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真人专集》

第03回 银汉驶孤舟 人在镜中 船真天上 暗云藏大厉 惊逢血影 喜遇真仙

作者:还珠楼主

  时已半夜,月明星稀,碧空澄弄,银河渺渺,玉字无声。虽然天际高寒,因值夏秋

之交,船中诸人多系道术之士,均不觉冷。船迎天风疾驰,时见朵云片片掠舟而过,其

去如飞。俯视大地山河,城郭田野,均在足下,培塿蚁蛭,仿佛相同,但都披上一层银

霜。凭临下界,极目苍穹,四外茫茫,无边无际。均觉夜景空明,气势壮阔。宾主六人,

身在舟中,临风对饮,望月谈心,俱都拍掌称快,赞美不止。朱梅为防罡风凛冽,岳雯

年幼,吐纳功夫太浅,难耐寒冷,又升起一片青光,宛如一个玻璃篷罩,将船罩住。

  谷逸笑道:“凌兄天际行舟,设想新奇,难得有此清游快举,正好令其历练,你偏

多事。”朱梅冷笑道:“白矮子,你知道什么?凌兄一时高兴,水遁催舟,没想到船乃

常木所制,防惊俗眼,飞得又高,真要遇见一阵乾天吹堕的罡风,这船禁受得住么?”

凌浑接口笑答:“委实是我粗心,忘了行法护舟。后见诸兄放出剑光,便未再说。此时

将近洞庭,飞得更高,果然不便撤去。”雪鸿笑道:“其实无妨,自从船飞起后,因来

时恩师严命不许炫弄,又不便拦诸位的高兴,早在暗中将船护住,连岳贤侄也经小妹暗

护,故未觉冷。如等哥哥和朱兄想起,船行不久,那头一阵罡风便将它吹碎了。”

  朱梅听出雪鸿口气偏袒,意更关切。既说船一离水先将岳雯护住,可见船上的人也

全在她法力暗护之下。沿途只听罡风浩浩,乱云电飞,身上通没一丝寒意,连船头上马

鬃似都未见摇动,心中暗笑。转对白谷逸道:“白矮子福缘不小,否则徒虽无妨,你那

船弟诚心诚意随你练剑,什么也未教会,先被罡风吹坏,日后拿什么脸面见他兄长呢?”

  谷逸累世所种情根,早就自然发动。因见雪鸿对他十分关切,神情语气均与别人不

同,正当得意之际,忽听朱梅拿话暗点,双方友情太深,又喜滑稽,说笑已惯,恐话不

受听,引起误会,接口骂道:“你莫把我矮子矮子的,仿佛长得矮,是我短处。当我二

人订交之时,曾说我们性情举止多半相同,此后又是死生患难,仙凡荣辱,均在一起,

可惜美中不足,形貌如再长得一样,岂不更妙?自来一句戏言,往往变为真事。我又矮

又丑,想变成你这样翩翩少年,自是无望;由美变丑,却是容易。你常拿我取笑,以前

又说过那样的话,留神报应,变得和我一样,却打嘴呢。”

  朱梅见他说时面有愤容;又见雪鸿神色自如,一任自己取笑,丝毫不以为意。看出

男的早人情网,女的也非无意。正想借着嘲笑,试探二人心意,猛瞥见左侧空中有一大

团云雾,云层甚厚,浮悬不动,先未留意。等到船快经过,忽然发现一些散云被天风吹

动,正由左侧飞过,疾如奔马。有的还被风吹散,由大化小,转眼消逝。那大云团仍似

一座云山,矗立空中,不特未见移动,那么猛烈的天风,竟会丝毫不曾变样。众人这时

虽然学道年浅,到底不是外行,料知里面必有玄虚。雪鸿首先失惊道:“那云奇怪,十

九有人在内斗法。此船虽经行法掩蔽,由下方仰望,一片白云,自看不出船和人影。因

是前生所习禁法,并非恩师佛门传授,遇见比我们法力高的,便瞒不住。正人相遇,不

过笑话两句;如遇左道中人,必来生事。那云相隔至多一二十里,我们最好就此降落,

免得惹事如何?”

