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真人专集》

第22回 软语尽温存 蜜意如云 柔情似水 灵心生妙悟 明珠在握 与子同行

作者:还珠楼主

  魔女见状,越发惶急,奋身一跃,化为一道碧光,带着满身血焰。怒喝:“我与你

这小狗拼了!”声随人到,眼看撞上。忽听有人大喝:“神妃且慢。我早生了疑心,果

是仇人转世,待我除他。方才想起,已有防备,这次连元神也休想逃走。他那胸前法宝

并无用处。”魔女闻声,刚往回略退,黄钟己接口骂道:“狗男女恶贯已盈,还敢行凶?

我怕你也不来了,可知别有脱身除你之法。以前所说也是骗你的么?你们已人我罗网,

那保护元神的佛家灵符在我头上呢。”未句话还未说完,一道比血还红的魔光已自天直

下,将人罩住。男女二婬魔一明一暗,同声怒吼:“快将神妃本命神魔放下,还可两罢

干戈,将你主人放走;否则同归于尽,悔无及了。”

  黄钟好似志得意满,“哈哈”笑道:“我知老魔头化血火珠被你偷来,想恐吓我么?

那个无用。不必你这猪狗动手,我先代你下手如何?”不等说完,把手中金剑朝上一指。

只听男女二魔同声惊呼中,剑尖上金光已朝当头血焰射去,惊天动地一声大震,血焰立

时爆炸。黄钟胸前先有大片银色光雨电掣飞出,人被魔火血焰震成粉碎,大量烈焰正往

下压。忽然一朵金莲花由残尸中飞起,射出万道毫光,当中拥着一个小人影子,手持一

口金剑,往山口电驰飞去。同时大量银雨射向上下四外光山火海之中,宛如万雷怒鸣,

纷纷爆炸。晃眼合成一片银海,奇亮若电,所有阴火魔光全被震散,消灭无踪。

  密雷初起时,无垢似见魔女身旁现出一个非僧非道的怪人,刚纵遁光一同飞起,只

人影略闪,便同消灭。丝囊所网魔影,已在黄钟元神飞走时卷入金莲佛光之中。料已除

去,邪法全解,只银光不曾减退。

  郑隐早清醒过来。无垢正在悲喜交集,未容转念,就这瞬息之间,那漫如山海的银

光忽起波动,朝前涌去。定睛一看,山口去路飞来一个道装少年,手持一个银瓶,银光

正往瓶口之中飞人,晃眼收尽。郑隐见是李静虚赶到,心中大喜,忙告无垢,一同迎上。

忽听远远金钟响动,随听有人高呼:“李道友,一别三百年,想不到竟有这么高法力。

我也非复本来面目。小妾恶满数尽,自取灭亡,与我无关。身有要事,无暇分身出迎,

请来荒居一谈如何?”李静虚笑答:“早知道友必有今日,可喜可贺。虽然晚到片时,

却借此了却了小徒前生之孽。三日后定当来此拜访,到时再领教吧。”

