禁暴怒,同声怒吼,各由身旁取出一面

三角晶镜,正待施为,发动阴火。

  魔女因金银二童虽是老魔多年苦心炼成的两个得力帮手,但是这类凶魂厉魄天性凶

残,反脸成仇。平日虽极恭顺,又有老魔所传制伏之法,不至生变。无如二童近年神通

越大,自己以前不合痴爱郑隐,失去元阴,好些地方相形见绌,身旁所带本命神魔更是

未来大害,稍一疏忽,必受阴魔反噬,为其所啖。近日看出,本身功力已不能制服二童,

全仗老魔所留法牌和禁制二童的一盏魔灯,真要翻脸倒戈相向,能否不为所害,尚且难

料。先前因为误信郑隐谗言,慾用魔鞭去打二童,以博情人欢心,已几乎生出反感,如

非见机得早,就许不可收拾。及见二童凶威暴发,不等发令便要自发阴火,化炼郑隐,

心虽不愿,但见那等情急愤怒之状,知其怒火头上,强行禁止,定必激变。凶睛一转,

厉声喝道:“今日不将这无情猪狗化炼成灰,决难消恨。你二人暂缓下手,等我问他几

句,令将法宝、飞剑献出,再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合力斩妖虫 紫电惊芒逃厉魄 无心逢劲敌 血云如焰拥魔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眉真人专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