  话未说完,先是一道殷红如血,长只丈许的光华,急切间也分不出是邪是正,由云

团中电射而出。本是往东,已飞出数十里远近,忽又掉转,径朝众人这面飞来。这一来

一去,不过眨眼之间,连说话的工夫都来不及,端的神速异常,众人从未见过。心疑不

妙,方才暗中戒备。紧跟着,眼前微微光影一闪。船上本有一片青光笼罩,里外通明,

自从光影一闪,只觉血光无故失踪,船也停住。再定睛一看,上下四外,一片青蒙蒙,

仿佛被无量青色光气包没,什么也看不见,上空星月和快要飞近的下方湖光山色全数不

见。舟中诸人也似乎受了法力禁制,行动不得。

  众人心方惊疑,就这前后转眼之间,忽听耳旁有人说道:“你们不必惊慌,虽有妖

人为难,有我在此,决可无事,只是不可妄动。少时便送你们下降,不久当有遇合。”

众人闻声,却不见人,料是遇见了前辈仙人,因有妖邪来犯,特意解救。忙即请问仙长

姓名,可否赐见,何人无故为难。随听答道:“此是我不肖师弟郑隐今夜在此害人,被

我赶来将其惊走。因见你们飞船夜游,自恃飞遁神速,意慾就便擒往西昆仑去。我若下

手稍迟,便无幸理。此人兼有正邪两家之长,新从魔女得到一部血神经,到处背人祭炼,

均为我所阻,未能如愿。但法力甚高,你们决非其敌。今日不合被他发现,定放不过。

少时事完下降,乘他新败,尚未复原的七日之内,凌氏夫妻速往雪山,寻你师长巨山道

友。白谷逸、凌雪鸿乃七世情缘,今方如愿,本月之内,必须成婚,岳雯不妨带上。到

第六日,我往恒山紫盖峰旁水帘洞相待。在我未到以前,许还有事。朱梅也有遇合,可

以同行。我面有长眉,极易辨认。此外却须留意。当我未到以前,可用这六座旗门作一

圈,掷向地上,人藏其内,无论遇见何事,千万不可走开;否则,能出而不能入,休想

回去。如被天都、明河二老看中,收为弟子,固是福缘不浅;否则,一个不巧,被郑隐

行法窥破,跟踪赶来,凶多吉少。就算我能够找到,受他夫妇魔法愚弄,必吃大亏。”

