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真人专集》

第21回 入谷访幽兰 翠浪因风散花雨 酬恩挥玉轸 魔云如焰救灵鹅

作者:还珠楼主

  姬平见无垢惶急,立吹芦笙,召集寨人满山搜寻,只在二人玩月的后面土坡上发现

几处小人脚印和泥土中的膝痕。内有一处脚印较深,仿佛停立已久,但是背向前面。因

为前日妖虫带水飞走,地是土质,尚未干透,看得甚真,别的全无踪迹可寻。无垢知道

黄钟走失与那白光有关,想起此子向道坚诚,不畏艰危,以及乃祖黄春行时重托,好生

难过。暗忖:“前见白光虽未看出邪气,如是正教中人经过,爱他资质灵慧,将其带走,

定必出面明言,何至背人行事?何况此子人小心高,立志相从,所立之处近在身后,如

见外人,也必出声惊呼,断无不告而去之理。除非被人将其强行劫走,黄钟为人所制,

不能随意言动,决不会一言不发,便随外人走去。”越想越不放心。偏生当时疏忽,不

曾追赶,如今人去已久,何处寻踪?再看天早大亮,这一寻人忙乱,已将近午,再停些

时,便须赶往大鹏顶赴约,不能久延。

  郑隐又在一旁力劝说:“此子聪明胆勇,根骨甚好,决非夭折之相。那白光如是对

头,不对我夫妻暗算,也必出面为敌。也许无心路过,发现此子,爱他灵慧,将其收去

为徒。因有要事或有别的疑难,不愿与我夫妻相见,就此带了飞走。早晚终可探明下落,

愁急无益。日前所交李道友法力甚高,我们先往大鹏顶等他到来,向其打听,并托他设

法寻访,或能查出下落,也未可知。”无垢也觉此外无计可施,又当与妖人订约比斗的

要紧关头,无暇他顾,又想李静虚隐居西南多年,也许能问出一点踪迹,只得罢了。便

照所说,勉强受山人款待,在寨中吃了一点酒食,匆匆起身,往大鹏顶飞去。

  当地原是哀牢山支脉,下临元江,危崖千丈,突起乱山之中,两面横阔,孤峰中峙,

下面岩凹,深广远数百大。面前更有大片平崖空地,松杉森秀,古木参天。远望孤峰危

崖,宛如巨鸟张翼,掠地慾飞,形势极其雄峻奇险。上面景物也颇灵秀。左近更多危峰

怪石,幽谷绝涧。外观丛莽载途,林青深密,无路可通,举足皆难。内里却是岩峦灵秀,

涧谷幽深,繁花如笑,碧草成茵,美景无边,观之不尽。

  郑隐初遇李静虚时,已听说过此地景致。及至飞到大鹏顶,等了一阵,不见人来。

偶于无意之中,谈起前事。无垢最喜花木,久闻南疆深山之中多奇花异卉,此次前来,

本想暇时选胜登临。加以心中有事,想起黄钟年幼可怜,口虽答应郑隐暂时放开,等和

妖人对敌,分了胜败,事完之后,再往各处深山之中寻访,心中仍是挂念。初意见了李

静虚可以探询,见人未来,未免失望心烦。闻言忽想起天明前所见白光,正是飞往大鹏

顶这一面,左近既有这样风景灵秀的山谷,也许黄钟落在其中。反正时候还早,李静虚

也还未到,何不姑往一试?就寻不见人,观赏内中美景,也比枯坐强些。便和郑隐说了。

郑隐知道爱妻仁厚心热,不愿拂她心意,便同起身。

  二人都是初来,也不知何处寻找是好。先驾遁光飞空查看,约飞出二十余里,见下

面高山之后横有一条溪谷,水色山光似颇佳胜。无垢查看方向,也与白光去路正对,便

同往下降落。空中下望,已党风景不恶;到地一看,越看出它的妙处。原来那谷又宽又

大,到处古木萧森,峰峦灵秀,水碧山青,花开似锦。最奇的是,那么深险偏僻的幽谷,

竟是浅草如茵,地无纤尘,所有花树全都行列疏整,位列井然,直似有人时常打扫修治

过的一般。

  二人所行之处,一面山光黛泼,花树丛生,灿如锦云。右侧是条广溪,浅岸清波,

潺潺流水,沿溪柳浪千重。无数翠羽飞鸣往来,与泉响松涛相与应和,音声清脆,如协

宫商。对岸危崖千尺,碧蟑排云,时见大小泉瀑飞舞而下,不是玉龙倒挂,便是银发飘

空。偶然山风吹动,发为繁喧,与稷稷松涛合为洪籁。那粗如匹练,细如络丝的大小飞