  随听远远答道:“我与道友多年未见,本意挽留云驾,盘桓半日,略尽地主之谊。

不料道友事忙,我又闭宫炼丹,只此一日闲暇,缘铿一面,实为恨事。此别不知何年才

得相见?适才由晶球中望见道友丰榘夷冲,宛如美玉明珠,内外莹澈,自有光华,已是

天仙一流。便我多少年来闭门思过,也非复吴下阿蒙。回忆昔年彼此意气之争,循环报

复,真如儿戏,每一想起,便自失笑。旧时恩怨,早类空花。自恨出身旁门,直到大难

之后,危临梦觉,方始醒悟迷津,勉修道业。虽然近年小有进境,但以门人众多,品类

不齐。便我昔年虽然稍明利害,无心之失,终所难免,不久便到紧要关头。道友何以教

我?”李静虚笑道:“阿修罗教下,自古以来便多贤者。道友与尸毗老人,更是贵教中

从古所无的高明之士。林说此时已是忘形之交,便昔年互相敌对之际,也未尝不有瑜亮

并生之感。天相吉人,回头是岸,大业不远。到了那时,贫道定必趋送法驾,以谋最后

一晤如何?”神君笑道:“道友高义,足感盛情。请各自便,他年再候光临吧。”说罢

寂然。李静虚便向郑隐夫妻作别。

  郑隐见他法力这么高,心生敬佩,亟慾结纳。忙问:“道兄何往?大鹏顶斗法之事

如何终场?”无垢也因黄钟为她夫妇遭劫,兵解时虽有金莲佛光之异,知其夙根深厚,

必有仙人度化,终不放心。黄春只此爱孙,自己受人之托,带他出来从师学道,却因一

时疏忽,送了性命,连下落都不知道,以后何以对人?请静虚暂留,向其询问。

  静虚见他夫妻均是满腹热望,不舍分离,略一寻思,笑答:\我往大鹏顶时,正遇

哈哈老怪门下妖徒,同了两个著名妖邪,在彼布下恶阵。才一到达,便动起手来,虽不

至败,取胜却是艰难。贤夫妇又不在场,更觉势孤。即便能占上风,那两个妖徒也不易

除去,如被漏网,又是未来大患。心想贤夫妇与那两个妖邪不曾对面,只将妖徒除去便

可无害。忽见一蓬金霞,宛如天塌一般自空飞堕,在场群邪全被罩住。跟着,光中发出

佛家降魔真火如意神焰,除为首二妖邪见机先逃外,下余群邪全被佛家心火神焰焚化,

形神皆灭,无一漏网。正想何人有此法力?随见一矮瘦女尼飞降。仔细一看,竟是昔年

旁门散仙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女仙辛如玉。

  “此人以前虽是旁门,却具极大法力神通。因其刚直任性,善善恶恶,专以意气用

事,所积善功虽多,无心之恶也不在少。一般正教中的同道知她心性不恶,只是太刚愎

任性,不去惹她,便可无事,无故并不害人。几位法力最高的道友前辈,均想借着彼此

相交,潜移默化,使其改变气质,归入正道,故与她相识的甚多。无如此人性情古怪,

天生孤做。出身旁门,偏对左道妖邪轻视厌恨,平日直无一人来往。正教中人虽有几个

至交,也都各行其志,一任苦口劝说,始终不肯舍旧从新,慾以旁门成道,一意孤行。

  “我和她去年相见,曾经当面说她和东溟大荒两老怪物,以及魔教二老、苍虚老人,

可称宇宙六怪。这几个人全都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如果归入玄门正宗,岂非神仙传中