随见面前,五色霞光一闪,桌上立时现出六座薄如蝉翼,长只七寸的旗门。拿起一看,

内中云烟变灭,光焰隐隐,闪动不停,知是异宝奇珍,惊喜交集。再间,便无回音。

  众人正在向空叩谢,不知怎的,微一迷糊,各自睡去。隔了些时,耳听岳雯急喊师

父,方同惊醒一看,天已大亮,船落水中。凌浑认出左面衡山高矗,船落湘水之上,正

沿着湘江左岸缓缓前驶。除旗门外,桌上还多了一封柬帖。大意是说:务照昨夜所说行

事,凌氏夫妻起身,更非早不可,否则难免与对头相遇,不可自恃。白、朱师徒三人和

凌雪鸿,暂时无妨。第六日午后便是难关,自己能否期前赶到,尚不可知。事本凶险,

无奈非此一举,不能转祸为福。朱梅如将当日遇合错过,更是可惜。到时,可将旗门如

法施为,将第三座旗门对准水帘洞。六门之中,只此晦门可以出入,余均能出而不能入,

千万记住。六人看完,均甚惊奇。

  凌浑因知师父巨山真人在雪山坐关以前,曾说第十三年当开关一次,只有个把时辰,

因其日期难定,如令守候,又有许多弊害,如能按时入见,彼此均有大益,此事绝秘。

师父说完,便令下山修积,洞门也自封闭,并未泄漏,对方如何得知?道行法力与行辈

之高,可想而知。凌浑哪敢怠慢,看完,向空拜谢,匆匆辞别,朝妹子嘱咐了几句,先

行飞走。

  谷逸看出仙人束帖,似说自己与雪鸿有累世情缘。虽对雪鸿万分爱好,因在平日一

心向道,从无燕婉之思。又觉对方佛门弟子,法力甚高,自己生得又矮又丑,先前不过

一时投机,怎会垂青到我?事出意外。反倒呆住,也说不出是惊是喜。正在心乱,低头

寻思,猛一抬头,朱梅、岳雯已往船头对坐下棋,耳听雪鸿低语道:“我二人才隔一世,

前因便忘却了么?”闻言惊顾,雪鸿正立身后,嫣然凝睬,注定自己,眉梢眼角,隐蕴

深情,玉立亭亭,风华绝艳。心方一荡,忙自镇慑,恭容答道:“我蒙雪妹一见知己,

刻骨铭心,不必说了。昨夜救护我们出险,今早留柬指点的那位仙长所说,好似彼此遇

合,并非偶然。自恨愚蒙,夙因尽昧。贤妹不是世俗儿女,既出此言,必已洞悉本原,

恕我冒昧,不知可能指示么?”雪鸿面上一红,微笑答道:“因你转劫以前,为仇人所

害,所中邪毒既重;又因过去诸生多受艰危,苦痛万分,自将灵机禁闭,慾等今生成道

之后再行相见,故此前生之事全都茫然。有好些话,我也难为详言。所幸来时,恩师赐

有一道灵符,只消佛光一照,便明本来。先想一二日内遇便施为;后想我虽不是俗女,

同行终觉不便。现将师传灵符取出一试,等你明白,再说如何?”谷逸大喜谢诺。

  雪鸿见船行湘江隐僻之处,两岸荒郊山野,四无人家。随取灵符,如法施为。只见

一片金霞,罩向谷逸头上,一个寒噤打过,当时明白过来。回忆前生,心如刀割,朝着

雪鸿呆看了一看,扑上前去,想要抱头痛哭,忽又缩退回去。雪鸿也是伤心过度,眼含

痛泪。刚把双手举起,待要迎上,见他退缩,近前悄问道:“你嫌我么?”谷逸一把拉

住雪鸿玉手,凄然说道:“你我深情热爱,岂止地老天荒?只因想起一件心事,此时此

地难于明言,慾等紫盖峰事完之后和你商议。朱贤弟是我惟一好友,这等喜事,必须使

其知道。”说完,正要呼唤。

  朱梅旁观者清,早看出二人神情有异,再见仙柬,越发明白了多半。故意借着和岳

雯下棋,以便男女双方倾吐心事。闻言便和岳雯走近。谷逸便把以前诸生经历说了个大

概,并令岳雯改去称谓。朱梅听完大喜,再三道贺,笑问何日成婚。谷逸笑道:“我和

雪妹本非尘世夫妻,今生变形易貌,便恐误她而起。适经佛光一照,好似长了一点智慧。

此事我还有个打算,且等躲过紫盖峰这场灾难再说。还有师父在日曾提起过一位前辈仙

长,名叫长眉真人,道法高深,至于不可思议,对人又极和善慈祥,已是天仙一流。并

说这位老前辈生具异相,两道长眉下垂过眼,极容易认,再三命我留意。去年尸解以前,

又曾说我二人得他传授,尚难深造,将来各有遇合,应在今秋。你也在旁,当还记得。

刚才那位道长自称面有长眉,如是这位老前辈,岂非旷世仙缘?我看紫盖峰之行,固是

扶持后进;今日船泊湘江,又在衡山之下,也必有什深意在内。依我之见,郑隐法力虽

高,听语意至少也要第六日才到。反正无事,何不先往衡山诸峰一游,就便观察形势,

你看如何?”

  岳雯笑问:“弟子自然随侍,船交何人?”朱梅笑道:“果是仙缘遇合,从此人山,

少说也修炼个一二十年,莫非还带船去不成,连条船都舍不得,还修道么?”谷逸笑道:

“梅弟你真老实,这猴儿巴不得跟去,因知此行情势凶险,恐我不带,故意如此说法,

你当是真的么?”岳雯恭答:“弟子怎敢取巧?实为事在六日之后,师父、师叔均是好

量……”还待往下说时,雪鸿插口笑道:“这个你不必忧虑,还有这匹马呢,此事由我

安排,你师徒三人上岸去吧。”岳雯笑道:“弟子先将此马带走如何?”雪鸿见马低嘶,

意似不愿,嗔道:“我将此船送交一人就来,当是又丢掉你么?他是我们门人,路上如

要骑时,不可倔强。”马才点头。

  雪鸿随对白、朱二人道:“这里离故乡近,恰遇顺风,稍微行法,片时便到。我意

慾将船送往家中,就便看望二三亲族,往返不过半日。你们三人可将舟中饮食带些前去,

在祝融、紫盖两峰等候,日落以前,我必赶到。”谷逸见雪鸿连在舟中吃完上路都不肯,

深知爱妻性情,拦决不听,只得劝道:“仙人命我们同路,你偏独行。与其这样,还不

如我们同去你湘潭家中一行呢。”雪鸿笑道:“你还是前生脾气。我因离乡十余年,久

未省墓,侄男女多已成长,早慾去看,未得其便;便我二人婚事,虽有兄长作主,也应

禀告先灵,借此回家一行。你去作什?仙机难测,稍纵即逝,船泊衡山脚下,必有用意,

不可惜过。你们先去山中游玩,随时留心,试他一试,我随后就到,共总大半日的光阴,

也舍不得离开,早知如此,我也不用灵符恢复你的灵智了。”

  谷逸深知爱妻性刚,说到必做。见朱、岳二人已先带马上岸,只得别了雪鸿,纵上

岸去。走了几步,回头一看,雪鸿正朝自己含笑点首。江面甚宽,湘江水碧,野渡无人。

船泊浅岸柳荫之下,形制精雅,酒炉茶灶,茗碗棋枰,杯筋罗列。再立着一个白衣美人,

与四周树影岚光交相辉映,镐衣如雪,仙袂飘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回 银汉驶孤舟 人在镜中 船真天上 暗云藏大厉 惊逢血影 喜遇真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眉真人专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