瀑流泉,全都随风扬起,飞舞空中,再落下来,打向溪水山石之上。有的玉溅珠喷,激

得云浪翻飞,声若雷鸣;有的灵雨珠帘,因风飘拂,繁音细碎,凉意侵肌,另有一种清

趣。端的移步换形,耳目所及,无非妙境。

  无垢首先赞好。郑隐正在随声附和,忽然闻到一股兰花香味,清馨染衣,沁人心脾,

似与寻常兰蕙不同,便循花香往前寻去。无垢忽然想起:“这等清丽明淑之景,比武当

山旧居还好得多,地方又是这等清洁无尘,分明有人隐居在此。自己学道才得几时,不

知主人是何人物,万一道路不同,岂不又生枝节?倘若昨夜白光飞行人隐居在此,黄钟

是他行强摄来,骤然发现,好了自然无事,一个不巧,必起争杀,对方来历深浅又都茫

然。大鹏顶事还未完,如再引来一个强敌,如何应付?怎的如此冒失,一路行来,直似

寻常游山,远胜登临,丝毫不曾戒备?”想到这里,心念一动。正要招呼丈夫暗中留意,

不可高声说笑,观察好了四外情势,再缓步前行,相机行事。免得事起仓促,未曾看清,

先吃人亏。那兰花香味一阵接一阵随风吹来,越发浓郁;仿佛千万朵幽兰,多少年来隐

居深谷之中,知有会心人到来,竞吐奇芳,以迎佳客。一入鼻端,顿觉心神皆爽。方想:

“这等仙灵美景,主人绝非左道旁门一流。”峰回路转,目光到处,面前突现出一片奇

景。无垢乍见之下,由不得高兴非常,连称快事,把先前思虑顾忌全数忘却,忙拉郑隐

朝前赶去。

  原来前面谷径越发宽广,当前大片古松林,大均四五抱以上,每株荫蔽数亩,行列

甚稀。有的华盖亭亭,拔地直上,繁枝四出,黛色参天;有的虬干盘行,苍麟似铁,龙

蟠凤翥,势慾飞舞。殊形异态,各具清标,已是从所未见。最奇的是,松枝上面满是寄

生兰惠,兰叶花茎长达一、二、三丈不等,丝丝下垂。每一花茎之上,少说也开有数十

百朵兰花,大者如杯,小者如指,不下数十种之多。芳馨流溢,中人慾醉。偶然一阵风

过,连花带叶,齐翻彩浪;宛如亿万天花,随同翠缕飘空,缤纷而下,更是奇观。

  二人徘徊花下,正在称奇叫绝,忽听有人呼叱道:“何人大胆,擅入神宫禁地?通

名领死。”二人大惊回顾,见发活的乃是一个身穿黄色宫装的女子,年约二十多岁,身

材高大,腰挂长剑,手持白玉拂尘。貌甚平常,衣饰却极华美,一身珠光宝气,神态威

猛,不像是个正经修道的人。无垢性情温和,因自己误入人家禁地,虽受恶声,并未在

意。只觉对方容貌粗俗,神态强横,与那一身华美如仙的装束不大相称。正想开口与之

辩理,郑隐闻言已经大怒,接口答道:“我夫妻无心路过,偶然人谷闲游,因闻花香,

无心至此。你外面又未写明内有主人,什么叫作禁地?为何出口伤人?”说时,黄衣女

子本是满面怒容,似要发作。及与二人对面,忽然呆了一呆,怒容渐敛,只把手中拂尘

微微一挥。听完,冷笑道:“你们叫什名字?何人门下?我这里乃碧香谷,为火灵神君

别府。就是未学后进,也应听你们师长说过。今日有人出入,曾开谷口禁制,轮值女官

忘了封闭,也许被你二人路过发现,走了进来,事出无心,也还可说。但神宫后苑的五

色垂丝兰,除却滇池香兰渚略有数十本外,海内外仙山灵域,只此一处最多,难道你们

也瞎了眼睛,不曾看出?快将来历姓名说明,如你二人师长稍有渊源,还可从宽发落;

否则,休想活命。”

  郑隐前生灵智早已恢复,一听当地乃火灵神君别府,知是西南十四洞天中五怪三魔

之一,名头高大,不是好惹。因前两生修道时,神君已先闭宫隐修,不出走动,只听传

闻,不曾见过。又见对方口出不逊,气焰逼人,不禁怒火上升。方喝:“天下事,只论

情理上说得过去与否,论什渊源来历?我闻神君乃魔教长老,自从听了历劫已百余年的

爱姬之劝,由此闭宫清修,不与外事。旧日宫中男女侍者也多遣散,只留有限几人,平

日不许出山一步。可见为人甚好,与别的魔教中长老不同。就算我夫妻误人神宫,无心

之失,也不至于见怪。你这样狐假虎威,倚势凌人,谁还怕你不成?”