佳话?她只微笑不语。不料半年多之别,竟将佛家最具威力的降魔大法炼成,人也改了

佛门装束。相貌未变,气质全非,如非对面接谈,几疑不是原人。一间经过,才知她今

年受一姓陈女仙之托,去往黄河助一道友,偶与魔教中长老斗法。赴约途中,遇一前辈

神僧点化,当时醒悟。只三日夜静坐,便领会得佛门真谛。由此发下宏愿,慾以佛家降

魔愿力,扫荡群邪,拯救群生。等到外功圆满,便去东、北两海,择一无人荒岛,虔修

佛法,以证上乘功果。

  “昨夜她偶往寨中经过,发现一个幼童掩身树后,跪地默祝,因其根骨灵慧,试用

佛家慧光一照,竟是我昔年门人转世。当初因为小徒自身孽重,曾向平日来往的几位至

交分别求助。辛道友也曾在座,答应过他。再运玄机,推算未来因果,知其改名黄钟,

现随贤夫妇一起,次日便要寻我拜师。无如前孽未消,虽得重返师门,将来还有许多魔

难,九死一生,苦不可言。她对小徒本极喜爱,想起以前面允相助,慾以佛家法力为之

颠倒气运,使其提前兵解,早日成就。随将小徒带往无人之处,先用佛法使其悟彻前因。

然后指示机宜,传了两件法宝和一道灵符。令其守候林内,等一妖人经道,照她所说,

对答行事。妖人果然上当,将他引来此间,终与妖妇同时灭亡。

  “她和申道友本有一面之缘,十分投契,令我转告。说是她受女仙陈紫芹之托,对

申道友随时照护,不久还要相见。并还说起令师兄任道友上次回乡省亲,延时太久,以

致生出枝节。因其事出孝患,不曾受责。现奉师命,提前先赴峨眉开山收徒,翠屏峰仙

府故居已经仙法封闭。

  “我听她说完,觉着不应逆数而行。小徒提前兵解,固可免去许多劫难,早返师门,

在我成道以前求得正果,但那害处也是不少,一个不巧,反倒延误。但又不便拦她高兴。

互相谈了一阵,定下后约,匆匆赶来,意慾迎头阻止小徒兵解。不料小徒自知夙孽太重,

前生所受苦难危害大多,想起胆寒。难得有人助他,借此一劫,兔去未来许多灾害。又

料我必要赶来阻止,以为长痛不如短痛,连辛道友所说的话也未全数照办,匆匆兵解。

以致元气损耗大甚,如非佛法神妙,差一点连元神也保不住。此时如往转世,前因尽昧,

禀赋根骨只比今生还差。”除非有一法力极高的人,由出生起便加护持,多用灵葯,助

其恢复灵智,才能有望,此外便是寻一好的庐舍,借体回生,由此重返师门,苦炼些年,

也可如愿。

  “我近年忙于修积善功,自然无此闲暇,正可惜他弄巧成拙。方才忽接辛道友传声

相告,说此事她早料到,事前已有准备。并说小徒仙缘凑巧,方才途遇东溟大荒两怪中

的枯竹老人神游中土,所用化身名叫秦渔,正好此行善功圆满,就要坐化,二人无心相

遇。辛道友对老人说:‘你每次坐化的法身,俱都藏之名山,并无用处,何妨送我,成

全一个苦心向道的可怜人?’说时,满拟对方性情比她还要孤僻古怪,决不答应,事如

不成,便须动强。谁知对方慨然应诺,并将辛道友心情点破,说:‘我的前孽更胜此人,

命中该有金刀之厄。这具法身送与此人,代我消去一孽也好。’随即约定今夜子时坐化,

小徒借他法体重生,只不许更改他的姓名。

  “因为此老仇敌太多,每次尸解坐化,均有强敌暗算,事前也均有准备。这次好似

早就算出有人借他法体,一毫不曾准备。辛道友恰又有事,今夜必须回山送那神僧证果,

无暇兼顾,其势又不能不管。为此传声相告,催我前往护法。我和此老尚未见过,也想

就便一晤。本意暂时分别,三日后再与贤梁孟相见长谈。二位既不放心,想知小徒下落,

只好略说经过。三日后如有闲暇,可往云南长春崖荒居一谈;否则,到时我也自会寻找

你们。我听辛道友说,贤梁孟近两年中并无十分凶险。只第三四年起,务须留意,少与

生人交结,尤其来历不明的旁门道术之士。前路艰危,望各珍重。我告别了。”说完,

一道金光,破空飞走,一闪不见。

  无垢见他说时朝郑隐看了一眼,面带惋借之容,方想再问,人已飞走。三人立谈之

处,本在谷口危崖之上,正要起身,忽听远远有人说道:“李道友已去,今日我正略有

闲暇,贤夫妇何妨在驾一谈?”二人听出是前闻神君口音。郑隐此时对于静虚已是五体

投地,佩服已极。一听神君请其入宫一叙,想起方才别时之言,暗忖:“自身孽重,李

道友行时警告,不令与旁门中人来往。主人正是魔教,方才请李道友人宫一叙,曾以婉

言辞谢。这类人还是不招惹的好。”立即念头一转,躬身向内答道:“愚夫妇尚还有事,

改日约了李道友,再同专程拜访吧。”

  无垢心细,早听出主人已然弃邪归正。心想:“这类魔教长老多半强做,不容外人

忤犯。方才伤了他的悍妾和许多男女侍者,又将魔法、异宝破去好些,如是别人,不论

是非曲直,定必认为情面难堪,出面为仇。他却处之泰然,若无其事,并以客礼相待,

十分殷勤,为人之好,可想而知。自己因为丈夫魔孽大重,对头魔女行踪诡秘,虚实下

落俱都茫然。主人乃魔教中长老,当知底细。双方素昧平生,竞肯延见,必有深意;即

或不然,就此结交,向其探询,岂不也有益处?”未容开口,郑隐已然发话辞谢,不便

再说,只得随同向内,举手为礼,谢别上路。

  刚离谷口,无垢便听远远神君叹息之声,微闻“紧防红珠,莫嫌野老”八字,底下

便无声息。一间郑隐,却说未闻。情知有异,便记在心里。回头一看,就这转盼之间,

谷口云封已成了一片童山绝壑,先前十里乔松,亿万幽兰,所有灵奇美景,己全隐去。

见天色已近黄昏,瞑烟浮动,暮霭苍茫,脚底乱山杂沓,四无人踪,只闻草树摇风,簌

簌乱响,景物荒凉,无可留恋。

  飞了一段,红日西沉,明月东升,婵魄初现,清辉未吐,大地上依旧暗沉沉的。无

垢笑说:“我们本往大鹏顶赴约,不料无意之中会往魔宫纠缠了一天。当时情势何等凶

险,且喜高人相助,转危为安,黄钟也因祸得福,真乃万幸。由此可见,事变之来,出

人预计。以后在外行道,真须随时留意呢。”郑隐问往何处去,无垢笑答:“我们此时

事情已完,在外行道,哪有一定去处?我只惦念黄钟,慾往一观。方才李道友匆匆分别,

未问地址,不知是在何处。否则,前往见他一面,认明所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软语尽温存 蜜意如云 柔情似水 灵心生妙悟 明珠在握 与子同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眉真人专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