  无垢听出丈夫知道对方底细,竟是隐迹多年的魔教中长老,本已惊疑。又见黄衣魔

女先是满脸怒容,目射凶光。自从双方对面之后,口虽说着狠话,怒容已收。一边听话,

嘴皮微动,全神均贯注在丈夫身上,未了并现得意之容。方想:“丈夫情孽甚重,前途

满布荆棘,来日大难甚多,对方偏又是个魔女,莫要在此惹出事来。”忙加戒备,并且

暗用本门传声嘱咐郑隐:“此女乃妄人,无可理喻。主人既是有名魔头,我们人单势孤,

决非其敌,况有要紧约会。最好不要多说,趁未交手以前,冷不防一同遁走,免得多生

枝节。”

  郑隐原忿魔女欺人大甚,怒火头上。又想:“自来邪正不能并立,已经撞上,终须

一斗。好在身带专制邪魔的紫郢仙剑,如其说理,无事便罢;真要逞强欺人,此时奉命

行道,也怕不了许多,索性斗他一下试试。”正打动手主意,闻言立被提醒。暗忖:

“这火灵老魔虽未见过,如照前生耳闻,实非寻常;门下男女徒党又多,经其遣散之后,

还有不少,个个厉害;他那一妻二妾,魔法更高,均不在他以下。此女莫非是他妻妾之

一?如真动手,未必能占上风。还是照着爱妻所说,抽空遁走,忍气为妙。”念头一转,

话也说完,忙朝无垢示意,打算在魔法还未发动以前飞走。满拟逃时魔女必来追赶,还

留了心,先把紫郢仙剑飞起防身。

  无垢知道丈夫对她言听计从,早有准备,起身时,也将防身法宝施展出来。飞起时

节,似见魔女朝着自己冷笑,并未追来。觉已飞出老远,耳听下面有人笑道:“原来是

这两个。昨夜收那娃儿时,我早算定他们要来送死,居然今日便寻了来,也真亏他们。”

二人闻言,心中一动。同时想到共总十多里长一段山谷,怎的还未飞出谷外?忙朝回路

一看,不禁大惊。原来飞了一阵,前见松林仍在脚底不远,共只飞出里许来路。先前魔

女却不知去向,只听答话道:“那男的必须生擒交我,女的死活由你。只要不令老鬼和

那贱人知道和我淘气便了。”先发话的男子笑答:“神妃不必多虑。神君此时正和你那

对头在前殿炼丹,封闭严密,内外隔绝,不会赶来作梗。只要将这两人擒到,事后虽然

不快,照他前言,也无如你何。倒是那小娃儿夙根灵慧,将来须用他办那要事。今早他

说,只要不伤他恩人,万事皆可依从,否则必死。此子关系未来甚大,性又刚烈,我已

两次试过。如非这点妨碍,今早我已放那女的不过,如何还等自送上门?方才神妃不合

怜爱此子太甚,又赐了他灵符玉牌,如被知道,却须留意,防他要挟呢。”魔女答道:

“你真多虑,一个小娃儿,莫非我们也管不住?何况这两人我们又不真个杀他们。”

  前一男子又道:“此话难说。事真奇怪,一个幼童,不特深知我二人的来历底细,

所说的话更是切中我们心病,使人只好依他,轻视不得。偏又自愿随我同来,说只要不

伤他两个恩人,将来便出死力,为我们抵御未劫。昨夜本想擒这少年男女回来,和你一

同快活,也因他说得头头是道,以为对方有大来头。此子是他所教,意慾用他为我二人

解围免难,就便结交。惟恐人家好意,因为我们一时冒失,反德为怨,铸成大错,临时

中止。后在途中回望,看出对方一点来历,决不会和我们一路,想要回去查看。这娃儿

又再三力阻,并有好些话不曾明言。到后才说教他的是一位无名女仙,此举实有深意,

如照所说而行,彼此有益。但林前玩月的少年男女是他恩人。再往下问,便支吾起来,

口风甚紧。因他胸前藏有一件法宝,深印肉内,如不依他,当时便可兵解,护了元神飞

走。我已试过,果然制他不住,只未令其自杀而已。事机已急,不久大难将临,此子又

须苦炼三四年才能有望,难得有此合用的人,如何逼他?幸我得信赶来,一个未伤。近

年我们本和夫妻一样,这两人恰是一对夫妻。难得你和我一样心事,各有一男一女,不

舍放过。若能迫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入谷访幽兰 翠浪因风散花雨 酬恩挥玉轸 魔云如焰救灵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眉真人专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